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变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王艮的话起了头,顿时传出嗡嗡的议论声。

    近来闹的事实在太多,在座之人都是王学的骨干人物,按照京师里某些人说法,他们这种骨干人物,自然属于斯文败类的行列,少不得要拿问治罪,而且这罪还不小,定的是妖言惑众四字。

    这四个字等于是让人脑袋搬家了。

    现在他们的心情说不上好坏,但是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事情不能这么下去了,否则大家都要完蛋。

    一旦宫里让步,定为伪学,势必要强势打压,打压的权利就在京师那些的反对派手里,依着这些人的尿性,不住几个典型出来剁个几刀可能吗?

    本来大家只是研究学问,既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想法,哪里想到如今会大祸临头。

    再加上京师那边几个大儒被打了,还有山东那边的种种举措,傻子都能明白,人家是磨刀霍霍,要动真格的。

    既然是动真格,躲是躲不了的,还怕人家查不出你是心学骨干?真当人家是吃干饭的?假若厂卫出了手,大家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许多人不由打了个冷战,说后悔是来不及了,摆在他们面前的,是该怎么办?

    众人都不吭声,有人似乎已经有了主意,可是现在却没有立即说的意思,大家的目光都看王艮,王艮是心学骨干,这事儿连查都不必查,天下人都晓得,他在明报报馆里写的文章可都是白纸黑字。抵赖不了的。

    真要说妖言惑众,明报就是第一个妖言惑众,那些阅读明报的,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王艮目光扫视众人。道:“事到如今,老夫有一言,不知大家可愿意听吗?”

    众人道:“王夫子请讲。”

    王艮慢悠悠的道:“翰林院要编王学总纲,徐谦不过是个侍读学士。要编书,这是何德何能,所以老夫料定,徐谦背后一定有人支持,老夫再大胆猜测,只怕陛下对王学颇有好感。”

    得出这个推论,倒是不难,其实现在天下人都晓得,也不必王艮推论。

    王艮叹口气。道:“如今王学气候已成。门徒亦有三五万人。遍布江左江右,既有宫中支持,翰林院又表明了立场。庙堂中的种种污蔑之辞,又何惧之有。他们步步紧逼,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吗?”

    许多人眉眼儿跳了一下,王艮的话虽然没说完,可是意思却是说的再明白不过了,这是要拼命的架势,有人不禁心里冷颤,也有人目露坚毅之色。

    王艮正色道:“无路可走,那么不妨破釜沉舟,一味退让,诸位可曾想过前宋的党争吗?”

    提到前宋党争,就是所谓的新党和旧党之争,当时空前的剧烈,新党上台,旧党纷纷滚蛋,无一例外,不是去闽粤,就是打发去琼州,不知多少人在发配的路上含恨而死。等到旧党上台,依旧故技重施,又是一番疯狂打击,朝野上下,几乎无人幸免。

    王艮拿新旧党政来做例子,便是告诉大家,若是退缩下去,没有人能够幸免,妄图妥协照样没有好下场。

    王艮这个人,属于那种锐意进取之人,他从师王学时候,主动讲学,造成一次次的轰动,以至于连王学始祖都吓了一跳,觉得如此张扬,必定不能长久,几次想要将他召回去“痛加制裁”。可惜王艮根本不理会,依旧故我。

    可以说王守仁固然开创了王学先河,可是没有王艮,怕是这所谓的王学和历史中许多的流派一样,不过是一群小圈子里的文人们自娱自乐的工具而已,正是因为王艮四处讲学,到处陈述王学观点,这才使历史上的王学到了明朝中后期有了与旧学分庭抗礼的资本。

    由此可见,王艮是个基本教义派,这种人一根筋,为了维护他所谓的理念,为了让他认同的理念开枝散叶,他不会有任何的顾忌,王守仁都拉不住他,假若遇到了有人打压,他也绝对不会妥协。

    如果有人要消灭他的学说,他宁愿被人消灭**。这既是他的软肋,也是他光辉的一面。

    王艮呼吸开始渐渐粗重起来:“若能换明日之格局,你我尽为贤人,若中途夭折,你我皆可为烈士!诸公若是有不肯的,可以立即出去,若是肯愿与老夫共度时艰,我等立即谋划,明日,就让朝中的衮衮诸公们,见识我等的厉害!”

    所有人都没有吭声,可是谁都没有走。

    王艮的话说的很明白,没有退路了,一旦妥协,他们就都是妖言惑众之徒,与其如此,那么奋力一搏吧。

    …………………………………………………………………………………………………………………………………………………………………………………………

    次日,明报一篇文章吹响了战斗的号角,王艮亲自主笔,题为《圣人为大道,余不足挂齿》。

    这篇文章似乎没有提到任何理学和心学,这也是王艮的高明之处,他只提出了尊孔,全文之中,没有一句程朱,这就是说,圣人是你的,圣人也是我的,你程朱可以解释,我陆王一样可以解释,圣人是正宗,王学不是妖孽,可是你理学也非正道。

    一篇文章,笔锋如刀,不过这还不要紧,要紧的是这篇文章出来之后,江南立即开始传抄,整个江南顿时沸腾,有生员当众焚烧程朱集注,到处有人张贴讽刺理学的文章和诗词,浙江同仁县令更是大胆,亲自训斥本县县学官吏,呵斥他们固步自封,曲解经义。

    天可怜见,大家授学的内容,可都是官方拟定的,都是考试的必修课,怎么就成了曲解经义了。

    不过人家摆明着是指着和尚骂秃驴,骂了也就骂了,你待如何?

    江西那边,几处书院发生了学生赶走授课大儒的事件,义愤填膺的学生指斥该大儒抨击王学。

    南京这边自然不会寂寞,衙门里的官员们也都不署理公务了,反正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务,纷纷串联,上书的上书,叫骂的叫骂,后来闹的太凶,吓得南京吏部尚书亲自出面,请大家不要非议近来的学事,谁晓得这位大人倒了霉,家门口就从来没有消停过,院墙上天天被人写上各种歪诗叫骂,夜半三更时不时有人丢石头。

    南京五军都督衙门见状,连忙下命拿人,谁晓得人是拿到了几个,最后不少人登门,最后又大庭广众的放了出去。

    这倒也罢了,更离谱的是山东这边,本来山东反王学最是热火朝天,巡抚大人亲自督阵,面授机宜,声称谁敢妖言惑众,立即拿办。

    结果这话还没放出来多久,布政使司衙门就放出了文告,再有儒生不思本业,胡言乱语的,全部革除学籍。

    巡抚大人的本意是发动生员,好好抨击一下伪学,所以放任大家叫骂,甚至放纵他们胡闹滋事,可是布政使司这么一个文告,意思却很明显,谁敢胡闹,布政使司不是吃素的,就是恶心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巡抚了不起吗?有本事来弹劾老子。

    巡抚大人一下子傻眼了,要晓得,巡抚某种意义来说,是管军的,当然,也可以插手政事,而布政使司虽然比巡抚低了那么一级,而且权利也不大,可是并不代表人家收拾不了你,就收拾不了别人。

    当然,重灾区是在京师,毕竟京师才是决战的焦点,前些日子空气紧张,旧学肆无忌惮,很是嚣张了一阵,可是江南那边吹来了春风,立即大大的鼓舞了京师的士气,那些原本不敢冒头的官吏、读书人此时亦是勇气倍增,都察院已有三个言官跳出来反驳有人想要排除异己,兵部左侍郎跳出来指责有官员妄议学务,翰林院两名侍读公然支持编王学总纲,更离谱的是,刑部尚书张子麟竟也出了面,要求立即平息此事,不得再进行讨论。

    所谓不讨论,就是拉偏架,摆明着是王学一伙的,化成灰人家都晓得。

    若说其他人阿猫阿狗,这位张大人却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没有入阁,可也是声誉卓著的人物,一向以刚正不阿著称,曾经勘察皇亲贵族案件,方正严明,不循私情,大明宗室们见了他都像老鼠见了猫,这种人憎鬼嫌的人,自然没什么顾忌,说白了,还是那句话,怎么,你想拿我怎么样,莫非还敢咬我不成?

    张子麟一领头,平时隐藏的很深的王党们大受鼓舞,纷纷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连在天津卫的徐阶此时都不再玩那套中庸把戏了,奏书一写,命人急送入京,要来个刺刀见红。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