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动摇国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锦衣卫衙门和指挥衙门的消息自然瞒不过兵备道衙门。

    所谓道员的姜昕,此时也嗅到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意味。京师来了个大人物,他倒是和指挥洪宽不同,在京师里头,已经有人提前给他修书传报。

    所以姜昕连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那姓徐的来了。

    姓徐的是个争议性人物,官职不高,胜在身负圣眷,现在他为一个小小九品官出头,先是到了锦衣卫百户所,接着又是指挥衙门,雷厉风行,立即把邓健和他的随员统统营救出来。

    如果只是这些,倒也罢了,问题在于,他侍读到了天津,不先来拜访兵备道衙门,反而直接采取这种过激手段去救人,那么显然,姓徐的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或者说对他怀有很深的恶意。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姓徐的若是来和自己摊牌,自己给他几分面子,一个条子下去,肯定会把邓健这些人统统放出来,毕竟人家是侍读,将来前程远大,没必要为了一个小小的九品武官,而得罪徐谦这样的人物。

    可是人家引而不发,既不来拜访,反而亲自出面摆平这件事,言外之意,是根本就没有将他这兵备道副使放在眼里,这里头的意味就不同了。

    官场上的敌友之分,绝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可能有人在你面前说再多漂亮的话,这个人偏偏却是要将你置之死地的政敌,有人和你见面只是点头之交。到了关键时刻却会拉你一把,说穿了,这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在于你做了什么。至少在姜昕看来。徐谦的种种举动,就抱有很大的敌意,锦衣卫服软了,指挥衙门也放了人。姓徐的确实展现出了他的实力,那么下一步呢?下一步会不会来寻衅滋事,又或者干脆寻他姜昕的麻烦。

    天津卫,可是姜昕的地头,姜昕眯着眼,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原以为徐谦从指挥衙门出来之后,或许会到兵备道来,可是谁知。人家却是回了锦衣卫百户所。在百户所里下榻。

    枯坐在花厅里。姜昕喝了一口茶,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这件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既然人放了出来,这不是告诉别人。邓健等人没有罪?他姜昕冤枉了好人?接下来,姓徐的怕是要来寻自己算账了吧。

    可是要算账,哪里有这样容易,姜昕冷笑一声,厉声道:“进来!”

    外头的主事碎步进来,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姜昕慢悠悠的道:“大沽、北塘那边来人了吧?”

    大沽、北塘合称塘沽,隶属天津卫之下,不过那里都是移民,朝廷也没有设置县治,而是由天津卫直辖。

    主事忙道:“已经来了几个乡老,都是要向大人禀告。”

    姜昕冷冷一笑:“叫一个进来就成了。”

    主事颌首点头,连忙去了,过不多时,便有一个富态的中旬商贾进来,此人来自北塘,一般地方,乡老都是老者或者是士绅担任,不过因为那边主要是移民,龙蛇混杂,反倒是商贾居多,所以所谓的乡老,自然也就成了商贩。

    这人进来,连忙拜倒,道:“请大人为小民们做主。”

    姜昕的脸色温和起来,和颜悦色的道:“快快请起,你叫什么名字,有何冤屈?”

    这人道:“小人程芳,蒙邻舍不弃,举为北塘乡老,协助官府办公,前几日,一伙海贼突然出现,在北塘肆虐,奸杀掳掠,无所不为,北塘百姓深受其害,事后小人带人记录,海贼所杀良善百姓七十余人,奸淫妇女三十有余,烧毁房屋四十余栋,只有抢掠财货更是不计其数。北塘如此,大沽亦不能幸免,据说那里受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塘沽那边,从未听说过海贼之事,这些海贼俱都操着外乡口音,行暴之后远遁而去……”

    听到这样耸人听闻的事,姜昕自然震怒,道:“朗朗乾坤,是什么人如此大胆,事发时是什么日子?”

    程芳答道:“十一月初九……”

    “十一月初九?”姜昕冷笑,对主事道:“去请知府来。”

    天津知府周青是个老实人,既然是老实人,自然不敢得罪上官,听到了吩咐,立即坐轿来了,道了一声大人,刚刚屁股坐下,得知了此事,也是面如土色,道:“光天化日,是谁这样大胆,海贼人数几何?”

    程芳答道:“这个却是不知,有的说上千,有的是数百。”

    周青倒吸口凉气,脸色很不好看,身为知府,治下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自然是难辞其咎,可是接下来,他却是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对姜昕道:“大人,十一月初九,那一日不是恰巧一伙人自称是朝廷官差,奉旨出海的人强行上岸的日子吗?天津卫这边一向太平无事,更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穷寇,况且苦主又说这些人虽是外地口音,可是有许多人官话说的很是准确,莫非……”

    姜昕一时恍然大悟:“你不提醒,本官竟是差点漏了这件事,必定是他们强行登录,打退了水路巡检的官兵,放纵人劫掠,残害百姓,随即又至天津卫城下。好……好的很哪,穷凶极恶到这个地步,本官真是闻所未闻,可惜……真是可惜……”

    周青忙道:“不知大人可惜什么?”

    姜昕道:“本官早就察觉不对劲,将他们都拿了,谁晓得节外生枝,京师有人来,却是四处活动,将他们统统放了出去,将这些穷寇放出来,不是正好引狼入室,本官便是要拿人,只怕也难了。”

    周青顿时大怒,他不怒是不成的,这伙人在自己治下闹出这种事,他这知府的仕途怕是多半要毁了,事到如今,若是不能给朝廷一个交代,怕是乌纱都保不住,既然要有交代,至少也得告诉朝廷行凶的人是谁,否则这黑锅迟早要他来背,周青霍然而起,怒气冲冲的道:“无论他们是官军也有,有什么人保他们也好,现在闹出这样骇人听闻的事,天津卫岂可姑息?此事干系重大,大人何故自艾自怨,事到如今,只有立即上书弹劾,另委要员、兵将,将这些人统统拿下。”

    姜昕却是摇头:“你可知道,人就是锦衣卫和指挥衙门那边放的,让他们重新去拿人,怕是难了。”

    周青冷笑:“这便如此,大人说的事,下官倒是也听闻一些,不就是京师来了个侍读罢了,我等占住了理,管他是不是侍读,是从哪里来的,又怕什么?大人可敢和下官一起据实陈奏此事吗?”

    姜昕精神一振:“有何不敢?”

    那乡老程芳听了,感动的老泪纵横,道:“若是二位大人不肯做主,塘沽数百受害百姓,俱都要求告无门了,大人既然肯做主,小民们感激不尽。”

    姜昕将他扶起,安慰道:“所受损失,本官定会要朝廷下拨钱粮尽量弥补,你回去之后,切告百姓人等,让他们稍安勿躁,朝廷迟早还他们个公道。”

    程芳千恩万谢,方才告辞出去。

    周青老眼湿润,道:“百姓淳朴,却是受恶贼诛戮,我等父母官员,若不能讨个公道,要这乌纱何用,大人,事不宜迟,应早拟奏书为宜。”

    这句话正中姜昕下怀,便让周青起头去拟,周青倒也不含糊,能中进士的人,水平自然不差,片刻功夫,一篇振聋发聩的奏书便做成了,言辞自然是激烈无比,周青拿给姜昕来看,姜昕感叹道:“本官虽为副使,却不如你。”说罢提笔具名,周青亦是在后尾衔了个名字上去。

    接着立即命人用快马送去京师不提。

    却说在京师里头,内阁如今只有两位大臣办公,人数虽少,不过大家都默契的没有提及任命新阁臣的事,毕竟这内阁已连续去职了两个学士,现在再提,有点儿晦气,杨廷和和王鳌二人近来关系倒是缓和了许多,许多朝廷大事到了他们手里,二人虽有各自的主见,却都默契的守住自己分寸,不至于为这种事闹得不可开交。

    内阁的气氛,实在有点异样,不过倒还算风平浪静。

    只是这时,却有文吏急匆匆的进来,道:“大人……不好了,天津的急报,有海贼袭击天津卫。”

    听到这句话,坐在值房里的王鳌大吃一惊,便是坐在里头值房办公的杨廷和也连忙赶出来。

    天津卫可不是江南,江南受了海贼袭击倒也罢了,那儿虽然重要,可是和天津卫比起来,却也不过如此。天津卫乃是京师的门户,海贼胆大到袭击天津,那么假以时日,莫非要袭京师不成,天津这种要害之地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说是动摇国本也不为过,这就等于山海关遇袭一个道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