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抄家灭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此时此刻,徐谦反倒满脑子空明了,功名前程难得的放到了一边,恢复了他的读书人本色。

    何谓读书人,格物致知而已,既然自认掌握到了真理,就该据理力争。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为何会有一种神圣感,因为这个群体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影响到国家的走向,影响到每一个人。

    徐谦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可是他绝不能容忍因为自己的过失而导致盗贼猖獗,也不能容忍无数人为此而被洗劫和虐杀!

    人有的时候是很奇怪的,进宫的时候,徐谦想着怎么样赚取功名,可是也不知发了什么癔症,现在反倒觉得自己神灵附体,非要做一回圣人了。

    他质疑读卷官,并非是自己猖狂;与刘希争辩,也并非是自己如何胆大包天。原因只有一个,他认为真理站在自己这一边。

    只是他的言行终究有离经叛道之嫌,看不惯的人怕是不少,这便是时代的悲哀,当所有人在所谓教化中意淫的时候,清醒者是不被接受的,姚淶站了出来,毫不客气地对徐谦呵斥,就是抓住了殿中不少人的心理,知道他此时挺身而出,非但不会被人怪罪,还会更受欣赏。

    徐谦侧目看了姚淶一眼,脸色冷漠,随即道:“敢问同年高姓大名。”

    姚淶道:“你我同乡,贱名不足挂齿,姓姚名淶。”

    既是同年又是同乡,本来应该透着一股子热乎,只是今日的大势注定了他们要结仇了。

    徐谦眯着眼睛,背着手,傲然道:“原来你就是姚淶,那篇什么诛心教化的文章可是你作的?”

    姚淶道:“正是。不知徐同年有何高见。”

    徐谦的高见很简单,他站在刘希的案牍对面,就在所有人等他说话的时候,他决定君子动手不动口,抄起桌上的砚台,直接飞出去,朝姚淶砸去。

    砚台的份量自不必说,直中没有防备的姚淶面门,啪的一声。砚台入肉入骨,仔细静听,有骨骼碎裂的声音,也有入肉的闷响,姚淶啊呀一声。应声而倒,整个人竟是直接瘫坐下去,撕心裂肺的喊叫起来。

    接着……保和殿里鸦雀无声,刘希和他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堂堂殿试自然没有预防到居然有贡生敢在这里行凶,可是这位徐会元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居然真的行凶了。当着大家的面将姚淶打倒。

    刘希反应过来,目不忍睹地看了在地上嗷嗷叫的姚淶,拍案而起,怒道:“疯了。疯了,天子殿前竟敢行凶,徐谦,本官要剥了你的功名。要严惩你!”

    徐谦却是无比冷静,居然朝刘希拱手作揖。口气平静地道:“不知大人要如何严惩学生。”

    刘希冷笑道:“殴打同年,私德败坏,当革去功名。天子殿前行凶,胆大包天,当立即交由有司拿办!来,将这狂徒带下去。”

    几个太监正要遵命,徐谦却是冷冷地扫视了他们一眼,喝道:“不怕死的就来拿吧。”

    太监们面面相觑,顿住了脚步,显然在他们眼里,徐谦的威慑力远远高于刘希,于是索性装傻充愣,只当没有听见。

    徐谦朝刘希笑了笑,这笑容竟是带着几分诡异,他一字一句地道:“若只是砸了姚淶便如此严重,那么学生若是再殴打他又如何?”

    他捋起了袖子,二话不说,朝着在地上翻滚的姚淶走过去,随即一脚揣在了姚淶的大腿上,姚淶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这时候已经不只是刘希勃然大怒,八个读卷官俱都坐不住了,纷纷道:“斯文丧尽,其罪当诛!”

    桂湘亦是觉得事情已经失去了控制,连忙喝止徐谦,道:“徐谦,你住手!想想你的前程!”

    徐谦将这姚淶暴打一顿,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才住了手,这家伙打人的时候面不红气不喘,连眼睛都是清澈无比,镇定自若,人打完了便甩甩袖子,又如谦谦君子一般,反而理直气壮地大喝道:“方才谁说学生其罪当诛?站出来说话!”

    刘希和他的小伙伴们又是惊呆了。

    身为朝廷命官,他们就没有见过这样嚣张跋扈的人,当着他们打完了人,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

    不过他们不只是惊,更多的还是怒,这分明是无视他们的尊严,传出去要笑话的。

    刘希气得瑟瑟发抖,道:“老夫说的,你这是死罪,死罪难逃!”

    徐谦冷笑,一步步走近刘希,唬得刘希有点胆战心惊,看姓徐的这架势,连贡生都敢打,若是暴起打他,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刘大人深知自己的小伙伴们是没用的,若是徐谦真要打他,小伙伴们至多捶胸跌足,骂几句礼崩乐坏也,多半也指望不上他们帮忙,他这堂堂读卷官面对徐谦这个贡生居然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徐谦没有对他动手,而是恭恭敬敬地朝他又是作揖行礼,温和地道:“大人说学生是死罪?学生敢问,大人为何要杀学生?”

    这个杀字语气很重,仿佛要杀人的不是刘希,是他徐谦。

    刘希大喝道:“你暴起伤人,你欺君罔上!”

    徐谦笑了,笑得更加诡异,在座之人看到这笑容,真有些毛骨悚然。

    这不屑的一笑之后,徐谦已是走到了刘希的案前,猛地拍案,怒道:“学生不过殴打了一个贡生就要摧残学生**,可是倭寇肆虐杀人盈野、血流成河,江南沿岸家家哭啼,大人和姚淶对这些倭寇竟是讲圣人之道,只是要诛他们的心,要教化他们圣人之道,学生想问,大人和姚淶莫非是倭人?否则怎么肯因为学生不过殴打这样的小事就喊打喊杀,反倒那些穷凶极恶的倭寇动辄破门杀人、无法无天,却还在这奢谈诛心,奢谈教化。若是诛心、教化有用,大人为何不对学生施以教化?”

    刘希慌了,竟是不知该怎么答,好不容易憋出来了一句:“孺子不可教也。”

    徐谦冷笑,一脚将他的案牍踢翻,喝道:“孺子不可教,便可杀。倭寇杀人,屠戮中国百姓,奸淫掳掠,便可教吗?”

    刘希怒道:“你……你强词夺理!”

    徐谦逼近一步,一字一句地道:“今日大人的言行,学生免不了要妄自揣测几句,大人想来定是倭人,因此在大人眼里,倭寇便是你的同胞,学生才是你的寇仇!大人既是倭人,擅入我大明朝堂,这也应当是死罪吧。”

    他说死罪的时候,威胁之意很明显,仿佛下一刻就要欺身上前,要将刘希的脖子掐断一样。

    刘希吓得六神无主,道:“你胡说八道!”

    徐谦冷笑,面露几分狰狞:“你说学生不是胡说八道,那么学生免不了会想,若大人乃是我大明的朝廷命官,对倭人尚且可以如此姑息,倭人杀人,便可诛心,倭人奸淫中国妇女,便可教化,可是大人反而容不得学生,学生虽然无状,可好歹也是出自名门,圣人门下,同门尚且不可教,却非要杀人不可,才可解大人心头之恨,那么学生要问,大人方才所说的诛心教化是因为大人勾结倭寇,所以才姑息养奸,还是大人根本就是在这爨苏清谈!”

    刘希此时不知该如何答了,其实要谈道理,他肚子里有的是存货,只是徐谦一副随时要暴起行凶的姿态,让他一时无措。

    徐谦森森笑道:“是了,学生并不信大人勾结倭人,那么就是在这里爨苏清谈了?哈哈……大人是朝廷命官,现在天子策问,大人职责所在,本该陈述经世济国之道,如此,才不枉人臣之道,才算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可是大人非但不如此,反而夸夸其谈,大人在这里多说一句空话,江南就要多流一滴血,大明的臣民,就要多一日在不安中度过,猖獗的倭寇,大人想来不曾见过吧,可是学生见过,他们手持利刃,视中国为无人之境,随意出入。视我大明百姓为猪羊,动辄杀戮,多少贞洁妇女,被他们随意奸淫,这是何故?正是因为,这庙堂之上,有的是大人这样的昏官、庸官,正是因为大人这样的人,还在这里爨苏清谈,高人高居庙堂,尚且还可以说并不之倭寇之害,可是姚淶亦是浙江人,深知倭寇之害,就算没有目睹倭寇杀人惨状,也应当有所耳闻,可是他非但不对被杀戮的同乡施以同情,反而空谈什么教化诛心,这样的恶贼,人人得而诛之,学生与他同乡,深以为耻,不平则鸣,难免出手无状,今日学生在这里就敢说,今日在这里打了奸贼姚淶还算轻的,若是姚淶敢回乡去,学生就敢带着族人抄他的家,灭他的门!”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