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穷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杭州城已是大乱,各家的门户都是关得紧紧的。

    好在听说城外已调集了大军,于东门、西门处列阵,又有水师列舰于西子湖,随时登岸剿倭,因此城内的倭寇焦头烂额,倒是还没有分出手来劫掠,因此,杭州城虽然人心浮动,人人不安,可是大规模的劫掠却还没有发生。

    只是也有一群泼皮般的人物见缝插针,一面讨好倭寇,一面走街串户盗抢劫掠,却也足以让人心悸。

    没了官府,一切的律法都成了一纸空文,各种流言蜚语也传出,有说官军新近在城外又败了一阵,又有说北郊武林门外生了大火,火势连绵,烧死了不少人。

    胆战心惊的日子一连过了几日,偶尔在夜里传出喊杀声,惊心动魄,可是外头的官军似乎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虽然叫阵攻城的次数不少,可是总是过不了多久便偃旗息鼓。

    倭寇还是杀了不少人,地上偶尔会有血迹干涸的尸首无人敢上前收敛,这些倭寇似乎也不怕瘟疫,放任不管。

    有时一些大夫会被倭寇揪走,只是后来一直没有回来,却也不免让人惶恐不安。

    明报这里暂时是不能开张了,印刷的工匠、学徒多是附近的乡人,城里被倭寇占了,又出不了城,如今都由徐申组织了起来,大家聚在一起,都在报馆里吃用,也好随时有个照应。

    城里的米价已经飞涨,好在明报有不少现银。徐申倒是意识到这一点,也囤下了不少口粮,因此在明报这五六层的楼和两进两出的院子里,如今已住下了两三百人,大家累了席地便睡。在地上铺了些干草马料,人挤在一起,倒也不算冷。

    只是这样下去实在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几个徐家人和赵小姐以及几个大儒聚在一起,正商量着对策。

    徐申叹息道:“粮食怕是不够了,最多坚持半月,这么多人吃用,能坚持多久?我听说外头地官兵攻城并不用命。多是敷衍了事,再这样下去,倭寇们看清了他们的路数,怕是要分出手来开始动手劫掠了,咱们报馆这么大的门脸。一旦有倭寇来,该怎么办?其实拿走银子倒也罢了……”他看了赵小姐一眼,继续道:“就怕女眷出事,咱们的女眷都在后院,假若对方起了淫心,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我的意思……”他显出几分无奈。继续道:“倭寇烧杀淫掠是常有的事,实在不成只能以死明志了。咳咳……”他说罢,悄悄地看了赵小姐一眼。

    赵小姐的脸色倒是笃定,颌首点头道:“徐叔父说的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只能如此。”

    众人不由唏嘘,现在的处境实在让人绝望,事情到这个地步不由让人扼腕,外头的官军怕是指望不上了。眼下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城内的倭寇凶残。已经传闻有倭寇开始索要女人到城楼处犒军,现在就已如此,明报能幸免吗?

    现在城中已是群龙无首,更听说有不少人被倭寇组织起来,也去做那贼人,其中街上的地痞泼皮居多,这些人没脸没皮,又熟知城中的情况,一旦为恶,也是个麻烦。

    “现在该怎么办?我听说钱塘那边有人冲出了城去,不如我们也走吧?”说话的是徐家的一个叔伯辈的人,因为明报生意越来越好,所以现在在印刷的工坊那边督工。

    徐申却是冷笑,道:“走?能走哪里去?咱们几个男人还可以逃,或许可以试一试,可是这么多家眷在这里,你走得了吗?眼下只能在这里耗着,真是可惜,咱们徐家好不容易发迹起来,谁晓得竟是出了这样的事,我倒是无憾,毕竟儿子在京师,有徐谦他们爷俩照料着,将来总会有出息,我和你二嫂若是真没了也就没了,还不至于死不瞑目……”他又叹息,道:“只是可惜了赵小姐。”

    说到赵小姐,众人又都唏嘘,在徐家人眼里,赵小姐也算是半个徐家人,至少也是徐家半个未过门的主母,否则她一个女子为了徐谦主持大局,这算怎么回事?

    京师那边虽然偶有几封书信来,也提到赵小姐,可是许多人对徐谦那小子依旧有点不忿,他娘的,人跑去了京师,把人家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赵小姐年纪也是不小了,也不是没有媒人上门,便是赵小姐的爹都曾特意跑来杭州这里劝过,可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赵小姐什么心思,虽然没有表露,大家却都是晓得的。

    这笔债,连徐申都觉得说不过去。

    赵小姐看着大家都看向自己,拢了拢头发,强颜笑道:“有什么可惜的,人活着无非就是靠一点盼头,盼没盼到是一回事,至少心里有个念想,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倒也罢了。可是我却以为大家也不必如此绝望,船到桥头自然直,朝廷不会坐视我们不理的,就算……徐公子不是也在朝中吗?所以……”

    她口里虽是说,心里却已是绝望,朝廷就算有反应,那也是几个月之后的事,至于她心目中的徐公子,却不晓得这辈子还能不能再相见了。赵小姐是个内敛的人,并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只是现在生死未卜,处在这朝不保夕的环境里,她陡然想到了徐公子,她隐隐觉得,徐公子再负心也不会弃自己不顾,一定会想办法来救自己,那时候他一定威风凛凛,穿着金甲骑着雪白的骏马从天而降……

    只是……虽是一直这样告诉自己,赵小姐却是知道现实依旧冷酷,就算徐谦会不计后果而来,可他毕竟是朝廷命官,没有朝廷的旨意,怎么会来?就算朝廷有旨意,等大军准备好了,那时候整个杭州怕也沦为地狱了。

    所以在说出一番劝慰的话之后,赵小姐不由幽幽地叹了口气,一双美眸掠过复杂,幻想和现实交织在一起,煎熬着她的心。

    众人坐在一起,并没有商量出什么结果来,便是王艮这种举世闻名的大儒,平时虽然说话头头是道,唇枪舌剑,可是现在却是一句嘴都插不上。

    既然无话,众人自然各自散了,徐申悄悄地把赵小姐叫到一边,压低声音道:“赵小姐,后院的左厢塌下有个地窖,迫不得已的时候,你藏身进去,这事儿对谁都不许说,知道了吗?”

    赵小姐感激地看了徐申一眼,道:“叔父……”

    徐申叹了口气,道:“你不必谢我,要谢也是徐谦那臭小子来谢,这个混小子在京师快活逍遥,却是苦了你。”

    丢下这话,徐申背着手,一副无事人一样走了。

    赵小姐回到后院自己的厢房,后院这里是不许人随意出入的,有徐家的一些心腹在这里把守,推进门去,里头的陈设依旧,唯有被褥下添了一把剪子,梳妆台前,却是一张张白纸,纸上都是些赵小姐的随意涂鸦之作,无非是些小诗罢了。

    赵小姐吁了口气,听到外头的嘈杂声,突然想到什么,清秀的脸颊上露出几分霞红。

    …………………………………………………………………………………………………………………………………………

    武林门是杭州最重要的一座城楼之一,再往北便是运河,这儿是兵家必争之地,官兵调防、粮草输送,都是自武林门外的运河进行。

    城外的码头,到处都是运来的粮秣,更有无数官军驻守,而城楼上则是一个个青铜肤色的倭寇,倭寇似乎也能意识到武林门的重要,因此大部人马,都在这里就地驻扎。

    倭寇一向人员复杂,这三千余人马乃是几个最大的倭寇合股而成,其中最大的一支人马自然是双屿港的五峰船主王直的精锐,此外,又有李光头、徐栋等一伙伙恶匪,王直的力量既有大量的汉人,还招揽了不少倭人流浪武士,而李光头则与佛朗机人交从甚密,其部众多有佛朗机人,比较熟练用火铳,几次官军攻城,李光头的部众都是以火器回击,倒是很有效果。

    官军攻了几次城,损失不小,现在也渐渐消停下来,只是这些倭寇们却并未松一口气,他们现在可是处在内陆,想要远遁,却不简单,在没有顺利出海之前,谁也难说明日会发生什么。

    昨天夜里,倭寇出城袭了武林门外的码头,烧了不少运来的粮秣,虽然最后官军各部反扑,又将他们赶回城来,却总算暂时让他们松了口气,至少官军已经风声鹤唳,再不敢明目张胆地在城外的码头调集军马、输送粮秣、军械了。

    现在……一伙倭寇的头目们坐在城楼里,却是吵作了一团,大家本来是来自五湖四海,为的无非就是抢劫,现在这个处境却不免令大家争议起来。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