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徐兄请上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徐阶觉得徐谦今日有些奇怪,不晓得他是在故意说笑还是意有所指,既然摸不透这个家伙,索性就说几句漂亮话,随口胡扯几句。

    徐谦道:“听说徐兄是聂豹聂先生的门下,久闻聂先生大名,闻名遐迩,不过现在看来,徐兄眼下的成就,怕要在令师之上了,真是可喜可贺。”

    徐阶却是愁眉苦脸,道:“徐侍读说笑,今日左右无人,说句实在话,徐某人并不想去詹事府,眼下朝廷乃是多事之秋,而徐某既无根基又无背景,却窃据如此尊位,这是取祸之道,与其如此,还不如效仿恩师外放为一县一府的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这是徐阶的老实话,他跟随聂豹学习心学,早不是从前那个只热衷功名的狂生,从前的他只晓得官越大越好,现在的他却晓得官自然要做,可是要做官,却必须得有做官的艺术,他早就嗅到这看似风平浪静的朝廷正在酝酿一场风暴,他现在越是显贵,就免不了要被人拉拢,可若是不肯就范,就会被人排斥,一旦愿意给别人做前锋走卒,最后又可能身败名裂。

    也正因为如此,徐阶选择了大理寺,清贵的翰林要求去大理寺任职,这种人实在少见,偏偏他非去不可,既然他肯挪位置出来,人家还求之不得。

    只是老天给徐阶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刚刚到了这不起眼的大理寺任上,却莫名其妙的立了‘大功’,而后直接调入詹事府。詹事府可是个炙手可热的地方,怕他一进京师,就少不得有人要招揽了,合作共赢是做官的捷径。徐阶并不介意和人合作,可问题在于现在时局还未明朗,就贸然与人合作,这是极为不理智的。

    徐谦看了徐阶一眼。倒是觉得徐阶这个人实在有点聪明了,其实这世上的聪明人关键不在于你做什么,而在于你根据自己的处境做出什么选择。就如徐谦的妻兄桂萼,他决定在嘉靖身上进行投机,是因为他的出身并不算好,想要一举登顶,唯有进行豪赌,桂萼就是聪明人,因为他的投资。迟早会收到丰厚的收益。

    而另一方面。对于徐阶来说。让他现在来站队显然不算什么好事了,他本就是探花出身,以他的资格。将来迟早都要身居高位,眼下所欠缺的无非是时间而已。既然等都能等到进内阁的一天,那么又要何必着急与人豪赌?还不如作壁上观,等别人两败俱伤之后再闪亮登场。

    所以说桂萼投机,是桂萼最好的选择,同样的道理,徐阶避祸,亦是他老成持重的一面。

    徐谦心念一动:“既然徐兄不肯去詹事府,何不如请辞?”

    徐阶苦笑:“想要辞了也不容易,莫非依旧回大理寺?”

    徐谦摇头,道:“我倒是知道一个去处,徐兄何不如恳请朝廷将你留在天津?眼下天津兵备道副使正好有了空缺,怕是眼下朝廷也很是为难,现在天津出了这样的事,谁还肯来这里赴任?若是此时徐兄上书,就说天津卫被这姜昕乱政之后,已是百废待兴,徐兄自请兵备道副使,为朝廷分忧。如此一来,朝廷必定准允,便是陛下,怕也认为你识得大体,肯为君分忧。再者这天津距离京师不远,徐兄即可避祸,又可随时关切京师动态,进可攻退可守,便是这兵备道副使,本身就属都察院名下,乃是正儿八经的从四品,本来以徐兄的资历,怕是不够主持天津卫事务,可是现在这个契机,却正好让你从从五品的詹事府谕德有了迈入从四品的资本,徐兄以为如何?”

    徐谦一番话惊醒梦中人,徐阶骤然明白了什么,道:“听徐侍读这么一说,倒是事有可为,就怕朝廷不准。”

    徐谦冷笑:“你还不明白吗?现在可没人肯来天津卫,这儿现在不但晦气,最紧要的是过于是非,朝廷没有好的人选,你又肯毛遂自荐,一拍即合,必定成功。”

    徐阶抖擞精神:“既如此,倒是多谢徐侍读提醒,待会儿愚兄便上书。”

    徐谦微微一笑:“自然是越快越好,是了,过几日我要去北塘一趟,徐兄索性无事,不妨随我去逛逛?”

    北塘?

    徐阶不由奇怪,来了这天津,他多少对天津的事知道一些,那北塘乃是不毛之地,据说连人烟都没几个,又非是风景名胜之地,跑去那儿做什么?只是徐谦殷情相邀,他却不能不应,道:“好,明日便随徐侍读出去踏青。”

    他以为是踏青,哪里晓得人家是拉他上贼船,可见有些人就算心机再深,也不会料到黑中自有黑中手,这徐谦乃是有心算无心,孜孜不倦,专注黑人一百年的旷世奇才,人家早就挖了一个坑等着他了。

    徐谦笑呵呵的将徐阶礼送出去,刚刚舒舒服服的坐下,还未喝茶,耳房里便闪出了邓健来,邓健笑嘻嘻的道:“明日去北塘,去北塘做什么?”

    邓健如今升官发财,自然心里偷乐,现在也算是有官厅的官儿了,不过他的海路安抚使司衙门还在筹建,所以也不急着赴任,每日便呆在这里陪着徐谦,和徐谦斗斗嘴。

    徐谦笑吟吟的道:“他将来铁定是新任的天津卫兵备道副使,既然是兵备道副使,你我兄弟在天津的许多布局自然还得让他看顾着,所以先拉他上了贼船再说。”

    徐谦所说的布局,是海路安抚使司衙门即将要兴建的十几艘千料大船,既然要造船,就得有船坞,还得有人员,除此之外,自然还有徐谦的大工坊,虽然这个工坊无人得罪,也不怕有人来惹事,可问题在于,若是有当地官员保驾护航,岂不是更好?将来工坊有什么难处,至少总得有人兜底才是。

    更何况如意坊在工坊边上也打算开了新店,还有商贾们合资打算修筑的一条从北塘至塘沽、运河、天津城的道路,这倒也罢了,最重要的还是重修塘沽港口,眼下塘沽的港口还不能停驻大船,主要是许多设施都年久失修,现在海路安抚使司以出海巡视海路的名义修建这港口,自然也需要有人支持。

    徐谦之所以怂恿徐阶留下,自然是有他的用意,选中徐阶,是因为徐阶是心学门人,心学的人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学以致用,至少还不刻板,较容易接受新鲜的事物,让他在兵备道,将来徐谦在天津鼓捣东西来,至少有了许多方便。

    当然,方便不方便还得看明日的洗脑成不成功,徐谦深知这人的主观意识最是容易影响人的行为和思想,因此这徐家在天津的布局成不成,还得看明日。

    天津卫是个好地方,其地理位置比之江南也不遑多让,这里既靠海,又是运河的枢纽,距离京师虽近,却属于一片空白,这里的士绅不如江南那般根深蒂固,甚至根本就没有士绅可言,徐谦想要培养壮大自己的力量,将地址选在这里最是合适。

    邓健听了,倒也认真起来,他可不是几年前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徐家的如日中天,靠的绝不只是圣宠,现如今,靠的主要是报纸、如意坊、皇家学堂、甚至于将来的海路安抚使司来做支撑,这些东西无一例外都是新事物,许多新东西放在京师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越是靠近政治中心,阻力就越大,他大致明白徐谦的心思,徐谦在有意识的将天津纳入徐家的范围,从各个方面的影响和渗透。

    这正处在幼苗期的新事物,自然需要一个知心人来帮忙照拂,这个人,就是徐阶。

    至于几年之后,徐阶离任,倒也不怕了,因为这几年的时间,这些新事物必定会发展壮大,它们的发展,伴随着徐家的显赫真正变成朝中一个根深蒂固的势力,朝廷再随便派一个兵备道副使来又能如何,不满意,收拾掉就是。

    邓健笑呵呵的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同去,一起陪这位徐大人走一走看一看。”

    徐谦白了他一眼:“人家可是翰林出身,最讨厌粗人,你去添什么乱,老老实实在这儿呆着吧,是了,让你上书造船,你的奏书可准备好了吗?”

    邓健苦笑:“我咬着笔杆子枯坐了一天,也没有头绪,徐兄弟,还是请你帮忙代笔吧。”

    徐谦苦笑摇头:“我若是代笔,陛下就肯定晓得这是我的主意了,其实自己动笔才好,无论写的好与不好,至少是告诉陛下,你没有弄虚作假,当今皇上最是讨厌被人糊弄,你可以没文化,但是不能偷奸耍滑,懂吗?”

    邓健不由咋舌:“皇帝老子居然跟邓某人一个脾气,邓某人也是最恨弄虚作假之人,昨日出去闲逛,有个黑心商贾想拿一把破铜烂铁来糊弄老子,老子直接给了他十几个耳刮子!”

    徐谦暗暗摇头,这算不算是匪气难改?(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