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有功要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前来报信的校尉乃是徐勇,徐勇从人海中排众而出,直接冲进大堂,看到了在案头上偷懒的徐谦,大吼一声:“午门那边出事了!”

    徐谦立即打起精神,道:“急个什么,嚎丧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接下来要被拉去杀头,误了大事,看你怎么向我爹交代。”

    徐谦这番训斥是有道理的,商贾买嘉奖令,其实买的就是信心,相信路政局能够长久,现在这堂兄徐勇咋咋呼呼,人家见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这不是把送来的钱往外推?

    徐勇挠挠头,脸上带着几分惭愧,讪讪道:“我刚才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事太大,所以急着来报信了。”

    徐谦被他打败了,若换做是徐寒或者徐福就不会这么冒失,不过好歹是亲戚,徐谦只得苦笑道:“堂兄坐下来说话吧,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徐勇连忙道:“午门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许多人跑去了午门外头陈情。”

    “陈情……”徐谦的心里不禁地咯噔了一下,心里不由地想,莫非大礼议已经提前开始了吗?接下来的节奏莫非就是廷杖?这时候该是黄锦那厮出马的时候吧。

    可是他随即一想,又发现不对,因为此前并没有透露出什么风声,怎么可能说开始就开始,而且前几天他还见过皇帝,皇帝并没有提及这件事,按理来说,这大礼议不该一下子闹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徐谦带着疑惑地向徐勇问道:“是谁陈情,陈的又是什么情?”

    徐勇道:“去的都是些国公、侯爷、伯爷,还有一些世子,这些人一道跪在午门外头,说是叔父和堂弟有大功于朝。可是迟迟不见朝廷赏赐,他们看不下去了,所以……”

    “我靠!”徐谦忍不住拍案而起,愤愤然地大骂:“这帮孙子这是要坑我啊,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他们跑去午门把我们父子拉下水做什么?具体是些什么人,你打听清楚了吗?”

    这件事确实很严重,事实上,徐谦想做的是闷声发大财。虽然他在京师的名气已经开始传播,可是路政局这种事闹得越大就越有可能把他和老爷子推到风口浪尖上去,现在这些孙子倒是好,也不知犯了什么浑,大家素不相识。这群孙子却跑来坑人。

    徐勇道:“有一个带头的,好像姓张,叫什么寿宁侯。”

    徐谦恍然大悟,张鹤龄……张太后的亲兄弟,大明朝数一数二的皇亲国戚,徐谦不由想起上次入宫,自己回绝了张家小姐亲事的事。忍不住道:“这姓张的莫非是与我结仇,看我不顺眼,所以故意这样做,把我父子二人放在篝火架子上烤吧?”

    可是细细一想。又觉得不该如此,姓张的是什么人,徐谦多少有些了解,虽然没见过真人。可是京师里头关于张家兄弟的传说实在太多,以这二人的智商能想出这种坑人的办法来?

    他眯起眼。心里不由警惕:“莫非是张太后?张太后这么做又是什么意图?”

    徐谦胡思乱想着,苦笑一声道:“不成,我得立即入宫谢罪,得把这事撇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姓张的有什么关系。我虽然名声臭,可是再臭也臭不过寿宁侯,要是让大家以为我和他是一丘之貉,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徐谦居然也有要名声的时候,不过自认自己名声坏,坏也只坏在狂妄而已,至多也就是被人骂一句出身不好。可这姓张的不一样,这家伙偷鸡摸狗抢女人样样都来,谁碰谁倒霉。

    午门那边,端的是热闹无比,几十个公侯跪在外头,那些个禁卫见了又不敢赶人,只能眼看着这些人胡闹,这些人连跪都没有个跪姿,时不时吼上一嗓子,有时七嘴八舌胡说几句话,结果大家见了,也只能捏着鼻子围观。

    这里的事自然是传到了宫里,嘉靖在冬暖阁,正在召见阁臣。

    商讨完了政务,嘉靖得意地说了几句闲话,他原本巴望着张太后已经给杨廷和通了气,专等杨廷和来商量路政局的事。

    结果这位杨相公压根就不提这一茬,他见皇帝心情好,便板起脸来讲了一些古来圣君的事迹,虽是以闲谈的方式,不过语气不免带着几分严肃。

    如此一来,嘉靖才算明白,张太后与这杨廷和并没有通气,这既让他心里舒服了一些,可是又有着几分失落。

    耐着性子听着杨廷和的‘教诲’,嘉靖正要寻个理由逃之夭夭,这时候,黄锦急匆匆地跑进来,道:“陛下,不好了,午门……午门外头出事了……”

    嘉靖皱眉,不免训斥道:“能出什么事?瞧你慌张张的样子,没看到杨师傅他们在吗?”

    黄锦连忙拜倒,将外头的情形说了一遍。

    嘉靖心中大惊,何止是嘉靖,便是杨廷和也吓了一跳。

    嘉靖只是希望有个台阶让他就坡下驴,把这升赏的事办下来,谁知道好端端的一个事办到了这个地步,一帮子人围住了午门这样吵闹算个什么事?传出去也不好听,况且张家兄弟是什么人?嘉靖心里先是疑惑,随即又释然了,这应当是张太后的授意,也就是说,张太后明白了自己的意图,却是没有联系杨廷和,而是联系了自家兄弟,谁知道张家兄弟犯了浑,结果闹出这么个幺蛾子。

    嘉靖现在的心情是既难受又有几分暗喜,难受的是眼下怎么解决这个麻烦,而暗喜的是张太后那边似乎未必与杨廷和同声同气。

    后者对嘉靖来说极为重要,他是藩王登上大宝地皇帝,假如张太后和杨廷和联手,那么自己的地位未必稳当,甚至可能被他们随便挑出点错处,直接行废立之事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在天下人的眼里,毕竟张太后代表的是正统,而杨廷和更是百官之首,是如今声誉最隆的大臣,嘉靖是外来人口,根基不足,一旦有了太后懿旨,真要把杨廷和惹急了,未必不会做出什么狗急跳墙的事来。

    而杨廷和此时也是微微愣了一下,他的担心和嘉靖是一样的,寿宁侯乃是张太后的兄弟,他突然跑出来支持徐谦父子,而且还闹得如此轰动,这张太后打的又是什么算盘。

    谁曾想到,堂堂天子和内阁首辅如今都在猜测着宫中那个清静无为的女人,这个女人的一个念头都牵动人心。

    嘉靖看了杨廷和一眼,接着道:“真是胡闹,寿宁侯上次被朕教训了一顿,现在还没有长记性,哼,下次他再入宫,朕一定不轻饶他。”

    他的口气之中,带着几分亲昵,当然,这是做给杨廷和看的,杨廷和脸色平静,心里却不由嘀咕,什么时候陛下和张太后关系如此亲密?他微微一笑道:“陛下,那路政局是什么,为何微臣从未听说过?这宫里十二监司八局还不够,陛下在内宫又添了个路政局吗?”

    他假装不懂,却是骗不过嘉靖,堂堂内阁首辅怎么会不知道这京师里发生的事?唯一的可能就是杨廷和故意如此。

    君臣二人相互卖着关子,倒是让蒋冕和毛纪二人成了陪衬,不过这二人倒是甘心做陪衬,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君臣二人在较劲,自己还是少参合一些的好,虽然从本心上他们是支持杨廷和的,可是他们绝不希望被皇帝记恨上。

    嘉靖显得很有耐心,将路政局的事统统说了,不过他留了心眼,却是虚报了数字,道:“按照预估,这路政局一年的岁入怕有七八十万两银子之多,朕素闻底下的那些贪官污吏无法无天,设路政局倒算是一件好事,既然商贾们迟早要出这些银子,倒不如送进宫来,也省得便宜了那些赃官。”

    杨廷和皱眉,道:“理是这个理,不过陛下以天子之尊,却与民争利,这要是传出去,怕是会让生出非议。”

    嘉靖不禁在心里冷哼,他与民争利?莫非那些贪官爆吏,那些下九流的地痞也都算是民?那么良善百姓算什么?

    他当然不能直接说出心里的话来,只是微微一笑道:“成大事者有非议是有的,朕充实内库,也是为了社稷着想,这几年勇士营和亲军的兵饷都快发不出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乱子,杨师傅,路政局是善政,张家兄弟虽然胡闹,可是他们的陈情,朕看还是有理的,有功要赏,有过要罚,朕有个打算,徐昌忠心勉力,又屡建奇功,朕打算升他为锦衣千户,杨师傅以为如何?”

    嘉靖说罢,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廷和。

    杨廷和的脸上不由生出一丝哂然。

    锦衣卫千户,就算是正儿八经的亲军高级武官了,进入这个层次,至少在锦衣卫之中算是正式有了一席之地。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