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豪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实在欺人太甚!”刘瑜气的胡子都要吹起来,下了一个总结。

    刘家家大业大,该粮为桑之后,一亩地的收益确实是增长了数倍,这两年也确实为刘家增了许多进项,人便是如此,吃进去的东西就吐不出来,从前每年数万纹银的进项,现在让他只赚一半,就比杀了都要难受。

    这就是人心,人心就是,但凡到了自己锅里的东西,谁若是敢拿,就要拼命,纵然他们的财产已足够保证他们鲜衣怒马、锦衣玉食,也是如此。

    即便是刘瑜这样在浙江被人称为饱读诗书的伯爷,也是一样。

    那青田王家的王康道:“不错,就是欺人太甚,可是这巡抚显然是心意已决,已是布告了各府各县,连明报都登了,显然这是下定了决心要将此事办到底,伯爷,说句不该说的话,这徐抚台毕竟年轻,莫不是被人糊弄,才出此昏招?”

    王康还算是客气的,只敢反太监不敢反皇帝,虽然言辞激烈,终究还是在清君侧的范畴之内。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徐谦在浙江名声太大,谁都不能保证,在座的人里头,有没有徐谦的‘粉丝’。

    刘瑜颌首点头,捋须道:“老夫也是这样想,其实大家都不容易,他想造福百姓,老夫无话可说,可是造福百姓不是拿咱们开刀来造福的,若是如此,直接让各家开仓放粮就是,又何必如此麻烦?依我看,确实他可能被人蒙蔽了,他毕竟年轻嘛。”

    坐在一旁的一个老乡绅眼珠子一转,低声道:“倒是本省巡按那边,希望伯爷出面。闹上一场……”

    “是那个周昌?”刘瑜想起这个人来。

    “对,就是他,他透出消息……”

    刘瑜眼眸眯起来,恬然一笑:“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吾虽蒙受圣恩,可是一直躬耕青田,本想好好的在这里管教一些不成器的弟子读书,了此残年,谁晓得。连浙江也越来越不太平了。”

    他慢悠悠的用手敲了敲桌几,随即道:“徐抚台终究是浙江的恩人,没有他,浙江上下,还不知道多少人要受倭寇之苦呢。有他在,浙江才能安定,所以这个周昌,暂时不要理会,一旦和他搀和一起,就要被人当枪使了,到时候闹将起来。咱们就是先锋,到底为谁冲锋陷阵还是未必的事呢,老夫倒也罢了,你们不过是一群寻常乡绅。有几条命跟人家斗法,要斗起来,就不是浙江这边斗了,庙堂上才激烈。尔等真要做棋子,却不要最后成了弃子。”

    听了这句话。众人暗暗乍舌,不由缩了缩脖子。

    刘瑜道:“不过嘛,这个税是不能交的,起了这个头,形成了定例,损失就不会是一点半点,长此以往,大家都要吃亏。”

    王康不由道:“可是不交,又该怎么办?这是抚台上任的第一把火,到时候可莫要将咱们的人头祭旗。”

    刘瑜眯着眼,也是觉得头痛,一方面,他晓得在这浙江内部,有一股暗流,这股暗流,自然是针对新任巡抚的,可是他也绝不会以为徐谦是个软柿子,因此,他绝不会去参与这个斗争,因为一旦斗起来,就会有成败,赢了,获益最大的也是庙堂上的一些人,可是输了,就有许多人要倒霉,他刘瑜未必能够幸免。

    所以无论让他站在徐谦一边,又或者站在徐谦的对立面,都是刘家不愿看到的,刘家经营数世,能有今日规模,靠的就是闷声发财,自从有了刘基的教训之后,后人们都知道踏踏实实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既然不斗,又怎么善了?这里头的涉及的利益太大,何止是青田,半个浙江的大士绅们都在看着自己呢,若是今日吃了这个亏,不说将来大家都要剜上一刀心头肉,这个先例一开,官府尝到了甜头,说不定将来又不知有多少摊派到自己头上,这是决不允许的。

    “这件事嘛……”刘瑜沉吟片刻,正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有管事过来,道:“老爷,巡抚衙门那边又贴了文告,说是过几日,请老爷人等到衙门吃酒,抚台大人亲自设宴,许多事上,要和老爷与诸位老爷们讲清楚,说明白。”

    狠狠的抢了一把,又来一场宴会,坏说要讲清楚、说明白。

    刘瑜一头雾水。

    不过……

    对这个毁誉参半的人物,相信大多数人还是想见上一面的,刘瑜倒是来了兴致,道:“既然如此,眼下大家什么话都不要说,该怎样就怎样,一切,都等那时候便可揭晓。都说这徐抚台乃是文曲星转世,想来也不会如此愚蠢,听其言,且观其行吧。”

    众人纷纷点头,其实也有人想拉着那什么巡按一道闹一闹的,可是现在刘瑜发了话,倒也不好有什么动作了。

    税制改变的事,在浙江内部闹得轰轰烈烈,各地知府、知县衙门,已经开始派出差役排查桑田和粮田的情况了,差役们四处,清丈土地的同时,不少生员也都有了举动,据说省城的许多王学学堂都放了假,让生员们各自回乡,为的就是督促清丈田亩的效果,若是各地衙门清丈的土地和大家所见所闻不一样,但凡有生员检举,都会给予奖励。

    生员们本来就闲的发慌,平日每日在书院里读书也是烦闷,王学天天在喊知行合一,可是每日都是知,唯独没有行,现在给了大家行的机会,将这些人将鱼饵一样撒出去,大家也觉得有意思,回去敦促不提。

    不只是如此,明报这边已向各府派了编辑,随时采纳新闻,桑田和粮田的区别太大,若是官府故意将寻常百姓的粮田纳为桑田,肯定有人要闹事。而假若有大户人家的桑田直接划为粮田,自然也有人举报,宁波那边倒是出了几个差役和大户人家联合瞒报的事,遭人举报之后,巡抚衙门直接免去了负责此事的主簿,派人将几个差役捉到省城,游街示众,犯事的大户亦是捉了几个,这事儿可是明白无误的刊登在明报上广而告之,自此之后,倒是许多人都老实了,不敢在这清丈土地上头做手脚。

    只是如此大的动作,不免有人人心惶惶,寻常百姓固然是拍手称快,从此几乎不用负担粮税,可是对那些种桑的大户来说,却都一个个如丧考妣,而此时,徐谦则稳坐巡抚衙门,对外界的事,都漠不关心,一连几日下来,倒是有不少地方豪族的人纷纷已到了省城,打算和抚台大人好好交涉。

    这一日夜里,巡抚衙门灯火通明,一场宴会悄然开幕。

    来的士绅可是不少,都是各府各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大的地主,犹如青田刘家,象山陆家、慈溪杨家、淳安曾家等等,都已尽皆到了。

    而且来的人,都不是子弟,大多都是家主,一方面是表现对抚台大人的尊重,另一方面这件事关系到了族中的切身利益,必须亲自动身。

    浙江的土地,至少有三成左右都在这些人的手里,他们有的不只是偌大的家业,不只是数以千万顷的土地,更有显赫的家世,只要拿出族谱,三代之内必有显赫的人物位列其中。

    当然,浙江豪族,都以刘家为尊,一方面刘家的祖上是乃是开国功臣,位列一品,另一方面,刘家还有爵位在身,而刘家现任家主刘瑜更是个浙江省内罕有的大儒,虽然没有做官,可是文章却是不少,既是士林领袖,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都落在了他身上,都巴望着,刘家能出这个头。

    好在巡抚衙门占地不小,否则也容不下这么多人,一些豪族已经请进了正堂,其余人呢,只能在外头就坐,不过显然徐谦并没有冷落他们,已命许多官员前来作陪,气氛倒也融洽,天色还早,所以先是上了茶来,徐谦亲自搀着刘瑜进去,一面道:“早闻诚意伯大名,令祖亦是受本官推崇已久,今日设宴,诚意伯肯亲来,实在让本官脸上有光,来,请里头说话。”

    刘瑜倒也满面红光,这家伙很给自己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确实让他心花怒放。若是别人说这句话也就算了,这徐谦可是六首状元出身,如今又是浙江父母官,拜得恩师又是谢迁,无论是家世、出身和眼下的身份以及名望如今都是顶尖,现在如此客气,那就大大不同了。

    这代表的是,一个态度,有这个态度就够了。

    若是寻常的巡抚,说出这句话刘瑜还未必觉得如何,毕竟刘家可不是寻常家族,可见这说话的好坏,得看人的身份,不一样说出来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同。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