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严师出高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蒋冕的辞呈终于递了上去,显然老人家的脸皮还不够厚,当然,门生故吏的反水,确实打掉了他最后一点信心,此时若是再不急流勇退,再拖延下去,情况只会更坏。

    心灰意冷的蒋冕,显然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而辞呈进入宫里之后,既没有批准,也没有驳回,而是留中不发。

    这就有点意思了。一般内阁大臣的辞呈要嘛批准,要嘛驳回,若是该学士铁了心,则再上一封上去,宫里依旧驳回,如此反复,直到宫里的耐心磨平了,自然会批准。

    可是留中不发意味就更加深长了,分明是宫里已经有了主张,还在权衡什么。

    这种引而不发的势态,却也算是一种威慑,至少告诉某些人,宫里已经不再是手忙脚乱,已经开始站稳脚跟,再不是被人牵着牛鼻子走了。

    自然,除了抨击蒋冕,殿试自然也是引人关注的事,殿试的时间也已经放了出来,定在四月十九,屈指一算,似乎时候已经不多了。

    新晋的贡士们,已经开始埋头苦读,毕竟贡生是贡生,虽然取得了做官的资格,可是未来的前途如何,却都托付在这一次殿试上,假如有幸能中个一甲,将来少不了封侯拜相,可若是三甲,混了个赐同进士出身,那么这一辈子,前程也是有限的很。

    人毕竟是得陇望蜀的,会试的时候只想着混个官身,会试之后,不免要眼热于前途。

    殿试的试题主要是策论,策论和八股不同,其实说白了,就是政论题,这种题目往往对眼界和思维的要求很高,对于你的文采反倒没有太多的要求了。

    因此,八股水平再高明的人,未必能写好策论,这也就是考生们纠结的原因,这就好像后世的小学、中学都只考语文才能进学,结果到了大学考试时,却坑爹的只考化学,心里骂娘的人,怕是大有人在。

    对于大多数考生来说,最紧要的还是做官,至少也要中个乡试和会试,如此才能混个举人或官身,所以许多人大部分的精力,其实都放在八股上,毕竟殿试太过遥远,人的精力也是有限,乡试、会试都没有中,却想着将来殿试如何如何,这种人绝对是疯子。

    如此一来,几乎对所有的考生来说,策论都是他们的弱项,免不了要恶补一番。

    徐谦如今也在恶补,他每日呆在家里,而桂稚儿则负责做考官,给徐谦出题,其实策论的考题并不多,无非就是若遇水灾,应当如何?又或者是鞑靼、瓦刺袭扰频频,当如何。再或者是天下冗员多矣,如何肃清为宜。

    桂稚儿每日清早起来,便给徐谦出题,让徐谦按着策论的格式下笔,待写完之后,再进行检阅,她家里毕竟出过两个进士,如今一个贵为学士,一个曾任提学,书香门第,对于殿试多有了解,因此免不了告诫徐谦一些知识。

    殿试虽然是殿试,可是殿试一共有两关,其中第一关,就是要应付八个读卷官,这八个读卷官由翰林、通政司、礼部、都察院等衙门抽取,也就是说,若是连第一关都过不了,皇帝是不可能看到你的策论的,而你自然而然,也就被打下来,运气好能混个二甲,运气不好,则只能在三甲中转悠。

    当然,徐谦因为会试,考得好,所以就算被打下来,沦为三甲的可能也并不大,毕竟会试的主考是杨廷和,杨廷和为主考的好处就在于,大家多少都得给杨廷和一点面子,人家圈定的会元若是在殿试中混的太差,岂不是说你杨廷和徇私舞弊?

    桂稚儿则是教导徐谦一些策论的诀窍,这些诀窍,自然都是从桂湘那里听来的,桂稚儿道:“相公的策论往往剑走偏锋,偏离大道,就如昨日做的题,如何御瓦刺侵扰,相公答题说,应常设游击,更新火器,设游击将军三十人,轮替侵扰瓦刺,以游骑对游骑,以动制动。这个措施是否有效暂且不去说,可是这样的答案送给了读卷官,是必定要打下来的,读卷官都是鸿儒博士,要对他们的胃口,才能过关。若是贱妾来答,必定这样答题,应加强边镇警戒,与此同时,更应教化百姓,使军民一心,同仇敌忾,若遇有敌袭,则官兵不畏死,瓦刺必退。这里头,如何御敌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教化,唯有这样,读卷官才会满意,至于修兵甲之类,只是旁枝末节,一笔带过去也就是了,说的多了,则令人生厌。相公可要谨记了,切莫出岔子。”

    徐谦不由苦笑,道:“说来说去又是教化,那么这和作八股题又有什么分别?”

    桂稚儿板着脸,俨如严师,正色道:“八股重文章,策论重连贯,八股格局限定的最死,所以如何在这有限的空间内将文章做的花团锦簇,又能暗合圣人道理,这便是成功。而策论最紧要的是要先立下主旨,随即围绕这个主旨展开叙述,条理要清晰才成。因此策论比八股容易的多,只不过天下的读书人,大多是重八股,猎及策论的却是不多,反而每次取士,八股的好文章多不胜数,而能让人耳目一新的策论文却是善乏可陈。”

    徐谦摇摇头,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不过无论怎么说,对徐谦来说,过程毕竟是过程,这个过程无论如何扯淡,可是一旦过程影响到了结果,那么也只能全力去将这扯淡的过程走好,以追求到更好的结果,因而他收了心,按着桂稚儿的讲解重新写了一篇策论。

    桂稚儿读过之后,又道:“这一次倒是比上一篇要好,有板有眼,也深谙了读卷官们的心理,可是相公,这样的策论文在殿试之中多不胜数,但凡是有人指导,是人都能做出这样的策论文出来,没有新意,很难脱颖而出。”

    徐谦不由怒了,道:“你方才说不能求新,必须对读卷官的胃口,现在又教我求新,这不是逗我玩吗?”

    桂稚儿立即板起脸来,比徐谦还生气:“你气什么,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你,贱妾现在是考官,你是考生,你就是这样的口吻和考官说话?你昨夜向贱妾保证了什么?这才几个时辰,你就忘了?”

    徐谦立即可耻的缩了,苦笑道:“娘子恕罪,是我不好。”

    桂稚儿这才得意洋洋的撇撇嘴,旋即又恢复了严肃,道:“方才你说的,才是策论的难处,既要对读卷官的胃口,可又要求新,这里头有一个度,必须要把握好,若是太新,难免让人觉得离经叛道,可要是陈旧,又觉得了无新意,很难让人眼睛一亮。这里头的轻重和难处,夫君必须要以十二万分的精神对待才成,贱妾就打个比方吧,比如御敌于外这个策论,夫君自然要先立论,自然要围绕着教化来写,可该如何教化呢?夫君定要想出一些新意出来,既不能偏离立论,又要出彩,想别人所不能想,夫君现在明白了吗?”

    徐谦抚额,道:“你为何不早说?”

    桂稚儿却是理直气壮的道:“贱妾若是说的早了,夫君如何能记忆深刻,耽误功夫不可怕,怕就怕夫君不够专心。”

    徐谦被她说的无从反驳,只得尴尬一笑,道:“罢,我再试试。”

    其实有了这么个严师,徐谦倒是很快对策论上手起来,这也是他的优势和长处,毕竟两世为人,看问题更加深刻,比别人站得高,也看得远,倒是那些家境贫寒的考生,八股对他们来说倒还算容易,只要有几本书,每天闭门在家里琢磨也就是了,只要天份高,资质好,又肯下功夫,花团锦簇的八股文章写出来并不难。可是策论毕竟不是你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就能写出来的,而且他们无人指教,怕是许多问题难以规避,这一批人,肯定很难脱颖而出。

    而徐谦的对手,主要是那些官宦世家子弟,这些人往往背景深厚,家中有长辈指点,而且眼光自然不是寒门子弟可比,优势明显。

    徐谦静下心来,又写了几篇,桂稚儿才稍稍满意,只是他黛眉轻蹙,却道:“虽然不错,可贱妾毕竟能力有限,不妨这样,明日我请兄长告假一日,专程来教导你吧,你的策论,还可以再精进一些。”

    徐谦颌首点头,道:“若是兄长肯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正说着,新请来的门子却是来通报,说是外头有人来访,接过名刺,徐谦看了一眼,顿时道:“我那师哥来了,他平素和我往来不多,这时候亲自造访,肯定是为了殿试来的,我去见见他。”

    桂稚儿轻笑道:“可是谢编撰?看来你那恩师,虽在杭州,对你倒是很是关注。”

    徐谦顿时觉得面子充足,心里说,你有个翰林学士做兄长,可相公也不是闲云野鹤、山野樵夫,我还有个内阁大学士的恩师呢,于是底气一下子就上来了,道:“这是当然,师生如父子嘛。”(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