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简单粗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赵胜这辈子虽然也和不少官吏打过交道,可是和锦衣卫亲军却是第一次,面对这谈虎色变的锦衣校尉,赵胜差点没有一下子瘫坐下去。

    谁都知道,这世上什么人都可以招惹,唯独锦衣卫最不能招惹,若是有校尉寻到你的头上,那么必定是九死一生,掉脑袋其实都算是轻的,怕就怕被诬赖一个谋反,随时抄家灭族。

    虽然新君登基,锦衣卫的权势已经急剧的缩减,可是这只是相对而言,相对那些官老爷,锦衣卫自然不敢再放肆,可是对于赵胜这样的低贱商贾,人家还不是想怎么拿捏怎么拿捏?在官府,终究还有说理的地方,可是对这些锦衣卫,赵胜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徐寒也没有客气,直接提着赵胜出去,一路走街过市,赵胜原以为自己去的是北镇府司衙门,心里又在想,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以至于得罪了这些瘟神,只是此时他心乱如麻,哪里想得出什么?过不了多久,这些人带着他过了朝阳门,随后,却是带着他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衙门。

    “路政局……”

    这个名字,赵胜闻所未闻,可是看这衙门里外都是鱼服的锦衣校尉,却是让他明白,无论这个衙门是什么名目都是他招惹不起的。

    赵胜心如死灰,随即便被这两个校尉暂行收押起来,这是一个阴暗的屋子,可又不像是牢狱,这让赵胜稍稍心安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这里毕竟不是诏狱,只要不是那个地方,应当还有生还的希望。

    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有人来提他,将他领到衙门的大堂,两侧都是凛然肃立的带刀校尉,此时对他虎视眈眈,赵胜连堂上人的脸面都没看清,双膝就已经软了,毫不犹豫地拜倒,口里叫冤:“小人冤枉哪……”

    坐在这堂上的正是徐昌,而王公公坐在徐昌左侧,徐谦位列下首,徐昌此时威风凛凛,厉声大喝一声:“大胆刁民,事到如今,你不但不反思自己过失,竟还敢喊冤!”

    赵胜吓得瑟瑟发抖,连忙道:“小人不知犯了什么过失,还请大人示下。”

    徐昌冷冷一笑道:“似有勾结乱党之嫌。”

    这一句话道出来,让王公公都不忍卒睹,这徐家的人还真是厉害,连他这栽赃陷害的老手都觉得他们的手段太过卑劣,说拿人就拿人,说勾结乱党就勾结乱党,天地良心,人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就算要栽赃,你们就不能栽赃的漂亮一点?至少也先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赵胜自是吓得魂不附体,脸色惨白,他当然知道勾结乱党之嫌意味着什么,连忙哭天喊地地告饶:“小人冤枉,小人是正经生意人,小人……”

    徐昌拍案怒骂:“正经生意人?既是正经生意人,为何你的要铺子总有闲杂人等进出,其中几个更是可疑……”

    “这……大人明鉴……小人只是打开门做生意,并不认得人的好歹,他们是不是可疑,小人又如何知晓?”

    “真不是你?”徐昌露出狐疑。

    只是这一句带着狐疑的反问,却是让赵胜仿佛看到了希望,他连忙道:“小人只是本份的生意人,勾结乱党这等事,小人想都不敢想,大人,小人实在冤枉。”

    徐昌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似乎在拿捏什么,而这一切自然看在赵胜的眼里,他突然意识到,对方未必是追究什么勾结乱党,而是……

    他沉默了一下,道:“不过小人到了这衙门里,却发现衙门很是破旧,小人在想,大人们如此辛苦,又如此勤于王事,想不到竟蜗居于此办公,小人……小人恰好近几日有一些活钱,诸位大人若是看得起小人,小人愿意奉上。”

    对于商贾来说,银子就是他们在这个世界通行的利器,此时若是再不拿点银子出来,谁能保证这些家伙往自己头上泼脏水?而勾结乱党的嫌疑一向很是严重,所谓宁可错杀,也绝不可能放过,银子以后还可以赚,可以脑袋没了也就万事休矣。

    赵胜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接着直勾勾地看着徐昌,他看到徐昌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心知有了门,不由大喜,斟酌片刻,继续道:“小人有纹银千两,可以随时让家人送来。”

    这时候,坐在徐昌下头的徐谦终于忍不住了,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贿赂徐大人吗?真是胆大包天!”

    赵胜吓了一跳,连道不敢,接着又道:“这只是小人的一点小小孝敬,完全是发自小人本心,断没有贿赂的意思,还请大人明鉴。”

    徐谦苦笑道:“我们才不要你的钱,我们是亲军,亲军岂有收受贿赂的道理?你这般明目张胆,实在可恨。不过……”徐谦的笑容变得灿烂起来:“近来天子一直忧心各地水旱不断,只可惜国库紧张,内库也不充裕,你说你不是乱党,那么索性就捐纳一笔银子,其实也不必太多,给个三百两银子也就是了。”

    听说只要三百两,虽然对方摆明着是敲竹杠,赵胜却是满口答应,连忙道:“好说,好说,这个好说,小人虽是低贱商贾,可是为天子分忧,为灾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却也是理所应当,小人立即叫人将三百两银子送来。”

    王公公在旁又忍不住摇头,这徐家父子敲竹杠就敲竹杠,居然还把天子摆出来,这两个家伙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徐昌父子说干就干,立即让赵胜写了一封书信,让人带去赵家取了三百两银子来,银子入手,徐昌对赵胜的态度自然温和了许多,道:“你能捐纳银钱冲入内库,赈济灾民,可见你并没有勾结乱党,既然如此,那便是我们抓错了人,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你能海涵。”

    赵胜连忙摇头道:“不敢,不敢。”

    “且慢!”这时候,徐谦一声大喝,却是让赵胜松下来的一口气又重新提起来,他的脸色僵硬,哭笑不得地看着徐谦,道:“不知这位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徐谦微微一笑,道:“你既肯捐纳银钱冲入内库,按理说,咱们也该给些礼遇,否则岂不是让人寒心?来,这儿有一份陛下的嘉奖文状,现在就颁发给你,你好生收着。”

    徐福受了徐谦的指使,连忙上前,拿出一份黄锦来,交到赵胜的手里。

    赵胜这才松了口气,他可没想过要什么嘉奖,只想着赶快离开为妙,只是人家既然送了什么‘嘉奖’,他自然也不敢不收,触怒了这些大爷可不是好玩的,小心翼翼地将这黄锦收了,才千恩万谢着离开。

    三百两银子……也就这样到手了。

    这赵胜刚走,王公公已经不耐烦地站起来,对徐昌道:“商贾虽然低贱,可是打着宫里的名义讹诈商贾,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怕是御使那边要闹起来,你们给咱家一个准话吧,咱家总觉得这么放任下去,会惹来大祸,徐百户……”

    徐昌笑嘻嘻地道:“王公公,咱们不是来了个开门红吗?你莫要生气,等着瞧吧,这是谦儿的主意,我信谦儿。”

    王公公看了徐谦一眼,随即摇头苦笑:“疯了,都疯了,罢罢罢,任你们去疯吧。”

    …………………………………………………………………………………………………………………………

    路政局发生的事虽然并没有受人干涉,可是这并不代表没有为人关注,这里的一举一动自然都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这种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归根结底,就是有没有人较真的问题。

    而这时候,第一封弹劾的奏书终于递了上来,这份弹劾奏书言辞很激烈,自然免不了慷慨激昂,先是训斥徐谦身为读书人,却不务正业。当然,这还只是开胃菜,接下来话锋一转,自然而然地转到了敲诈商贾的问题上,说是路政局指鹿为马,先是诬赖别人谋反,紧接着又索要银钱,更大胆的是居然还敢打着天子的旗号,可谓胆大包天。

    奏书很快就递到了嘉靖天子的案头上。

    看到这份奏书,嘉靖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是想敛财没有错,但是他本以为徐谦会用高明的手段来敛财,可是这厮倒好,居然用这等低劣的手段,现在事情闹出来,想来朝野必定会惊动,那时候,大家少不得要议论纷纷,而他卷入到这是非之中,难免会对他的威望产生影响,更重要的是,若是有心人加以利用,用不了多久,他便会被人抹黑、丑化。

    嘉靖狠狠地将这奏书摔在案上,随即冷冷一笑:“朕怎么做事,还要你一个御使来教?”

    这句话,当然是针对奏书里头一些大放厥词的文段。可是接下来,嘉靖又忍不住吩咐:“叫黄锦,去叫黄锦。”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