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争锋相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事情已经愈演愈烈,王鳌的不作为更是激发了所有人的愤怒。

    而处在这风口浪尖,王鳌依旧如常,只是这个时候,他就算是想如常也不成了。

    现在大家都抨击得厉害,户部这边的人也不再是胆战心惊,之前他们怕王鳌,是因为王鳌刚正不阿,一身凛然正气。所谓邪不胜正,这句话虽是空话,可是在现实之中也有这样的例子,若是一人不为所动,能对人一视同仁,无欲则刚,这样的人又手握权柄,别人怎么会不怕?因为谁都知道这种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你给他许诺好处,他不为所动;你给予威胁,他则以十倍的强硬对待你,这种人俗称茅坑里的石头,油盐不进,却偏偏最是让心中有鬼的人胆战心惊。

    可是当大家发现他原来也不过如此,失去了敬畏之心,这心思就不同了,贪墨就贪墨,我是小人,莫非你还是君子不成?我不要脸,你莫非又是什么要脸的东西?

    尤其是那些心中有鬼的官吏,此时最是起劲鼓噪,一时之间稳稳占据上风。

    一些落马招供的官员见状,也是见风使舵,突然感到自己还有生机,也大起胆来,纷纷翻供,只说自己所言都是不得已而言之,这青天老爷摇身一变成了酷吏,而酷吏往往为清议所不容,同样是整人,或许目的一致,可是前提却是不同,王鳌在这风口浪尖上,地位已开始动摇。至少在吏部,从前对他言听计从的一些官吏此时开始动摇了。王鳌吩咐下来的事开始有人阳奉阴违。

    这不是好兆头,这一日,王鳌难得地出现在了内阁值房。

    虽然贵为大学士,不过因为奉旨整肃吏治,所以王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吏部部堂,到这内阁来也算是一件稀罕事,而此时,他的两个同僚显然也已经等候多时。摩拳擦掌,犹如伺到了机会的毒蛇,看到了对方的破绽,骤然而起,已有了伤人的打算。

    值房里温暖如春,杨廷和是素来晓得王鳌的情况的,王鳌一到。立即吩咐左右乘上一碗热腾腾的参汤给老爷子祛寒。

    这参汤还是向御膳房讨来的,宫中有两处膳房,一般情况,皇帝不会和大臣搭灶,皇帝的饮食自然有内膳负责,而平时在皇城里办公的内阁大臣以及太监、宫娥人等则在外间的膳房用餐。

    热腾腾的参汤升腾着袅袅白雾。王鳌倒也没有拒绝,拿着银勺儿慢悠悠地吃了几口,吃到一半,便用白巾擦拭了嘴,笑吟吟地道:“还是杨公素知老夫的脾气。这茯苓参汤一向合老夫的胃口。”

    杨廷和笑了,客客气气地道:“那么王公不妨多吃一些。膳房那儿还有,再叫人讨一些来也并无不可。”

    “这就不必了。”王鳌平淡地道:“这吃用和做事一样,万事不可务求圆满,只这一碗也就足够。”

    坐在一旁的毛纪笑嘻嘻地道:“王公说的有道理,万事不能求圆满,这月儿还有阴晴圆缺呢,更何况是人?”他正待借题发挥,结果王鳌压根看都不看他一眼,却是笑吟吟地对杨廷和道:“听说江南那边平倭,官军得了一场大捷?”

    毛纪很是尴尬,显然人家架子大,连搭理自己,做个样子的心情都没有,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毛纪心里随即勃然大怒,你是学士,我也是学士,你以为你是谁,真以为四朝元老,人人叫一声王公就了不起吗?

    只是这会儿还真没有他插话的份,杨廷和笑道:“不错,这是本月第三次捷报,陛下看了之后很是欣慰,直言咱们的差办得好,下头的将士也肯用命,这是好兆头。”

    王鳌吁了口气,道:“好兆头固然是好兆头,却也不能松弛,倭寇凶残,不可用常理度之,老夫在苏州的时候对倭寇的行径素有耳闻,他们多是穷凶极恶的悍匪,要剿灭没这么容易。”

    杨廷和只是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了,眸光一闪,像是想起起了什么,道:“王公所言甚是,所以才要徐徐图之。近来这京师里头倒是有许多流言蜚语,王公,路政局的事,你知道吗?”

    终于进入正题,毛纪不由精神一振,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略带几分狰狞地看向王鳌。

    王鳌淡淡地道:“听说过一些。”

    杨廷和漫不经心地道:“王公以为如何?”

    “捕风捉影,不足为信!”王鳌的回答倒是干脆。

    毛纪冷笑,忍不住道:“信不信,查了就知道,既然能查户部,为何不查路政局?这可不是小数目,而是十七万两纹银,朝廷赈灾,一次也不过糜费数万而已。”

    王鳌看了毛纪一眼,闻言笑了起来,道:“毛学士的意思莫不是说老夫怀着偏袒之心?”

    “不敢!”毛纪这一句不敢分明就是敢的意思。

    王鳌叹口气,道:“这种事,老夫见得多了,十七万两纹银开支出来的时候痕迹太重,若果是贪墨,未免太轻视了徐家父子,因此老夫才认为可以先给徐家父子一些时间,到时他们自会解释,至于彻查,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了。”

    毛纪不满地道:“什么叫小题大做,分明是大人和徐家父子有私,既然这里没有外人,那么不妨大家就把话关起门来说清楚。这笔银子实在太大,徐家父子无论贪墨与否,都该给个交代,彻查是理所应当的事,户部能查,一个路政局为何不能查?户部是朝廷的衙门,路政局就不是了?王公,外头的舆论你也知道了,望你三思。”

    “你用舆论来压老夫?”王鳌显然恼羞成怒,怒气冲冲地看向毛纪。

    王鳌素来是个脾气很坏的人,惹毛了他,人家可不像杨廷和那般一笑置之,人家是可以和你当众翻脸的。

    只是毛纪今日是有备而来的,现在舆论有利于自己,再加上他自觉自己逼到这个份上也该狗急跳墙,闻言冷笑道:“舆情汹汹,并非是我逼迫王公,而是这天理和公道在逼迫王公,这案子非查不可!”

    王鳌阴沉沉地看着毛纪,眼角的余光却看向杨廷和,见杨廷和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抱着茶盏吃茶,似乎眼前的一幕并没有看到,他的态度已是不言自明。

    王鳌不由莞尔笑了:“主持整肃吏治的是老夫,毛学士未免太多管闲事了。”

    毛纪不为所动,争锋相对道:“都是朝廷大臣,谈不上多管闲事,不过仗义执言而已。陛下既然命你整肃吏治,你就更该一视同仁,为何偏偏整肃户部?”

    这种情况在内阁大臣之间很是少见,国朝这么多年来,大臣之间当着面争锋相对的可谓凤毛麟角,便是偶尔阴阳怪气几句都算是很严重的分歧了,现在毛纪突然发难,话说到这个份上,这就说明已经到了要见真章的时候,多则三月,少则一月,在座的人中总得有一个人倒霉。

    当然,毛纪能有这个底气还是因为杨廷和此时的态度,杨廷和没有阻止毛纪翻脸,显然是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

    王鳌眯着眼道:“既然如此,毛公对整肃吏治有自己的看法,那么这整肃吏治的事,老夫索性不做了,毛学生既然有本事,不妨挑起这个大梁来。”

    这话有点撒气的味道,或者说是要挟,就如大臣们见皇帝屡劝不止,索性就以辞职威胁一样。

    可是在毛纪看来,他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不由心中大喜过望。

    你不想治吏?毛纪倒是求之不得,你不做,自然有人做,王鳌你能恢复当年的权力地位,靠的既是从前的资历,也是因为手握吏治大权,若是这个权利给了别人,比如说毛纪自己,岂不是能让他水涨船高?

    毛纪连忙道:“王公此言当真吗?”他一面问,一面心里打着算盘,有点难以想象王鳌居然采取如此自暴自弃的方式,他的眼睛看向杨廷和,很希望杨廷和有个意见,只要杨廷和支持,肯将这吏治大权转给自己,那么他毛纪明日就将风光无比。

    杨廷和也是愕然,王鳌的表现一直都表现出了他独特的性格,放狠话的时候,杨廷和见得多,可是自暴自弃的时候却不常见,杨廷和对王鳌这个人极为了解,或许这位王学士表面上是个快言快语的人,可是心机之深,怕也不在他之下。

    问题是,王鳌为何撂担子?难道真是感觉到路政局和天子有关,索性想要金蝉脱壳,以免一边得罪了天子,一面又在内阁中被孤立,两面受敌?

    这对杨廷和来说也是天赐良机,正好趁机收回他的大权,削弱王鳌的实力。(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