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殿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谢正来的目的,确实和谢迁有关,他拿了一沓文章来,交给徐谦,对徐谦道:“家父知道子容近日就要殿试,所以让人快马送了些书稿来,子容不妨多看看,对你殿试必然大有裨益。”

    徐谦接过书稿,却是一篇篇策论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谢迁从前的奏疏,比如《论河道疏》之类,这类奏书,都是标准的策论文,只要将里头的一些用词修改一下,就是一篇典型的范文了。

    其中有几份策论文,徐谦看的出来这是谢迁根据近来的时局赶工写出来的,用的都是台阁体,虽然时间仓促,却很是认真。

    这些策论文,让徐谦如获至宝,虽然不知今年殿试的题目是什么,可是十有**,是针对当今的时局出题,当今天下,有几件大事,一是倭寇逐渐猖獗肆虐,其二是蒙古之患又死灰复燃,其三是广西民患日甚,其四则是冗员日多,朝廷苦不堪言,除此之外,还有治水、民生等等,不过这些东西,终究还是万变不离其宗,只要参悟了里头的规则,答起题来就能做到事半功倍。

    徐谦满是欣喜的请谢正到厅中去坐,喝了几口茶,谢正笑道:“师弟年少有为,这一次殿试,定要加把劲,到时候你我同在翰林,相互也有个照应。”

    他是翰林编撰,徐谦若是能入一甲,那就是稳打稳的翰林庶吉士,至少也要在翰林呆一些日子,师兄弟确实彼此可以照应。在朝中做官,本来就讲究干系,什么同窗、同年、同乡之类,但凡有些关系,大家就成了盟友,唯有相互帮扶,才有大展宏图的一日。徐谦和谢正既是同乡,又是同门兄弟,这个关系已经算是极为密切了,算是半个兄弟也不为过。

    徐谦颌首点头,道:“自然尽力而为,但愿如此。”

    谢正随即又道:“我这做师兄的,有些话非要不吐不快,你呢,学问是好,内里呢,师兄也看得出,你并非是个狡诈小人,只是你年纪尚小,有时候为人处事,未免尚缺些火候,做了官,是万万不能得罪人的,望你能收敛一些,不要辜负了家父的殷殷期望,这些话,外人不便提醒,可是我毕竟是你师哥,责无旁贷,自然不忍你得罪人太多,好啦,这些话想来你也不愿听,我今日点到为止,最紧要的还是殿试,这一次八名考官,都是由宫里和内阁拟定的,其中有两个,你不必担心,一个是翰林学士桂大人,听说他也已经被点选做了读卷官,还有一个,乃是都察院的周昌,前者是你的老熟人,自然不多说了,这个周昌,你肯定不认得,此人嘛,乃是我叔父的得意门生,如今忝为都察院御使,他年纪虽轻,却是大有可为,所以此次,才给了他这个重任,他也算是谢家的人。我说这些,是告诉你,殿试时切莫有什么压力,该如何策论就如何策论。”

    谢迪乃是谢迁的弟弟,弘治十二年中的进士,后来谢迁致仕,刘瑾便打击谢迪,让这位谢二爷的人生多了不少坎坷,直到刘瑾垮台之后,谢迪才开始起复,先任江西右参议,今年年初的时,又任河南按察使,前途大有可为,将来迟早要成一方封疆大吏,既然是按察使,在这都察院里,稍稍也有些影响力,虽然左右不了绝大部分的言官,可是有一两个心腹之人却也正常。

    徐谦闻之大喜,道:“若是如此,我心里也能放心一些。”

    谢正便起身,道:“好啦,不耽误你的课业,你好好用功吧。”

    徐谦一直将这位师兄送出去,才回到房里,将谢正的事如实向桂稚儿相告,桂稚儿看了谢迁送来的书稿,忍不住叹道:“你这恩师倒是真用心,这里头许多文章,都是临时写出来的,他年纪这样的老迈,却肯短短几日时间写出这么多篇策论出来快马送来京师,可见他对你抱有很大期望。”

    徐谦得意洋洋的道:“这是当然,恩师一向很看重我的,他曾说过,天下读书人,吾独青眼徐子容,其余人等,皆不足为论。”后头这句话,显然是他吹牛,谢迁绝对不会说这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话。

    桂稚儿带着狐疑,却还是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辜负了他老人家的美意,你想想谢学士秉烛不眠不歇的为你写策论,你就更该用功一些,这些策论,你可要熟读。”

    徐谦点头,便坐在书桌上,先是拿起一份策论文出来,一字一句朗读起来,桂稚儿便不好打扰,去拿了一盏灯来,怕徐谦看的久了,熬坏眼睛,因此掌灯到近前,随后又蹑手蹑脚端来了一盘早已切好的瓜果,悄悄退了出去。

    一连几日,徐谦都沉浸在策论文之中,从前的八股的知识,恨不得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八股只是敲门砖,如今门是敲开了,要了也是无用,而策论已经关系到了他的前途,自然是巴不得将自己的八股知识全部替换为策论知识。

    桂湘倒是没有来,本来是早就答应来的,不过他被点为了读卷官,就不免要避避嫌疑,虽然和徐谦关系不清不楚,只是尽量保持一些距离,却也十分必要。

    好在他也没有闲着,亦是搜罗了往年殿试的一些题目和答卷叫人送来,徐谦毕竟年轻,悟性不是其他人可比,有了这些东西,自己琢磨,竟也慢慢摸到了诀窍,再尝试作文,水平一日千里。

    可见这世上,临时抱佛脚还是有些用的,其实这一批的贡生,此前都没有太过关注策论,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这殿试能否力争上游,就看各人的悟性和资源了,比如徐谦,资源就极为丰富,有翰林学士和前内阁大学士为他‘指导’,自然不是平常人可比。

    转眼之间,这殿试已经越来越近,点选的八个读卷官,在四月十四这一日便入宫了,未来三天,他们吃住都将在宫里,并不与人接触,这三天里,他们将一起磋商出试题,再交由皇帝批准,不过一般情况下,八个读卷官一旦上了试题上去,宫里是必定朱批的,绝没有落空的道理。

    不过在东暖阁里,嘉靖看了试题,却不由的皱眉,这试题乃是关于流民问题的,眼下大明朝的流民越来越多,朝廷又没有土地安置,因此了引起了不少的乱子。

    为了这流民的事,朝廷倒也有过不少争论,现在拿出这个来出题,也还算应景。

    只不过嘉靖不喜欢这个题目,他沉吟了片刻,对送题的读卷官道:“这个题倒还可以,不过弘治年的时候,似乎就有一道这样的题,现在故技重施,怕是不妥。”

    送卷的读卷官乃是礼部的右侍郎刘希,刘希道:“弘治三年确实有这么一题,只是现在已过了数十年,再者流民问题关乎国计民生,以此为题,让考生们出谋献策,却也不失为好办法。”

    嘉靖摇摇头,道:“流民固然是关乎国计民生,不过眼下朝廷倒是有一桩大事,却也头痛的很。浙江和福建那边,倭寇肆虐为患,虐杀沿海百姓,抢掠财物,从弘治年到现在,倭寇越来越多,朕听说,这些倭寇人数不下十万,危害甚大,甚至还有倭寇上岸,攻打州县,猖獗到这个地步,朝廷屡屡下旨进剿,却是徒劳无功,再这样下去,却不是办法,不如就以平倭为题,让考生们出谋献策吧。”

    刘希不由愕然,道:“若是如此,怕是对许多北地的考生并不公平,他们生在北地,大多数人连倭寇都没有听说过,让他们出谋献策,岂不是为难?”

    嘉靖却道:“朕闻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若是考生只是一味读书,眼界不开阔,对天下大事置之不理,朕取他何用?这样的人,给他三甲就已经不错。再者说了,治河、流民这样的题目,国朝已经不知出了多少次,再以此为题,未免有失公允,这些考生,怕是搜罗了不少这样的策论文熟读,朕要考验的是考生们的急智,而不是让他们做传声筒,这个题,就这样定了,爱卿回去和其他读卷官再商议一下吧。”

    刘希无奈,见嘉靖态度坚决,若是会试,皇帝擅作主张,肯定免不了要据理力争,看现在毕竟是殿试,理论上来说天子才是真正的主考官,人家非要出这个题,你又能有什么办法?于是只得点头,连忙去和下头的读卷官们商量去了。

    嘉靖打发走了刘希,不由发出冷笑,他端起御案上的茶盏,慢悠悠的道:“黄伴伴,不要再藏了,出来说话。”

    阁外头,黄锦连忙进来,笑嘻嘻的道:“奴婢在呢。”(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