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功在千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毛纪重重叹了口气,服输不服输是一回事,他哪里想到,从一开始,人家就在给他挖坑跳进来。

    根据徐谦的描述,徐谦伙同许多人早就设了局,就等他来钻。

    先是故意留下破绽,然后就是王鳌步步紧逼,使毛纪滋生不安,彻查户部,身为户部尚书,必定会乱了阵脚,因为谁都不能保证,最后会不会查到他的头上,于是乎,乱了阵脚的毛纪不得不进行反击,这一切,都是人家精确计算好了的。

    至于后来夺取了王鳌的吏治大权,毛纪就像是做梦一样,他一直是个野心家,野心家得了大权,最先做的,当然是否认掉前任的政策,这是很正常的现象,结果,他的第一个把柄,就落实了,王鳌要整治的人,他为人家平反,王鳌往东,他便往西,结果可想而知。

    当然,毛纪到这个地步,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王康,他实在料想不到,王康居然会临阵倒戈,也是这个王康,给了他致命一击,毛纪眯着眼,看着徐谦娓娓动听的讲述整治他的经过,忍不住问道:“这个王康,莫非此前就是你们的人?”

    徐谦摇头:“王康这个人,是个很好的契机,其实在此之前,吏部所有人的资料,王老学士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吏部的十几个主事、郎中、给事中,每个人的脾气、性格也都摸透了。王康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担当,他是个官迷,在正德年间,甚至还据传和刘瑾有瓜葛,当然。刘瑾垮台的时候,并没有他和刘瑾狼狈为奸的证据,只是这个人,绝不是什么好人。”

    徐谦沉默一下,继续道:“所以当王康上了门,我便清楚,这个人必定是关键人物,所以我拿出了军法,给他栽赃了许多罪名。这些罪名虽然多是无稽之谈,可是一旦放出去,王康的前途也必定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大人明白吗?比如有人被告为强奸,固然最后证据不足。那么这个人,也必定会受人指点。王康也是如此,朝廷里头,最重要的是清名,他不敢冒险,所以只能乖乖听我的吩咐行事。”

    “当然……”徐谦笑了笑:“单靠这种威胁是不足的,这时候。李时起了很大作用,李时亲自去了一趟学堂,和王康促膝相谈了一番。”

    李时……

    毛纪骤然明白了,李时乃是王鳌的心腹。至少现在满朝文武都晓得,至于李时向王康许诺了什么,怕是连徐谦都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王康站出来作为这压垮毛纪的最后一根稻草,李时所许诺的东西。一定非同小可。

    这是一个交易,要嘛跟着我混,我给你功名利禄,若是不肯,就让你身败名裂!

    毛纪冷冷一笑,这笑容中,饱含了对王康的鄙视。

    只是鄙视有什么用,与他为伍的人,哪里可能会是道德君子,这世上有的是墙头草,更别提是在这庙堂了。

    毛纪淡淡道:“事到如今,老夫无话可说,徐侍读不是有事相求吗?不妨直说吧。”

    徐谦道:“据闻毛公在正德五年时曾任户部侍郎,曾负责过造作事务?”

    大明设织造、造作,虽然某种意义上,这些专司制造的工坊多有太监负责,可是钱袋子却都捏在户部手里,比如毛纪任右侍郎,就曾整顿过造作局,并且成效颇好,尤其是京师的一处造作局,被毛纪整肃之后,就曾大放异彩,那一段时间,这个专司供给兵器的制造局在边镇的丘八们眼里成了香饽饽,许多武官指定要求自己的兵器、铠甲从这个制造局里供应。

    毛纪并不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相反,他是个干才,他的不幸应当来自于他的地位,明明是个人才,结果却在一个与自己能力不符的地位上,最后陷入了偏执,落到今日的下场。

    就如某人在知府任上,或许能名扬天下,能把一府的事务打理的好,可是若把他放在户部尚书的位置上,或许就要悲剧一样。

    毛纪在户部侍郎任上,曾经针对制造局进行了几次破天荒的改革,比如为了保证兵器质量,特地在各边派遣了人员,若是兵器出现问题,让这些人员进行汇总,再送回京师,对那些不负责任的工匠进行处罚。

    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事,因为虽然大明朝的兵器制造为了保证质量,要求工匠将自己的姓名刻于兵器之上,一旦发现问题,可以寻到相关责任人,只不过这种所谓的制度看上去很高明,其实用处不大,尤其是在大明朝中后期,根本就没有人追究这样的事。

    而毛纪所采取的办法不同,从以前的被动等待问题发生,到主动去寻找问题,并且推行了适当的奖惩制度,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毛纪眉头微沉:“这是许久以前的事了。”

    徐谦只是笑笑:“虽然许久以前,不过我曾看过一份笔记,说的就是毛公整肃制造局的事迹,心里很是向往,此次毛公是打算回乡吗?哎……毛公回乡心切却没什么问题,可是你却不要忘了,你现在已成了罪臣,不知多少人,在等着你的笑话,大明朝历来获罪开革的官员,往往都没有好下场,回到乡中,被本地官府严密监视,隔三差五上书言罪,这叫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成化年间的一个布政使,也是如此,原只是开革,用不了几年,却是以心中挟怨、疑有图谋的罪名落了个抄家的下场。我的意思是,大人与其如此,倒不如另谋出路。”

    毛纪冷笑:“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威胁老夫吗?”

    徐谦苦笑摇头:“并非威胁,而是想请毛公去天津,在天津那里,十七万两纹银已经就位,能工巧匠也都已经在招募,这个制造局,现在并非朝廷所有,而是归于如意坊名下,陛下的意思,也不希望派驻官员管理,一切,都由亲军和如意坊负责,若是毛公愿意,可以去天津主持大局。”

    毛纪愕然。

    他很费解,徐谦莫非是要招揽他?

    他堂堂大学士,姓徐的把自己坑了害了,到头来居然招揽到他的头上,这个请求,不可谓不过份。

    只不过……毛纪也明白徐谦方才的意思,他不是正常途径致仕的官员,而是犯官,是被开革出去的,按照墙倒众人推的道理,一旦回到乡中,就必须夹着尾巴做人,就算是和邻里发生了争吵,那些风闻奏事的言官也免不了拿他这冷饭出来炒一炒,如此再三,什么时候朝中有人不耐烦了,也就是再一次被人拿问追究的时候。

    这才是徐谦请他去天津主持局面的目的,若是去了天津,就算有人弹劾,至少朝中还有人肯为他说说话,至少多了一个护身符。

    堂堂大学士,混到这个地步,实在可悲。

    毛纪冷冷一笑:“老夫并没有这个打算,徐侍读请回。”

    对这个决定,毛纪没有多考虑,他当然清楚徐谦提出来的乃是他最优的选择,可是让他给徐谦做事,他的情感是不能接受的。

    徐谦叹口气,道:“毛公若是不肯,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毛公真甘心如此吗?天津制造局虽然兵部隶属朝廷,却和亲军息息相关,在那儿,将会建立最大规模的兵器作坊,出产刀枪剑戟、火铳、火炮等等,将招募工匠三千余人,学徒七千,陛下有意将这制造局的兵器当作是一个试点,是陛下增强武备的重要一个棋子,若是能做好,不但功在千秋,而且必然也会水涨船高。技艺方面的问题,自然有工匠去做,可是如何调度,如何总揽全局,却非毛公这样的人不可,毛公,人走错了一步,那么就不妨走对一次,只要走对了,仍不失为一代名臣,其实我若是毛公,必定会试一试,反正到了现在,还不如去做一件事,把这件事做好,也算给自己,多了一个交代。徐某该说的也说了,言尽于此,若是毛公依旧不肯,那也无妨。陛下命我下午入宫觐见,时候已经差不多了,毛公既然明日要回乡,车马之类,我已经命人准备了,我并非是要你承我这个情,只是觉得毛公虽然做错了事,却绝不是个十恶不赦之人,人这一辈子,谁敢说自己永远都是正确,又或者永远都是错误,对错只在一念之间,看的都是造化。”

    徐谦站起来,朝毛纪行了个礼,转身要走。

    毛纪被徐谦的四个字打动了心思——功在千秋!

    他抬起眸,不由苦笑:“你急着走?不妨再和老夫说说,这天津制造局的情况。”

    徐谦大喜,其实制造局现在银子是砸了,可是怎么管理,却是个大问题,徐谦不是没有经验,只不过许多东西放到这个时代,未必就能有用,而毛纪在这方面却有很多经验,他任侍郎时,兼管制造局尚且能如此出色,若是专门进行管理,徐谦足以高枕无忧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