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好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杨廷和的表情可谓十分精彩,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明知自己不能许诺,可是偏偏又非许诺不可。

    平时大家说起王鳌都会用刚烈二字,而王鳌给徐谦的印象却是老奸巨猾,说来也没有错,若是单纯刚烈,又怎么可能一路扶摇,把持超纲十几载?

    可见传言并不可信,至少不可全信。

    杨廷和既然许诺,那么往后在吏部,王鳌就可以明证严肃地整肃吏治,这也让在场的人心思活络起来,乌纱帽被王老先生捏着,你不表示表示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而且徐谦还发现,李时绝对已经成为了王鳌的心腹,否则方才王鳌跳出来,李时也不会随即出来附和,若说他们不是事前商量好了的,打死徐谦都不信。

    像这种事儿,事前肯定是机密,因为一旦走漏,就不太灵光了,讲究的就是趁人不备,狠狠拍砖,下手一定要又快又准,慢了一步就多给了杨廷和多一分的脱身之策和说辞,不够狠也不成,这里的狠是要把事情渲染得足够严重,不够严重,怎么显出王老先生的忧国忧民,又怎么显示出吏治的急迫性?

    徐谦不由重新审视起了这位新晋崛起的新贵李时,随即笑起来,低声对李时道:“李侍读好坏啊。”

    李时的老脸一抽,立即正儿八经地道:“这是为国为民,岂可用坏来形容?徐侍读用词一定要恰当,否则让那些不晓事的人听了去。怕是要产生误会的。”

    碰了一颗软钉子,徐谦只是一笑置之。没有继续追究。

    李时却朝他笑笑,压低声音道:“其实我家恩府是很欣赏徐侍读的。”

    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并没有出乎徐谦的意料之外,官场嘛,拉帮结派是必不可少的,说欣赏你,其实就是试探你,看你愿不愿意那啥那啥。虽说朝廷里多的是狗腿子,可是狗腿子也是有分别的,比如徐谦,这个家伙六首出身,年纪轻轻就已高踞侍读高位,绝对算是嘉靖朝的明日之星,简直就是狗腿子的典范。

    不过一般人也不会招揽徐谦。因为徐谦这个人虽是明日之星,却也是个惹事精,道上的那些大哥一般都懂得,惹事精这种人万万不能沾,谁沾谁倒霉,一般的人把他招揽下来。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把天下人都得罪遍了。

    现在李时突然说王鳌很欣赏自己,徐谦当然不会认为这是王鳌真的对自己有多喜欢,不过是想试试徐谦的态度而已。

    李时这句话就更确认了李时已成为了王鳌的心腹,徐谦笑嘻嘻地道:“其实下官对王大人也是仰慕得紧。”

    李时顿时笑了。道:“哦?是吗?那么不妨时辰酒过了之后,徐侍读暂留片刻。想来恩府也想见见你,和你说一些体己话。”

    徐谦满口应下了,他心里知道,到时候不知多少官员巴不得留下来和王鳌私谈,王鳌如今借机夺取了部分吏治的大权,很快就在京师站稳了脚跟,而且又有不少门徒为他四处奔走,这内阁里头,一尊大佛已经若隐若现,你巴结他未必能得什么好处,可是你要是不甩他,人家能保证整死你,单单有这个就足够让人胆战心惊了。

    这酒席吃得并没有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彼此劝酒,酒过三巡,宾客们尽都散去,王鳌借故身体不适已经离席,杨廷和虽然脸色不太好看,却不得不搀扶着他去了,估摸着这一对大学士还有事要商量。

    过不了多久,大多数宾客纷纷告辞,杨廷和也从后院里出来,带着一干人扬长而去,留在这里的人不过寥寥十几人,大家都被安排到了小厅里吃茶闲谈,不过闲谈归闲谈,许多人显得有点儿言不由衷,心思都没有放在这上头。

    再接着,王府的主事一个个的请人进去说话,先是李时,接着是个左副御使,再是刑部、户部的几个高官,说了话之后,这些人也没有过多逗留,招呼不打也就走了。

    徐谦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有点后悔自己留下来,正是此时,一个主事过来对徐谦道:“敢问是徐侍读吗?”

    徐谦点头道:“正是。”

    这主事笑吟吟地道:“徐侍读里面请,我家老爷早盼着见你了。”

    徐谦站起来,随着这主事一路到了后院,行至花厅,主事朝徐谦努努嘴,示意徐谦自己进去,徐谦也不客气,独自过槛而入。

    老迈的王鳌此时正在几个丫头的伺候下吃着醒酒茶,徐谦进来见礼,道:“下官见过大人。”

    王鳌挥挥手,丫鬟们纷纷撤下,待人退了干净,王鳌精神抖擞地站起来,道:“不必多礼,徐侍读,老夫久仰你的大名啊,在苏州,街头巷尾都在议论你,你是谢太保的门生?你这恩师和老夫也算是老交情,老夫唤你世侄,不会显得唐突吧?”

    徐谦忙道:“老大人客气。”

    王鳌莞尔一笑,道:“这不是客气,想当年老夫与令师共事,这些往事历历在目,老夫已到了行将就木之年,每每念及当时的情景,总是忍不住感怀万千,令师与刘公、李公都是包容万物之人,这一点,老夫最是佩服。”

    包容二字的反义就是狭隘,狭隘这二字另有所指,说的当然不是别人。

    王鳌又道:“如今的朝局,你怎么看?”

    徐谦沉默了一下,才道:“陛下圣明,天下太平。”

    王鳌突然笑了,道:“圣明自然是圣明的,可是太平二字,老夫却是不明,你是聪明人,何必说糊涂话?”

    徐谦很是尴尬,心里说,我只是走官场路数而已,你反倒说我糊涂,我要是说真话,到时候多半你又要骂我唯恐天下不乱了,我徐某人容易吗,装孙子不成,做大爷你们又不肯,左右都是我的不是。

    王鳌脸色凝重地道:“让老夫入京,陛下的用意只怕不止于此,哎……陛下的心思深不可测。本来呢,老夫倒是不惧,本以为介甫与老夫共事……”说到这里,王鳌的脸色黯然下来,摆摆手,才又道:“罢了,不说这个,老夫现在也没其他的念头,只是希望用这苟延残喘之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老夫的本业就是治吏,而两次弊案都是你检举揭发,老夫有意动用一些关系调你到都察院任职,你可有兴趣吗?”

    徐谦连忙道:“只是皇家学堂百废待举,学生……”

    王鳌又是笑了,道:“老夫就晓得你不肯,你那皇家学堂确实要着紧地办,做人嘛,不可争一日之长短,却也要有锐气,若是锐气全无,是做不成事的,那武备学堂,杨廷和有意请杨一清来任文总教习,你明白了吗?小心吧。”

    杨一清……徐谦不禁呆了一下。

    杨廷和还真是下本钱,文总教习不过是个闲职,正如徐谦这个挂名的皇家学堂总教习一样,兼着的是翰林的身份。而杨一清这等老辣的人物怎么肯屈居在武备学堂?唯一的可能就是,杨廷和亲自出面邀请,而杨一清觉得过意不去,才肯出山。

    问题就在于,这杨一清可是知名的军事家,此人总镇边镇十几年,又负责过养马事务,在文臣之中算是首屈一指的军务人才,他这出山,立即能让武备学堂的身家增加数倍,看来,杨廷和压根就不希望皇家学堂起来,皇家学堂起不来,现如今围着皇家学堂吃饭的徐家上下人等怕都要跟着过冬了。

    大明朝就是这样,官员的权势从来不看品级,而看你有多大份量,份量足够,七品的给事中都能指着部堂侍郎的鼻子指责,而对徐谦来说,自己将来的前途看的也是皇家学堂的份量,所以皇家学堂定要大放异彩不可。

    王鳌又是带笑道:“怎么,你害怕了?”

    徐谦摇了摇头,道:“下官怕什么?杨一清不就杨一清,下官何惧之有?”

    王鳌淡淡地道:“听说近来路政局在督促一批工匠打制火铳?怎么,这是给皇家学堂用的?”

    徐谦道:“不瞒大人,确实是给皇家学堂用的,不过眼下还不急,只是未雨绸缪而已。”

    “陛下可恩准了吗?打制火铳可不是闹着玩的?”王鳌颇为关心地道。

    徐谦点头道:“陛下亲自拟准了。”

    王鳌又是微微一笑,道:“火铳制敌,国朝早有先例,运用得妥当,自然有好处,老夫帮不到你什么,倒是有一个人,老夫想起来了,云南的沐家有个旁庶子弟,叫沐言,据说深得沐王爷的火铳操练之法,他早年曾中过武举,后来因为行为不检,被革了功名,在云南待罪,老夫和沐家颇有些渊源,倒是可以替你修书一封,命他进京,或许可以对你有些助益。”

    徐谦不由道:“大人说他行为不检,不知是哪方面行为不检?”

    王鳌淡淡道:“好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