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闪亮登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杨松,你知罪吗!”刘岩见火候差不多了,棒喝一声,猛打惊堂木,爆发出低吼。

    杨松打了个冷战,他抬起头来,看到刘岩冷冰冰地看着他,再看那府尹郭楷,嘴角已露出几分狞笑。

    说穿了,还是官官相卫,人家根本就不是在听你陈冤,只是走走形势,假意公正,实则却只是告诉大家,问题已经审清楚了,这案子是诬告。

    可是你若是不服,那也无妨,外头带来的官兵可不是吃素的,谁敢再乱动?

    道理上已经站稳,还怕你闹事不成?

    杨松一时不敢做声。

    刘岩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下来,道:“不过想来你也是受人蒙蔽,既然如此,本官也不重惩你,本来按律,诬告者仗打三十大板,重者还要流放三千里,可是本官念你无知,这顿打且记下,速速退去,不可再滋生事端,如若不然,严惩不贷。”

    刘岩想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无非就是威胁利诱而已,让这杨松知难而退。

    杨松满是沮丧,却也不敢造次了,乖乖退出去,外头许多人见他出来,纷纷围拢他,问道:“怎的,佥都御使大人怎么说?”“姓郭的那狗官怎么样了?”

    不待杨松回答,便有差役提着铜锣来敲打一番,扯着嗓子道:“尔等静听,佥都御使大人有命,事情经过已经查清,此事乃是有人煽风点火,借此煽动无知百姓闹事……”

    后头的话,顿时被无数的声浪淹没:“怎么是诬告……既是诬告,为何没有传唤证人……”

    却听到差役大吼:“再敢造次,便以谋反处置。”

    这一句实在是石破天惊,谋反是大罪。足够威慑所有人,大家安静下来,满是失望,更多人萌生退意,此时一队队的五城兵马司的官军压过来,也有驱逐清场的意思。

    而在衙门里头,郭楷总算是落下了心头的大石,拱手称谢道:“多亏刘大人解围,否则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刘岩却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不过语气自然也缓和了不少,道:“这明明是有人暗使奸计,不得不防,你好歹也是顺天府尹,岂能落人口实?以后切记再不可出乱子了。否则如何向上交代?”

    郭楷连声说是,随即又愤恨道:“说到底,还是暗中使坏的人太过阴险,老夫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煽动民变,可见此子居心险恶,将来乱世者。必定是此人。”

    “这些话就休要再议论了,办好自己的事吧。”刘岩显然没兴趣和郭楷一起关起门来骂人,轻描淡写地把话题移开,其实对郭楷。刘岩也有点来气,本来占了理的事,却被这厮硬生生的弄成了没理,虽然是把事情平息下来。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就肯定会招致非议。原本是想把事情做的漂亮妥当,谁知道最后却是半拉子,着实让人失望。

    只是对方毕竟是府尹,刘大人虽是救火队,可是表面上的客气却还是很有必要,他和杨松寒暄几句,正打算告辞,却突然听到外头传出一阵阵的欢呼。

    刘岩皱眉,忍不住道:“又怎么了?”

    郭楷却有昨夜受到惊吓的经历,顿时脸色略显苍白,道:“莫非是乱民踟躇不散?那就真正大胆了,这分明是要造反嘛,朝廷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还这样不识相。”

    这时却有差役跌跌撞撞的进来禀告,道:“大人……大人……厂卫的人来了……”

    厂卫……

    刘岩呆了一下,顿时感到问题严重,他忍不住道:“厂卫只是亲军,这只是百姓滋事不法,他们来做什么?自新天子登基之后,这样的事就轮不到厂卫来管了,怎么,莫非陛下要效仿先帝正德?”

    在他们看来,也只有最昏暗的正德朝才会出现厂卫干涉朝政的事,而这件事确实只能算是一件普通的政务,哪年没有百姓滋事,莫非厂卫天天去管?

    差役却是道:“说是厂卫只是来负责维护次序,主要还是给钦差……”

    “钦差……什么钦差?哪里来的钦差……”刘岩吓了一跳,这么个事儿跟钦差有什么关系?说起来他刘岩也算是半个钦差,现在突然冒出一个钦差,这不是徒惹笑话吗?

    “好像是翰林侍读徐谦,这个人小人曾见过,从前也来过顺天府……”

    郭楷和刘岩面面相觑,顿时有些不安了,本来事情好不容易压了下来,现在徐谦却以钦差的身份出现,还带着厂卫过来,这等于又增加了一个变数,难怪外头会传出欢呼,想来是那些刁民见有人来给他们撑腰,所以又恢复了信心。

    其他时候,他们未必害怕徐谦,可是眼下却是节骨眼上,徐谦既然来了,自然不是来旅游的,人家不是驴友,带来的也不是帐篷。

    这个人……显然是来捣乱的!

    既然是捣乱,那么自然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刘岩抖擞精神,看了郭楷一眼,郭楷朝刘岩点点头,随即道:“走吧,去迎一迎这钦差。”

    这时,外头急促的脚步声却是打消了他们的打算。

    这种牛皮靴子踩地的声音,和寻常差役的布鞋不同,刘岩和郭楷的脸色也顿时变了。

    这里可是顺天府,不是亲军衙门,现在也不是正德朝的时候,亲军怎么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冲进衙来?

    而这时候,两队亲军带刀冲进来,随即分列两旁,纹丝不动。

    亲军的战斗力未必有多强,可是锦衣卫亲军除了世袭之外,大多数对身高和体魄都有要求,魁梧的身子穿戴飞鱼服,腰间挎着绣春刀,往这儿一站,仿佛所有人都矮了一截,威势十足。

    “好大的架子啊……”刘岩不由冷笑,带着讥讽的口气。

    郭楷却有点心神不宁,对方显然是图穷匕见,这又是玩哪一出,莫非是要短兵交接,来个你死我活吗?

    “既是钦差,自然得有几分架子。”正说着,徐谦带剑进来,嘴角带笑。

    刘岩脸色一变,道:“徐侍读既是钦差,不知钦命差办什么事,就算是钦差,又为何带剑入衙。”

    徐谦语气平淡,脸色淡漠,道:“大人来办什么事,本官就来办什么事,至于带剑入衙,本官要带剑入衙,与你何干,大人忒也多事了一些。”

    刘岩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这厮好大的口气,好大的官威,你不过是个侍读就已经这般了不得了,将来做了侍郎、做了尚书,入了阁,那还有顾忌吗?

    徐谦已经,懒得理他,慢慢踱步到明镜高悬之下,毫不客气的坐在了首位,把腰间的剑解下来,重重的排在案牍上,随即稳稳坐下,大喝一声:“本官奉旨督办衙门官民冲突之事,所有涉事的官吏,统统出去,本官要问话时,自然会传唤尔等,来,这顺天府所涉官吏人等,统统赶出去,让他们在外头静候吩咐。”

    锦衣校尉们一起大喝一声,吓得郭楷脸都绿了,这可是顺天府,他这府尹被人雀占鸠巢不说,居然连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而且徐谦一开口,就已经定性,直接说这是官民冲突,将官和民放在同等地位上,这徐谦的态度和偏向可见一斑,他不由求助似得看了刘岩一眼,刘岩却是沉着脸不做声,此事校尉们一副要动手的样子,那些个差役早已吓得退出去,郭楷无奈,也只得乖乖就范。

    堂中只剩下了徐谦、刘岩,剩下的就是一干锦衣校尉了。

    徐谦抚案,慢悠悠的道:“来,给都察院的大人赐坐。”

    赐坐二字,又将刘岩气得不轻,这坐不坐,还要你赐,你是哪根葱,偏偏人家显然没有以德服人的打算,边上的校尉虎视眈眈,人家又生怕你不晓得他是钦差,口气不容置疑,刘岩虽想暴走,可是想到眼下闹起来实属不智,只得将满腔的怒火压下,待有人在下侧给他搬了座椅,他便坐下,却没有一丝对钦差的恭敬,略显几分吊儿郎当。

    徐谦这一次难得露出了几分笑容,道:“大人是何人委派?”

    明知故问!刘岩心里冷笑,淡漠的道:“出了这样的事,本官身为都察院左佥都御使,这是分内之事,况且又有当值阁臣毛学士的委任,怎么,徐侍读还有什么要问的。”

    他故意将侍读二字咬的很重,言外之意,是让徐谦知道自己的身份。

    徐谦淡淡道:“是吗?本官听说,大人已经审过了一遍,不知审出来的结果如何?”

    刘岩正色道:“这乃是有人挑拨滋事,怂恿无知百姓闹事,用心险恶至极,都是一派胡言,不足挂齿。”他顿了一下,冷冷看着徐谦,一字一句道:“所以老夫以为,眼下当务之急,是揪出背后挑唆怂恿之人,彻查到底!”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