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内阁之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赵三儿只是个杂役,不过在顺天府衙门里头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

    片刻功夫,赵三儿就已经来了,乖巧地进来给府尹汪大人叩了头,便道:“大人唤小人,不知所为何事?”

    汪峰眯着眼,道:“外头的事,你听说过了吧?”

    赵三儿忙道:“听说了。”

    “你怎么看?”汪峰的脸色变幻不定,眼中凶光显露。

    赵三儿看了汪峰一眼,道:“大人,那不过是一些下三流的手段罢了,小人以为,这徐谦仗着有三位国舅才会如此张扬。”

    “是啊。”汪峰漫不经心地道:“可话是这么说,被人骑在头上,总是让人不舒服。老夫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也不曾有人这样欺负,更何况欺负老夫的还只是个读书人。”

    顿了一下,汪峰继续道:“老夫若是给这如意坊闹点事出来,会怎么样?”

    赵三儿惊讶地道:“大人,对方可是国舅……”

    汪峰森然一笑,道:“这就是老夫把你叫来的目的,国戚什么的,其实没什么妨碍,最重要的是得闹出点动静,有了动静才有机可乘,你出去之后立即传出谣言,就说这如意坊蛊惑人心,乃是一群下溅商贾合伙敛财的手段,还有,那个什么商业协会,简直就是动摇我大明国本,士农工商、士农工商,老祖宗用了这么多年,他一个读书人何德何能,凭几个国戚就想动摇?总而言之,要将如意坊的诸多措施都抖落出来,最好再加几句这样的评议,商人也敢奢谈百户、千户,私下册立官职,其心可诛!”

    汪峰说到了这里,便端起了茶盏,吹了口茶沫,慢悠悠地道:“下去吧,你不是有个兄弟想进顺天府来当差吗?明日叫他来点卯,老夫这边会打好招呼。”

    赵三儿愣了一下,连忙感激地道:“谢大人,小人这就去办。”

    听了汪峰的吩咐,赵三儿匆匆地走了。

    赵三儿离开后,汪峰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狞笑,他将手里的茶饮尽,随即大喝一声:“上笔墨。”

    笔墨落在书案上,汪峰毫不犹豫地作书:臣有事要奏,臣钦命辖制京畿……悉闻有读书人徐谦,身为举人,行为不检,私下行商……又闻如意坊私设商业协会,设百户、千户、万户职,居心如此,臣大为惶恐,历来官职皆出于庙堂,下溅商贾,竟是罔顾国法,作此荒唐之举,莫非另有所图?再者,如意坊鼓励经商,置祖法于何地?太祖在时,深感商贾之害,于是下诏天下,作践商贾……

    一炷香时间,一封奏书已是写毕,汪峰检查了一遍,又抽出一张白纸,重新抄录一份,他冷冷一笑,便叫人送了出去。

    “哼,你们不是想闹出动静吗?那老夫索性遂了你们的心愿。”

    坐下来,汪峰想要吃茶,却发现茶盏里只剩下茶叶儿,他狠狠将茶盏放在几上,怒骂一声:“都死了吗?斟茶!”

    ………………………………………………………………………………………………………………………………………………

    此时,在内阁里,今日当值的乃是杨廷和与毛纪,昨夜蒋冕值夜,已经早早去歇息了。

    杨廷和算起来在内阁里头年纪并不算大,不过他的身体却一直不好,宫里体贴他,便不肯让他在值房里办公,而是在边上的一处耳房,这耳房装饰得如书房一般,典雅细致,推开窗便可看到郁葱葱的林子,再往远眺,便是皇家园林,让人心旷神怡。

    杨廷和半张半合着眼睛,神情平静地坐在太师椅上,手肘搭着书桌,书桌上除了笔墨,便是一沓沓的票拟。

    书桌上还有一方獸炉,獸炉中袅袅生烟,烟气缭绕,带着丝丝沉香。

    杨廷和从半个时辰前就停止了票拟,只是阖目静坐,脸色很不好看。

    过了片刻功夫,外头有人咳嗽一声,这声音,杨廷和再熟稔不过,他的眼眸一张,似乎早就预料到外头的人要来,慢悠悠地道:“维之啊,进来。”

    有人笑吟吟地走进来,正是外头值房里办公的毛纪,毛纪带着几分愁容,对杨廷和道:“杨公,河南的灾情似乎又加重了几分,洛阳知府来报,说是流民滋生,有风卷残云之势,站在城头,看到外头的流民人头攒动,竟是看不到尽头,杨公,灾情如火,再耽搁下去,一旦有人趁机鼓动,怕是中州之地……”

    杨廷和叹息了一声,摇了摇手,制止道:“说来说去,无非是河南巡抚王川赈济不利而已,老夫已经拟好了票,打算撤换王川。”

    毛纪的眼眸掠过一丝惊恐,要知道,这王川可是他的门生,他忍不住道:“却也未必是赈济的事,今年的天气实在诡异,反复无常……”

    杨廷和慢悠悠地道:“这件事已经定了,你毋须多言。”

    毛纪也不由地叹口气,道:“只是不知杨公举荐谁来主政河南。”

    杨廷和道:“敬之几次向老夫推举江正,说是此人颇有章法,行事果决,可以担当大任,老夫打算让他去。”

    毛纪不由怒火攻心,冷笑道:“江正这个人,章法是有,行事也果决,可是杨公兼着吏部,难道不知道此人贪得无厌吗?让他在部堂里或许还能收敛一些,可是让他去主政一方,嘿嘿……说句实在话,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杨廷和语气平淡地道:“这件事,老夫也略有耳闻,不过敬之屡屡举荐,老夫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再者说了,江正这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他若是去,灾情必定能缓解。”

    毛纪据理力争道:“灾情就算能缓解,可是他姓江的,怕也要撑死了,眼下吏治本来就崩坏,再提拔这样的人……”

    杨廷和微微一笑,看着他道:“眼下救灾是大事,江正若是在任上敢肆无忌惮,到时老夫自然收拾了他,该用的时候用,该拿办的还要拿办。”

    毛纪一听,身躯猛地一振,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位杨公终于要出手了。

    毛纪心里不由激动起来,他心中不由想:“先借用江正救灾,一旦灾情缓解就开始算账,江正是蒋冕推举的,在几次廷议上,蒋冕都为他说过好话,按理说,江正这个人确实有能力有担当,可是私德有亏,到时追究起来,蒋冕能脱得了关系吗?往重里说,蒋冕和江正之间怕也少不了许多暧昧不清的事,打江正,就是打蒋冕,这二人是几十年的师生关系,一旦江正垮了,蒋冕也得垮。好一手一石二鸟的妙计,一方面纵容江正,同时又让他救灾,把这个人推到风口浪尖上,最后再一顿乱打,蒋冕脸皮再厚,怕也吃不消。”

    想到这里,毛纪忍不住感叹,他在内阁之中排列第三,只有整垮了蒋冕,他才能再进一步,最后等到杨廷和致仕,才有他的出头之日,他自认自己不是杨廷和的对手,所以退而求其次,一直在巴结杨廷和对付蒋冕,平时杨廷和对二人的态度都是若即若离,想来这些时日,杨廷和对蒋冕的表现很是不喜,所以才痛下了决心。

    只是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却不能明说出来,杨廷和已经给了他足够多的暗示,毛纪心里意会,微微笑道:“杨公的安排甚妙,依我看,就让江正来吧,此人确实有几分本事,河南的灾情也确实没有其他合适的人手。”

    杨廷和的脸色平静,仿佛他并没有针对任何人,在这个任命背后也没有什么私心。他眼眸一暗,眼皮子拉下来,阖着眼道:“你来这儿,就为了河南的灾情?”

    毛纪想起了另一件正事,连忙道:“是这样的,这边有一封顺天府尹的奏书,还请杨公过目。”

    他对杨廷和愈发恭敬,心里忍不住咋舌,其实细细想来,若是眼前这位杨公想要收拾的不是蒋冕而是自己,这种不费吹灰之力的谋划,自己也绝对是难以应对,这个人既能主掌蒋冕的荣辱,换句话来说,随时都可以让他完蛋,毛纪心里只剩下庆幸,庆幸自己站对了位置,不会像蒋冕那样风吹两边倒。

    杨廷和接过了奏书,随即皱眉道:“他一个顺天府尹也跑来弹劾?汪峰这个人,你有印象吗?”

    毛纪道:“有的,此人是正德九年的进士,说起来我还算是他的座师,当时正是在主持南京会试。”

    杨廷和点点头,道:“他所奏的可是属实吗?”

    毛纪道:“确实属实,杨公在这里头或许没听到,可是在值房那边,几个书吏也在议论这件事,有人实在做得太过份了。”

    杨廷和不慌不忙地将这奏书放在了案头上,道:“既然属实,那么就该支持,要狠狠地支持。”

    毛纪一头雾水,带着几分疑惑道:“狠狠支持?”

    杨廷和道:“我来念,你来拟票吧。”

    毛纪点头,立即展开奏书,提起了笔,笔尖落在奏书下方。

    杨廷和站起来,则是在这书房里负着手踱步,似乎还在打腹稿,良久也不见动静。

    毛纪提笔的手已经有些酸麻了,放又不是,不放又不是,只得这样僵着。(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