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杨公威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徐谦安然无恙地出了午门,却是发现这午门外头竟有不少人在候着他,一见他出来,便听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道:“看,这不是出来了?叔父,我说什么来着,堂弟定是安然无恙的。”

    “哼,你这是马后炮,方才老子明明听你说待会儿若是不出来,该如何打点。”说话的人正是徐昌,他的话虽然带着几分嗔怒,可是这老脸却是掩饰不住喜色。

    徐谦刚刚从门洞里出来,便被十几个人包围,从徐昌到徐勇、徐福,以至于连徐晨也来了,马车是现成的,徐谦要对老爷子说几句话,结果徐昌却是拍拍他的背道:“闲话少说,有话要说,那也不急于一时,进宫这么久,里头的情形,徐福已经大致说了一遍,哈哈……你是我的儿子,谁能奈何得了?上车吧,回去赶紧歇一歇,饭吃过了没有?我让徐勇先去订一桌酒菜带回家去。”

    徐谦只得苦笑道:“确实是乏了,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好好的睡一觉。”

    众人拥簇着徐谦上了车,一路回家,自然是呼呼大睡一顿不提。

    躺在这榻上,徐谦才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仿佛只有这个京师里的偏僻角落才能让他不再去勾心斗角,让他彻底放松,将所有的烦恼抛到脑后。

    临近年关,似乎也受这喜气洋洋的气氛感染,徐谦临睡之前迷迷糊糊,心里不由在想:“只是不知赵小姐在杭州如何,还有邓健那家伙,他出海了这么久,但愿不要出事,哎……”

    一觉醒来。却发现徐福在外头探头探脑,徐谦坐起,半梦半醒地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你不在如意坊,呆在家里做什么?”

    徐福进来,笑呵呵地道:“你才睡三个时辰呢,现在才过酉时,我是来请教的。”

    这家伙近来和徐谦走得近,或许是这个缘故,这家伙连说话也变得文绉绉起来。徐谦又好气又好笑地道:“我一直等着小晨儿来请教我,谁知我将心给了他,他却照在了臭水沟的臭虫上,左等右等却等了你来请教,你说罢。要请教什么?”

    徐福道:“是如意坊的事,就在你从宫里出来的时候,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京师震动,如意坊那边,今日客源足足是昨日的六七倍,南来北往的客商还有本地的商贾如今都涌了来。挂牌的交易量也剧增了数倍,如今如意坊人满为患,我的意思是不是该未雨绸缪,将附近的几处大宅子都买下来扩建。再招募一些人手,操练一下,到时候省得忙不过来。”

    徐谦抚额,他竟是忘了这一茬。汪峰这案子和如意坊息息相关,和商贾们更有莫大的关系。毕竟虽然有的商贾敢于尝试新鲜的东西,可是有的却还在观望,这是人之常情,倒也没什么。现如今,御审的结果出来,抨击如意坊的汪峰已是判了死刑,这对于商贾们来说不啻是一针强心剂,如意坊的信用不知不觉的达到了高峰,眼下,确实该未雨绸缪了。

    徐谦微微一笑,道:“如今如意坊日进金斗,还怕花银子?要扩建那就扩建吧,周围能买下的地都买下来,以我的估计,未来这附近的地价怕要翻上几番,现在低价买入,总比往后做冤大头的好,这样吧,你准备好一笔银子,是了,近几日如意坊总共盈利是多少?”

    徐福答道:“九万两……”

    徐谦不由咋舌,九万……果然涉及到了商贾的生意就是暴利,这才勉强一个月呢,更重要的是,随着如意坊的名气逐渐增大,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增加,徐谦沉吟片刻,道:“总之,前几个月的盈利全部拿出来购地,至于分红的事暂时压一压,寿宁侯他们那边,我会去说。”

    徐福不由咋舌,几个月的盈利,这可是几十万两银子了,虽然京师地价值钱,可是砸出这么多银子来,天知道能买下多少土地来,不过他如今对徐谦很是信服,也没有什么非议,只是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留意一下。”

    距离年关也就一两天的功夫,不过准备过年似乎和徐谦无关,他倒是想捡些事去做,比如去购一些烟花之类,百无一用虽然是书生,可是买东西总还成吧,结果他刚要出门,便被如今休假在家的几个堂哥拦住,这个道:“叔父说了,你要多读书,这种事儿自然是该我们去做。去吧,去吧,读你的书去。”

    那个又语重心长的道:“这种跑腿的事儿怎么好让你来做?你忙你的吧,要不真当咱们几个吃干饭的?”

    他们不吃干饭,结果徐谦只能吃干饭了,结果连写对联这种本来就该他包揽的事也被人抢去了,到了三十这一日,何心隐这吃货居然不肯走,显然是赖定了这里,不过现在过年,徐晨也没心思读书,何心隐心里过意不去,便自告奋勇要写联子,他的书法倒还不错,比徐谦更周正一些,而徐谦不同,由于见识的各种书法太多,反而杂乱,虽有新意,可是毕竟只是对联,谁有兴致看你的新意?

    更可气的是,等到大年初一的时候,拜年的人马一个个来了,有不少是老爷子的同僚,这些人晓得徐家近来圣眷正隆,有心巴结,徐昌带着徐谦出来见客,大家见了徐谦,少不了夸奖几句,这个道:“世侄年纪轻轻就已高中解元,了不得啊了不得。”

    那个又道:“这是自然的,他和咱们这些粗人不一样,人家可是浙江解元,满腹都是学问,老徐生了个好儿子啊,别的好处我就不说了,就说这年关吧,咱们这种粗人人家也不怎么讲究,遇到写联子,免不了要请人代笔,可是徐家不同,有世侄在,还用请人代笔?方才进来的时候,我看了对联上的字,哎呀呀,真是周正啊,比我请人代写的不知好多少倍,人家这叫法帖,咱们贴在外头才叫字。”

    “不错,不错,我看那对联就很好,龙飞凤舞,笔力很足,世侄博学多才,让咱们好生羡慕。”

    他们哪里注意到徐谦的脸皮儿已经拉了下来,犹自还在夸奖不已。

    徐谦受了伤,用他的话来说,是没脸皮见人了,每次人家夸那字写得好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何心隐在附近阴阴的笑,索性他便闭门读书,也免得去见客。

    除了读书,徐谦少不了还要看些报纸,明报虽是他办起来的,不过徐谦更喜欢的反而是官方的邸报,明报这东西只是文人墨客和读书人自娱自乐的工具罢了,而徐谦这种有志气有理想的官迷,自然没兴趣看这种娱乐的报纸,反而邸报不同,别看邸报里的文章都是严肃无比,言辞也几乎是千篇一律,可是在这一篇篇古板的文字之中,却能看出许多玄机,有时可能只是一字之差,徐谦稍一琢磨,便能看出这背后的许多故事。

    这种报纸对于徐谦来说才是真的有乐趣,官样文章虽然可恶,不过却也有它的难处,毕竟这种文章代表的是朝廷态度,而一旦涉及到了官方,就绝不能出任何错漏,比如明报中的文章可以激烈,也可以动之以情,可是官样文章却是不能,它必须做到四平八稳,让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结果自然可想而知,里头的文字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只是在这些模板之中,只要有心,就能发现很重要的信心,甚至可能涉及到整个国策的走向,这也是为何但凡有官身的人对这邸报最是看重的缘故,稍有疏漏,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而在近来的邸报里,徐谦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信息,今年的京察竟是杨廷和亲自草拟了一些细则,甚至还痛心疾首的写了一篇文章,在这邸报上,文章其实很简单,自然是说汪峰的事,说汪峰这样的人外表忠厚,实则深藏奸诈,朝廷几次京察,评价都是不低,于是长篇大论的借此说起了吏治,又说陛下龙颜大怒,此次京察定然要狠狠肃清一下吏治云云。

    看到这篇文章,徐谦忍不住毛骨悚然,杨廷和这家伙实在老辣,或许表面上你看不出什么信息,无非只是清查吏治而已,可是往深里想,就大大不同了,杨廷和先是提出汪峰,显然是已经将他当作了弃子,可谓拿得起放得下,之后却是引到了皇帝龙颜大怒上头,这意思是告诫大家,不是他要整你们,而是陛下那边要动真格的,最后,再提出各种苛刻的细则,保准吓尿别人的裤子。

    可问题就在于,虽然这有了汪峰的前车之鉴,陛下龙颜震怒,可是真正主持京察的只有一个人选,只有当朝首辅兼吏部尚书,也就是说,在这一段的时间之内,官员们的荣辱尽皆掌握在杨学士的手里,从现在起,是吃肉吃汤还是死去吃牢饭都在杨学士的一念之间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