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为君分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虽然徐谦暗示老爷子强硬,可是这老爷子实在缺德,居然说要将王御使拿到北镇府司去,这话儿乍听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要是仔细一琢磨,就发现不太对劲了。

    人是你要拿的,你拿了往北镇府司送,这不是坑人吗?那些个指挥、同知、佥事们保准要傻眼,人是拿来了,可人家是御使,这个身份摆在这里,北镇府司要是为难,那便是他们要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了徐家父子的挡箭牌,言官御使们保准把你骂得狗血淋头。

    可要是当场放人,却未必能讨到什么好,也绝不会有人记你的恩情,反而一旦把人恭送出去,锦衣卫亲军的颜面大失不说,这些锦衣卫大佬们的脸面也挂不住。想想看,连下头的百户都这般强硬,说拿人就拿人,而且还是一向以攻讦厂卫为己任的御使,可是人家人一拿,你转手就放出去,让下头的弟兄们怎么看待?人家指不定会说,这么多指挥、佥事还不如一个百户。

    人在京师混,为的都是一个面子,老爷子的心思实在太黑,以至于坑起人来一气呵成,这手段连徐谦有时都佩服不已。

    百户大人已经下令,而这堂中侍立的也是徐谦的几个堂兄,自家人自然好用得多,一声令下,也没有什么犹豫和含糊的,徐福、徐寒、徐勇几个已毫不犹豫的张牙舞爪着就要上前去拿人。

    曹大人和王御使显然想不到姓徐的猖獗到这个地步,顿时有些慌了,王御使连忙大吼:“你们疯了,本官乃是御使言官,便是陛下见了本官也不敢如此,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你们谁敢过来,谁敢……”

    他越是叫得声音大,越是底气不足,一旁的曹大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呵斥道:“真是没有王法了,你们这是来立威吗?御使言官也是你们说拿就拿的?岂有此理!”

    恰在这时,徐禄却是急匆匆地跑进来,大叫道:“圣……圣驾到了,已经到了衙门口。来了……来了……”

    他这么一吼,满堂的人都吃了一惊。谁会想到圣驾这时候会来,那王御使听到皇帝驾到,非但不忧,反而面露喜色。他当然清楚这些亲军比自己在皇帝面前关系亲近许多,可是他自认自己有大义在,不怕皇上对他不利。

    正在这时,已有一队禁卫提刀进来,紧接着便是由黄锦陪伴着的嘉靖。

    嘉靖的脸色自然不会太好,他背着手进了厅里,左右张望了一眼。目光落在徐谦身上的时候,明显带着几分不悦。

    “这都是怎么回事?好生生的闹什么闹?不怕丢丑吗?”嘉靖先声夺人,来了个各打五十大板,一副并没有兴趣想知道谁对谁错的样子。显然来之前他就打定了主意,决心快刀斩乱麻。

    徐谦正要答话,那左副都御使显然比徐谦要快一步,连忙道:“陛下。路政局胆大妄为,欺人太甚。不但为虐京师,使这京师人人自危,现在更是变本加厉,竟是要捉拿御使问罪,自成祖皇帝以来就已多次下旨,言官不得加罪,便是陛下登基之后也是广开言路,对言事御使,给予嘉奖,可是现在这路政局打着陛下的招牌,胆大妄为,先是以亲军的名义指鹿为马,介借以勒索钱财,王御使不忿,不过是言辞激烈了一些……”

    徐谦打断他道:“只是言辞激烈吗?依我看,你们是居心叵测吧,这路政局什么时候为虐京师了?你又有什么证据说路政局勒索钱财?这些分明都是你们捏造,你们明里是捏造无中生有的事抨击路政局,可是莫要忘了,这路政局乃是陛下不久前颁布旨意创建,依我看,你们实则是想借机抨击宫中,污蔑皇上,尔等身为人臣,吃着朝廷俸禄,本该尽忠职守,报效皇恩,可是我所看的是你们是居心险恶,借此诽谤君上!”

    徐谦能混到今日,口才自然厉害,这番话很是厉害,那曹厢忍不住皱皱眉头,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徐谦冷笑道:“是不是胡说八道,要分辨倒也容易,我只问你,你们一再声言路政局勒索财物,欺凌良善百姓,可有证据?无凭无据却是大放厥词,你们会不知道这路政局乃是陛下筹建?会不知道这路政局不是急陛下所需?你们当然知道,可是无凭无据却又咬死了路政局欺凌百姓,岂不是说陛下授意路政局与民争利,欺凌良善百姓吗?你们的用心何其毒也,古之乱臣贼子也未尝有过这样,既然如此,拿你们都算是轻了。”

    王商冷笑连连:“你们打着宫中旗号为非作歹的事人尽皆知,还需要凭据吗?”

    徐谦笑呵呵地看着他,道:“哦?莫非御使只负责胡说八道,都不需要任何凭据的吗?这也难怪王大人说起话来总是无中生有了。”

    王商怒极,此时杀了徐谦的心都有,他见嘉靖的脸色冷漠,咬了咬牙便拜倒在地,泣声道:“陛下,这黄口小儿欺人太甚,请陛下为微臣做主!”

    嘉靖背着手,眯着眼打量王商,道:“你要朕为你做什么主?”

    其实这时候,嘉靖已经拿捏不定主意了,到了这份上,徐谦的话确实有些过份,现在王商要拼命,自己若是不满足他,他若是串联了人来滋事,到时候只怕非要朝野沸腾不可,他刚刚登基不久,不愿意惹出什么大事,便是他的父亲兴献王的地位问题,他也暂时隐忍不发,为的就是暂时先稳住朝局,一切的事都等到完全站稳了脚跟再说。

    此时,他不禁在拿捏,如何能尽力保住徐谦,又能满足王商,保住徐谦就是保住他的脸面,再者对徐谦,嘉靖一直寄予厚望,虽然这一次办的事很不利索,嘉靖却只认为这是因为自己催促得急,使他们不得已之下才铤而走险,虽然有几分责备的心思,却还不至于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徐谦他们的身上。

    王商自是不客气,咬牙切齿地道:“微臣受辱算不得什么,可是微臣身为言官,岂可忍见这些人欺蒙圣上,残暴害民?路政局有三大罪,还请陛下明察,其一:他们随意捏造事端,捉拿良善百姓,诬赖为乱党余孽,勒索银钱。其二:他们启蒙圣上,陛下一时不察,也是情有可原,只是这欺君之罪,却是不能轻饶他们。其三:他们擅自捉拿朝廷大臣,胆大妄为。此三罪尽皆非同小可,微臣万死,请陛下立即裁撤路政局,对犯事之人给予重惩!”

    他说罢,头重重地磕下去,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头触到地面,再也不肯起来。

    嘉靖皱眉道:“你先平身,平身了再说。”

    王商朗声道:“陛下若是不肯答应,微臣不敢起身,陛下,路政局祸国殃民,再不能留了。”

    嘉靖一时有些恼怒,却又拿王商没有办法,而在这时,曹厢也趁机拜倒,朗声道:“王御使所言句句属实,微臣身为都察院副督御使,亦是感同身受,陛下要创中兴伟业,岂可容得下这些奸佞小人?请陛下当机立断,拿下这些害民官吏,裁撤路政局!”

    若说王商只是个小小御使,影响力毕竟有限,可是这时候连曹厢也插了一脚,无疑是加重了许多份量,曹厢毕竟是都察院的大佬之一,他一声号召,莫说是整个都察院,便是六部只怕也要参与进来。

    嘉靖面带怒色:“怎么,你们这是逼迫朕吗?”

    他看了徐谦一眼,带着几分犹豫,最后冷冷道:“你们……有什么事,查清楚再说,是非自有公论,朕不会听从他们一面之词,自然也不会单单听了你们的话就下什么决心,你们起来。”

    到了这个份上,起来就是傻子,无论是曹厢还是王商,都深谙这其中道理,一旦起来,就给了嘉靖回旋的余地,到时若是打起太极,你能找谁去说理,眼下自然是趁热打铁才紧要。

    曹厢毫不犹豫地道:“奸佞不除,臣不敢起身。”

    王商朗声道:“微臣仗义执言,陛下若是不肯答应,亦不敢动身。”

    见曹厢和王商如此不知好歹,嘉靖这时的怒气又多了几分,道:“好,好得很,你们这是真要逼朕了!”他放了一句狠话,却又心乱如麻,眼看着对方要死磕,自己若是不答应,这二人说不定要效仿一下比干,来一个坚持到底,到时候有他们两个打头,天知道朝野会闹成什么样子。

    重重叹口气,嘉靖居然一屁股坐在了椅上,显然是仍然拿不定主意。

    而正在这时候,外头却传出了鼎沸人声,无数的嘈杂声音传进来,似乎是和外头的禁卫发生了什么冲突,有人道:“为何不让我们进……这里都贴了布告,说是内库紧张,陛下心忧如焚,我等是为君分忧,难道连这也要阻拦吗?”

    “就是,就是,我等是为君分忧,劳烦军爷高抬贵手,让我们见徐大人。”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