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闭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张参一番控诉,可谓字字泣血,毫不客气,更可贵的是他事先做足了功课,抽丝剥茧,丝丝入扣,一番长篇大论,竟是一下子得到了满朝不少人的认同。

    张参最后拜倒在地,哽咽道:“陛下,此事不可不察,堂堂朝廷命官,勾结当地指挥激起兵变,擅拿兵备道副使,多半还要严刑逼供,为的不过是一己私利,关系重大,若是陛下不立即处置,若是人人效仿,社稷恐有倾覆之危。微臣建议,应当另委钦差要员前往天津卫,一方面赦出姜昕,另一方面暂时拿住徐谦,先从天津卫指挥入手开始查起,到时定能水落石出,还塘沽被屠百姓一个公道,还姜昕一个公道。”

    最后的结论几乎是致命的,其实兵变的事谁都觉得有蹊跷,为什么早不哗变晚不哗变,偏偏这个时候哗变?无非……是因为有人挑拨而已,而挑拨兵变对谁的利益最大?说穿了,还是徐谦而已,所以彻查徐谦,却不能从徐谦身上动手,因为徐谦是侍读,不好动刑,却是可以暂时软禁他,最恰当的切入点应当是天津卫指挥洪宽,因为闹起兵变,他责无旁贷,既然如此,先治他的罪,这就有了严刑拷打的机会,只要他熬不过刑,必定要乖乖供出是谁勾结他,到了那时,一切真相就都浮出水面了。

    朝臣们不少人听的暗暗点头,都觉得有理,这时又有人站出来,道:“臣附议,事关重大,既要彻查,就要彻查到底,朝廷既不会冤枉好人。更不能放过一个奸佞,况且涉及到了兵变,不可不慎。”

    许多人呼啦啦的出来响应,一个个大臣如走马灯一样站出来:“臣附议。”

    嘉靖不禁皱眉,本来他已经有了应对的准备,无非就是装傻充愣而已,谁晓得今日竟如此激烈,他眯着眼,不发一言。心里还没有什么计较,这时,却有人兴匆匆的道:“急报,急报!天津卫急报!”

    这太监匆匆进来,却是因为陛下早有旨意。若是有天津卫的消息,无论何时何地都需立即来报,此时正在廷议,按理来说这是很无礼的举动,可是偏偏因为嘉靖的这句吩咐,却没有在前头加一个除廷议之外,却惹得无数大臣不由翻起白眼。

    真是岂有此理。廷议是什么场合,也是小太监说闯就闯进来的?陛下这又是什么意思,莫非宫里连这点礼数都没有了吗?

    嘉靖现在却等于是有人替他解了围,虽然心里晓得到时必定有人要骂宫里没有规矩。现下也顾不得这么多,忙道:“来,递上来。”

    一封奏书递上,这奏书乃是徐阶所上。星夜送来,俱言的是天津卫一案的经过。最后的结论是,此案的幕后主使之人便是姜昕。

    若只是说姜昕认罪伏法倒也罢了,更骇人听闻的是,便是那些滥杀无辜的党羽也都已经拿获,四十多个活口,也都纷纷认罪,他们的口供也都指向了一个人——姜昕。

    有了人证,那么罪名可就实在了,若是一般人,或许你可以操作一下,让人来做伪证,可是这四十多个同党想要逼迫他们做伪证却是万万不能的,毕竟他们也是死罪,既然是死罪,那么你又拿什么来威胁他们?况且此案涉及到了‘谋反’,谋反大罪,党羽固然不会千刀万剐,不过诛族却也不是没有可能,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已经不会受到任何威胁,况且是异口同声的指认姜昕为主谋。

    如此一来,事实就很清楚了,姜昕是主谋,而且绝对没有丝毫的疑点,不只是这些同党落网,便是姜府的主事也已经归案,是姜昕吩咐了主事,主事再去寻了这些党羽,最后这伙党羽在塘沽滥杀无辜,再伪装商贾,拿着天津卫兵备道出具的路引,远遁山东。

    徐阶也已经调查了沿途关卡,案发当日,确实有一群拿着天津卫兵备道路引的商贾出现,这就证明,这些人确实是加害塘沽百姓的真凶无疑,正是因为有了兵备道的庇护,所以一路畅通无阻,沿途的官兵亦没有起任何疑心,只是认为这商队和兵备道有什么关系,又或者这商队的东家是兵备道副使大人小舅子又或是堂兄弟之类,这是很常有的事,沿途关卡上的官兵自然不敢搜查。

    姜府主事、同党还有各路关卡的官兵最后都已证实,现在根本不必有姜昕的口供,此案算是正式定案了。

    邓健只是被栽赃,而且根据奏报,姜昕在任期间,确实贪墨了脚力钱,却是奴役天津卫官兵去充作苦役,这种种的事迹已经证明,天津卫所发生的事,和谁都没有关系,唯一有关系的也就是这个姜昕。

    嘉靖看完了奏报,脸色阴沉的可怕,目光一扫满堂的大臣,却见张参还要张口,道:“陛下……”

    “住嘴!”嘉靖大喝一声,声色俱厉!

    张参吓了一跳,他乃是言官,皇帝怎么能让他住嘴呢?不过这嘉靖一看便晓得正在盛怒之中,他一时气短,居然不敢再说话了。

    嘉靖沉吟片刻,整个崇文殿也是静悄悄的,谁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送来的这份奏书说的又是什么事。

    良久,嘉靖有了主意,立即道:“杨先生,王先生,随朕来。”

    说罢他那着奏书,飞快下殿,带着一干太监和禁卫火速前往了暖阁。

    满朝的大臣一头雾水,谁也不晓得天子为何会如此的古怪,杨廷和和王鳌对视一眼,随即也赶赴去了暖阁。倒是留下这一干大臣,却是不晓得如何是好,毕竟天子也没说散朝,现在就走,似乎很不合适,于是只能在这儿呆呆站着。

    这张参现在有点后悔了,身为言官,居然被天子骂了一句住嘴,这还了得,早晓得自己应当表现出一点风骨来,直接顶撞一下天子,倒是现在回想,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倒像是自己理亏一样,白白错失了一个做直臣的机会。

    …………………………………………………………………………………………………………………………………………………………

    与清冷的崇文殿相比,暖阁要舒服了许多,整个阁里热腾腾的,每日千斤的柴火、煤炭就在这暖阁的地下燃烧,使得虽是初冬,却依旧如置身暖春之中。

    嘉靖将奏书递给了杨廷和和王鳌传阅,杨廷和看到奏书之后,顿时骇了一跳,他惊讶的不只是这个姜昕竟是如此残暴,他更骇然的是这群皇家校尉,两百多个皇家校尉为了拿贼,居然不歇不眠不吃不喝,从清早到次日的子时时分一路的跋涉,而后又以零伤亡拿下了一伙贼寇,这些贼寇既是惯匪又是穷寇,是绝不可能乖乖俯首就擒的,此时便是杨廷和也不由感叹:“武英殿校尉冠绝天下,老夫算是见识了。”

    杨廷和脸上并没有太多触动,事情已经清楚,他自然不会再玩什么花招,对他来说,这事能成就成,不能成也无所谓,毕竟他是内阁首辅,没有干涉过多的必要。

    王鳌见了奏书,也是啧啧称奇,不由道:“杨公所言不差,冠绝天下四字,武英殿校尉确实名副其实。”

    二人都十分默契的选择了避重就轻,猛地夸奖武英殿校尉,却对姜昕的事避而不谈。

    因为姜昕这件事上有一个谁都绕不过的问题,恐怕这也是嘉靖让他们前来密商的原因,否则直接在廷议时公布于众岂不是好?

    他们二人猜测的果然没有错,嘉靖目光冷淡,道:“二位先生以为,姜昕怎么处置?”

    这就奇了,明明是谋反大罪,怎么处置还要来问别人?他之所以这样问,正是因为有一个程序上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在于,嘉靖登基之后,处处以正德加以区分,嘉靖还曾颁布旨意,痛斥过正德任用奸邪,虽然到了嘉靖朝,各种乱七八糟的龌龊事也是不少,可是和正德朝的江彬、刘瑾这些人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可是现在,就在天子脚下,居然出了姜昕,姜昕这个人可谓罪孽深重,其罪恶怕是和刘瑾比都不遑多让,若是现在将此人的恶事公布于众,结果会如何?刘瑾再坏,正德皇帝好歹也处置了,姜昕更坏,皇帝虽然同样要处置,可是在天下人眼里,又会怎么看?

    嘉靖要考虑的,就是这个面子问题。

    所以他才询问杨廷和和王鳌,询问他们怎么处置,因为嘉靖不愿将这奏书公布于众,一旦公布,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