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万众瞩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圣旨赶在消息传开之前出来,确实避免了许多麻烦,朝野上下倒还算平静,并不见慷慨激昂的声讨,显然所有人都在等待事情的结果。

    而钦差也已成行,京师里头虽是有谣言流出,不过因为没有人在背后鼓噪,反而显得出奇的宁静。

    事情这东西最怕的就是炒,只要背后有大人物在背后授意,无数跳梁小丑便忍不住要站到前台,不闹翻天都显得自己本事不够一样。

    天津也是如此,整个天津维持着一种极为诡异的平静,各个衙门之间突然变得谨慎起来,大家各行其是,也极少有人相互串门,几个旋窝中的人物没有出面,依旧在蛰伏等待最佳时期,至于那些小鱼小虾在事情还未明朗之前,自然没有胆子跳出来吆喝。

    兵备道副使姜昕一如既往的每日当值,当然,已经有一批差役去了塘沽,事先调查了不少证据,同时与京师之间的书信也在频繁往来。

    姜昕的座师乃是工部的一位侍郎,算起来也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人物,不过在地方上,侍郎已算是通天的人物了,工部那边传来了许多京师来的信息,情况都如姜昕所预料的那样在预料中发展。

    朝廷果然加以重视,并且立即做出了反应派遣了钦差,只是这个徐阶是什么人,却让姜昕有点摸不清,其实何止是他,朝中许多人也不曾关注徐阶这个人,因为他是新晋的翰林,偏偏又不如徐谦这种状元郎那般耀眼。平时刻意低调,似乎早被人遗忘。

    而现在这个人突然受到了重用,代天子来这天津处置这样的大案,倒是让人对他的立场保持着几分狐疑的态度。

    唯一让姜昕得到安慰的是。内阁首辅杨廷和的态度似乎保持着严厉追责的态度,他当然知道杨廷和和徐谦之间的瓜葛,而身为内阁首辅,杨廷和未必会认为一个这样的案子能整垮徐谦。不过他无所谓,若真是整垮了,他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解决掉一个政敌,可就算是徐谦平安无事,他显然也没有丝毫的损失,所谓驱虎吞狼,只需要表个态度,告诉大家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纵是徐谦。一旦证据坐实。那也肯定要追究。这就足够了。

    接下来的事就看他姜昕,看那个谁也摸不准的徐阶。

    从京师往返天津的快马络绎不绝,既有姜昕的快报。自然也少不了许多直接送去徐谦这侍读行辕的,翰林院里。兄长桂湘和师兄谢正已经递了消息来,让徐谦切记小心,锦衣卫里头,自有父亲徐昌和陆家几个相好的人送来了消息,便是在宫里,黄锦也事先派了急报来,目的无非只有一个,让徐谦做好准备。

    至于徐阶的许多信息也通过诸多关系摆到了徐谦的案台,譬如家里有几口人,什么时候死了爹,有几个儿女,是否好色,又是否贪婪,在翰林院时提到过哪些主张等等。

    这些消息实在有点八卦,锦衣卫某种意义来说就是狗仔队的一种,只不过这些狗仔队打探你的消息为的不是报纸销量,也不是为了娱乐大众,而是磨着刀,随时等着时机恰当的时候把你宰了。

    唯一让徐谦感兴趣的就是,这个徐阶竟然和心学有关系,乃是江右学派的插班生。

    “有点意思了。”其实若是徐谦熟知历史,早该知道此事,只是就算他知道历史,毕竟不可能去关注徐阶这个角色。现在得到这个消息,反倒让徐谦觉得这个徐阶很不简单,或者说他日后的发迹未必就是偶然。

    只是徐谦却顾不得这个,事情毕竟严重,塘沽那边死了这么多人,还烧了这么多屋子,无论是时间还是苦主的描述都和邓健吻合。

    这意味着什么?

    邓健被人栽赃,已是气得老脸通红,不断解释道:“徐兄弟,你是知道我的,我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吗?”

    徐谦咳嗽几声,显得很是尴尬,道:“于情来说,你我是兄弟,我自然不相信你是见利忘义之人,可是于理来说,你还……真就是这么样的人,你可莫要忘了,当年我们认识的时候,你是如何敲诈我的。”

    邓健老脸一红,吱吱呜呜地道:“这……这是过去的事,往事如烟嘛,现在的邓某人已经和从前全然不一样了。”

    徐谦追问:“怎么不一样?”

    邓健怒道:“邓某人虽然爱财,也不是没有抢掠过别人,可是我好歹在海外已有两年光景,真要抢掠,只烧这点破屋子?你休要再拿我还认作是从前没有见识的邓健,现在的邓某人会看得上这点东西?我在倭国的时候……”说到这里,邓健自觉失言,立即噤声,笑呵呵地道:“罢了,不说这个,你若是不信,我只好向天立誓,若是纵容部众劫掠,便天打五雷轰。”

    徐谦叹口气,道:“那么我只好相信你了。”

    邓健感动地道:“这是自然,我们是兄弟,你不相信我相信谁?”

    徐谦摇头,道:“我是不得不信你,现在把你保出来,为了救你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我现在和你撇清关系,别人会放过我吗?没法子,只好和你绑在一根绳上了。”

    邓健无语,只得悻悻然地道:“只是现在该怎么办?”

    徐谦眯起眼:“假如这个事不是你所为,那么你说又是谁做的?是谁能调这么多人手,又是谁在事后能安排这些人藏匿起来?”

    邓健沉默了一下,道:“天津卫有这本事的无非就是三个人,一个是锦衣卫百户,另一个是天津卫指挥,最后嘛,自然是那兵备道的副使了。”

    徐谦颌首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八成就是这个姜昕,可问题在于,我们还是什么证据都没有,既然没有证据,根据种种的迹象,你若说不是你所为,怕也无人肯信;所以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你我二人和那姜昕,不是他死,就是你我俱亡,他不死,咱们就不安生。”

    邓健眼眸掠过一丝杀机:“徐兄弟的意思是,今夜去宰了他?”

    徐谦瞪了他一眼,道:“休要拿你那套海贼的套路搬到这大明来,这是天朝上国,是首善之地,是中途神州,杀人需要用刀吗?”

    邓健不由咋舌。

    徐谦叹了口气,看了邓健一眼,道:“只是但愿你当真没有做过这等丧尽天良的事,否则我可要被你害苦了。塘沽那边,我已命锦衣卫前去探查,且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那钦差估计也就这一两天就会到,若是他公允倒也罢了,如果是偏帮姜昕,只好一并将他们铲除了。”

    对于这个徐阶,徐谦倒是没有什么害怕,毕竟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大人物见得太多,固然晓得徐阶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问题在于,现在的徐阶还嫩着呢,和历史上老奸巨猾整垮严嵩的徐阶差得太远,徐谦并不介意,一旦到了紧要关头,连这徐阶一起坑了。

    “只是该如何铲除?”邓健依旧一头雾水。

    徐谦微微一笑道:“现在还没有头绪,不过也不急,走一步看一步吧。”

    方才还自信满满,现在却说走一步看一步,邓健不由苦笑,看来徐兄弟也不是很靠谱。

    ……………………………………………………………………………………………………………………………………………………………………………………

    塘沽。

    这儿依山靠海,占尽地利之便,不过此时的大明朝实施海禁,并没有给这里带来富庶,由于长年累月河道的冲刷,将这里冲刷出了一道平原,于是许多无主之地自然也就出现,招徕来了诸多流民,官府为了便于管理,便在这里设立了水路巡检衙门,可就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如今却是鸡飞狗跳。

    塘沽的外乡人多,可是近来有许多孔武有力身穿便装的人出现,似乎都在打探消息。

    这事儿自然是和前不久发生的海贼侵袭事件有关,靠着海湾处是一处市集,平素颇为热闹,因为附近有一处渔村,所以许多渔夫都会将收成放在这里交易。

    市集里充斥着腥臭,停靠在一边的马车稳稳的停在这里,有个便装汉子到了马车下头,压低声音道:“大人,打探清楚了,海贼袭击的是距离此地七里的一处村庄。”

    车帘子打开,却是一身圆领员外衣,一副商贾打扮的徐阶,徐阶皱眉道:“七里之处?走,去那里看看。”

    汉子苦笑道:“那儿甚是荒僻,又饱受袭击,如今只怕对外乡人……”

    徐阶眯着眼,闪露出一丝疑色,继续问道:“海贼第一处袭击的是那里?接下来又去了哪里?”

    汉子手指着远处的一处海湾:“此去十几里便是一处渔村,那是大沽的地界,海贼们在一个时辰后在那儿出现。”(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