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掀桌子翻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刘希不禁打了个冷战,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上了徐谦的当,结果被徐谦抓住了个內残外忍的借口,此时若是再不改口,徐谦借着这个机会,借机滋事,最后倒霉的就是他了。

    刘希连忙道:“方才只是意气用事,你自称自己是名门之后,也确实是圣人门下,自然可以教化,本官今日便不追究于你,你速速退下吧。”

    人已经打了,既然让人找了空子,刘希也没有法子,反正板子没打在他的身上,大不了委屈委屈姚淶,将这件事大事化了小事化无罢了。

    徐谦冷笑,他已经看出了刘希的心思,刘希想壮士断腕,趁机开溜,反正殿试的成绩已下,只要咬死了教化有用,大不了说自己此前‘失言’而已。

    既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徐谦倒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一副要退出殿去的意思,这让殿中的人都不由松了口气,随即徐谦道:“既然教化有用,那么也不妨,学生这就出宫,到大人府上走一趟。”

    他抬腿便走,刘希一开始还没听出徐谦口里的意思,可是徐谦走了四五步的时候,刘希顿时不安起来,忍不住道:“且慢!”

    徐谦驻足,对刘希毕恭毕敬的道:“大人还有什么见教。”

    刘希此时算是怕了姓徐的,如今威严扫地,却又发作不得,只得耐着性子道:“你方才说到老夫府上一趟,这是什么意思?”

    徐谦慢吞吞的道:“大人不要误会,学生不过是带着几十个人去贵府捡一些喜欢的东西而已,大人想必也有妻儿吧,若是大人的妻妾……”

    啪……刘希终于勃然大怒,这是打劫啊。打劫也就是了,居然还想奸淫自己的妻妾,这还有没有天理王法?

    是可忍孰不可忍,刘大人好歹也是礼部侍郎,是阅卷官,一个小小的贡生,欺到头上来他还能忍,可是涉及到了家人,就绝不能再忍气吞声了。

    他勃然大怒道:“徐谦。你就不怕王法吗?你可知道,劫掠是什么罪,惊扰官眷又是什么罪,你若是敢动老夫一分一毫,老夫定不与你干休。”

    别人不晓得徐谦这个人是不是说到做到。可是现在刘希却是信了,从前他早听徐谦胆大妄为,可是今日才见识到什么叫大胆,殿试都敢打人,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

    而且据闻徐家这些人,真没几个好东西,除了徐谦是个名义上的读书人。干的却是胆大包天的勾当,至于其他族人,都在锦衣卫中公干,杀个把人连眼睛都不会眨。刘希更是想到徐谦还曾手刃过倭寇,像这样的人,刘希的心里已经隐隐将他归类于悍匪一类了。

    别人这样威胁你的家人,或许你还只当是意气话。可是徐谦,刘希就不得不慎了。

    他见徐谦不答。追问道:“你为何不说话?怎么,莫非也知道王法了?”

    徐谦彬彬有礼的摇头,道:“学生不知道!”

    刘希又怒了:“你哪里是不知道,分明是想要知法犯法,你身为贡生,会连国朝律法都不知情?”

    徐谦叹口气,道:“学生本来是知道的,所谓为政以德,为法以刑,杀人者杀之,打人者以杖打之,可是学生又想到,这些杀人掳掠的倭寇尚且可以教化,如此看来,学生现在去做一件快意的事,自然比不上倭寇凶残,那么大人必定也不会责怪了。”他朝刘希行了个礼,道:“大人少待,等学生杀了大人全家,再请大人教化诛心吧,告辞!”

    话题……又兜了回去,刘希顿时傻眼,其实他对徐谦已经有了防备,只是徐谦提到了祸及家人,让他方寸大乱,想不到还是上了当。

    他恼羞成怒,既怕这徐谦做出过份的事,又不愿承认自己有错,正在犹豫的时候,徐谦旋身便要出殿,刘希心里在挣扎,一个声音对他说,此人再混账,也不敢杀老夫全家,除非他是疯了。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又不免在想:这徐谦胆大妄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此人就是个呆子愣子,若是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岂不是悔之不及?

    刘希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几乎都有些站不稳,想叫徐谦站住,偏偏又说不出口。

    好在其他的读卷官见事情到这个地步,终究坐不住了,若是因为一场殿试闹出一桩灭门惨案来,这要是传出去实在是让人取笑,真要出了事,他们这些袖手旁观的人也少不了干系,桂湘已是站起来,连忙道:“徐谦,你站住。”

    徐谦又驻足,恭恭敬敬的朝桂湘行礼,道:“不知这位大人又有什么话要说?”

    桂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你若说人家胆大包天吧,可是人家也振振有词,倭寇灭人满口,奸淫掳掠可以教化,凭什么贡生不可以?论起来人家还是大明子民呢,你总不能肥水流了外人田,杀人全家的事全部便宜了外人吧?

    “这个……这个……”桂湘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想不到好端端的殿试会成这个样子,只得硬着头皮道:“你方才的话,不过是戏言吧?是戏言就好,这是抡才大典……”

    徐谦毫不犹豫打断他,道:“大人,学生像是戏言的人吗?在杭州的时候,学生曾手刃数个倭寇,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学生却是杀过人的,学生乃是钱塘人士,目睹倭寇所过之处,民生凋零,尸横遍野,被杀被污的,都是学生的同乡,这些人有冤无处伸张,死不瞑目,现在堂堂礼部侍郎眼睛瞎了,看不到那些供养他的百姓是如何被倭人虐杀,也听不到他们绝望的呼救,心安理得,在这殿堂上高谈阔论,奢谈教化和诛心。学生虽是书生,可是书生一怒,无非就是玉石俱焚而已,这里杀不了倭寇,那么便拿这些倭寇的同党开刀!”

    一口一个同党,这明显是杀人之前先扣帽子的节奏。

    其余几个读卷官忍不住了,纷纷站起来劝:“何必如此,徐贡生,你毕竟是考生,刘大人乃是读卷官,你在这殿上这般出言无状,未免轻浮。”

    果然是横的怕愣得,这些家伙见徐谦耍横,竟一个个不敢对徐谦用词太过激烈,威胁考官,居然只是不轻不重的用了轻浮两个字,这要是传出去,怕真要消掉别人大牙了。

    “是啊,是啊,有话好好说,将来大家同朝为官,哪有这样喊打喊杀的道理。”

    徐谦得理不饶人,道:“这不是出言无状,学生不过为千万个江南百姓请命而已,今日考题乃是制倭,刘大人自己糊涂,却非说学生的平倭策论不好,若是学生的文笔欠佳倒也罢了,可是学生乃是浙江人,这平倭之策好不好,岂是他说否定就否定,学生不服,这殿试定有猫腻,肯定有人作弊,不水落石出,这件事就不能善罢甘休。”

    徐谦端的是厉害,先前大家不说话,一旦说了话,直接就把事情扯到了弊案上头,一旦科举出了弊案,那可是了不得的事,在场的所有阅卷官都脱不了干系,大家一起玩完。

    “你无凭无据,怎的就说有弊案?”

    徐谦冷笑,道:“姚淶这狗屁不通的策论都能过关,学生的策论处处都是针对江南的弊害而作,处处都是针对平倭,况且,诸位大人想来也已经听了,所谓的诛心教化,简直就是胡言乱语,朝廷对害民国人尚且严刑峻法,怎的对了倭人,反而就教化诛心起来了?倭人肆虐江南,涂炭生灵,便是豺狼,学生要问诸公,这世上可有对豺狼教化的吗?这样的笑话策文,居然都能一致通过,学生的策文反而不成,今日这件事,学生必定不善罢甘休,诸位等着吧,待我诛了国贼一家老小,便连夜赶回江南,透过明报将诸公的言行大白天下,学生倒要看看,这江南的受害百姓,会不会信诸位的教化之词,更想看看,诸公拿什么面对这万千百姓。事情到这个地步,多说也是无益,学生无非就是一死而已,便是死,那也是死的磊落,受江南受害百姓怀念,至于诸公……”徐谦冷笑,不再说话了。

    大家都吓了一跳,徐谦这明显是要把事情闹大才是,那些山野愚民,哪里晓得什么圣人之道,又哪里晓得什么是教化和诛心,多半受到了挑唆,肯定要群情激奋,这徐谦是想和大家同归于尽,把大家都拉下水去。

    正在这时候,坐在一边的几个江南贡生被徐谦一挑唆,顿时明白了什么,有人一拍大腿,亦是站了出来,大声嚷嚷道:“学生也是不服,江南饱受倭寇之害,万民只等朝廷吊民伐罪,可是诸位考官竟是这样的言论,实在教人齿冷,这件事,绝不能罢休。”(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