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上头来人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却说邓健关押大狱,打了一两日,始终却是没招,抵死都不肯承认。

    如此一来,反倒让这位百户大人有点觉得不对劲了。

    要知道寻常人遇到锦衣卫,不需动刑,便得乖乖招供,谁知这位邓大使如此硬气。

    问题似乎有点儿严重了,不管怎么说,邓健大小也是个官,虽然鼻屎一样的九品,说他是官实在有些勉强,可是毕竟有官身在身上,现在搞出了这么大一个动作,结果人家不肯供认,到时怎么向朝廷交代?

    整人可以,但是不能瞎整,要整也得整出点东西来,至少也得先认罪了再说。

    杨雄已经失去耐心了,他决心亲自出手,又命人将邓健押进来,邓健此时已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可是杨百户却是皱起了眉,冷冷地对左右道:“过了一两日了,为何手脚都还在?”

    这显然是暗中训斥行刑校尉办事不力,难怪折腾了这么久,还是只字不肯招认。

    行刑的小旗道:“大人,他毕竟是官身,况且……”

    “哼!”杨雄森然道:“官身又如何?锦衣卫整的就是官,寻常的百姓,还用得上咱们出马?狗东西,站到一边去,看本官如何问罪。来人,上凳子来。”

    一个长条凳被搬了来,只是这长条凳有些别致,凳上有倒钩,倒钩连接着下头的一个盆子,盆子里放了碳,杨雄使了个眼色,便有校尉将这火盆引燃。那连着火盆的铁钩顿时烧的有些烫红了,传导着丝丝的热气。

    杨雄朝邓健森然一笑,道:“这东西呢,是本官按南镇府司的刑具改造而成。人只要往这凳上一躺,立即皮开肉绽,还烧得你皮肉焦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想来不必本官再多介绍了吧,你直说了吧,随便交代一点儿罪,就免了你这皮肉之苦,你这是何必呢,进了这里就休想再出去,你我都省了麻烦,岂不是好?”

    邓健浑身血淋淋的,甚是恐怖。好在这些锦衣卫还只是想从他口里套出点东西。知道以邓健的身份不拿出一份翔实的东西来也不好交代。所以虽然打得他皮开肉绽,却是尽量没有伤到要害,虽然浑身恐怖得吓人。却还没有性命之忧。

    此刻的邓健真是欲哭无泪,他心乱如麻。几乎要坚持不住了,可是一旦认罪,问题估计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

    他清楚自己是什么人,这可是徐谦亲自向天子请示推荐的人物,天子或许对于出海并没有多少兴趣,只不过徐谦当时立了大功,又确实立场上对了天子的胃口,所以天子索性给徐谦一个人情,邓健神智并不昏聩,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自己获罪,且证据确凿,那么根据朝廷的规矩,必定有人要继续追究,他承认自己造反,那么自己有什么胆子造乱谋反?一个小小武官,凭什么谋反?最后极有可能牵涉到的就是徐谦,还有叔父徐昌。

    虽然平时,邓健喜欢和徐谦打嘴仗,喜欢勾心斗角,可是真正出了海,他才知道这个朋友和兄弟是多么的重要,人在异乡,往往会念及到自己的亲人,偏偏邓健的血亲并不值得他去想念,至于红颜知己,邓大爷的性子洒脱,走到哪里皮肉买卖做到哪里,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回忆,唯独这个和自己朝夕相伴了这么久的好兄弟能让邓健有那么一点儿温暖。

    让他去坑徐谦父子,邓健是万万做不到的,既然做不到,只能死扛着。

    其实这时候的邓健,心里实在害怕,谁都怕死,谁都忍受不了这切肤之痛,可是他稍稍犹豫一下,随即冷冷一笑,道:“大人,卑下无罪,要卑下招什么?”

    杨雄倒是笑了,毕竟能碰到如此硬气的家伙实在不容易,他反而有了耐心,如猫戏老鼠一般,皮笑肉不笑地道:“难得遇到你这样皮糙肉厚的,真要本官成全你?你可要仔细些,接下来的刑,寻常一般熬不过,其实呢……做人要懂得知晓好歹,本官看你如此硬气份上,倒是可以给你网开一面,不若这样罢,本官给你寻个女人,再叫人上些美酒、肉食上来,你吃饱喝足,享用得差不多了再来招供,如何?这买卖其实很值当,反正你迟早也是死,本官就让你死得快活一些,也省得你做了鬼,对本官依旧怀恨不是?”

    邓健心动了……心不动才是假的。

    关在牢里这么久,饱受折磨,现在的他确实是饿了,也确实想喝酒,也想要女人发泄。

    这是人最正常的心理,人受到了外界的极大压力,就希望逃离现实,还有什么比酒菜和女人更能让人逃避,哪怕就是逃避一时半刻,对这时候的邓健都有着天大的诱惑。

    可是良久,他又幽幽地叹了口气,显得难以割舍地摇摇头道:“大人动刑吧,何必多言。”

    杨雄怒了,不识抬举!

    到了他这里的人,还没有人敢这样嚣张的,他冷冷一笑,拍案而起,道:“好,好,好,既然你一意想寻爽快,那么本官就让你爽快到极点,来,动刑,把他架上去,把他烤熟,烤熟他!”

    校尉们毫不犹豫,已是一把将邓健拉起来,推着他便往凳上去。

    而邓健看着那张凳子,心里的恐惧已经蔓延了全身,可还是死死地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让自己说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声音:“瞎了你的狗眼,快快让开,徐侍读到了!”

    “什么徐侍读、张侍读,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看门的校尉显然不太晓事,很不客气地反诘。

    啪……啪……两个干脆利落的耳光传来,连在这堂里都听得分明。

    “滚开!”

    ……………………………………………………………………………………………………………………………………………………………………………………

    大堂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邓健猛然顿了一下,他依稀听到徐侍读三个字,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事实上,他到现在还认为这是幻觉,一定是自己在做梦,徐谦怎么会来?这个时候他应当还在京师,怎么就这么凑巧会来天津?

    邓健心里这样想,好不容易升起的最后一点希望又渐渐地沉了下去。

    只是这时候,杨雄的表情却是不同了,他一直在打听徐侍读的下落,谁晓得这徐侍读说来就来,又听到外头起了冲突,顿时忍不住大骂门子不晓事,此时他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快步出去,便看到一个少年身穿一身便服,却在十几个麒麟服的皇家校尉拥簇下已进了门。

    这个少年年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修长,脸色不是很好看。

    杨雄很是惊讶,不知眼前这个少年是不是徐谦,虽然早就晓得这个徐侍读年纪轻轻,可是也不曾想年轻到这个地步,正在迟疑的时候,却见徐谦身边的一个校尉按着刀柄上前,道:“你是何人?”

    杨雄忙道:“卑下天津百户所百户杨雄。”

    这校尉便是陆炳,陆炳看都不看他一眼,这样的货色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他脸色漠然,道:“你既是天津锦衣卫百户,见了我家大人,为何不跪?”

    这一下算是明白了,果然是徐谦,杨雄二话不说,立即拜倒在地,道:“卑下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大人既然来了,为何不事先知会一声,卑下……”

    徐谦终于开了口:“好了,休要说这些没用的话……”

    大堂里头,邓健依旧被人反剪着双手,不过几个捉他的校尉见外头出了事,倒没有立即对他行刑,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邓健听到了外头徐谦的声音,这个声音虽然已经渐渐有些陌生,可是清洗入耳,邓健若是再不认得,那就真的是猪了。

    邓健激动了,来了,居然真的来了,若说这是做梦,这个梦也未免太过离奇。

    他浑身上下顿时有了气力,死命要挣脱身后的两个校尉,口里大叫:“徐谦……徐谦……是我,是邓兄弟……”

    他撕声揭底地大吼,吓得身后的两个校尉死死按着他,生怕冲撞了外头的大人物,其中一个扬起手来作势要打他,这时候,门洞里出现了一个人影,人影大喝:“谁动他一下,老子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要打人的校尉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门洞上的人,外头的阳光很耀眼,射得他的眼睛生痛,他看到了一个少年,少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眼睛似乎都要冒出火来。

    于是他只能扬着巴掌停在半空,惊慌失措。

    邓健已经一头撞在了他的胸口上,同时也趁机挣脱了身后捉他的校尉,这校尉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所有人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徐谦已经快步抢上去,扶住了有点摇摇欲坠的邓健,然后怒吼:“谁打的,是谁?”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