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我再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要的,要的,既是翁婿,就无官民之别,这大礼,泰山当不得,还有谁当得?”

    “谁是你的泰山?徐公子此话何意?”这老者也是急红了眼睛,跺脚撇清,听到泰山二字,他就浑身打哆嗦。

    原来他乃是京师顶级的大户,再加上从前又是士绅人家,祖上在明初的时候曾做过官,在京师经营数代,有不少的人脉,钱财更是无数。

    他独有一女,正待字闺中,以他的家世随便寻个寻常人家又觉得不甘,可是那些个官宦人家又高攀不起,这便如后世剩女一般,不上不下,很是烦恼。

    今年恩科,他便冒出这么个念头,决心榜下捉婿,这种事毕竟是美谈,不会有翻脸的风险,就算事情办砸了,至多也就博人一笑而已。于是他暗暗筹备,布置妥当,还真捉了个人来,只是可惜……

    原本他兴高采烈,正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待徐谦拿了姓名和生辰八字给他,生辰八字倒是相合,问题还是出现徐谦的身上,这位赵老丈最是爱和读书人打交道,打交道得多了,自然风闻了徐谦的许多事,什么得罪了当朝首辅,什么人品低下,这厮浑身上下竟是一个闪光点都没有,此人如今金榜题名,当朝首辅杨大学士会不会收拾他这是两说的事,可是赵老丈不一样,人家收拾你还不容易吗?

    左思右想,赵老丈当机立断,立即赶人。

    他倒是希望找个进士女婿,可问题在于他还不至于饥不择食,什么人都敢要。

    原本以为事情已经了了,心里大石刚刚放下,谁知道这厮又跑了回来。见了他便是一声泰山在上。

    赵老丈岂是肯吃亏的人?自然不肯,于是二人一个死缠烂打,一个宁死不从,便僵持在了这里。

    许多赵家的家人已是围了过来,却又都不敢上前,赵老丈无计可施,目光恰好落在府上的管家身上,连忙朝这管家使眼色,这管家会意。过不多时,这管家从赵家库房里取出一盘金元宝来,赵老丈深吸口气,又是心痛又是咬牙切齿地道:“徐公子,方才多有对不住的地方。这误会,闹得有些大了,为表歉意,老夫这里有黄金百两,还望徐公子不吝收下。”

    这意思是说,拿了钱赶快滚!

    徐谦正义凛然地道:“学生还未娶妻过门,如何肯要泰山的银钱?自此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你的钱便是学生的钱,学生的钱便是赵家的钱,又何必分出个彼此?”

    赵老丈恨不得给这徐谦两个耳刮子。可是他没这个胆子,这时只得苦笑,又道:“老夫在京师还有宅邸一栋,占地三十亩。价值纹银五千,也一并送给徐公子。”

    徐谦惊喜地道:“泰山是要学生与新妻住在新屋吗?如此也是甚好。想不到未雨绸缪,竟早已为小婿盘算好了,只这份恩情,学生非要拜一拜不可。”

    赵老丈泪流满面,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这时候却有人排众而出,却见赵夫人来了,赵夫人生得又矮又壮,皮肤黝黑,朝天鼻子,眯成缝儿的眼睛,颧骨突出,脸上满是胭脂水粉,老远就有刺鼻的香味袭来。

    却听赵夫人道:“嫁了,嫁了,玉儿说了,嫁谁不是嫁?快,快快拜堂成亲。”

    徐谦撇眼看了赵夫人一眼,心肝儿顿时一颤,心说妈呀,原来这就是这什么玉儿他妈?他脑子一转,哈哈一笑道:“方才都是戏言而已,学生不过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抱歉,学生还有要事在身,告辞。”

    说罢,徐谦便带着未消除的惊吓,焦焦急急地往外跑。

    后头那赵夫人却是穷凶极恶地在追,扯着嗓子道:“贤婿……贤婿……”

    跑出了赵家,徐谦着实抹了把冷汗,心里暗暗庆幸,好在没有误入狼窝,那姓赵的相貌平平,赵夫人更是人间奇葩,还说生了个貌美的女儿,我呸……差点被坑,看来坊间流言实在不足为信。

    只见在赵家的门口,王公公还在等他,见他出来,笑嘻嘻地道:“徐公子,咱们快快回去等着圣旨吧。”

    听到圣旨二字,徐谦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边是狼,一边是虎,他最后一摊手,只得无奈地道:“走,回家。”

    一路赶回徐家,此时报喜之人早将徐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徐家如今却也不在乎钱,逢人便是将喜钱送上,结果来人越来越多。

    这时不知谁叫道:“新科会元老爷来了。”

    一声大叫,所有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纷纷朝向徐谦恭喜。

    徐谦笑得小脸几乎要抽筋,团团作揖,脚步却是极快,直奔自家门。

    原本徐家早就商量好了,这一次金榜题名期望极大,徐昌便带着徐家的人在家里张罗,随时做好迎客的准备,而徐谦便在考院那边租个房子到时看榜,徐昌听到中了,又是会元,早就高兴得要跳脚,指使着人打发报喜之人,又命人张罗酒席,少不得还要迎接一些贵宾,此时忙昏了头,见徐谦回来,瞪大着眼睛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担心你在外头出了事,这里的事不必你来张罗,你去厅中与几位老爷陪着说话去。”

    徐谦咋舌,连忙小跑到厅里,却发现这儿早就来了不少人,除了寿宁侯、建昌伯、永丰伯,还有恩师谢迁的儿子谢正,谢正一直都在翰林,平时和徐谦走动得不多,不过毕竟是同门,对徐谦也多有关注,虽然对徐谦这厮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颇有微词,可是师弟高中会元,却是非要来道贺不可的。

    除此之外,翰林学士桂湘也来了,他是桂萼之兄,和徐谦虽然不是很熟悉,不过这一次也很给徐谦面子,他身份最高,自然是坐在上座,此时正与谢正低声说着什么。

    等徐谦进来,众人一起起来道贺,徐谦连忙回礼,随即坐在角落一边,便寒暄起来。

    他有点儿心不在焉,想到这该死的圣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时自己便要从天堂沦落到地狱,想到每天跟一个脸上被烫坏的人面对面,便不禁打冷战。其实这还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于,他和这个什么侯女一点感情都没有,就算生得丑倒也不算是重点,若是有感情,倒还能忍受,硬生生给自己塞一个没有感情的丑妻子,这不是坑人是什么?

    桂湘见他心不在焉,忍不住问:“徐会元莫不是心中太过高兴,否则怎的不说话?老夫问你如何承题,你却为何不答?”

    “啊……”徐谦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是啊,是啊。”此时有些尴尬,他便胡乱问道:“桂提学现在还好吗?”

    桂湘微微一笑,道:“他倒是蛮好,地方虽然苦寒一些,可是他自得其乐,却也能苦中作乐。”

    徐谦唏嘘一番,心知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便又问道:“桂稚儿小姐呢,她总说会来京师,不知到了京师没有?”

    桂湘道:“早就到了,哎……”

    他叹了口气,不再吭声了。

    徐谦好奇地道:“桂大人何故叹息?”

    桂湘迟疑了一下,道:“她是苦命之人,本来呢,天资聪慧,虽不是貌美如花,却也算是小家碧玉,许给了江宁王家,谁知刚刚拜堂,这新郎官便猝死了,说来也是奇怪,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哎……她在江宁自是住不下了,都说她克死了自家丈夫,因此便随我们这两个兄长漂泊……”

    徐谦不由唏嘘,在这个年代,一个这样的女人确实凄惨,以前看她的时候,见她智珠在握,平时也是笑吟吟的,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一个克死自己丈夫的女人,走在哪儿不要被人说闲话?

    徐谦忍不住安慰道:“桂小姐美貌动人,温柔娴淑,迟早会有个好归宿的。”

    桂湘摇头苦笑道:“但愿吧,只是这世上多的是世俗之人……”

    徐谦心里一动,猛地想到了桂稚儿的倩影,这个倩影有些模糊,却又仿佛记忆深刻,又想到她的一颦一笑,竟是如此动人,再想到圣旨猛地来了,自己被一队亲军抓去迎亲,掀开了红头盖子,猛地一个青面獠牙的妹子出现在他面前。

    想到这一切,他又情不自禁地打起了冷战,就在这一刻,一个念头猛然在脑中闪过,随即离座而起,朝着桂湘拜倒在地,道:“家兄在上,请受妹婿一拜。”有了方才的经验,徐谦行起大礼来果断熟稔,果然这世上的东西,但凡是有练过才能做到行云流水。

    顿时,整个大堂的人都愣住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徐谦,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家伙莫非中了会元,脑子抽风了?

    一般大家出门在外,唤人家一句兄台,却也不算什么,可是家兄二字,却是不能胡乱喊得,至少你得是人家亲眷才能喊吧。后头那个妹婿二字,更是骇人听闻,让人一头雾水。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