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全家死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徐谦咬定了洪宽擅自调兵,洪宽倒也不怕,因为他接受的乃是兵备道的军令,这谋反之罪,怎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洪宽淡定的道:“徐侍读何故咬定了本官是擅自调兵,本官乃是奉命行事。”

    徐谦朝他笑起来,道:“奉命行事,奉的是谁的命?”

    洪宽道:“自然是兵备道衙门!”

    徐谦淡淡道:“是吗?兵备道衙门?不知可有调令?”

    洪宽迟疑了一下,道:“自然是有。”

    徐谦道:“命人取来。”

    被人用刀架住了脖子,洪宽只能命人去取,过不多时,一份调令到了徐谦手里,徐谦只是看看,随即冷笑:“只有兵备道副使的私章?为何没有兵备道衙门的正印?”

    洪宽辩解道:“事情紧急,也来不及办,这是规矩,以后自然会来补办。”

    洪宽所说的乃是地方上的潜规则,和明初时的空印案差不多,地方上上缴的公文为防万一,来回核算耽误时间,所以直接拿了个盖了印的白纸上京,到了京师之后,想怎么填就怎么填,也省的接二连三的来回空跑。

    到了弘治之后,军队调动也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调令需要许多人盖印,一旦遇到了急事为了节省时间,一般都是先用私印下了军令,等事情办完,有了空暇时间,再到巡抚衙门或者是兵备道衙门补办就是,反正发令的时期可以随意填写,这又不是京师,又不是军令一下,必须要几个时辰之内送去兵部报备,其实说白了。就是打个时间差而已。

    徐谦将这调令揉成一团,随意抛到一边,森森看他,道:“你真以为,兵备道会给你补发调令?”

    他突然问出这么句话,洪宽显得有些突兀,不过他不服输,道:“这是规矩,补发调令……”

    徐谦拍案打断他。敲的案牍震震作响:“我来问你,你可知道你抓的人是谁吗?你带兵围的人又是谁?”

    “……”

    徐谦笑了:“此人是徐某人的兄弟,徐某人蒙受圣恩,颇得圣眷,而陛下急需推行海政之策。所以特意下了密旨,令邓健出航。他虽是小小九品大使,可是干系非同小可,陛下早闻邓健回航,一面命我前来迎接倭使,另一个任务,就是火速请邓健入京。陛下要亲自召见。现在这个大明朝的功臣,却被你围了,你却还说,这是兵备道的军令。是兵备道副使指使你做的。你认为,兵备道副使,会承认吗?”

    洪宽顿时大惊失色,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虽然是武官,可好歹也是官场上的人物。这官场之上,潜规则虽是潜规则,可是一旦脚踢在铁板,谁晓得别人会不会溜之大吉,撇干净干系?

    看对方的来头,又是翰林侍读,又是穿着麒麟服的武士,莫非……这些人真是和邓健有关,一个小小武官,竟然要这些人来隆重迎接,那么可以想见,邓健这个人,确实是非同小可的人物。

    兵备道副使要整这小小九品武官,自然是因为对方不过是个小鱼小虾,狗一样的东西,随手一掐,就足够把邓健掐死。可一旦他知道,这个邓健非同小可,甚至已经惊动了上听,涉及到了皇帝,涉及到了翰林院,甚至涉及到了诸多重要的人物呢?

    洪宽的冷汗已是淅沥沥的流下来,他可不是傻子,谁愿意拿自己的乌纱去做赌注,大家为的都是利益去整人,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好处都没有,还要搏上自己的乌纱帽去整人的。

    谁能保证,兵备道副使见事态严重,索性就打死不认账,直接把这盆污水,泼在他洪宽身上,至于……至于补发军令,那简直就是个笑话,人家就是让你背这个黑锅,怎么可能还给你补发军令。

    一旦军令不能及时送去兵部,这就意味着,他洪宽是擅自调兵,擅自调兵的后果就是所图不轨,干系比天还大,就算朝廷不认为他有谋反的企图,可是按大明律,为了以儆效尤,这抄家灭族四字,也绝对脱不开。

    抄家灭族可不是好玩的,这意味着,洪宽的子弟全部要处死,妻妾纳入教坊司沦为官妓,父母亦是不可幸免,一家数十口,全部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现在,洪宽仍然不敢相信,人到了绝望的时候,自然会生出侥幸之心,他咬咬牙:“当时兵备道副使大人下令之时,许多人都听的真切,确实是本官奉他调命行事,徐侍读好厉害的手段,以为几句离间之词,就能挑拨本官与兵备道的关系吗?”

    “是吗?”徐谦不怒反笑:“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请他进来。”

    这个他……洪宽不知道是谁,他不由朝门口看过去,紧接着,遍体鳞伤的锦衣卫百户杨雄走了进来。

    见到了杨雄,洪宽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个天津卫不可一世的特务头子,今日实在有点狼狈。

    杨雄进来,自然是乖乖拜倒在地,道:“卑下见过大人。”

    从杨雄的举止来看,他对徐谦极为敬畏,要知道,杨雄在天津,可是狠得不能再狠的角色,就是有些时候,兵备道的大人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只是现在,杨雄却如一条摇头摆尾的小狗,乖的有些不像话。

    这就更加坐实了徐谦的身份,徐谦的背景,一定比表面上要深得多,而徐谦背景如此深厚,那么这个邓健……

    洪宽的侥幸心理,渐渐在消退。带兵拿了一个不该拿的人,换做是他,也肯定要找人来背黑锅,兵备道那边……难道真的会拼上乌纱不要,也要死活保全自己?

    徐谦慵懒的看了杨雄一眼,道:“杨百户,本官问你,人犯是如何送到锦衣卫的,是谁送去,说的又是什么?”

    杨雄忙道:“回大人的话,人是天津卫的官兵送至锦衣卫,口称是按天津卫指挥衙门的吩咐,还说……一定要好好招呼,定要捏造出几个罪名……”

    洪宽呆住了,杨雄所说的话,分明是将自己推入绝境,人是他送的,至于捏造罪名,确实也和他脱不了干系,一个武官,不但带兵拿人,更重要的是,邓健千余个护卫、水手,也押在他的大营,事情怎么看,都和他息息相关。

    洪宽不甘怒吼:“杨百户,你可不能凭空捏造,当时兵备道副使下令的时候,你也在场,此外还有天津知府,你们都是听见了的,是副使大人下的令,命我立即点兵,捉拿这些‘海盗’。”

    杨雄看都不看他一眼,却是有板有眼的道:“这些事,卑下就不知了,总之人是洪大人的官兵送来的,卑下只知道这个……”

    洪宽浑身冷颤,他突然意识到,现在所有人都在撇清关系,所有人都在找替死鬼,而最佳的替死鬼,似乎就是他洪宽。杨百户的行为并不奇怪,因为他若是死咬着的是兵备道,这兵备道背后是都察院,甚至还有一些部堂,这些人,肯定要搞出事来,他不过是个锦衣卫百户,敢死咬着兵备道不放吗?

    既然不能咬兵备道,那么洪宽自然就成了靶子,死咬住他洪宽,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若是兵备道拿错了人,最多就是个处分而已,还不至于把人家弄死,只要人家不死,就有收拾你的一天。而让洪宽来背黑锅,洪宽这个武官,就是必死无疑,全家都要死,不会留下任何的后患,与此同时,还能给兵备道卖个好,有这个人情在,将来在天津,许多事就方便了许多。

    这些人……都在想着法子整死他,锦衣卫百户所如此,兵备道呢?兵备道那边难道会念他一家老小可怜,把干系揽在自己身上?

    洪宽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他明白,这个时候想让他死的不只是姓徐的侍读,还有这锦衣卫的百户,便是兵备道,也绝不可能再给他补发什么军令了,这些人根本就是一伙的,人家摆明着,是杀他全家,好平息这个事态。

    洪宽疯了,事到如今,再扭扭捏捏也没什么意思,他挣扎着要站起来,朝杨雄扑过去,可是身后的几个武英殿校尉,却早有防范,立即抢身扑上,将他死死按住。

    徐谦大喝:“怎么,你还想行凶,洪指挥,你死定了,你涉嫌擅自调兵,显然是想谋反作乱,这个干系,你逃的掉吗?本官这便上书,你就等着圣旨下来,抄家灭族,全家死光吧,来人,将他押下去,好生看守!”

    几个校尉拉着洪宽要出去,洪宽这个时候怎么甘愿,他当然清楚,一旦拉了出去,被软禁起来,他唯一等着的,就是圣旨下来让他身首异处,让他的妻妾成为别人作乐的工具,让他的父母和子弟做刀下鬼了。

    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宛如一头疯牛,几个人都拉不动,口里高喊:“卑下冤枉……冤枉……这都是兵备道副使姜大人指使,是他指使……”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