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主动出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好端端的出了这么个事,实在让人傻眼。

    连忙命人去打听,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原来嘉靖便服出宫,本来是想来看看,谁晓得进了来,却发现这儿的校尉实在吊儿郎当,趁着教习们开会的功夫,一群人三五成群在那儿说说笑笑。

    这些人进学之前,本就是一群纨绔公子,主要负责的业务便是飞鹰逗狗、调戏良家女子,入学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镀镀金而已,因此并没有将进学堂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在外头是玩,到了这儿自然也是玩。

    嘉靖乃是微服而来,发觉这学堂外头门禁松弛,索性带着黄锦进来,听到这些污言秽语,又见这些人站无站姿,坐无坐形,顿时心中产生反感,他的性子就是如此,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不喜欢,于是转身就走了。

    了解了事情经过,徐昌、徐谦、周泰三人都傻了眼,徐昌脸色阴沉,原本是想当着校尉们训一番话,现在心情糟糕透顶,便冷笑道:“今日开始操练吧,没规矩不成方圆,周总教习,如何管教就交给你了,狠狠的操练,谁敢不服,往死里打!”

    吩咐了一句,周泰也变得凝重起来,很显然,皇上很不喜欢现在的皇家学堂,现在大家都指着学堂吃饭,若是学堂出了问题,这老脸怎么搁。

    于是一声令下,带着十几个武教习按着刀便召集校尉们操练去了。

    徐谦脸色有些沉重,道:“陛下现在愤愤而去,想来是那些校尉说了些触怒天颜的话,这些人真不知死活,无奈何,儿子只好入宫一趟,先去请罪了。爹,这儿暂时交给你了。”

    徐昌点点头,道:“不成想会闹出这个事,这件事为父还会继续查下去。倒要看看是谁胆大包天,触怒了天子。”

    徐谦却是摇头:“这个倒不必追查了,陛下虽然生气,可是没有当场发怒。这就意味着,此人说的话肯定大逆不道,陛下反而不愿声张,若是事情闹大。这事儿不是人尽皆知了吗?这件事只能装糊涂。”

    徐昌不由苦笑,道:“还是你有办法,你快去吧。”

    徐谦连忙入宫。嘉靖在暖阁里等他。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嘉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坏,可是嘉靖这个人徐谦是看透了,嘉靖的脸从来不是晴雨表,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东西出来那是徒然。

    徐谦微微一笑,却不提皇家学堂的事,只是道:“微臣挤出了点时间。想陪陛下说说话。”

    “说话?”嘉靖脸色平静,道:“今日不是皇家学堂开学吗,你这侍读难道不要去讲一些圣人的大道理?”

    徐谦正色道:“圣人的大道理其实没有必要去反复赘言,到时候授课的时候说几遍也就是了。”

    嘉靖冷笑:“有些校尉平日养尊处优,放肆的很,不好好给他们讲清楚道理,还不晓得他们会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

    嘉靖的弦外之音,是学堂里有人大逆不道了,徐谦反倒笑了,道:“学堂的目的,就是让这些大逆不道、养尊处优的人成为我大明的栋梁,能够为陛下效力,陛下放心,这些人不守规矩是肯定的,可是微臣保证,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让他们守起规矩,让他们成为忠义之士。”

    嘉靖狐疑的道:“是吗?”

    徐谦自信满满的道:“陛下若是不信,不妨微臣斗胆,和陛下打个赌如何?”

    本来一件让嘉靖很郁闷的事,一下子让嘉靖来了兴趣,嘉靖眯着眼:“赌什么?”

    徐谦道:“一个月之内,学堂的皇家校尉定然让陛下刮目相看,至于赌注嘛,若是陛下输了,不妨就给皇家学堂送个牌匾,这牌匾嘛该用纯金打制,如何?”

    嘉靖不由笑了,心绪变得好了不少,道:“你呀你,只想着朕输了如何,可若是你输了呢?”

    徐谦正色道:“全凭陛下处置就是。”

    嘉靖也没有步步紧逼,点头道:“既然如此,这件事也就定下来了。”

    二人约定之后,嘉靖方才的坏心情一扫而空,他从御椅上站了起来,道:“是了,王少傅自从入了阁,近来朝廷很热闹啊。”

    徐谦不由道:“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

    嘉靖道:“朕听说,王鳌很不喜欢杨廷和的吏治章程,可是在王鳌没有入京之前,杨廷和就已经开始整肃吏治,王少傅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杨廷和对他虽然客气有加,可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王鳌的意见,王少傅的脾气,你是晓得的,他是个固执的人,杨廷和越是不答应,他就越是不肯退让……”

    徐谦深以为然的点头,王鳌的性格他也略知一二,这种人能力极强,越是能力强的人越是有主见,结果这两位内阁大学士也就杠上了,其实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对杨廷和来说,吏治的事绝不能退让,因为一旦退让,他在吏部的权利就会遭受削弱,这涉及到的是吏部将来由谁说了算的问题,莫说是王鳌,就是爹来了都要翻脸。

    杨廷和既然不肯虚心接受意见,王鳌又很有主见,不闹起来才怪。

    嘉靖继续道:“最可笑的是今个儿清早,一个御使直接上书,痛陈王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徐谦忍俊不禁的道:“这定然是下头的这些御使看杨廷和和王少傅起了争执,想要借此得到杨廷和的青睐和好感,所以才自作主张,出来抨击王少傅。”

    嘉靖点点头,道:“不错,本来呢,杨廷和对王少傅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平时自然对王少傅要客客气气,可是王少傅要管事,定然也是寸步不让,现在这御使自以为自己是在帮助杨廷和,实则是将这杨廷和害苦了。王少傅这个人,若是你对他客气倒还好说,可是一旦不客气,却也不是好惹得,眼下,就看王鳌会采取什么动作了。”

    嘉靖深知,徐谦教自己走的这一步棋是走对了,王鳌的性格和杨廷和本就不能兼容,十几年前之所以二人如漆似胶,只是因为双方没有利益冲突,可是现在却全然不同了,眼下朝野剑拔弩张,王少傅虽然刚刚起复,可也绝不是这么好惹的,一个小小言官,当然不敢轻易弹劾内阁大臣,这言官是借了谁的底气来给王鳌下眼药?再联想到杨廷和对王鳌的诸多态度变化,怕是王鳌此刻,对杨廷和已经滋生了不满。

    徐谦笑吟吟的道:“陛下圣明,如此一来,这朝廷可有的好戏看了,以王少傅的性子,必定会反击,眼下就看王少傅反击到什么程度,而杨廷和会不会争锋相对,陛下可以趁着这个功夫,正好削掉杨廷和的羽翼,比如内阁学士毛纪,一向以杨廷和马首是瞻,若是趁机除掉毛纪,便如斩断了杨廷和一臂。”

    嘉靖眼睛眯起来,似乎对徐谦的这个‘计划’动了心,他慢悠悠的道:“哦?只是毛纪素来没什么大过,又有杨廷和撑腰,如何除去?”

    徐谦微微一笑,道:“眼下不急,时机应当也就在这几月的时间,这件事微臣来办。”

    除掉内阁学士,以一个翰林侍读的身份说出这种话冒出这种想法来,想想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内阁学士和内阁学士却是不同,有的内阁学士权势滔天,有的却不过是走狗罢了,比如毛纪这种,本身根基就不稳,不过是倚着杨廷和的大树乘凉,说穿了,毛纪真正的权势,未必比得上某部的尚书,而徐谦则有皇帝作为盟友,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只是真正除去,却还有许多困难,得要小心布置才是,徐谦和毛纪可谓是老冤家,二人早就结了梁子,徐谦相信,毛纪也一直在寻找机会,将自己置之死地,既然如此,何不先下手为强,现在杨廷和和王鳌斗法,正好是一个契机,趁着杨廷和无暇他顾的功夫,找机会把毛纪整垮,如此一来,徐谦才能高枕无忧。

    可是要实施这个计划,单靠天子和徐谦还是不成,天子固然尊贵,可是现在的嘉靖还远不是历史上那臭名昭著的专权天子,徐谦必须得拉上一个盟友,他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定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徐谦心里喃喃念了一句。

    嘉靖看了徐谦一眼,徐谦的脸上,隐隐带着几分杀气,嘉靖莞尔一笑,道:“那个毛纪,朕也早就看的不顺眼了,你想做什么就尽量去做吧,是了,不要忘了朕和你的赌约。”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