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悍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嘉靖也是苦恼,现在王太后已经定了性质,说徐谦只是一时糊涂,那么他也就不好深究了。可问题在于,撤掉旨意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圣旨已经公布天下,总不能告诉天下人,天子的圣旨只是逗你玩,此例一开,以后还有谁将圣旨当一回事?谁又能保证今日你这圣旨颁布出来,明日会不会作废?

    可是陆家这小姐和徐谦都立即请求退婚,情理上,嘉靖确实应该准许。

    嘉靖吁了口气,慢悠悠地道:“本来嘛,徐谦中了个会元,朕应当高兴才是,谁知闹出这样的事,反而把好事变成了坏事,此事既已定论,怕是要作废是不成的,朕既然已经赐婚,那么就不容更改。”

    说到这里,陆家小姐再也按捺不住了,语气坚决地道:“陛下,国朝没有二妻侍一夫的道理,便是陛下,也只有一个皇后……”

    嘉靖笑了笑,打断她道:“可是破例的事也是有,正如国朝没有两个太后,可是现在这宫里不正是有两个太后吗?朕晓得你和你父亲的为难之处,可以宫里的难处,你们也要体谅才是。”

    徐谦接着道:“学生何德何能,哪里敢娶二妻?还请陛下成全学生撤了这圣旨,若是引发其他后果,学生一力承担。”

    对徐谦,嘉靖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冷哼一声,厉声道:“你承担得起这样的后果吗?朕现在是成全你们的美事,你们一个郎才,一个女貌,正是天走之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他不容徐谦拒绝,紧接着对王太后道:“母后。话又说回来,徐谦现在未到弱冠之年,成亲的事也不急于一时,等等再说吧,朕还有事要办,先走了。”

    说罢,不顾徐谦和陆家小姐的恳求,嘉靖便施然而去。

    徐谦心里叫苦,这事没办成。没法儿向新婚妻子交代啊,这可怎生是好?

    王太后和颜悦色地在劝那陆家小姐,陆家小姐只是低泣,听得徐谦心烦意乱,不由道:“这件事怕还要娘娘多多美言。陛下在气头上……”

    王太后冷冷地道:“这是你搅出来的事,却要哀家美言?圣旨又不是你那酸溜溜的文章,岂是说反悔就反悔?你好生做好成婚准备吧。”

    徐谦不由咋舌,苦笑道:“家有悍妇,学生实在不敢。”

    他这时候干脆把桂稚儿拉出来做挡箭牌,反正就是耍赖,刻意渲染一下桂稚儿的厉害手段。好令对方知难而退。

    陆家小姐终于忍不住了,接了话茬道:“既是个悍妇,你娶了做什么?今日你给我蒙受的羞辱,我一辈子都记得。我早就听闻你的新婚妻子曾许过人家,且年长你不少,你宁愿急着与他结亲,也非要拒绝我。哼,这件事传出去。还让我做人吗?现在你说到这份上,正是说我连悍妇都不如了?”

    徐谦不由咋舌,心里想你这个时候添什么乱,方才不是和我立场一致退婚的吗?大家本该是盟友才是,怎的调转了枪口来。想了想,徐谦只得道:“非嫌弃小姐,只是高攀不上而已。”

    这陆家小姐想来也不是吃素的人,低低冷哼道:“是啊,高攀不上呢,桂家你都能高攀得上,反倒陆家高攀不上了,说来说去,总是你的托词,无非是瞧不起陆家罢了,你是新科会元嘛,前程远大,而陆家虽是勋贵,可毕竟是武勋世家,比不得你们这些读书人金贵是吗?”

    徐谦矢口否认:“陆小姐想必对学生有些误会。”

    陆小姐道:“依我看,想来是你对我有些误会才是,姓陆的就这么好欺负,大的没人求亲,小的也被人避之如蛇蝎。”

    徐谦心里糊涂了,什么大的小的,莫非还有前科不成?这就难怪陆家这边反应为何如此激烈了,他吁了口气,摇头晃脑地道:“千错万错终究是学生的错,既然错了,无非弥补就是,学生不是一直在请娘娘和陛下收回成命吗?若有得罪之处,自然是请小姐多多包涵。”

    陆小姐语气很是不悦,道:“包涵?包涵什么?这分明是我生得丑陋,进不了你的法眼,又是我没什么德行,不知何为妇德,连个悍妻都不如,倒是不劳会元老爷包涵。”

    徐谦已经吃了几次教训,如今再一次发出感叹,女人还真是得罪不起,连忙道:“这是哪里话,明明是学生相貌丑陋,没有节操,学生也不是什么好人,人烂嘴馋,就晓得读书,可惜读书又不长进,圣人的至理没有学来,反倒是学来了油嘴滑舌。”

    陆小姐冷笑道:“徐会元太自谦了,我才真正是高攀不上你呢,我性子不好,总是爱欺人是有的;总爱记仇,心眼儿小也是有的;别人都学女红,偏偏我却学了枪棒,望之不似淑女却也是有的,终究还是我高攀不上你。”

    徐谦哪里敢说人家高攀不上,而且人家分明是在说反话,若是他顺势答应,保准又不知有多少怨气出来,于是连忙道:“其实我和你一样,性子也不好也爱记仇,别人读书学道理,我读书只是满脑子的功利,远看是个君子,近看却是个十足坏蛋。”

    陆小姐立即乘胜追击道:“这就是了,若按你的话说,莫非现在我对你有几句怨言,你免不了要记恨于我了?方才你自己说你这人爱记仇的。娘娘,你可听到了吗?若是真赐了婚,将来过了门,遭了他的记恨,还不知怎么作践我呢。”

    徐谦矢口否认道:“这是什么话?我只说爱记仇,却并未说记你的仇。”

    陆小姐道:“这就是了,你方才说自己记仇,可是现在我这般消遣你,你却说并不记仇,可见你是口是心非,方才说什么高攀不上我,其实还是我高攀不上你。”

    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徐谦终于火了,他娘的,难得徐大会元肯放低姿态跟你讲道理,你居然胡搅蛮缠,徐谦的声音也变得冷了起来:“好吧,我就是口是心非,就权且是我瞧不上你吧,你又能如何?”

    “你……你……”这陆小姐咬牙切齿起来:“若不是这是在凤驾之前,我非要拆了你的骨头不可!”

    这分明是**裸的威胁了,可惜徐谦偏偏不怕威胁,徐谦道:“拆迁我都不怕,怕你拆骨?王娘娘,这是你亲耳听见的,谁敢娶这样的悍妇过门?”

    王太后已是烦了,怒道:“你一句我一句的很热闹是吗?哀家乏了,你们的事,哀家已经不想管了,都退下吧。”

    徐谦一时语塞,只得道:“学生告退。”

    至于那陆小姐,因为离得远,也看不真切她是什么表情,不过徐谦没有太多理会,便告辞而出。

    回到家里,徐谦唉声叹息,偏偏桂稚儿见了他的神色便知道这事儿没有办成,竟是善解人意的没有多问。到了傍晚时分的时候,却有个礼部的官员过来询问徐谦的生辰八字,显然是旨意下来,他奉命来办理一些赐婚的琐碎事务罢了。

    桂稚儿却是没有寒脸,而是笑吟吟地请这位礼部的大人到厅中用茶,问明了此人的来意,随即吁了口气道:“赐婚的事,我也晓得,贱妾身为徐谦的妻子,有些话总是要不吐不快。”

    这礼部官员摄于桂稚儿背后的桂家身份,倒是耐心地听,笑吟吟地道:“夫人但说无妨。”

    桂稚儿的脸色渐渐冷下来,道:“宫里的意思,贱妾总是不明白,你看贱妾和相公明明完了婚,宫里为何发赐婚旨意下来?国朝一向是一夫一妻,太祖的时候就已经明文规定,为何现在反倒宫里提倡二女侍一夫了?大人难道就不觉得……”

    这官员立即道:“本官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至于宫中怎么想,却与本官无关,夫人是德貌出众的人物,桂家的家教,下官也早已闻名遐迩,想来夫人能以大局为重。”

    桂稚儿抿抿嘴,端出会元夫人的架子来,道:“什么是大局?祖制就不是大局?礼法就不是大局?前些时日,贱妾听人说,陛下欲立生父之庙于太庙之中,御使们慷慨反对,这事可是有的。”

    官员点了点头,老实地道:“自然是有的,毕竟牵涉到了大礼,凡是社稷之臣,没有不反对的道理。”

    桂稚儿朗声道:“那就奇了,陛下的生父就牵涉到了大礼,这二女侍一夫就没牵涉到大礼吗?这边在成亲,那边宫里颁了旨意来赐婚又是哪门子的礼?大臣们可以反对陛下生父立庙之事,怎么这赐婚的圣旨却是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就这还叫社稷之臣,大人既是礼部官员,会不晓得这事儿荒唐到了什么地步,可是却为虎作伥,跑来问我夫君的生辰八字,这又是哪条礼法的规定,关系到了天子生父就是大礼,贱妾遭遇了这等事就不是礼法?为何不见大人上书陈奏?”

    这礼部官员顿时呆了,随即手心捏了一把的汗,一时又回答不出,只得吱吱呜呜地道:“此事……此事……”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