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封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接近正午,徐昌父子已抵午门,迎面撞到了正要出宫的黄锦,黄锦见了他们,连忙抢步上来,急切地道:“你们可算来了,快,陛下已在暖阁等候多时。”

    徐谦皱眉道:“怎么,又出了什么事?”

    黄锦道:“王学士重病。”

    听了这个消息,徐谦愕然了一下,随即暴跳如雷地道:“他娘的,我被坑了,难怪那些孙子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姓桂的最不是东西,亏得还是连襟,他跑就跑,为何连告知一声都没有?”

    徐谦可不是傻蛋,王鳌病重,此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是不可能的,再联想到近来许多人纷纷出逃,这稍一琢磨,就能体会到其中三味,这不是被坑那才是出鬼了。

    王鳌这厮暂且不说,虽说大家守望相助,可是交情毕竟有限,他瞒着自己倒也罢了。可是桂湘这厮当真是不要脸哪,亏得还是亲戚,这亲戚未免也太不值钱了,如此始料不及,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这几乎是徐谦所面对到的最可怕的阶段,因为王鳌一旦养病,那么朝中大权又会重新落回杨廷和的手里,而王鳌原来的那些党羽呢?亲信的党羽自然都已经跑路了,而那些当时看王鳌势大的墙头草们会怎么样?

    便是连猪都晓得,这个时候再不改弦更张,随时都可能被人清算,为了明哲保身,他们一定要和王党划清界限,只是王鳌都已经告病了。再加上王鳌本身就是杨廷和半个授业恩师,你总不能骂王鳌吧?不能骂王鳌,那总得逮人来骂,想来想去。徐谦已经不用再琢磨了,就是自己。

    徐谦几乎已经想到几日之后的场面,无数条官场疯狗追着自己狂吠,而杨党们就算不打算这个时候把自己收拾掉。可是见有人起了头,必定也会跟进,到了那时,自己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算有皇帝保着,可是这日子……

    徐昌感受到了儿子的无奈,连忙拍拍他的肩,安慰道:“谦儿。怕个什么?实在混不下去了。就来做亲军。以你的资历,一个千户还是有份的。”

    徐谦鄙视地道:“我堂堂六首和状元公去做莽夫?”

    徐昌大怒,手上加了力道。狠狠地拍在他的肩上:“原来你看不起你爹?”

    “……”

    徐谦深吸一口气,道:“爹。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儿子的意思是说,别人要拆你的台,怎么能轻易服输?他娘的,我徐谦是服输的人吗?谁敢招惹我,我十倍百倍奉还,等着瞧,谁也动不了我,惹得急了,我就……就……”

    徐昌道:“就什么?”

    徐谦卖个关子道:“你等着瞧,有的是好戏看,我们还是先去见皇上吧。”

    到了暖阁,父子二人行礼,嘉靖脸色说不上好坏,吁了口气,道:“都起来吧,都是自家人,没有这么多礼数,昨夜的事,朕已经知道了,这次你们立了大功,倭寇既被皇家学堂一网打尽,即是大捷,有大捷就要升赏,升赏的旨意,朕已经拟定了,徐爱卿……”嘉靖看向徐昌,道:“你操练军马有功,为国育才,很是辛苦,此次又立此军功,朕已告知礼部,敕你侯爵。”

    侯爵……

    按理说这确实算是实打实的军功了,只是歼倭寇一两百人就因功封侯似乎有些欠妥,不过话又说回来,眼下国无大患,在江南那边,有个百户官带兵剿了七十余个倭寇也升任了世袭千户,更何况,这伙进京的倭寇乃是倭寇中的精锐,皇家学堂又是完胜,更不必说,徐谦在此次中的作用。

    当然,嘉靖如此厚赏自然有他的用意,徐谦把自己的功劳这送给了嘉靖,如此一来,徐谦看破倭寇行藏的功劳等于是没了,可是对嘉靖来说,毕竟是个人情,人情加功勋,这是实打实的。

    徐昌倒也不推辞,连忙谢恩。

    嘉靖看了徐谦一眼,道:“徐爱卿,朕曾经向你承诺,想办法升任你为侍读学士,只是眼下出了变故,王爱卿的事,你知道了吗?”

    徐谦苦笑道:“微臣知道。”

    嘉靖叹息道:“朝中好不容易稳定,又逢此变故,这是天不佑朕也,没了王爱卿,这杨先生怕又要咄咄逼人了。所以这件事有了点儿麻烦,眼下你最紧要的是独善其身,朕打算外放你出去避祸,你可愿意吗?”

    徐谦咬了咬牙,把心一横道:“微臣若是走了,陛下当如何?微臣宁愿留在京师里。”

    他是绝不愿意走的,一旦溜了,自己在京师的许多努力就都白费,既然如此,索性留在京师,可要留在京师,当然得捡些好听的话,得表现出留在京师是因为担心皇帝,也算是卖个好了。

    嘉靖不由苦笑:“你的忠心,朕是知道,可是朕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暂时放你去南京更好一些,趁着王先生还没有致仕养病,请他在吏部调你去南京兵部任职,一两年后,等朕渐渐站稳了脚跟,你再回来。”

    徐谦依旧摇头,道:“臣宁愿在京师,至于杨学士,臣有办法周旋。”

    听到徐谦有办法,嘉靖不由道:“什么办法?”

    徐谦道:“请陛下恕罪,臣不能说,一旦说了就不灵了。”

    嘉靖倒是有了兴趣,其实他也不愿徐谦离京,现在徐谦说自己能自保,自然是好,对徐谦的本事,嘉靖还是相信的,这个家伙做任何事都会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办法,有些办法甚至超越常规,事后让人啼笑皆非。

    嘉靖道:“既然如此,那么朕也不多言了,你似乎还有话说?”

    徐谦道:“微臣的侍读学士还算不算数?微臣的意思是,假如微臣能让杨学士不反对此事。”

    嘉靖古怪地看了徐谦一眼,想做官的人他见得多了,可是在这个风头上还想着做官的人他却是第一次见,话说这个节骨眼上,不是该缩起头来做人,夹着尾巴乖乖在边上防止明枪暗箭吗?怎么这个家伙反而一副跃跃欲试,非要蹦达几下不可的样子?

    沉默良久,嘉靖正色道:“君无戏言,自然算数。”

    徐谦笑起来道:“若是如此,微臣算是放心了。”

    嘉靖却是叹息:“你倒是放心,朕却是放心不下,你的恩师还在杭州吧,近来身体可好?”

    嘉靖没来由地问出这么一句,倒是让徐谦有些紧张起来,嘉靖这意思多半有起复恩师的意思,话说恩师入阁倒也不是个办法,可问题在于,他老人家一大把年纪,千里迢迢赶回京师来;一大把老骨头,却还要和杨廷和勾心斗角,这可不太妙。

    徐谦虽然平时对谢迁有几句腹诽,可是授业之恩他却还是记得的,当年若不是靠着他,徐谦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若不是凭着他的光环,哪里会有后来的状元郎?

    他也曾经琢磨过请恩师出山,可是一来念恩师老迈,另一方面,谢迁不是王鳌,王鳌和杨廷和之间是因为有个师恩的光环在身上,所以大家必须得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杨廷和无论采取任何措施,都不可能过于激烈,说到底,这是一种温和的斗争。

    可是一旦谢迁入阁,那么就绝不会有任何客气可言了,谢迁固然名满天下,资历也高,可是为了打击对手,到时候什么幺蛾子都可能出来,谢迁混了这么多年,总不能临到老来,反而一世英名丧尽。

    在这一点上,徐谦有自己的固执,若是有朝一日,杨廷和倒了,让恩师出山来维持下大局,刷一刷声望,满足一下重新执掌天下的感觉,那倒是喜事,可是现在这个时局上出山,稍有不慎,就可能什么都玩完。

    徐谦玩完其实都不怕,大不了滚去琼州或是岭南混个几年,做个学正,或者混个知府、同知什么的,将来迟早还可以回来,几年后还是条好汉。可是谢迁却明显不同,他已风烛残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徐谦连忙道:“陛下,恩师近来身体不太好。旧疾复发,一直都在养病。”

    徐谦非常违心地说了个谎,他相信就算是嘉靖去问谢正,谢正也会是这个回答,谁都晓得,接下来的朝局确实不适合谢正入阁。

    嘉靖听罢,也不知是完全信任徐谦,又或者是打消了眼下的念头,略带几分遗憾地道:“是吗?哎……可惜,朕对谢爱卿素来挂念,只是……接下来,谁可入阁呢?”

    他沉吟了片刻,觉得这件事不宜问一个侍读和一个锦衣卫千户,便闭上了嘴,心里开始琢磨起来,现在入阁的显然都是炮灰,所以他心里的盘算更多的是,接下来谁来做炮灰呢?

    要做炮灰是很不容易的,首先必须得会拉仇恨,保证入阁之后不能一转眼就他娘的成了杨廷和的人,除此之外,还要保证这个人多少得有点战斗力,总不能直接拉来给杨廷和刷经验,人家翻翻手,就直接掐死了。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