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你惹到了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虽然恩准致仕的旨意还没有下来,不过朝中已是掀起轩然大波,杨廷和的府邸门前车水马龙,水泄不通,世态炎凉,世上的事大抵都是如此,市井之人或许还有几分意气可言,反倒是这些满口之乎者也,满口所谓节气的衮衮诸公们似乎们没有这个概念,同样是这些人,口称仗义死节,可也同样是这些人,大顺进了城便俯首称臣于大顺,满人入关,他们又成了忠臣,只是这个忠心,却和姓朱的无关。

    荒唐可笑的事哪一日没有发生,只是嘉靖朝比其他时候多一些罢了,其实又有什么大不了?这世上永远都是趋炎附势,于是才有人大呼礼义廉耻,所谓缺啥补啥,也是这个道理。

    这种现象,士林自然是抨击,不过也无关痛痒,都是一路的货色而已,正如当权之人没有廉耻,而没有当到权的,少不得要端起点儿架子,一副清高的模样,恨不得对所有人说,看看这些人什么德行,世风日下,纲纪败坏……这种人通常自诩为良知,其实只是分不到好处,被眼下风光得意的人一脚踹到墙角,读书人终究是读书人,哪个不是做清流官的时候一个个礼义廉耻,一个个自诩良知,等真正手握大权时,比之前任更加没有廉耻,良知二字,早就丢到爪哇国了。

    恰好这时到了月中,常例的廷议也就在这一两日,所有人卯足了劲,都在琢磨着如何借着廷议从中牟利,这次廷议非比寻常。与其说是廷议,不妨说是表态大会,因此格外重要。

    徐谦这两日倒也老实,因为前些时日太忙。所以近几日都呆在家中照顾桂稚儿,桂稚儿虽说还有些时候待产,只是产妇脾气最是古怪,也最是容易不安。徐谦耐心伺候了几日,对外界的事索性充耳不闻。

    不过……对桂湘这所谓的连襟,徐谦算是恨到了骨子里,说跑就跑,连个屁襟。桂稚儿似乎也看出了夫君的不喜,只得苦笑:“家兄或许是有苦衷。”

    徐谦不愿惹她不快,只是道:“这些事我并不放在心上,眼下当务之急,是要立威。京师里头不晓得多少人想要咬你这夫君。想拿你夫君的人头去做投名状。只有立了威,让他们晓得想要踩着你夫君上位要掉他的脑袋,这些人才会罢休。”

    桂稚儿担心的道:“夫君有什么打算?实在不成。不妨去南京待两年也不是不可以。”

    徐谦摇摇头:“你现在大着肚子,去南京做什么?想撵我走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安慰了一通。次日清早,徐某人大大方方的乘轿入宫,到了午门,城门未开,徐谦从轿中出来,外头早已守候了许多大臣,有人见了他来了,再不像从前打招呼,仿佛徐谦一下子成了瘟神,唯恐避之不及,还有人看着徐谦两眼放光,宛如徐谦身上便是一座金山宝藏,努力挖掘一二,能有极大受益一般。

    徐谦懒得理会他们,待钟晨响起,城门大开,百官鱼贯而入,一直到了崇文殿,嘉靖今日来的也早,看他的样子,昨夜的睡眠并不太好,黑着眼圈勉力坐在銮椅上,目光逡巡扫视,终于在人群之中寻到了徐谦,给了徐谦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嘉靖咳嗽一声:“众卿平身。”

    群臣呼啦啦的站起来,此时话音刚落,已是有人迫不及待了,这种事,最是讲究抢占先机,虽然站在前头的杨廷和如沐春风,一副和善的模样,可是谁都晓得,杨老爷子在看着大家呢,这时候再扭扭捏捏,还怎么在朝廷里混?

    就在这时,已有人抢先出班,大叫一声:“臣有事要奏。”

    站出来的是御使陈年,此人并不起眼,至少在王鳌没有入京的时候,显然属于小虾米一样的角色,杨廷和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杨党们吃香喝辣,自然也不会将他拉上。这位陈兄自然纠结了,他娘的,你们这群**分子,手持国器,每天醉生梦死,纲纪坏到了这个地步,流民们日益增多,江南有倭患,西南有水患,生灵涂炭,你们还在这里上下其手,是可忍孰不可忍,义愤的陈年平素敢怒不敢言,等到王鳌一来,便毫不犹豫的投入了王鳌的怀抱,他就巴望着王鳌能认他做个狗腿子,将来若有空缺,能想着自己,好让自己也成为这群**分子中的一员。

    可惜,人是巴结到了,为了巴结王鳌,他没少在杨党分子面前阴阳怪气,正以为要平步青云的时候,变故又发生了。

    陈御使想来已经几天没有睡过好觉,心里七上八下,今日第一个跳出来,心里不由庆幸,庆幸自己的反应还算快,这撇清王鳌关系的第一枪,自然是他陈年了。

    嘉靖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家伙,眼眸中掠过了一丝轻蔑,这个人他有些印象,前几个月的廷议里头,这个家伙也曾发言,大大的吹嘘了王鳌整肃吏治的差事,明面上是夸王鳌,暗地里却是踩杨廷和,毕竟杨廷和是吏部尚书,你却只说如今吏治好转是王学士的功劳,不正是说杨公尸位素餐吗?

    嘉靖只是不曾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是这个家伙,好在他这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一个不是好人的皇帝,是绝对不相信别人心地善良的,这朝中的衮衮诸公唯一的区别不过是谁无耻的少一些,谁无耻的多一些而已。

    “爱卿但言无妨。”

    陈年的眼角朝徐谦瞥了一眼,露出几分冷笑,他这几天一直都在琢磨,要纳投名状,肯定是要找个王党的人来炮轰,王鳌不成,靶子太大,他吃不消,至于那些主要骨干,仔细一琢磨,却发现他娘的全部见机不妙,跑了个干净,人家现在远在宣府、南京等地,你隔空叫骂,有个什么意思?至于小鱼小虾又起不到震撼的效果,最后他思虑再三,终于选定了目标,就你了。

    “陛下,微臣风闻翰林侍读徐谦胆大妄为……”

    陈年的口才不错,事实上,作为清流官,嘴皮子都差不到哪里去,毕竟是靠这个混饭吃的,搞工程、计算国家岁入不是他的强项,可是他的嘴皮子一动,骂起人来绝对不带脏话,而且绝不重样。

    这都是他十几年来努力钻研业务的结果,从言官角度上来说,他是合格的。

    他骂徐谦,是从三个角度,一方面是徐谦本身,无非是说徐谦在任期间,怎样玩忽职守,还有那个皇家学堂,如何没有规矩。另一方个方面则是从另一个角度,从徐谦身边的人开始咬起,比如徐谦的爹,嫖宿青楼,为老不尊之类。最后一个方面,就得扩展开来,比如和徐谦有关系的如意坊,如何如何牟利。

    这些罪都不重,可是全部加起来,却也不轻了。

    他说的天花乱坠,大义凛然,就差点指着徐谦大骂,你丫的祸国殃民,不堪为臣,连人都做不得,做狗都侮辱了狗。

    骂人的自然是痛快淋漓,可是被骂的人却是眯着眼,面带冷笑。

    骂到这个份上,老子若是不收拾了你,还姓徐吗?

    只是现在,徐谦无动于衷,他不做声,边上的人便暗叫可惜,姓陈的真是混账东西,能骂的都让你骂完了,叫咱们骂什么?做人要厚道,还有这么多同僚等着排队来骂呢。

    嘉靖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起来,某种意义来说,陈年骂的越是厉害,嘉靖就越难受,这倒不是皇帝老子和徐谦有什么基情,所谓骂在他身伤在我心,实在是陈年所骂的内容,有不少都和嘉靖撇不开关系,比如骂如意坊,如意坊里头嘉靖可也是掺合了一脚的,你骂了徐谦,不就是骂朕吗?

    只不过,嘉靖没有吭声,他在等徐谦反应。

    陈年骂的差不多了,最后道:“请陛下严惩徐谦,以儆效尤,微臣深知徐谦得宠于陛下,可是陛下不过是受此等佞臣蒙蔽,陛下……”

    嘉靖已经忍不住了,道:“陈爱卿说完了吗?”

    陈年不甘心的道:“说完了。”

    嘉靖挥挥手:“好了,朕知道了。”

    短短的一句话意思很明显,骂完了就滚一边去。

    陈年还要争辩,正在这时,却有人道:“陛下,微臣也有事要奏。”

    本来许多大臣都急着抢第二个表态的机会,结果这个声音传出来,许多人心里顿时又沉下去,是谁动作这么快?赶死吗?

    可是当所有人看清楚说完之人的时候,却都不吱声了,因为说话的是徐谦,徐谦已经一步步走到了殿中,朝嘉靖行了个礼。

    嘉靖看着徐谦,心里也为他叹息默哀,现在他既然有事要奏,自然巴不得他这个时候来说几句话,忙道:“爱卿所奏何事?”(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