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乱套了,全部乱套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破题恰到好处,既符合题意,又契合八股,最重要的是,回答也很令桂稚儿满意。

    桂稚儿坐在房里,并不吭声了。

    这意思便是傻子都晓得是什么,在众人怂恿下,徐谦已到了门口,过没多久,这桂夫人亲手牵着一身凤霞吉服的桂稚儿从房里出来。

    迎了桂稚儿打道回府,徐家这边也已经准备妥当,徐昌脸色通红,难得是儿子娶亲,如今双喜临门,此时也顾不得徐谦的冒失,一见一对璧人到了,便高高坐在大堂的正首位置,耳边听到鼓乐声,听到无数人道贺声,他的心里不由感慨万千。

    一年多前,徐谦是何等落魄,而现如今却是吉星高照,桂家的门第,若是换做以往怎么高攀得上,现在却真真切切的攀上了。

    徐昌也不是什么挑剔的人,毕竟是底层摸爬滚打出来,晓得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实实在在的好处才是真的,这个桂小姐虽然从前许过人家,会遭来别人嘲笑的借口,可是只要儿子喜欢,人家家世又是不差,这又算什么?

    来不及多想,一对新人已是进了堂,众人前呼后拥,纷纷大生叫好,张鹤龄扯起嗓子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还愣着做什么,送入洞房去吧!”

    徐谦已是在混乱中牵住了桂稚儿温软的纤手,纤手有些被汗水浸湿了,明显能感觉到桂稚儿的娇躯在微微颤抖,只是一挨到徐谦,桂稚儿的心神便稳了下来,她仿佛想到那一日的情景。

    那一日倭寇围住了山门。冲进了寺院,徐谦也是这样拉着她,她虽是故作镇定,可是心里害怕极了,是徐谦这并不健壮高大的身躯挨着她,是徐谦这修长的手抓住她的手腕,他告诉她:“我保护你!”

    这在当时是一句很可笑的话,可是偏偏,桂稚儿竟像是从未历经世面的小女儿。竟是深信了这句话,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她至今记得她那盈盈若水的眸子与那双清澈却又冷静幽邃的眸子相错,她知道,徐谦不是骗人的。

    靠着徐谦。这个男子身上给桂稚儿一股子难以莫名的安全感,仿佛只要轻轻偎着他,世上再没有事困难。

    而正在这时候,有人打破了这个平静。

    一个太监急匆匆地过来,看到这个场景,满是不可思议和目瞪口呆,他大叫道:“且慢。且慢!”

    乐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注视着这坏人好事的死太监,太监似乎也感觉到压力,顿时冷汗淋漓。他看了看徐谦,又看徐谦身侧的桂稚儿,再看周遭的宾客,一切都明白了。

    可是明白也没用。他的手里捏着一份圣旨,圣旨已被他手上的冷汗淋湿。这小太监已经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寿宁侯张鹤龄站出来,旋即道:“你是谁?好大的胆子,难道不晓得人家在拜堂成亲?”

    别人怕太监,国舅可是不怕。

    这小太监吓得更是脸色苍白,冷汗淋漓。

    在场之人,有几个他是认得的,寿宁侯、建昌伯、永丰伯,还有徐家父子,这些人……都不太好惹。

    他期期艾艾地回答道:“奴婢……奴婢是来传旨的。”

    张鹤龄倒是不敢再追问了,道:“既是传旨,为何还不速速宣读?”

    小太监呆住了,他在踟躇自己该不该宣读,宣读圣旨本就是他的差事,若是不宣读,那便是抗旨不尊,可眼下人家在拜堂成亲,你跑来……

    犹豫了片刻,小太监咬了咬牙,正色道:“有圣旨,徐谦接旨意吧。”

    徐谦原本希望这小太监知难而退,谁知这厮居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心里也是叫苦不迭,不由道:“公公,何不先喝一口茶水再宣读旨意不迟。”他的如意算盘是,先拖延时间,宫里若是知道了消息,必定会撤回旨意。

    谁晓得徐昌倒是急了,儿子的胆大妄为他是晓得的,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人家都说了要宣读圣旨,你却推三阻四,还要人家喝口茶水,茶水什么时候不能喝?这不分明是怠慢圣旨吗?

    再者说了,现在都到了入洞房的节骨眼上,现在你让这小太监喝水,洞房入不得,又得作陪,不是给人看笑话?

    他立即拍板道:“茶水不急着喝,还请公公宣旨吧。”他郑重其事地拜倒在地,道:“臣锦衣卫百户徐昌,恭迎圣旨。”

    有他领头,其余人纷纷拜倒在地。

    这一下子,徐谦悲剧了,这圣旨是想不接不成了,自己的爹都跪了,自己总不能还站着吧,他握紧桂稚儿的手,牵着她一起拜倒,有气没力地道:“徐谦听旨。”

    太监扯开喉咙:“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兹闻东宁侯陆征之女陆琴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新科会元徐谦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陆琴待宇闺中,与徐谦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陆琴许配徐谦为妻,择良辰完婚,以结秦晋之好。”

    太监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身边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了。

    这太监念到最后,几乎要哭出来,本来嘛,出来传旨都是肥差,多少都能领点赏钱,尤其是恩旨,接旨的人高兴,随便打发一下也足够他一年半载的薪俸了。

    可今天这事儿太不寻常,人家拜堂的时候你来传赐婚的旨意,这不是犯忌讳吗?幸好他现在是‘天使’,打狗还要看主人,若他没有这一重身份,多半人家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少不得要爆打一顿。

    永丰伯最先反应过来的,箭步冲上前,一把揪住这太监的领子,恶狠狠地道:“这旨意哪里来的?一定搞错了,瞎了眼的东西,没看到人家在成亲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恩旨?这婚事可是本伯爷保的媒……”

    小太监要哭出来了,正不知所措,吓得瑟瑟作抖。

    徐昌差点没有两眼一抹黑一头栽倒在地,这真是坑哪,儿子成婚本是大喜事,谁知又来了个赐婚,什么时候徐家这么抢手了?就算抢手,那也不该这样玩啊。

    大堂里闹得不可开交,三个国舅自是唯恐天下不乱,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看来,这一场婚事是他们保的媒,他们责无旁贷,虽然不敢怀疑皇帝,可是欺负一个传旨的太监却是足够了。

    至于其他宾客,那就更不必提了,有人现在还没回过神来,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有人不知如何是好。

    徐谦感觉到,身边的桂稚儿显然很不高兴,换做哪个女子遇到这样的场景怕都开心不起来,况且桂稚儿还有‘前科’,从前的时候也是刚刚拜堂,丈夫便暴卒了。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个自己喜欢的,谁知道又上演了这么一幕,她想必是担心,担心这婚礼继续不下去,怕再生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徐谦再无迟疑,大叫一声:“入洞房了,入洞房了,都愣着做什么?先入洞房要紧。”

    众人反应过来,这是要生米煮成熟饭,圣旨归圣旨,可是圣旨总没说不许徐谦入洞房吧?既然如此,一切事自然等入了洞房再说。

    张鹤龄、张延龄等人也是反应过来,一起造势:“是,先入了洞房再说,快送新郎官和新娘子入洞房。”

    徐谦已抓住了桂稚儿的手,心急如燎地往洞房走去。

    这满堂的宾客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最是无语的自是徐昌,徐昌左又不是右又不是,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外头却又有人来了,黄锦带着几个侍卫气喘吁吁地冲入徐家,大叫:“旨意呢?旨意呢?旨意宣读了没有?”

    那传旨的小太监连忙迎上去,小心翼翼地道:“回公公的话,旨意已经宣读了。”

    “宣读了?”黄锦的脸色骤变,二话不说直接就给了这小太监一巴掌,怒气冲冲地道:“瞎了眼的东西!”

    他再顾不得这个小太监,目光在人群中逡巡,忍不住问:“徐谦……徐谦在哪里?”

    徐昌上前,笑呵呵地道:“谦儿已在洞房了,公公有什么话跟我说也好。”

    黄锦气得跺脚,道:“跟你说有什么用?都已经入了洞房,生米都已经被你们煮成了熟饭,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哎……完了,完了,全部都乱套了,这是造孽啊!”

    王成不阴不阳地道:“人家在这儿成亲,黄公公跑来造孽,这不是晦气吗?再者说了,谁晓得这个当口宫里有赐婚的旨意,不知者无罪而已。”

    黄锦正要呵骂,且想看看是谁敢顶撞他,可是看到的竟是王成,一肚子的火气全部咽了下去,这王成乃是王太后的胞弟,除了嘉靖外,黄锦谁都不怕,唯独怕这王太后,若是得罪了永丰伯,人家随便进宫里去挑唆一下,王太后非打死他不可。

    什么司礼监秉笔太监,什么东厂厂公,什么黄伴伴,在太后面前,他就是个奴婢!(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