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是哪根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周泰闻言,连忙道:“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说,大人设身处地还是谨慎一些的好,学堂初开,不知多少人虎视眈眈,大人不是常说吗?大伙们的身家性命、富贵荣辱都托付在这学堂上头,大人出言无忌,传出去毕竟不好听。”

    周泰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你怎么能骂毛纪是猪呢,就算你多讨厌毛纪,心里骂骂也就是了,虽然晓得你这么喊出来是要教给校尉们道理,可毕竟是出口伤人,难道就不能用其他来取代?

    周泰是武人,这个时代的武人有一个特点,那便是出奇的谨慎,文官可以胡言乱语,可是武人不成,若是说了些胡话,说不定是要掉脑袋的,朝廷对武官防备甚严,一字一句都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徐谦却是不以为然,道:“不错,我是说过,咱们都吃的是学堂的饭,可是有一些话似乎还没有说明白,这学堂之所以叫皇家学堂,就绝不是朝廷下设的一个衙门,若只是一个寻常衙门,和国子监类似,那么皇上要之何用?天子的意思,你不明白吗?皇家校尉是皇上手中的刀,是陛下手里的剑,这把剑用在哪里,凭的是天子的心意,若是天子要诛乱党,皇家校尉就该镇抚天下,若是皇上要平倭,皇家校尉就该灭倭安国,可是若这朝廷里头有人有异心呢?”

    周泰不禁呆了一下,事实上,他这个层次的人实在没有把事情想得那么深。他渐渐有点明白徐谦的意思了。

    不过这个真相却让周泰有些难以接受,道:“天子和朝廷不是一体的吗?老夫一直听说。天子和几个阁臣之间的关系很是和睦,怎么……”

    徐谦自然没有继续透露太多,只是道:“一般情况下,天子和朝廷是一体,可是有些事总有个万一,汉朝能出王莽,唐朝还能出安禄山呢,这两个人。哪个不是朝廷重臣?哪个此前不是和天子和睦的?天子亲军只听任宫中调遣,皇家校尉也是一样,既是皇家,就必须晓得自己是什么立场,又该做什么事,若是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操练出来又有什么用?陛下要的不是官兵。也不是寻常意义的亲军,要的是死士,是手足,若是连这一点都不明白,咱们这学堂也就不用办了。至于毛纪……”

    说到这里,徐谦冷笑:“在皇家校尉眼里。他什么都不是,懂了吗?这就是皇家学堂创建的初衷,毛纪什么都不是,同理,这朝中的衮衮诸公也都什么都不是!”

    周泰深吸一口气。今日接收的消息实在让他一时难以消化,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确认。徐谦是天子近臣,他怎么说,自己怎么办就好了。

    正说着,却有个差役冒雨过来,道:“徐侍读,掌学大人方才到了讲武堂,请徐侍读过去说话。”

    徐昌负责的事务很多,因此许多事不可能亲力亲为,比如徐勇如今负责路政局,徐谦则是实际上控制了皇家学堂,他这千户又有自己的千户所衙门,因此徐昌的公事主要都是在千户所里办,偶尔会到路政局和皇家学堂里走一遭,过问下局务和学务。

    今日下雨,若是没有特殊情况,徐昌本不该这个时候来的,可是现在却是来了,又急匆匆地请徐谦过去说话,这让徐谦颇为意外,他倒也不敢耽误,连忙穿了蓑衣往讲武堂赶去。

    讲武堂是学堂里最恢宏的建筑,左右有文武教习房,两侧又被刑房、军械房、粮房、学督房环绕,徐昌也是刚到,喝了一口热茶,脸上显出几分疲惫,见了徐谦进来,他勉强精神一振,道:“谦儿,学堂这边如何了?”

    徐谦回禀道:“已经步入了正轨。”

    徐昌颌首点头,道:“这便好,学务这东西,其实我这做爹的并不懂,往后要多靠你,不过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可太过操劳,学堂是皇帝的,身子却是自己的,以身报效君恩这种话咱们父子俩在外头说说也就好了,关起门来切不可当真。”

    徐谦笑了,道:“儿子明白的。”他心里想:“要是老爷子晓得自己每日都是躺在棚子里混日子,不晓得还会不会说这些话。”

    说到这里,徐昌的脸色凝重起来,道:“爹这一趟来,是发现到了一些事情,特意来和你商量一下,近来有人向我禀告,说是在咱们父子周围似乎一直都有人盯梢,无论是路政局还是皇家学堂,也都有人暗中搜罗什么,你有发现吗?”

    徐谦是没心没肺的人,他只是侍读,又不是锦衣卫,怎么会有察觉?闻言便惊愕地道:“有这样的事?”

    徐昌的眼睛眯起来,迸发出杀机,随即冷笑道:“看来是有人嫌咱们父子的日子过得太舒坦,所以想来找点事了,我已经拜托锦衣卫里的几个亲近同僚帮忙查探,到时把人揪出来,绝不轻饶。至于你,这段时间要谨慎一些,平时当值的路上多带几个兄弟跟着,小心为上。”

    徐谦心里嘀咕,这个时候是谁会来打探他们父子呢?若只是单纯的打听父子二人倒也罢了,可是似乎还注意上了路政局和皇家学堂,如此看来,目的很不单纯,莫非是有人想借机闹点事?

    联想到现在纷乱的朝局,徐谦首先排除掉了王鳌,王鳌就算想关注一下徐家父子,可是现在在这风口浪尖上,只怕也腾不出手来。杨廷和呢?以杨廷和的心性,倒还不至于采取这样的手段,杨廷和擅使阳谋,而不重阴谋,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莫非是毛纪……

    很有可能,这个家伙和自己一直有嫌隙,可问题在于,他打探自己又带着什么目的?

    稍稍一想,徐谦想到了一个可能,现在王鳌在治贪,风声很紧,毛纪吃了很大的亏,这姓毛的莫不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想从皇家学堂和路政局里查出点什么来,到时候再将矛头指向自家父子二人?

    徐谦果断地道:“爹,不要打草惊蛇,这些盯梢的人只要自己不露头,就不要理会,依儿子看,他们是另有图谋,既然他们想查,那就让他们查好了,是了,路政局是不是有一笔帐不清楚?”

    徐昌道:“这笔帐一直没有公开,数额还不少,有十几万两银子,怎么,你想如何?”

    徐谦笑了笑,道:“让他们去查吧,不管查的人是谁,查出了东西就一定会公布于众,让他们公布于众好了,他们图穷匕见的一日,就是我们反击的时候。被贼惦记着,总不比公开来的好。”

    徐昌琢磨了一下徐谦的话,随即笑了起来,道:“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要多多小心,就怕他们不是来抓把柄,而是来杀人的,在京师这两年,为父算是看透了,所谓的朝廷和钱塘县里没什么分别,上下的这些人等都是会要你命的,别人怎么样,老夫不管,可是你不能出事。”

    公务谈得差不多了,自然不免要交代几句家事,徐昌道:“近几日,稚儿似乎身体不是很舒服,你要多陪着她,当值固然要紧,可是齐家治国平天下嘛,后院起火怎么成?是了,她今早不是吩咐你去请大夫吗?你请了没有?”

    徐谦道:“想请李太医去,不晓得他肯不肯。”

    徐昌眯着眼,道:“李太医是最善妇科的,只是这个人最好面子,你不亲自登门,只怕人家不愿意,不妨这样,为父告你半天的假,你去请人吧,这里的事呢,为父看着。”

    徐谦本来就想告假,就怕学堂里出事,毕竟刚刚创建,很多事情都没有进入常态,而这些校尉虽然渐渐上道,可毕竟都血气方刚,谁晓得会闹出什么事来?

    既然有爹在这看着,他也就松了口气,兴匆匆地带着几个徐昌的护卫出了学堂,前去寻李太医。

    其实这李太医早就不在宫里当值了,因年事已高,早就退了下来,不过好歹曾在宫里镀过金,有这重身份,前来应诊的如过江之鲫,上门的人多了,架子自然也就大了起来,不是一般人,人家压根就不见你,就算你是二般人,人家也得看心情。

    这就是毛病,就好像作诗的李白一样,人家写诗总要喝酒,还要让太监给他脱靴。李太医看病,架子也不小。

    上了门,说明了来意,这李太医听说了徐谦的身份,倒还客气,道:“既是要应诊,那么你家娘子何在?”

    徐谦道:“妻子身体不适,不便出门,所以想请李太医亲自上门一趟。”

    李太医的脸色立即不好看了,他给徐谦好脸色,是因为徐谦是翰林,可你是翰林也不能让老夫上门呀,前几日大理寺的主事官都是乖乖带人来就诊的,只有京师里的显贵才够资格让李太医上门服务,你是几品,又算哪根葱?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