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你这是作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人往往都有好奇之心,不过陈年的好奇心委实不多,他很不愿意和徐谦继续有什么瓜葛,他是一个人生轨迹很简单的人,懂事起就读书,读书的目的就是考功名,考了功名自然是做官,做了官就是培育后代,让后代继续考功名,继续把官做下去。

    像这样的人最怕的就是麻烦,而徐谦显然对他来说就是个很大的麻烦,和徐谦说话不但费力,而且还让人火冒三丈,很不得自己给自己扇几巴掌。

    可是现在徐谦问他想不想听徐谦的所谓苦衷,陈年就算没有好奇心,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听了。毕竟他奉旨来巡查,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实在有点不甘心。这是他的一次绝佳的机会,把差事办好,就有偌大的前程,所以他必须深吸一口气,然后郑重其事地道:“徐侍读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徐谦显得很神秘,刻意压低声音:“大人真要知道?大人可不要后悔!”

    后悔!

    陈年瞪大眼睛,随即冷笑起来。你当老夫是三岁的娃娃,听了你的话还要后悔吗?真是岂有此理,老夫是奉旨来查你的,还怕了你不成?

    他板着脸道:“休要多言,有话快说。”

    他的耐心实在已经消耗得太多,已经没有兴趣和徐谦斗嘴下去。

    徐谦叹口气,道:“大人近日莫非没有听到坊间的流言?”

    “流言,什么流言?”陈年有点糊涂,原来你丫的旷工还和流言有关系,这又是什么道理,把老夫当白痴了吗?

    徐谦正儿八经的道:“坊间有流言,说是某内阁学士嫉恨于我。已是暗中授意打手若干,欲坏我性命,大人,这消息传得这么大,你不会不知道吧?”

    “……”

    陈年傻眼了。

    他可怜的智商已经理解不了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徐谦的下限。

    又或者远远高估了自己的实际能力。

    更或者他觉得眼前不过是黄粱一梦,若不是做梦,这世上还有如此荒诞离奇的事吗?

    姓徐的,你可是朝廷命官,你是读书人。这种流言你也信?稍微有点智商的,谁会信这种坊间的胡言乱语?大家都拿这来当作笑话来看,你倒是当真了!

    更可怕的是,陈年再蠢,也懂得这某大学士说的是谁。那可是杨公。现在一个侍读学士十分神秘的告诉他,内阁大学士已经痛下杀手,安排了打手要学流氓地痞一样把他干掉,陈年除了目瞪口呆之外,还能有什么表情?

    杨公是什么人,会做如此下作的事?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杨公想收拾你。人家还需要动用这样的手段?

    “这种话?你也信?”陈年冷笑连连,他觉得跟这个徐谦已经没有废话的必要了,多说无益。

    徐谦很认真地道:“其实……我也觉得很荒诞……”

    陈年发现自己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脸上的表情看不到任何的感情波动:“你既然觉得荒诞。为何还拿这样幼稚可笑的理由做借口?”

    徐谦理直气壮地道:“大人,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现在外头都这样说。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假如确有其事怎么办?”

    “你……你……”陈年真恨不得自己索性撞死算了,无奈道:“这是子虚乌有的事,你休要多言,闲话少说,你但有悔过之心,便随本官去都察院领罚。”

    徐谦郑重其事地道:“大人竟如此不顾我的死活吗?我随你出去,我若是出了这个家门,被人伏击了怎么办?若是受了伤,或是挨了打,这笔帐算谁的,莫非大人来负责吗?”

    陈年呆住了,明明是这家伙没理,亏得这家伙还如此理直气壮,他几乎是咆哮着道:“本官保护你的安全!”

    徐谦冷笑道:“这可是大人说的,这么说,我往后出门,若是被人伏击,这笔帐都算在大人身上了?好吧,大人若是能做如此保证,我也无妨,不妨立下字据,省得到时候大人抵赖,丑话说在前头,若是无事倒也罢了,该如何责罚都请大人自便,可要是有事,那么徐家上下可就和大人是不共戴天了,将来大人走在路上要是不小心挨了刀子可怪不得我。”

    陈年倒吸一口凉气。

    他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他疯了,世界上虽然没有道理的事多的去了,可是眼前这个家伙今日让他开了眼界,原来他娘的人真可以如此无耻。

    他很快意识到,这个所谓的字据万万不能写,这是圈套,**裸的圈套。

    以他现在对徐谦的了解,说不定自己签下之后,这个家伙下次出门,自己寻几个人来制造一场所谓的‘伏击’事件,到时候把这脏水泼到自己头上,自己找谁说理去?

    况且所谓立字据本身就是儿戏,用如此儿戏的借口正儿八经给这孙子立字据,这不是有病吗?

    陈年暴怒道:“徐侍读,我……我……”

    “大人……”看着即将要疯掉的陈年,徐谦心里忍不住摇头叹息,这个所谓的御使心理素质实在不怎么样,便道:“大人若是不肯,自然是不敢保证徐某人的安全,徐某人好歹也是朝廷命官,现在外间有人扬言要收拾徐某人,徐某人总不能自投罗网吧。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大人要治我缺勤之罪,为何不好好查一查外间的流言是不是实情呢?大人要一视同仁才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不成的,治病要治根才好。”

    陈年感觉自己的身躯已经不听自己使唤,浑身上下都在颤抖,查一查外间的流言?这不是叫自己去查杨学士吗?这哪里是治病,这是作死。这种子虚乌有的流言,自己堂堂都察院御使跑去认真查理,就算杨学士不一巴掌把他拍死,怕是同僚们也要笑他愚不可及了。

    “你……你……徐谦……你真是……”

    陈御使明显已经开始胡言乱语,这倒不是他真的疯了,实在是他发现已经对徐谦不知该用何种的措辞说话,甚至连语言都组织不起来。

    徐谦见他不肯的样子,便不禁失望地叹口气道:“徐某人一直希望朝中诸公能为我讨个公道,至少也该查清外间流言的源头,如此徐某人才能放下疑虑,轻装上阵,安安心心的为朝廷效命,可是满朝大臣面对此等议论,竟都一个个视而不见,大人是御使,本该纠察不法,洞悉真相,谁晓得也只知道推诿,大人可晓得,徐某人这些时日都是辗转难眠,大门不敢出,二门不敢迈,内心饱受煎熬,日盼夜盼,就是希望有人出来主持公道,还一个太平日子……哎……”

    徐谦说来说去,中心点就是一个,错的不是他,而是全世界,因为全世界的人都漠视他,所以他才如此,假如人间多那么一点点爱,他怎么可能每天龟缩家里,胆战心惊,仓皇度日。

    陈年已经无话可说了,他觉得已经没有和这个小疯子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他拂起袖子,恶狠狠地瞪了徐谦一眼,才道:“好一个徐侍读,你……你厉害,你能糊弄得了老夫,可是你糊弄得了王法吗?看你能猖狂到几时!”

    丢下这句狠话,陈年拔腿便走,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呆了。

    徐谦倒是想挽留他来吃茶,结果这厮走得太快,等到婢女斟茶上来,徐谦吸了一口润润喉咙,忍不住摇头道:“这人果然是蠢货,说了这么多,他居然只顾着生气,居然没看出这里头的蹊跷,看来他是打算要找死了。”

    想到这里,徐谦为陈年的命运唏嘘不已,其实抱大腿的话,徐谦是不反感的,谁不抱大腿的?徐谦难道不抱大腿吗?可是抱大腿一定要有智商,这一点很重要,抱人家大腿至少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能展现出自己给大腿创造出来的价值,而不是把自己的大腿坑了。

    徐谦已经隐隐感觉,这位陈御使有坑杨廷和的节奏。

    想到这里,徐谦便忍不住想笑。

    这游戏才刚开始呢,明天好戏才会真正开场。

    徐谦吃了一盏茶,自然不会去当值,笑呵呵地跑去房里陪桂稚儿说话,桂稚儿自然晓得外头的动静,忍不住蹙眉道:“夫君,那陈大人不是说奉旨来办公吗?怎么给气走了?”

    徐谦脸不红心不跳地道:“谁晓得他,现在的御使都是这副德行,一点礼貌都没有,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了他的,国朝百五十年,这素质和水准是越来越低了,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为夫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思考你个头,我又饿了,去把几上的杏花糕拿来。”躺在榻上护着大肚子的桂稚儿嗔怒地看了徐谦一眼道。

    徐谦咋舌:“娘子……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夫君忧国忧民都不成吗?”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