正文 第二百章:猫吃老鼠,老鼠吃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索要银钱的事进行得还算顺利,东厂那边拨付了下来,亲军这边自然也逃不掉,毕竟是宫里头关注的事,厂卫不是朝廷,朝廷可以唧唧歪歪,御使们使出各种手段来挑毛病,可厂卫的一切权利都来自于宫里,自然是以宫里的人马首是瞻。

    只是……

    银子是要来了,衙门仍是冷清,说来也可笑,这个衙门是敛财的,可问题在于人家绝不可能乖乖地把银子送上门来,你若是强取豪夺,单凭衙里这一百不到的人,能行吗?

    这几日时间,徐谦父子和徐谦的几位堂兄们都吃住在路政局里,制定了一个个的条文,商定了一个个对策,好在衙门里的骨干都是自己人,因此大家都肯尽力,尤其是徐福几个,已是几天没有睡过好觉,连吃饭也想着公事。

    唯一清闲的怕只有王公公了,王公公打定了打酱油的态度,绝不肯冒头,反正徐昌交代什么,他就做什么,尽量做到不沾包。

    他一开始以为这个衙门建起来必定会引起轰动,届时定有御使甚至六部大佬过问,甚至可能会引起一些强权人物的关注。

    可是很快,他就发觉自己想错了,从衙门建起来到现在,压根就没有人理会他们,仿佛这路政局从来就没有过。

    其实王公公还是高估了自己这些人,想想看,那些呼风唤雨的人物,或许一开始会注意到这衙门的兴建,也会对这衙门的职责生出警惕,可是仔细推敲一下,发现这所谓的路政局不过是一群小孩子过家家而已,哪里还有干涉和过问的意思?甚至许多人心里未尝没有生出一个心思,这皇帝毕竟年纪幼小。表面上深沉,却也幼稚得可以,居然这样胡闹。

    既然把事情定性为了胡闹,大家自然也就没有兴趣去管了,毕竟这衙门也没闹出什么动静来,唯一的危害多半就是增加了几个吃亲军饭的家伙,这些年无论是太监还是亲军的编制都大大缩水,增加几个编额倒也无妨。

    只是宫里对此事很上心,嘉靖虽然登基已有两年。可是真正自己做的事却是善乏可陈,唯一一件光彩的就是裁撤各地镇守太监,而现在这件事对于嘉靖来说已经不只是钱的问题了,更重要的还是面子的问题,若是这衙门最后无足轻重。变成了别人的笑柄,那么他这个天子在别人眼里岂不是毫无威信可言?

    无论你如何位高权重,若是办不成事,或者办出来的事被人沦为笑柄,那么你便是如何身居高位,那也不过是让人对你阳奉阴违而已。

    这几日,嘉靖也没有睡好。他有时信心十足,有时又觉得不妥,甚至有一日深更半夜突然唤了黄锦来问,得知路政局那边没有动静。顿时惆怅了半夜。

    今日的廷议很是诡异,廷议结束之后,接着便是与内阁几位学士在东暖阁说话。

    闲谈了几句,杨廷和突然沉默了一下。对嘉靖道:“陛下,臣听说在外头有人打着陛下的名义招摇撞骗。不知这件事是有的吗?”

    这一句话出口,整个东暖阁的气氛霎时紧张起来。

    蒋冕故意把脑袋别到一边,毛纪也觉得有些不妥,轻声咳嗽。

    看上去,这句话像是没有问题,可问题在于皇帝的中旨都已经发了出去,让路政局督办某某事,结果杨廷和直接来了个招摇撞骗?这意味着什么?表面上,杨廷和在假装自己并不熟悉这件事的内情,另一方面明明大家心照不宣,知道这是嘉靖授意的东西,结果一句招摇撞骗,无异于是给嘉靖泼了一盆冷水。

    当然,虽然是话中藏刀,可是这句话还是挑剔不出毛病的,杨廷和纵横宦海这么多年,说话的水平自然不是寻常人可比的。

    嘉靖的脸色僵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语气平淡地道:“嗯?杨先生的话,朕有些不明白,宫外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他站起身来,随即问身边的太监道:“有人打着宫中的旗号招摇撞骗,这件事可有?”

    这太监连忙道:“奴……奴婢不知。”

    嘉靖的目中掠过一丝杀机,随即狠狠地一巴掌摔在这太监的脸上,怒喝一声:“连这个都不知道,朕要你们有何用?”

    这一次下手自然是重到了极点,直接将这太监打翻在地,小太监浑身瑟瑟作抖,却是不敢叫唤,只是连忙匍匐在地,身如筛糠地道:“奴婢万死……万死……”

    嘉靖眯着眼,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滚出去!”

    小太监如蒙大赦,连忙捂着火辣辣的脸惊慌失措地逃了。

    嘉靖的怒气随即消散,笑吟吟地看向杨廷和,道:“现在这些做奴才的真是无用。杨先生,这件事朕会查清楚的。”

    而这下子却是轮到杨廷和的脸色僵硬了,他说外头有人招摇撞骗,说的乃是路政局的事,意思是说,外头有人在胡闹,想来不是陛下怂恿他们去做的,那么就一定是有人打着皇帝的旗号做坏事了。

    这句话的问题就在于京师上下谁都知道圣旨已经发了,这明明是皇帝授意的事,杨廷和不可能不知道,他说出那番话便有点暗暗提醒皇帝不要胡闹的意思。

    而嘉靖的手段更加直接暴力,他没有去问这件到底是什么事,也没有去谈路政局的好坏,而是假装根本就没有这件事,甚至直接借着这个理由狠狠地打了太监一巴掌,最后一句‘连这个都不知道,朕要你们有何用’,这句话明里是骂小太监,实则却是指桑骂槐——连朕发了旨意都不知道,朕要你杨廷和有什么用?

    你不是装糊涂吗?你不是假装自己不知内情吗?那么朕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打的虽然是小太监,痛的却是杨廷和,杨廷和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如常,淡淡一笑道:“陛下能查清楚自然是好。”

    紧接着内阁大臣们退去,空荡荡的东暖阁里,嘉靖咳嗽了一声,那先前挨打的太监连滚带爬地进来,道:“陛下有何吩咐?”

    嘉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看了太监那高肿起来的脸颊一眼,道:“伤得重不重?待会儿去叫个御医看看。”

    小太监连忙道:“奴婢这点伤算什么,陛下……”

    嘉靖却不愿意再听他的阿谀之词,打断他道:“你平素跟着朕倒也算尽心尽力,尚膳监里恰好缺了个监工,明日你就去那儿点卯吧。”

    小太监大喜过望,连忙磕头称谢,道:“是,是……”

    嘉靖抚案,似乎在思量什么,突然又道:“去把黄锦叫来。”

    黄锦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很不安生,隔三差五,不管当值不当值,也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皇上的召见太过频繁,若是其他事倒也罢了,偏偏这几日问的都是同一件事,那边越是没有进展,陛下就越是焦心,以至于王太后和张太后也唤了他去问,说是皇帝近几日心思不宁,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黄锦只得说了,结果不只是皇上,连两宫那边也时常叫他去追问。

    这样下去,黄锦非要发疯不可,不过他本来就是个奴婢,这种事也是他的职责,逃是逃不掉的,听到嘉靖喊他,他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地赶到暖阁。

    “陛下,奴婢来了,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嘉靖打量了黄锦一眼,黄锦比从前消瘦了一些,随即他冷冷一笑,道:“起来。”

    黄锦感受到了嘉靖身上的冷意,顿时知道不太妙了,心里忍不住犯嘀咕,今个儿是谁招惹了皇上,怎么一来就是杀气腾腾?他想到这时候恰好是廷议结束,便不由想:“莫非是廷议的时候闹出了什么别扭,或者是陛下召见阁臣时出了什么岔子?”

    正在黄锦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嘉靖开始说话了,他冷若寒霜地围在阁中转了个圈子,而后恶狠狠地道:“路政局那边可有新消息了没?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

    黄锦心里叹了口气,道:“那边……那边暂时没什么消息,毕竟是刚刚草创起来,想要起效,奴婢想……在想,应当没这么容易……”

    嘉靖眯起眼,冷冷道:“朕已经等不及了,哼!得想个法子,想个法子加快一些,你去寻徐谦,告诉他,朕不管任何法子,半月……半月之内一定要闹点动静出来,闹不出动静,朕拿他是问。”

    黄锦的心里不由紧张起来,道:“这……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嘉靖眼眸微沉:“你说什么?”

    方才那句话是黄锦一时脱口而出,现在醒悟过来,他已是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道:“陛下恕罪!”

    嘉靖的脸色居然温柔了许多,叹了口气道:“他们逼朕,看朕的笑话,你们是朕的人,朕只能逼你们,大家都有难处,你们要朕体谅你们,可是谁体谅朕呢?你寻徐谦去吧,不要耽搁了。”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