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亚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降临杭州,鹅毛般的雪花带来了丝丝的冷冽,不过相对于热情的读书人,凛冬似乎并没有消散他们的热情。

    杭州近来太热闹,许是因为沉寂了太久,而现如今难得成为天下瞩目的中心,尤其是那些王学的年轻书生,此时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已经参与了进了一场足以改变大明历史的巨大转折,他们只是跟着起哄,传播各种消息,发表各种激烈的言论,更有甚者,若有学官抨击王学,这些人一拥而上,将其打翻在地。

    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不过读书人的争议往往是通过暴力来结尾,显然拳打脚踢已经算是十分客气,没有**消灭已是十分难得。只是读书人毕竟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用暴力解决问题,杀了就是杀了,打了也就打了,这显然属于十分粗糙的做法,而读书人显然不同,读书人打人之前,先要诛心,何谓诛心?即先拿出一套理论,最后总结出来自己的正当性,告诉别人,这个是该打的,而我等打人,乃是为国为民,代表了太阳代表了月亮,在总结之后,就是动手,先痛殴一顿或是**消灭,接着自然还要扫尾,打了人不善后的读书人就如嫖娼之后不关裤门的嫖客,毫无职业道德可言。善后是什么呢?善后就是要批倒斗臭,将你的私德和种种不要脸的作为统统暴露出来,最后单方面宣布胜利,人类的害虫已经被彻底消灭,正义战胜了邪恶。大家拍手鼓掌然后去洗洗睡吧。

    打人的事件不少,不过杭州知府这边不敢管,就是挨了打的也不敢吱声,这儿毕竟不是京师。这是江南,四处都是王学至高的言论,衙门里不知多少王学门徒,上上下下。天知道有多少人。

    任何新学,往往都朝气蓬勃,毕竟肯抛弃旧学而转向新学的人,大多骨子里都有几分反骨,这即所谓的铁骨铮铮,当然,他们的骨头也就在起哄的时候硬一些。

    京师、南京、山东、山西、河南各省的快马此刻在杭州之间来回的奔走,一个个消息传出去,一个个消息传进来。作为王学的老巢。这里时刻会送出一个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也时刻有朝廷最新的消息送到关注它的人手里。

    放纵下头闹事对抗的同时,骨干份子们显然也深感干系的重大,虽然屡屡给予门生子弟们鼓舞。可是并不代表他们有多乐观,宫里的态度随时可能会转向。内阁甚至极有可能会不计后果的进行反扑,甚至可能动用厂卫、都督府的力量进行弹压,一旦到了那个时候,那就什么都完了,管你王学是否比旧学高明,又或者是你王学比理学更加正统,搀和进来了武力,就是所有人人头落地的时刻。

    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尤其是明报报馆里的王艮,王艮是个锐志进取的人,可并不代表他是个鲁莽之辈,他当然晓得事情的后果,这些时日以来,他除了会见从各省来的官绅和大儒,便是写稿刊发,还要随时听取各种消息,连续十几天,他没有睡过一天好觉,有时打了个盹儿,就一直耗着,时而担忧,时而提心吊胆。

    许多人都在表态,非此即彼,各省都出现过争议,不过大致的局面是南京和江西、浙江、福建三省呈现了一面倒的格局,其余则多为旧党把持,王学门徒纵想借机反击,可是效果并不明显,至于粤桂、辽东等地就不指望了,这些地方显然对此毫不关心,全然将党争当作了空气。

    唯一让王艮值得庆幸的是,宫里至今没有表态,没有表态就是利好的消息,至少证明陛下是中立的,只要陛下可以争取,王学就还有极大的机会,就算陛下最终偏向的是旧学,王学也已经展现了自己的力量,使宫中未必有强力弹压的愿望,而只要不弹压,那么就是对峙,王艮相信,假以时日,旧学必败!

    只是恩师王守仁倒是来信,大大地训斥了王艮一番,说他挑起学争,不知进退。

    事到如今,王艮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是接下来,他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师父就是师父,还真他娘的伟大光明正确,王艮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并没有像后世企鹅他爹那样做了个艰难的决定,而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一个消息传到了这里,紧接着,许多驻留杭州的骨干聚在明报。

    大家默不作声,一个个看了消息,旋即都是苦笑。

    而王艮连笑都笑不出了,他呆呆地用手撑着案牍,最后长吐了口气:“徐谦误我!”

    四个字,表达了所有人的心情。

    若是到了现在,大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真的是傻子了,徐谦这厮煽风点火,让他们误以为是宫里偏向了王学,同时也让旧学陡然对王学产生警惕,使得大家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做出了错误的决定,结果现在,王学和旧学闹到沸沸扬扬,这厮居然临阵脱逃,突然鼓捣起了杂学。

    “不要脸啊,这分明是陷我等于死地,真是岂有此理。”有人大声埋怨。

    不过大家的怒气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本以为自己是在创造历史,是在反抗旧学,谁晓得一切的前因后果,只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当了枪使,从种种轨迹来看,现在事后想起来,徐谦要编的根本就是杂学,只是怕反对声太大,招致天下读书人的反对,所以唆使王学来做了炮灰。

    “王夫子,现在怎么办?这徐谦如此行径,人神共愤,是不是……把事情宣布出去,让天下人看看他的嘴脸?”

    王艮脸色阴沉,差点点了这个头,可是随即,他苦笑,这个头不能点,徐谦这厮早就安排好了后路,现在假若告诉大家,徐谦这厮把我们都坑了,王学根本就没有宫里支持,一切都不过是一场骗局,怕是用不了几天,这些士气高昂的王学子弟们都要士气低迷,甚至有人打起退堂鼓,只是眼下徐谦能抽身离开,王艮能吗?在座的这些人能吗?那些挺身而出的王学官员们能吗?那些读书人能吗?

    很明显,不能!

    王学退后一步,旧学就会步步紧逼一步,王学已经成了他们的眼中钉,已经不是退缩能够解决问题的,现在大家都浮出了水面,而且已经展现出了某种颠覆旧学的能力,旧学是绝不可能姑息养奸。

    既然如此,何必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能!”王艮毫不犹豫地道:“事到如今,已经退无可退,就算我们退缩,迟早也会被人清算,眼下只能硬撑到底,这个消息要彻底封锁起来,绝不能再让人知晓。”

    有人苦笑道:“不让别人知道谈何容易,这事儿怕是知道的人已经不少,迟早要传出来。”

    王艮也是苦笑,一旦传到江南,就证明了他和大家近日的作为都成了笑话,这徐谦真是害人不浅,你坑人就罢了,还非得把人卖了还得为他背书数钱,这种人还真是个祸害。

    王艮只得道:“那就自圆其说,立即传出消息去,就说旧学之人向徐谦施压,使出种种卑鄙手段,使徐学士万般无奈,他毕竟是朝廷命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违背上意,因此心灰意冷,借故编杂学来讽刺朝中衮衮诸公。诸位想想,徐学士不编理学,偏偏编杂学,这岂不是隐晦的告诉朝中的那些朽木,便是下九流的杂学,亦好过理学吗?消息就这么传,要快,绝不能乱了大家的心志,事到如今,我们回不去了!”

    听到这里,大家苦笑摇头,明明被人坑了,还得想尽办法把这家伙塑造成一个敢于反抗,同时又不失变通机智的英雄人物。可现在有什么办法,反击之初,大家打着的就是支持徐谦编书的旗号,将徐谦吹得天花乱坠,就差点把这家伙塑造成为王学的亚圣级人物了,现在发现人家只是票友的性质,压根就不是先锋,本身就是来看戏的,而且还属于看戏不给钱的那种流氓,你还能杀到京师去把这家伙提出来揍一顿不成?

    唯一的办法只能继续给这厮贴金。

    其实在座之人,都是颇有理想的人,这种下三滥的事,若是换做以往,是万万不肯做的,可是现在也晓得其中的利害关系,关系到了王学的生死存亡,却也不得不收起了清高,一个个默然,算是默认了王艮的决定。

    终于,有人问道:“事到如今,又当如何?如此看来,这一切都是徐谦误导而起,陛下的态度难明,只怕……”

    这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大家铁了心的登场,未必是真正维护王学,而是误以为天子倾向王学,以为有了宫中支持,发动起来,借此展现力量,既与旧学对峙,又可以给天子给予支持,争取一口气争取到官学的地位,谁晓得最后会是这个结局。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