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该出手时就出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大人。”徐谦看向朱琦,郑重其事地道:“如意坊虽也是一个买卖,可是旨在为国为民,上为君分忧,下为民解难,学生饱读圣贤之书,难道当真会被利益蒙了心智,一味追逐钱财?学生此举无非是为国为民而已,赤诚之心,天日可鉴!而这汪峰心怀叵测,对如意坊多有诋毁,对学生更是万般刁难,他堂堂顺天府尹不谋其政,反而卖弄直名,诬陷忠良,学生斗胆,是否可以说他尸位素餐?”

    尸位素餐,换做后世的意思就是渎职。

    现在徐谦连证据都拿了出来,虽然眼下只是一份簿子,可是谁敢在君前说谎?这可是欺君大罪,因此殿中诸人,谁也没有怀疑徐谦的诚信。

    假若真是如此,说如意坊为国为民,协助朝廷赈济灾民,为国效忠这一条却是谁也反驳不了的。

    朱琦虽然有些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点头,正色道:“不错,堂堂顺天府尹诽谤忠良,多管闲事,这尸位素餐四字倒也契合。”

    徐谦听罢,大受鼓舞,随即又道:“他身为顺天府尹一叶障目,颠倒是非黑白,指鹿为马,大人,学生以为,顺天府尹乃是京中百姓父母,既是父母大人,却不能体察下情,殊为无能,这无能二字,想来汪大人也当得起吧。”

    朱琦苦笑,他觉得自己好像受了侮辱,仿佛主审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的这个书生。

    可是偏偏,人家有理有据,由浅入深,当着陛下当着百官的面,朱琦哪敢发作?此时竟成了应声虫,一边摆出威仪的架子。一面还得附和:“徐解元言之甚善,无能二字正是恰如其分。”

    对于这件事的结果,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大家只想着把徐谦打成被告,好给宫里一个教训,谁知道这位徐解元如今却十足一副主审的姿态,明明如此,偏偏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斥责。

    徐谦点点头,感言道:“想不到学生和朱大人竟有这么多共通点。大人与学生的理念如此契合,学生想什么,大人就想什么,所谓识英雄重英雄,今日得见大人。学生真有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朱琦哭笑不得,勉强地笑了笑,只是这笑容实在太过僵硬,以至于明明听到轻笑声,脸上却是一副哭丧的样子。

    徐谦又继续道:“汪府尹既尸位素餐又是无能,可是现在,学生还要告他贪赃枉法。”

    此言一出。又是举座哗然。

    朱琦精神一振,道:“若是贪赃枉法,需有实证才好。”

    徐谦连忙给他拍了个马屁,道:“学生得知像大人这样的人做了主审。以大人的明察秋毫,学生岂敢空穴来风?”他一面说,一面从袖子里抽出一份卷宗,道:“这是锦衣卫暗中探查出来的消息。汪大人的管事已经提供了供词,也已经画押。汪家家产雄厚,单单现银就有七千余两,他家府邸亦是价值不菲,折银怕有三千两银子之多,单单这两个就是近万两银子,况且汪大人在老家,置地千亩,价值亦是不菲,徐谦斗胆要问,一个府尹,每年薪俸也不过纹银百两而已,刨去吃用,存下来的又有几何?可是这么多家资是从哪里来的?汪大人对商贾很是瞧不起,想来也不会指使家人行商,如此看来,除了是天上掉了金元宝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汪大人贪赃枉法,以公肥私。”

    朱琦不禁心里感叹,论起罗织罪名,那些锦衣卫和这个举人比起来还真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瞧瞧人家的活儿多精细?

    朱琦正色道:“你这般一说,倒是颇为可疑,这贪渎之罪怕也跑不掉了。”

    渎职、无能、贪渎,或许单独来说,这些罪名在这个时代并不算严重,可是三罪并罚,却也绝不是小事。

    汪峰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的身躯微微颤抖,良久,才喊道:“大人,下官冤枉。大人切莫听信此人胡言乱语……”

    一个绝望的人自然巴不得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那些誓要与他生死与共的同僚、故旧们却一个个不吭声了,已经传出消息,非要保他的大佬们似乎也都在装聋作哑,汪峰的体内有一股透心凉的寒意,他猛地意识到,这一次对方再不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来收拾他,而是做足了功课,分明是要将他置之死地,绝望之下,汪峰几乎要崩溃了。

    他大呼道:“徐谦,你身为读书人,当着御前竟敢胡言乱语,你……你……你这个贱役之后,你……”

    徐谦怒了。

    若是半年前,有人骂他贱役之后,或许他只会悄悄把这笔帐记起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如今,他有了个锦衣卫的爹,自然也不是好惹的,天天和一群锦衣卫厮混一起,哪里有这么好的脾气?

    徐谦狠狠地道:“你再骂一句!”

    汪峰已有些撕声揭底了,喝道:“你这狗才,就凭你就想掰倒老夫?哈哈……哈哈……”他居然笑出了眼泪,道:“老夫数十年寒窗苦读,这么多年胆战心惊的经营才有今日,你这贱役之后……”

    他骂到这里,突然不吱声了,因为他发现,徐谦居然飞快地冲向班中的一个大臣。

    这个大臣,汪峰依稀记得是吏部的给事中,汪峰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心里说,老子骂你,你找人家做什么?

    结果那御使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要走,可惜徐谦毕竟年轻力壮,已是飞快到了他的跟前,伸出手来,朝他的手抓过去,御使正要大喊,却不知该喊非礼还是其他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似乎有自作多情之嫌,徐谦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木笏,这木笏乃是上朝时携带的工具,上头记录的是避免忘记的一些事项,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备忘录。

    木笏乃是实木制成,分量不轻,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徐谦手握木笏,就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折身冲到汪峰面前,高高扬起,狠狠落下,啪的一声,木笏砸在汪峰的额头,汪峰哀嚎,随即瘫在地上。

    额头立即高肿起来,汪峰捂着头,不由大骂:“你……你好大的胆子,我乃……”

    徐谦竟也不客气,抓着木笏,狠狠地往他头上猛砸:“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骂我?你再骂一句试试?”

    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真正是把所有人都吓得目瞪口呆,国朝一百多年,除了因为土木堡而闹过一次殿中群殴,胆敢这样行凶的还真没有几个,徐谦的行为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更有意思的是,徐谦并非是直接一拳头砸过去,而是采取迂回战略,先到别处去寻趁手兵器,而后再返身杀回来,由此可以分析,这厮压根就不是盛怒之下动的手,而是虽然愤怒可同时脑中依然带着清明,是在思量之后才决心动手打人,否则一个愤怒到了极点的人,哪里还有心情去抢别人木笏去砸人。

    可怕……太可怕了……

    这厮明明居然在君前,思量再三之后才捋起袖子打人,此人要嘛是嚣张到极点,要嘛就是疯了!

    砸了几下去,汪峰已是满头青肿,瘫在地上上气没了下气,而殿中的大臣却依旧保持着目瞪口呆的姿势,到现在还没回过味来。

    嘉靖的眼眸微微眯起来,作壁上观,他分明感觉到,杨廷和满是怒容地看了自己一眼,这意思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出面制止,可是嘉靖却是动都没动弹一下,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放肆,真是放肆,徐谦,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你能撒泼的地方吗?”最先反应的自是杨廷和,杨廷和自知大势已去,心里不但觉得可惜,老脸本就有点挂不住,此时又见徐谦行凶,更是勃然大怒,忍不住站出来呵斥。

    杨廷和一声大喊,倒是让朱琦回过味来,他可是主审,现在陛下不说话,意思就是说,眼下暂时这殿里头做主的是他,现在在自己做主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怎么了得?无论汪峰犯了什么罪,毕竟汪峰现在还是官身,在殿中殴打大臣,不但不像话,用丧心病狂四字来形容才更贴切。

    “大胆,真是岂有此理……”朱琦拍案制止,口里大呼:“来人,来人,将这行凶恶徒拿下。”

    结果却是一个上前的人都没有,外头的禁卫倒是看到了,可问题在于没有陛下开口,他们不敢入殿,而这殿中的大臣,让他们动嘴皮子或许可以,可是让他们上前去拉架,他们实在没这本事。

    “徐谦,你太放肆了,你已经闯了弥天大祸,还不快快住手,否则……”

    朱琦说到否则的时候,徐谦已是站起来,狠狠踢了一脚地上一动不动的汪峰,汪峰显然已经昏厥过去,徐谦一脚踹住他的腰,又将他踢醒,只是他数十年宦海,谁敢动手殴打他?现在被揍一顿,便感觉浑身火辣辣的痛,口里发出傻猪似得嚎叫,随即悲戚的道:“朝殿中殴打朝廷命官……姓徐的……你死定了。”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