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新政如生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所有人都已经议论开了。

    徐谦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桑田种多了,丝价肯定要暴跌,暴跌的结果就是大家都赚不到银子,越是大的士绅,损失也是巨大,无它,因为你手头上的丝更多,若是找不到买家,人家如何压低你的价钱,你也没辙。

    现在浙江的情况就是,受了前两年的刺激,许多人疯狂的改粮为桑,产丝的规模已较两三年前增长了四五倍之多,在这种全民生丝的情况之下,今年的丝价,怕是堪忧的很。

    假若价钱跌落到了谷底,大家考虑的就不该是赚多少银子的问题,而是准备要亏损多少银子。

    毕竟产丝的成比种粮还是高得多,一旦生丝发卖不出去,后果是灾难xing的。

    正如抚台所言,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大多数人挡在产丝之外,让他们好好的种粮,这两年由于大多人产丝,使得粮价增高了不少,可是还不够,相比于粮价,丝价的利润还是高得多,许多尝到了甜头的人,怎么会轻易回去种粮?那么,唯一的法子就是提高产丝的门槛,降低种粮的门槛,提高门槛就是增税,税率翻个几倍,一般的小户人家,或是中小地主,再不能冒这样的风险产丝,与此同时,官府再对大多数粮户进行低税甚至几乎免税的政策,使得这种粮多少有利可图,而且稳当,就算是对小户人家来说,至少种了家里的几亩地,能让一家几口填饱肚子,如此一来,市面上的生丝产量就会暴跌,与此同时。价格自然上扬,价格上扬,对种桑的大户来说是有好处的,就算被官府征收高昂的税率,依旧能产生暴利。

    大家随着徐谦的思路往这方面一琢磨,还真觉得有道理。

    就算有人还不明白的,也有一些大致知道意思的人为他讲解,刘瑜这种书香门第,就是极聪明的人。徐谦一点,他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他捋着颌下的山羊胡子,暗暗点头。

    至少……他认可了抚台的这番话,某种意义来说,也认可了抚台的税制方案。只不过……他依旧有些不甘心,人就是如此,想到自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却是被官府苛以这样的重税,这脸上,终究无光,当然。刘瑜更关心的还是丝价的问题,抚台现在说的是好听,假若今年就算实施了新的税率,丝价还是暴跌呢?这笔帐又该怎么算?

    这关系到的。乃是族中的根,毕竟为了产丝,刘家虽然赚了很多银子,却也雇佣了不少人。专门做抽丝剥茧的工作,还定制了不少的丝机。可是下了不少的钱。

    刘瑜道:“抚台说每斤丝能维持在一两四钱银子,可有根据?”

    徐谦早有准备:“这只是官最低的预计,若是这个税率法执行下去,一两四钱可是还只是保守估计,这是官的幕友牛金经过今年如意坊生丝交易量、产量、价格进行jing密计算的,牛金曾是如意坊的掌柜,如今忝为官钱粮幕友,他的预计,出入不会很大,当然,最紧要的还是遏制生丝产量。”

    听到如意坊三个字,大家倒是有些信服了,虽然如意坊远在京师,可是谁都晓得,这天下最挣钱的就是如意坊,如意坊能挣钱,靠的不只是朝中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有超人的眼光,可以说,若非如意坊,也不可能带动生丝价格的暴涨,也不会让整个浙江都陷入改粮为桑的热chao之中。

    “而且……诸位想必也知道,官已拿下了双屿港,这双屿港,想来诸位也有耳闻,宫中又许以了海路安抚使司专营之权,用我大明特产与各国进行贸易,海路安抚使司已大量征用、制造船只,专门负责出口生丝、瓷器、茶叶,今年这织造局就要建起来,届时对生丝的需求也会比往年增加许多,在这种情况之下,诸位只管产丝,就算将所有的田地都去产丝,今年的丝价也不会低到哪里,只是,若是整个浙江都会产丝,价格会是如何,官就不能保证了。”

    织造局的消息,大家也早有耳闻,织造就需要用丝,这一点毋庸自疑。

    刘瑜不由道:“据闻大人乃是如意坊最大的东家,既然要办织造局,那么我等若是自己筹建丝纺,自己制丝绸,不知可行吗?”

    徐谦的话,等于是给了个定心丸,人家的意思很明白,提高了桑税,今年的收入不但不会少,反而会增加,既然已经有了保证,又搬出了如意坊出来,大家若是再不肯,就有点不识趣了。

    不过这税率先不能答应,且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好处,借着这税率,多索要一些好处才是正理。不管怎么说,他们可是地的豪族,豪族是什么,豪族自然就理所应当享受政策上的优惠。

    徐谦道:“这倒不是问题,来制造局的选址是在松江府,不过眼下,可能要换个地方,不出差错的话就是宁波了,你们若是想做点生意,倒也容易,现在是百废待兴之时,只要有银子,就会有收益。是了,还有一件事,不知诸位可有兴趣?”

    刘瑜现在对徐谦的印象改观不少,他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年轻抚台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也是个很有办法的人,有这点就够了,有办法大家才能跟着有饭吃,若是遇到个昏官,满脑子只想着百姓疾苦,却不为豪族们着想,摆不平豪族,就是作死。而徐谦既然已有许诺,而且听他侃侃而谈,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因此刘瑜笑吟吟的道:“大人请讲。”

    徐谦道:“宁波那边一旦办起来,不只是织造局要入驻,连如意坊、如意钱庄也都要开办,到时那儿就是首善之地,只是浙江各处的河道诸位是知晓的,虽然水路河道密集,可是许多地方,走走客船倒也罢了,可是将来要走货船,却是不容易,因此河道要拓宽,河里的淤泥该清理的也要清理,河堤呢,也要好好的修葺一下,一旦这水网办起来,将来浙江省内的交通不但便利,往后诸位的生丝和货物也可以减少货运成,只是要办成这一桩事,却不容易,官核算了一下,所需纹银怕要数十万两,各府各县征募的民夫,亦需数万,官手头上,倒是有些银子,只是不多,这件事要办成,终究还要摊派下去,诸位可愿……”

    刘瑜惊呆了,这厮提高税率不说,现在想玩摊派,所需纹银数十万,若是如此算下来,刘家岂不是至少也要出个万儿八千两纹银出来,你去抢好了。

    徐谦见大家面露难se,一个个将脸别到一边,都假装没有听见。

    徐谦只得道:“当然,也不是白让大家花费,这些银子,官会让人专门负责,谁募捐多少,而后制定出个份额,将来呢,各处码头但凡是货船,少不了要收几十至几百的运费,积少成多,五年之内,大致可以回,将来挣来的银子,大家按着募捐的份额领钱,其实这也是一门生意,拿了银子出来扩宽河道,将来坐地收钱,如此一来,不但这省内交通便利了不少,大家的货物也可以及时运出,还可以坐地收钱,这才三全其美的事,若是诸位不肯,那倒也罢了,实在不成,就让如意坊出银子就是,官也只是借此给大家一个做买卖的出入而已,这个银子你们不赚,如意坊自然会来赚。”

    听了这话,许多人不由暗地琢磨起来,浙江水网密布,宁波那边一旦弄起来,这水网上不知多少人要依靠船只把货物通过水道运出去又运回来,如此多的货船都在水面上,这确实也是银子,似乎还算是个好买卖。

    只是现在让大家拍板拿银子,却不太容易,大家还得回去好好商议一下才好。

    不过今ri见了抚台,倒是获益良多,徐谦的许多事,很有几分发人深省的味道,也算是开阔了眼界,现在大家才不由感叹,这位徐大人难怪能办起如意坊,还如此的有声有se,敢情这家伙做官是一把好手,对这经营之道,也有好几把刷子。

    喝茶喝得差不多了,自然就是赴宴,到了酒宴的时候,气氛更加融洽起来,许多人吃了定心丸,自然也就放开,再加上徐谦又不拿架子,颇有几分巡抚大人领头,带着大家一起发财的意思,虽然说官绅谈钱不雅,不过很多事心照不宣,人活在世上,不就是为了利吗做官的谈买卖不雅,可是贪墨起来还不是都是搂钱能手?士绅们也不该谈买卖,可是没钱吃什么。

    而且一旦大家关在房里谈了买卖,谈到了钱,对于官绅们来说,这就算是关系亲密了,若是关系不好,多半是要和你谈一谈孔孟之道,谈一谈乡间的雅事,只有有了交情,大家是自己人,才会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抚台既然直接谈起了买卖,言外之意,也没有把大家当外人的意思。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