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疯了,疯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郭楷担心的事远远比外头的鸣冤鼓要麻烦的多,只是现在,他不得不耐下性子继续一个个地盘问。

    江强虽然死了,可是这个人是不能不保的,若他是十恶不赦之徒,那么之前的种种作为岂不是成了笑柄?

    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好不容易赚来的名誉,郭楷也不得不硬顶下去。

    所有状告江强的人,郭楷要嘛是呵斥赶离,要嘛就是拖延时间,要嘛是说胡搅蛮缠,要嘛就是事情还未有定论,且等一等再说,自然会有交代。

    至于等多久,到底有没有交代,那就不是眼下的问题了,若是连忽悠都不会,还做个什么官?

    郭楷并不知道,在这顺天府的外头已经排队侯了许多人,这队伍宛如长龙,蜿蜒着朝鸣冤鼓的方向去,出来了一个人,自然又有人抢上去鸣冤,以往那些穷凶恶极的差役见状,竟是不敢阻拦,因为在这队伍里头还有不少是身形彪悍的家伙,他们并不鸣冤,只是抱手在一边站着,眯着眼在这儿看着。

    差役们倒是不怕这些人,怕就怕闹出了乱子,这些人趁乱下黑手。

    街面上混的人,眼睛毒得很,这种亏是不会吃的。

    除了那上百个要鸣冤的和几十个参杂在人群中的彪形大汉,自然少不了许多看客,这些人本来就好事,现在见知府衙门还没消停两天又出了这么个事,一打听才明白过来,原来都是听闻这位府尹大人乃是青天,于是许多苦主不再隐忍,纷纷要来状告沉冤。

    众人一听,乐了。

    在他们听来。这似乎很顺其自然,现在谁不晓得郭楷郭大人乃是大明朝最富盛名的清官、好官,这样的好官可是不多见,平时的草民遇事往往都是隐忍不发,顾忌实在太多,一方面怕人打击报复,另一方面又怕官官相护,俗话说得好,衙门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谁吃饱了没事去告状?

    只是现今不同了,现今这位郭大人肯为大家主持公道,自然妙极。

    于是众人不免要打听,诸位要告的是谁。结果得出的结论却是让人更加来了兴致,要告的居然都是那个被打死的江强。

    江强如今也是街头巷尾熟知的人物,大家都知道,这位衙里的差役被权贵打死了,真真是可怜,他的家眷还扶着棺材来过一趟顺天府呢,怎么反倒人人都来告江强了呢?

    于是争议就来了。有人冷冷一笑:“莫不是这些人根本就是被人安排,故意要诬告江强,好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吧?”

    却也有人冷笑反驳:“假若这姓江的当真无罪,自然是诬告。可是人家击鼓鸣冤,一旦诬告,那可是要惹官司的,既然不是诬告。只是倾诉冤情,又有什么不可?莫非咱们大明朝还不准人告状吗?”

    “可是为何平时不来告。现在反而来告了。”

    “大家都晓得郭楷郭大人乃是青天老爷,自然就来告了。”

    大家争得面红耳赤,自然也有不少排队告状的人也加入了争吵的内容:“江强是什么人,这街面上但凡有点营生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凡去打听打听就知道,我等苦江强已久,现在江强死了,拍手称快都来不及,现在有郭大人做主,自然要请他秉公决断,为咱们平民百姓申冤。”

    争到后来,大家都不禁感慨:“昏官在的时候反而治下无讼,如今青天大老爷在堂反而诉讼如雨,若非这位青天大老爷,不知多少人沉冤不得昭雪。”

    众人纷纷点头,都是一副敬服之色。

    那些前来告状的更是添油加醋,这个道:“郭大人是青天,定然肯为咱们做主。”那个道:“郭大人公侯万代。”“大明朝难得出一个似郭大人这样刚正不阿,肯为咱们百姓做主。”

    正说着,却看到一个个人被打出来,有人鼻青脸肿,满脸冤屈和无奈,众人见了,连忙围上去,七嘴八舌地道:“怎么,为何被打出来?莫非是诬告吗?”

    “诬告什么?”被打出来的人冷笑连连:“分明是证据确凿的事,那姓江的打砸了我的店铺,有这么多人证,可是郭大人却说什么时间久远,模糊不清,我不过说了一句若是再耽搁下去,岂不是时间更加久远,更加揪扯不清?谁知郭大人便勃然大怒,将我打了出来。我真是冤枉,起先被那江强欺负,每个月都要盘剥我一次,辛苦做点小本买卖,这月五两,下月十两的送给他,没有遂他的心便跑来捣乱,指使人打我,现在本以为已经拨云见日,有人肯来做主,谁知竟是一丘之貉。”

    众人听了直吸冷气,可是许多人仍然不信的样子,郭大人可是青天,坊间早就传开了,怎么可能信你一人之词?

    结果过不了多久,又有许多人垂头丧气地出来,有不少人在进衙之前还在大说郭大人好话,出来之后便是悲愤不已,说什么哪里是青天?分明是欺世盗名,又劝那些状告的人不要再去告了,江强是告不倒的,郭大人对他袒护有加。

    有人不信,也有人开始露出疑窦,甚至有人义愤填膺起来。

    可是这鸣冤鼓依然不停,许多人仍然带着‘信心’,而外头的人也越聚越多,居然将整条街道都堵住了。

    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又一个告状的被赶了出来,还有人想要擂鼓,想来是里头的府尹大人不耐烦了,因此一队官差出来,将人群打散,大喝道:“有完没完?你们当这衙门是客栈旅店,这是你们胡闹的地方吗?大人有令,今日歇了,诸位快快走吧,不得拥堵顺天府。”

    这些官差向来是习惯了耀武扬威,什么话到了他们嘴里都带着几分霸气。

    有人正要散去,可是有人却在人群中道:“这是什么道理?我等都是来状告江强的,为何十几个先行进去上告的人不是被打出来就是敷衍,我等在外头等了这么久,就是希望青天大老爷做主,为何大老爷如此袒护江强?”

    这一声道出来,众人都不走了,许多人也隐隐感觉不对劲,这个江强是什么来头?按理说人家去告,又说有人证,为何郭大人从不提证人上堂,次次都是敷衍?

    本来大家的心里对这么多人告江强还怀着几分阴谋的心思,可是现在郭楷的态度让人早已忘了这个,而是不禁琢磨这个所谓的郭青天怎的……

    那些差役一向是横惯了的,平时他们说一句,寻常的草民作声不得,可是现在大喝竟然没有效果,居然还有人还嘴,这就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了,带队的都头叉着手,带着寒霜般的脸孔,冷然道:“谁,方才是谁反驳老子?站出来!”

    他说话嚣张到了极点,让人都不禁有些害怕,怕事者纷纷退后了几步。

    人群中却有人道:“你们还告个什么?难道不知道江强是什么人吗?江强,你们也敢告?真是胆大包天,这江强乃是刑部左侍郎江枫的侄儿,你们告得倒他?侍郎比顺天府府尹的官都要大,这府尹敢动江强一根毫毛吗?”

    这一句实在石破天惊。

    其实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明白,江强一个小吏,屁一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有个侍郎的伯父?若真是有,也早就不在这儿干了。

    可是大多数人的智商是有限的,不但是有限,而且一向深信自己所相信的东西,众人听了,顿时哗然,这就难怪了,原来这江强竟是个‘官二代’,不但如此,背景还如此深厚,难怪他被国戚打死,府尹大人扬言要为他讨还公道,难怪这么多人状告他,府尹大人对他百般维护,就算是诬告,那也该按章程把证人叫来问清楚,现在问都不问,就这般草率,说来说去原来是上头有人。

    众人愤怒了!

    其实假若郭楷不立这个牌坊,不做这个青天,在寻常人眼里,官儿大致都差不多,官官相护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早就习惯了,无所谓。

    可问题在于,你丫的立了牌坊,让这么多人对你趋之若鹜,对你满怀尊崇,现在大家发现了真相,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无耻’,知道了什么叫做‘婊子’,这满腔的怒火顿时发泄出来。

    人群中有人在大喊:“呸,说什么青天,原来是个狗官。”

    “江强和府尹狼狈为奸,欺人太甚,平时江强横行无忌,仗的就是这府尹的势,江强盘剥咱们的钱,这狗官定有一份。”

    “……”

    都头呆住了,连忙大喝:“是谁胡言乱语?大胆,你们疯了吗?”

    其实这黑压压的人群还真有不少人疯了,其实疯的人比例并不高,可是这些人振臂出来,大喊一声:“冲进去,找这狗官算账。”有了这些人鼓舞,再加上法不责众的心态,人流宛如潮水一般朝着顺天府涌去。(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