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宫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宫中的积雪和檐冰卯时不到的时候便已被神宫监的太监们除了个干净,曙光初露,位于大明门不远的的内阁建筑群里,一份急报已经递入了宫中。

    八百里加急,浙江巡抚急报,又或者说,这是浙江巡抚的最后一份奏报,此时摆在了内阁唯一一个大学士的几案上。

    杨廷和目瞪口呆地看着急报,这封在杭州陷落的同时发出来的急报实在骇人听闻。

    杭州可不是寻常的小城,其他地方偶尔被贼袭倒也罢了,正德年到现在,这隔三差五有县城被袭也是常有的事,出了事大不了弹压就是,可是杭州不同,杭州乃是江南的名城,亦是浙江行省的行政中心,更不必说在这里还设有织造局,设有采买太监。

    杭州被破,可谓是平倭以来最震动天下的事,也可以说是自宁王谋反以来最骇人听闻的事。杨廷和的脸色阴沉,顿感压力重大,本来这大年初二不必当值,却还是巴巴地赶来,不只是如此,已经有人通知各部官员照常当值了。

    “来人。”杨廷和没兴趣管别的奏书,而是立即唤了书吏过来。

    “在。”

    “立即下条子各部,一个时辰之后,于崇文殿廷议。”

    他吩咐定了,自然入宫觐见不提。

    而在暖阁这边,嘉靖收到的消息更早,惊闻杭州沦陷,年轻天子的脸色密布乌云,烦躁不安地在阁中来回踱步。

    这不啻是登基以来最大的一次变数,好好的平倭。非但倭寇没有越来越少,现在反而变本加厉,竟是一举破了杭州,这事儿无论如何都捂不住。杭州既是津要之地,又是大明为数不多的巨邑,意义非同一般,更可怕的是。江南现在乱成了什么样子,却还是未知之数。

    “还有消息吗?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厂卫都是干什么的,为何事先没有消息?酒囊饭袋,统统都是酒囊饭袋,上到公卿,下到你们这些奴婢,统统都是废物,是饭桶。”

    嘉靖今日的火气尤其的大,杭州沦陷。不但新政成了笑柄。他这所谓的登基以来的新气象也成了笑话。

    因为方才服了长生丹。使得他原本燥热通红的脸更显狰狞,他突然驻足,看着脚下的黄锦道:“你说话。说话!”

    黄锦吓得大气不敢出,他当然晓得这不是他的责任。可问题在于现在龙颜大怒,他这身边的人往往就成了出气的对象,一个不好就可能阴沟翻船,他小心翼翼地道:“陛下……浙江巡抚以降,大小官吏俱都该死!”

    “该死?”嘉靖眼眸中掠过一丝杀气,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道:“想死,哪有这样容易!现在倭寇拿了杭州,莫非还要颠覆社稷吗?内阁那边在做什么,朕的文武大臣们呢?”

    黄锦道:“杨学士已经入阁当值了,各部的大小官员也纷纷取消了假期上衙办公,内阁那边已经决心廷议……”

    “廷议……廷议……廷议有个什么用,廷议能将倭寇赶走吗?可笑!”嘉靖冷笑一声,不安地道:“朕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平时只顾着勾心斗角,现如今出了事,出了事又该怎么办?”

    黄锦不过是个奴婢,哪里晓得该怎么办?说实在的,一下子出了这样的事,怕是在这京师里,能知道怎么办的人实在不多,别有用心的人或许还想借着这个事件打击政敌,就算真心为国为民的,怕也没有主张了。

    毕竟这事儿太过耸人听闻,而且此事又远在千里之外,多数人都是两眼一抹黑,能想出什么主意来?

    嘉靖叹了口气,道:“罢罢罢,索性你们是一问三不知了,去叫徐谦来吧,命他立即入宫。”

    黄锦忙不迭应了,正待出去,外头却有太监进来禀报:“金吾卫指挥使陆征求见?”

    “陆征……”嘉靖皱眉,立即想起来陆征昨夜在京师外头,不但陆征,连徐谦也已经带着兵马去城外了。

    他阴沉着脸道:“叫进来说话。”

    过不多时,熬红了眼睛全身满是露水的陆征踩着靴子进来,跪下行礼,道:“微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嘉靖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道:“陆爱卿求见,不知所为何事?”

    陆征道:“昨天夜里皇家学堂拔营而出,直奔天津方向,微臣不得其解,命人去问,他们却说去杭州。”

    “杭州……”阁里的主奴二人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本来好端端的操演,把人驻扎在城外,谁晓得这才没多久的功夫,这些家伙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去了杭州。按理说,朝廷调动军马自有他的章程,比如说要调兵,至少也得有兵部的公文,又或者是圣旨,可不是你说走就走的。

    徐谦实在胆大妄为,说走就走,圣旨让他去操演,他招呼都不打就走,若是真的论起来,这绝对算是重罪。

    当然,有没有罪,还得看上头怎么看,从前有个故事,就是说某君王和宠臣关系极大,有一次有人上贡了某种水果,宠臣先是尝了一口,然后告诉君王,这个水果很是甘甜,请陛下进用。君王听罢,很是感动,就对人说,此人当真忠心耿耿,他亲自尝过了之后,水果甘甜才肯给自己吃,可见他的忠心。又过了几年,该宠臣失宠,君王看宠臣越来越不顺眼,同样有人献上某种水果,宠臣故技重施,尝过之后献给君王,谁知君王却是勃然大怒,怒骂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老子吃你的口水,来人,拉出去砍了。

    由此可见,在这个时代,同样一件事到底是有功还是有罪,全凭的是帝王的心思,若是帝王对你信任有加,自然会为你开脱,甚至还认为你是忠心的表现,可若是帝王看你不顺眼,也有的是理由认为你别有所图,是想谋反。

    幸好,人虽然拉走了,可是嘉靖却没有露出怒色,他反而沉吟片刻,不由道:“他去的是杭州?”

    陆征正想着给徐谦说好话呢,见嘉靖这样一问,有些糊涂了,道:“没错,是说去杭州,他们先开赴天津,或许是经由运河过去,不过也有可能是走海运,具体如何,微臣也不得而知,只是……事有蹊跷,微臣以为……”

    嘉靖已经没有兴趣听他如何以为了,他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忧色,可又掺杂着几分喜意,喜的是想必徐谦事先得到了消息,也是急自己之所急,生怕江南产生连锁反应,直接拉了队伍赶去杭州去了,明知这么做可能引发争议,可能引来别人的指责,甚至可能承担擅调官兵的罪名,可是徐谦依旧没有犹豫,抬腿便走,可见这个家伙是个铁杆的行动派,更对得起天子腹心四字。

    嘉靖忧的是,倭寇如此嚣张,从前的所谓捷报必定都掺了水份,面对如此凶残的倭寇,单凭这千余皇家校尉,就怕倭寇没有剿灭,反而这脑子发热的家伙折在这上头,更不必说,皇家校尉多是权贵出身,一旦全部搭进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嘉靖旋即苦笑,对陆征道:“你起来说话,他们是什么时候动的身?”

    陆征越来越奇怪,按理来说,眼下应当龙颜大怒才是,怎么陛下的反应却如此复杂,他不敢迟疑,忙道:“昨夜子时左右,微臣见势不妙,连忙赴京传信,今早一开城门,微臣便来了。”

    “子时!”嘉靖眉头皱得更深:“若是子时,怕是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天津了,朕现在命人去把他们喊回来也是迟了。哎……徐爱卿什么都好,偏偏就是性格过于冲动,朕晓得他这是为朕分忧,所以不计后果,可是如此莽撞,怕是要出大事,陆爱卿,怕要劳烦你走一趟,速去天津,若是皇家学堂的人马还在,立即传朕旨意,命他们回京,假若他们没有回来……”嘉靖顿了一下,慢悠悠地道:“那也只能作罢了。”

    陆征心里明白了,一定是杭州出了什么事,所以徐谦才如此慌张地拉了队伍就跑,至于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却不敢过问,只得道:“微臣遵旨。”

    嘉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慢悠悠地对黄锦道:“立即在司礼监拟一份旨意,就说杭州事变,朕五内俱焚,因此调侍读学士徐谦为钦差,会同皇家校尉开赴杭州剿贼,这份旨意拟出来,不必发出去,先存档。朕担心,一旦百官们听说了此事,又要借机弹劾徐谦擅自调兵,假若徐谦不能按时回京,那么就将这份旨意发出去,咸使天下闻之,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昨夜的事都是朕的安排,再有,黄伴伴,明日之前徐谦回不来,你命个太监带一队厂卫番子去杭州一趟,和徐谦会合,听他调遣。”

    嘉靖一口气下了一连串的命令,心里却是苦笑,事情到这个地步,朕还得给这个家伙擦屁股,想到这里,沉到了谷底的心情不由微微有了一丝暖意,无论如何,至少国难当头还有人肯奋不顾身、不计名利生死敢去做这样的事,比起那些按部就班却只是动口的人来说,实在是好得太多。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