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决一死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很多时候,一个简单的意外,可能会扰乱所有的布局,就如两军交战,数十万大军交锋厮杀,也只是一阵风沙亦或暴雨,都可能改变数十万人的生死和命运。

    命运显然没有站在毛纪这一边,毛纪嗅到了一股子不太好的味道。

    他的两个杀手锏效果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大,他原本以为,只要杀手锏一出,徐谦嗔目结舌之际,无数大臣挺身而出,就可以逼迫嘉靖皇帝做一个了断。

    可是他觉得自己有理,徐谦比他更加牛气哄哄,明明是胆大妄为的事,反倒说的义正言辞,仔细一琢磨,还真他娘的是这么一回事。

    徐谦可以庆幸的是,在这崇文殿,毕竟还是讲理的地方,徐谦讲了道理,这个道理似乎说得过去,古有周亚夫治细柳,今有徐侍读治学堂,要是舆论再鼓噪一下,保准是一场佳话。

    所以……那些本来摩拳擦掌的大臣们,本来是打算好了墙倒众人推,早就想好了怎么抨击姓徐的拘禁大臣,抨击徐谦胆大妄为。可是现在,心里打好的腹稿竟是一点用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贻笑大方,平白给姓徐的刷声望。于是大家索性三缄其口,既然抨击不成,那么就看戏吧。

    毛纪感受到的就是这个变化,他已经感觉到,这些该死的言官一个个作壁上观,心里不由急了,党争和黑社会血拼差不多,大多数时候也是需要看人头的,大爷我兄弟多,砍死你这个王八蛋又如何?可是毛纪却忘了,黑社会天天高举义气的大旗,尚且一眼看过去全是二五仔和王八蛋。这些所谓的读书人和大臣更不必提了,你春风得意时才是兄弟,你若是遇到了麻烦,自求多福去吧。

    徐谦的一番话,听的嘉靖差点大笑出来,一开始,徐谦说什么周亚夫的典故,他只以为这是徐谦的辩词,嘉靖可不是汉文帝。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汉文皇帝那样看待,他是个欲求不满的皇帝,希望一切都能尽在掌握之中。

    这么一个皇帝,怎么可能能忍受汉文帝的待遇。

    而接下来,毛纪非常聪明的把话题引到了嘉靖头上。就是希望徐谦表现出一点节操,一点风骨,然后挑拨徐谦和嘉靖之间的关系,徐谦的后台就是嘉靖,若是两个人失和,要收拾徐谦还不是弹弹指头的事?

    结果徐谦大谈他的道理,把嘉靖比作了皇家校尉们的恩师和干爹。这既破解了毛纪的陷阱,同时,也让嘉靖心花怒放。

    表面上,好像皇家校尉们沾了光。干爹这东西,一向是很牛逼的存在,多少人欲求干爹而不可得,可是如果这个干爹是皇帝。对皇家校尉们来说,这自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同时对嘉靖来说。也挽回了颜面,同时,也觉得体面非常,平时这些大臣,一个个骑在天子头上,牛气哄哄,可是在皇家学堂,还不是照样吃瘪,大学士如何,该打照打,可是朕不一样,朕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你能咬朕?

    这是一种双赢的局面,干脆利落,顺带把毛纪的老脸打肿了。

    毛纪怒了,勃然大怒,整不死你也就罢了,你居然还得瑟来劲,怎么着,还想弄死老夫不成。

    现在杀手锏俱都无用,毛纪虽是恨得咬牙切齿,却是无计可施,若是照这样下去,这场‘公审’最后就是无疾而终,而他毛纪也成了天下人的笑话,成了笑柄。

    一个成了笑话的大学士,还叫大学士吗?毛纪脸皮虽然厚,却还没有厚到这个地步。

    毛纪想了想,突然又有了主意。

    既然自己亲自上阵没有用,那么就请外援来,请王康来殿中回话,这王康在皇家学堂肯定吃了许多苦头,吃了苦头,心里肯定怀恨在心。既然怀恨在心,一定会拼命,只要他拼命,来个死谏,到时候再表现的凄惨一些,博得了大家的同情,自己才出头附和,到了那时,百官必定会有人站出来说话。

    只要声势起来了,事情就好办,这徐谦一旦面临千夫所指的局面,看他还怎么得意洋洋,还怎么造次。

    毛纪冒出这个念头,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整个人打起了精神,眼眸也变得猩红起来。

    在他的心里,似乎有人在对他说:“弄死他,弄死他,不是这姓徐的去死,就是老夫与他同归于尽。”

    这个念头一旦滋生,就再也难以遏制了。

    毛纪森然一笑,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就像是一个赌输了的赌徒,正在不断的加码,整个人全然没有了大臣的气度。

    这是因为,他不能输,他输不起!

    “陛下,是非曲直,单凭徐谦片面之词,难免让人不服,王康毕竟是朝廷命官,平时为国效力,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他既受了委屈,就请陛下命他入殿,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个清楚。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还请陛下恩准!”

    毛纪的希望,就得寄托在这个王康身上了,对他来说,王康是他最后一根稻草,既然自己再和徐谦正面交锋难以起到效果,那么就旁敲侧击,把王康搬出来,让王康声泪俱下,让他来博取同情,这叫以退为进!

    徐谦立即道:“王康身体不适,怕是不宜入殿。”

    听到身体不适四个字,毛纪激动了,他感觉自己又焕发了青春,又变得光彩夺目起来,他就是希望王康身体不适,就希望王康皮开肉绽,他巴不得王康就打的只剩下一口气,被人用棺材抬进来再好。

    想到这里,毛纪再无疑虑,郑重其事的事:“此事关系重大,牵涉甚广,若是不请王康入殿把话说清楚,微臣恐怕百官们不服。”

    毛纪毫不犹豫的代表了百官,被代表本来就是常态,他堂堂内阁学士,还代表不了你?

    嘉靖眯着眼,还在斟酌,正在危难之际,谁知道徐谦无奈的道:“既然如此,那么请来也是无妨。”

    毛纪愕然一下,他的感觉就是,自己一招降龙十八掌眼看就要拍在徐谦的身上,原以为要听到徐谦骨骼碎裂和筋脉断尽的噼啪声,谁知道竟好像打到了棉花,一点回音都没有。

    根据他多年的经验,有那么点儿不太对劲。

    不过事到如今,想反悔也不成了,更何况毛纪的希望尽皆寄托在上头,也确实不想反悔。

    嘉靖听了徐谦让步,也就再无疑虑,道:“那么……就召王康觐见。”

    殿里的气氛很紧张,王康又没有在午门待诏,所以要传唤他,怕要耽搁一些功夫,在这空闲的时间里,本来君臣凑在一起,应当很是融洽,大家畅所欲言,少不了再干笑几声活跃下气氛,昭示一下大明朝上层建筑们的团结友爱,可是此时此刻,大家都不吭声。

    毛纪心里在琢磨下一步该怎么走,而徐谦则是屏息等待,眼眸里闪动着各种情绪,天晓得又想耍弄什么花招。

    嘉靖呢,也没心情说话,说了也没什么意思,索性三缄其口。

    而对于看戏的人来说,他们还是很讲美德的,身为一个观众,一个没有节操的酱油党,他们很自觉的闭嘴,绝不会在这个凑什么热闹。开玩笑,你要是想出来活跃气氛,谈一谈其他的问题,引火烧身了怎么办?

    就在这肃穆的气氛中,足足过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实在有些难熬,不过现在结果未出,胜负还未分晓,大家一个个表面上痛心疾首的哭丧着脸,表现出了对于大臣争斗的痛心,可是心里头的情绪却是亢奋到了极点,不容易啊,难得有这样的场面给大家观摩,让大家趁机在其中学习到斗争真谛,别说一个时辰,十个时辰大家都奉陪。

    一个小太监碎步入殿,拜倒在地:“陛下,王主事到了。”

    “传!”嘉靖终于来了几分精神,条件反射的道。

    过了片刻,一脸憔悴的王康一瘸一拐的进来,此公虽然只在学堂呆了几个时辰,不过看上去苦头没少吃,虽然身上大多数地方都被簇新的官服遮着掩着,可是看他的步态就晓得,这厮肯定挨打了,而且打的不轻。

    毛纪见了王康这个样子,顿时心花怒放,打得好啊,对于他来说,王康这个卖相,已经足够他借题发挥了。

    其他的文武大臣见了,纷纷窃窃私语,大多数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他们秉持着刑不上大夫的理念,因为这个理念与他们息息相关,刑不上大夫就是刑不上自己,可是现在,王康被折辱到这个地步,实在让人不忍卒睹。

    “微臣王康见过陛下,微臣身有重疾,不能行大礼,还请陛下恕罪!”

    王康道出了他在殿中的第一句话。(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