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陛下那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秋去冬来,京师里刮起了北风,让人在空旷处睁不开眼睛,北运河一夜间浮上了一层细薄的冰面,次日清早曙光一照,霎时五光十色起来。

    紫禁城的人依旧是起的最早的,其实过了子时的时候就有神宫监的太监拿着扫帚开始扫除,再过一个时辰尚膳监便起来了,为贵人们准备糕点,差不多这个时候,黄锦便该起了,今日是他当值,问了太监,说是陛下没有去坤宁宫的各殿贵人处睡觉,而是在暖阁里将就了一晚上。

    黄锦撩着厚实的袍子连忙赶到暖阁,其实嘉靖已经起了大早,也不知是不是没有睡,总之他的性子很古怪,此时的嘉靖端庄坐在铜镜前,由身后的小太监给他梳发束冠,铜镜中的嘉靖有点未老先衰,唯有那双眸子,依旧闪耀着光彩。

    “几时了?”嘉靖平静的问。

    黄锦忙道:“还早着呢,才打了两次鸡鸣,晨鼓都没响。”

    嘉靖嗯了一声,突然道:“昨天夜里,朕做了一个梦,梦到朕浑身是血,可怕,可怕啊,怕是恐有血光之灾,寻常百姓家若是做了这样的梦,会怎么来着?”

    黄锦吓了一跳,这宫里谁敢说血光之灾四个字呀,也就是皇帝可以口没遮拦,他连忙道:“陛下,这梦一向都是反着的,陛下昨夜梦见……那个那个……想来是大吉之兆。”

    嘉靖陡然冷笑,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太监退下。随即眯着眼侧目看黄锦,道:“梦是不是反着的朕不知道,朕却是有预料,朕、还是朕的朝廷。保不准就要出大事,东厂那边,近来都打探了什么消息?”

    黄锦忙道:“正定河的通州段那边闹了个事故,两伙船夫打将起来。顺天府已经处置了……还有……是了,钦天监的杨茹病倒了,据说和他儿子有干系,他儿子不争气,和他的小妾暧昧不清,正好给他撞了个正着……再有就是前个儿工部侍郎赵碧母亲生辰,摆了大宴,连王鳌王老大人也都去了,同去的还有……”

    嘉靖不耐烦的摆摆手:“朕说的是天津卫。天津卫有什么消息?”

    黄锦苦笑。道:“前个儿不是报了吗?天津卫发生兵变了。”

    嘉靖余怒未消:“朕当然知道。可是朕的大臣们都说了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就不会议论。不会非议,他们什么时候成了哑巴?”

    黄锦连忙道:“是。是,奴婢是知道一些,就怕说出来陛下生气。”

    嘉靖披头散发的站起来,赤着足在这烧了地龙带着余温的地砖上走了几步:“朕气的还不够?直说了吧。”

    黄锦压低声音道:“许多人私下在说,这是有人故意乱中取栗,在这兵变背后,一定是有人唆使,至于唆使之人……”

    “是徐谦是不是?”嘉靖面无表情的道:“是就是,遮遮掩掩有什么意思?朕也觉得是徐谦,可是又觉得不对,天津卫指挥一向是听兵备道调度的,对一个侍读表面客气倒也罢了,怎么敢冒这样的风险?可见这都是有人在造谣滋事,不是徐谦火中取栗,是有人想火中取栗。天津卫这事儿总是透着古怪,你还打听了什么消息?”

    黄锦苦笑道:“暂时没有消息,不过兵变的事确实是有,官兵们不忿的是兵备道的姜昕,现在姜昕也给拿了,听说昨夜许多言官凑到了一起,多半就打算拿这个做文章,弹劾徐谦挑起兵变,擅拿朝廷命官,本来这事儿东说东有理,西说西有理,姜昕咬死了贼人是邓健指使的,而徐谦又咬死了这和姜昕有关,现在突然连姜昕都拿了,有人说这是徐谦的诡计,多半用不了多久,指不定会严刑逼供,逼迫姜昕承认姜昕才是天津卫大案的主谋。”

    嘉靖冷笑:“朕晓得徐谦是什么人,这个家伙虽然缺德,比起朕的那些个直臣们却好一些,徐谦突然指认姜昕,怕真有内情。只是这事儿远在天津卫,朕也是鞭长莫及……”他显得有些烦躁:“好不容易有了点新气象,不会就此变故罢,哎,加快人手,再探。朕琢磨着,今日的廷议,怕是有人要拿这个说事。”

    今日恰好是每个月中廷议的日子,也难怪嘉靖心里不痛快,平时的时候他可以躲着,偏偏今日却是不能躲,每次廷议的时候想借此博个清名的清流实在太多,总会有人说三道四,让嘉靖心里大火,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黄锦自然摸透了嘉靖的心思,苦笑道:“陛下,这事儿……”

    嘉靖压压手,制止黄锦说下去,叹口气,道:“你退下,朕要梳头。”

    廷议一般都在正午进行,到了正午艳阳高照,不过这京师的风依旧大的很,在正德朝以前,廷议只是朝廷多个部分进行的会议,倒是有点类似于联席会议一样,大家讨论一下大致的方针,研究一下各部需要配合的地方,皇帝可以不在场,不过结果却要报上去,遇到争议不下的事儿,也需报给皇帝裁决。

    不过嘉靖为了以示自己和正德那人渣的区别,所以将这廷议正式化,其中最大的举措就是将廷议纳入了朝议,除了遇有大事而临时组织的非常务廷议之外,每月月中还得来一次常务的廷议,嘉靖身体力行,为了表现君臣鱼水之情,当然要在场。

    大臣们冒着呼啦啦的北风到了崇文殿,紧接着嘉靖也就到了,既是例行的廷议,所以讨论的事也和那种临时组织的廷议不同,今日的廷议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大家各抒己见。

    至于嘉靖呢,则是在卷帘之后,该干嘛干嘛。

    先是有兵部大臣告了一下新近从江南来的大捷,说是在浙江官军剿灭了一伙倭寇,杀死倭寇三十七人,倭寇的人头也已经检验,确实是三十七颗,这一次次的大捷,让今日的廷议平添了几分喜气。

    嘉靖的坏心情也不由冲淡了几分,忍不住道:“天下的事,怕的终究是认真二字,只要认真起来,就无往不利了。这两年朝廷革除时弊,改革军事,都可谓是对症下药,正因为如此,才有如今的气象,倭寇如今畏我大明天威,是以化整为零,试图负隅顽抗,朝廷这平倭之策,还要继续下去,今日一个大捷,明日一个大捷,待数年之后,务求做到倭寇绝迹。”

    众臣纷纷道:“陛下圣明。”

    正在这时,却是都察院御使张参站出来,道:“陛下,微臣有事要奏。”

    嘉靖耐着性子:“爱卿所奏何事?”

    张参道:“微臣听闻,天津卫出了兵变,不知可有此事吗?”

    兵变的事其实早就传开了,这张参却是借故问起,摆明着是要做文章。

    嘉靖淡淡道:“朕也听说了一些。”

    张参道:“微臣觉得,此事很不简单哪。”

    张参从前和毛纪的关系走的很近,自从毛纪滚蛋之后,他便成了孤家寡人,犹如丧家之犬,他当然晓得,有徐谦在一天,自己的苦日子就还在后头,之所以现在没人收拾自己,是因为大人物们早就将他忘了,被人遗忘是很痛苦的,而这一次,张参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只要这次展露锋芒,或许还能垂死求生,至少他晓得,朝中不少人都和徐谦有矛盾,自己登高一呼,说不定会得到某些人的青睐,到了那时,徐谦趁机整死了,自己又得到别人的照顾,青云直上,自是风光无限。

    张参当然也清楚,这件事非同小可,若是不痛不痒的弹劾几句,效果并不大,好在他是言官御使,这言官御使最大的本事就是夸大其词,此时心里有了腹稿,旋即痛心疾首的道:“陛下可知,此前兵备道副使姜昕弹劾巡海大使邓健纵容部属不法,这邓健,微臣已经查明,竟是徐谦的故交,二人是穿着一个裤裆的朋友,后来这徐侍读为了救邓健,竟是亲自带人去了天津锦衣卫百户所要人,百户所的百户不敢得罪徐谦,自然乖乖将人交出,此后徐谦又带人明火执仗到指挥衙门……”

    张参还是做足了功课的,风闻奏事嘛,若是连风闻都没有,还奏个屁事,他今日在殿中所讲的东西和事实也确实**不离十,虽然有小小夸张,却还算没有说谎。

    紧接着,张参痛心疾首的道:“陛下想想看,朝廷刚刚要彻查邓健一案,就闹出了兵变,微臣听说,指挥衙门的指挥后来也和徐谦关系匪浅,对他马首是瞻,微臣在想,是不是这个指挥有什么把柄在徐侍读手里,徐侍读与他勾结,暗地里发起兵变,趁机拿了姜昕姜大人,再严刑逼供,让这姜昕做邓健的替罪羊?”(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