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缺德啊缺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嘉靖这样的皇帝,徐谦甚至连猜都不必多猜就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算盘。

    请自己和他一起去见张太后,分明是拉自己下水,去缓和与张太后的关系。

    徐谦只得点头,他不清楚张太后近来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明显感觉到嘉靖突然意识到张太后是个可以争取的人物,嘉靖这个人虽然阴狠,可是却也顾忌名声,能和张太后打好关系,不但能站稳脚跟,更能免去许多闲言碎语。

    可以说,争取张太后至关重要,虽然午门那边,张太后已经通过张家兄弟抛来了橄榄枝,可是嘉靖对张太后仍然带着疑虑,甚至有些不置信,所以这一次拉上徐谦,便是希望徐谦能够不负重托,把事情办下来。

    徐谦倒是没有拒绝,为君分忧是圣人教过的,当然,圣人和徐谦关系不大,最重要的还是死死抱住嘉靖的大腿,眼看这个皇帝就是徐谦最大的潜力股,将来轮到他能一言九鼎的时候,徐家就真正生发了。

    嘉靖出了东暖阁,并没有乘坐步辇,而是领着徐谦步行,徐谦不敢和他并肩,觉得这样犯忌讳,可是嘉靖见他脚步慢了半拍,便也跟着放缓脚步,和他并肩而行,他忍不住道:“怎么,你怕朕?”

    徐谦苦笑道:“陛下不可怕,学生只是怕天子。”

    这个回答很有意思,这意思是说,我并不是怕你,而是怕你的尊号,既表示了尊敬,同时有没有让嘉靖觉得自己是刻意的疏远。

    嘉靖沉默了一下,咀嚼了徐谦的话,忍不住苦笑摇头。道:“你答得很好,那么朕告诉你,现在朕不是天子。”

    徐谦忍不住问:“陛下不是天子,那也是一时,陛下终究还是天子。”

    潜台词是,你今天可以放低身段,并不怪罪于我,可是明天后天呢,等你丫的哪天想起来。哈……原来姓徐的那个家伙胆敢和朕并肩而行,指不定会不会打击报复。

    嘉靖眯起眼,不由失笑,道:“那你要如何才信得过朕。”

    徐谦踟蹰了一下,道:“学生不敢说。”

    嘉靖冷冷看他:“再大胆的事你也做了。这世上还有你不敢说的?少在朕面前耍弄心机,你说罢。”

    徐谦很认真地道:“其实发个毒誓比较好,屁股生疮,举而不坚、坚而不硬、硬而不久什么的才最可靠。”

    嘉靖的脸霎时绿了,方才这家伙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给了他三分颜色他就开染坊,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徐谦嘻嘻一笑。道:“陛下恕罪,学生不过是戏言而已,开玩笑的。”

    嘉靖虎着脸道:“朕的玩笑就这么好开?朕方才就说,你的胆子真大。现在不幸被朕言重,哎……朕是天子之尊,岂可学你发什么毒誓,你这家伙……”

    徐谦不由笑了。道:“看来学生果然没有猜错,天子就是天子。陛下方才还说,现在陛下不作天子,现在如何,下一句就是天子之尊了。”

    嘉靖仔细一回味,还真是上了徐谦的当,他不由摇头,板着脸道:“休要胡言乱语。”接着他又觉得这话重了些,补上一句道:“这一次去见张太后,你应当知道朕的意思吧。”

    徐谦点头。

    嘉靖吁了口气,道:“张太后此人心思缜密得很,便是朕也看不透她,你呢,也不要小看了她,待会给朕看看,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还有,你不必怕朕,朕和你如今休戚与共,岂会加害于你?你若真是不信……”嘉靖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什么,随即下定了决心,道:“朕宁愿发个毒誓。”

    徐谦咋舌,道:“陛下要发毒誓,举而不坚、坚而不硬就不必了,随便来个口舌生疮就好。”

    嘉靖脸上的表情可想而知,他与人相处,处处占尽上风,声色俱厉,智珠在握,偏偏碰到徐谦这么个大胆又口舌如箭的妖孽,却是丝毫没有办法。他目眺远方,眼眸穿过一处处殿宇,慢悠悠地道:“朕自幼就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奴婢和臣下,朕一直将你看作知己,便是发个毒誓,又有何妨?”

    一番话竟是令徐谦忍不住有些感动,不过他心里也在狐疑,以嘉靖的性格怎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多半他的这些话五分是真五分是假,有五分确实表达出了他内心之中的某种渴望,抱着一丝真诚,可是另外五成未必不是他笼络的手段,情感之中参杂了帝王心术,摆明着拉人上贼船的征兆。

    徐谦呵呵一笑,道:“学生岂敢。”

    说话的功夫,就已到了慈宁北宫,早有太监前来通报,张太后对于陛下圣驾降临,似乎早有准备,此时凤霞吉服穿戴一新,端庄无比。

    嘉靖进殿后给张太后问了安,张太后笑吟吟地道:“前个儿还对陛下说陛下国事要紧,哀家这里,不必来得这么勤。”

    嘉靖忙道:“国朝以孝治天下,朕为天子,岂可不做出榜样?”

    徐谦在旁听着,觉得嘉靖一语双关,一方面是对张太后的客气之词,另一方面未尝没有为他死去老爹说话的意思。

    张太后想来也听出了言外之意,却是故作不懂,平平淡淡地道:“难得你有这心思,可为了你的孝心,却耽误了国家大事,却未必值当。”

    嘉靖的脸色骤然显得有些不悦了。

    徐谦算是明白了,张太后虽然处处讨好嘉靖,可是在大礼的问题上却是绝不肯让步的,不过想一想似乎也能理解,假若兴献王晋升为皇帝,那么她的丈夫和儿子的地位又该怎么办?这先帝是兴献王呢,还是孝宗皇帝?

    表面上,这只是一个封号的问题,涉及到的却是张太后的核心利益,张太后固然与世无争,在其他地方甚至有讨好嘉靖之嫌,唯独这个事立场格外坚定。

    眼看嘉靖有动怒的意思,徐谦呵呵一笑,道:“国事是公,孝心是私,公心自然不能罔顾,私情却也要兼顾才好。学生以为,陛下尽孝是应当的,可是家国大事也要兼具。太后说的话有道理,陛下说的话也有道理。”

    嘉靖不由瞪了他一眼,明显他是请徐谦来做同伙的,谁知这厮居然来和稀泥。

    张太后的目光这才慵懒地落在了徐谦的身上,她微微一笑道:“是徐解元吗?哀家和你又见面了,有些时候不见,徐解元说话倒是更动听了一些。”

    徐谦忙道:“岂敢,岂敢,娘娘谬赞。

    张太后莞尔一笑道:“哀家可不是谬赞,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这时候嘉靖趁机道:“母后,今日两位国舅带着人跑去了午门为徐谦父子请功,因此徐谦心中感激,特来向母后谢恩。徐谦,你说是不是。”

    徐谦沉默了一下,道:“不是!”

    他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人家请他来打擂台,可是这厮居然跑来拆台,很有作死的前奏。

    嘉靖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倒是张太后笑了笑,道:“既然不是,那么徐解元来见哀家,所为何事?”

    徐谦大义凛然地道:“学生是来代陛下向娘娘谢恩的。”

    张太后看了惊愕的嘉靖一眼,道:“哦?这倒是有趣了,哀家对皇帝并无恩德,就算是有恩要谢,又何须你来代劳?”

    对徐谦的擅作主张,嘉靖气得半死,只是现在已经引狼入室,想后悔也不成了,他只得目光发冷,示意徐谦小心回话。

    徐谦叹道:“娘娘对陛下有天大的恩情,若不是娘娘拍板,陛下又如何能进京登基?天下人都说这是杨学士的功德,是杨学士向娘娘举荐陛下,又极力为陛下奔走,娘娘这才同意此事,可是在学生看来,坊间流言多为不实,娘娘在本心上是一直期望陛下能进京,而杨学士,不过是贪天之功为己有,至多也只是锦上添花,正好遂了娘娘的心而已。娘娘此番大恩大德,陛下一直记在心里,只是陛下虽然心里感激,却不能吐露真言,因此学生代陛下为谢。”

    这一番话先是惹来嘉靖大怒,可是随即,他陡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眸一亮,忍不住暗暗点头。徐谦这厮实在是腹黑到了极点,表面上是来谢恩,一方面是缓和嘉靖和张太后的关系,另一方面,分明是在挑拨离间,到底是谁拍板嘉靖入京,其实尚没有定论,可是不管怎么说,对当今皇帝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恩情,有人说是杨廷和极力劝说张太后,也有人说这是张太后直接拍的板,现在居然把这事拿出来,等于是将太后和杨廷和变成了竞争对手,杨廷和有抢张太后‘功劳’之嫌?

    张太后的脸色平静,暗中却是心潮起伏,她当然明白徐谦的意思,可是另一方面,她心中忍不住暗暗警惕,可以说,当时的那个举动对于嘉靖确实是极大的恩情,可是卖好的人有两个,不是杨廷和就是她,无论当时她和杨廷和都怀着什么心思,可是张太后却是希望嘉靖感激的是自己。

    她明知徐谦是挑拨,可是心里却忍不住对杨廷和生出一丝嫌恶,这个老家伙,莫非真在外头传了什么流言?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