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空前绝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大户们还在杭州没有走。既然来了,自然得在杭州别院住一些时日,因此拜访走动的人也多,不管认识不认识,递上一张名刺上去,某某拜谒,人家多会出来走一圈,道一句幸会。

    这种交流的方式说好听点叫海内存知己,说不好听就叫串联。

    串联的意义不只是交流,而在于强强联手,身为土豪的他们,难免寂寞,土豪不找几个土豪做朋友,也实在说不过去。

    巡按周昌也爱交朋友,交朋友也算他的工作之一了,明报消息传出来,他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不对劲啊,怎么可以这样,你们难道不应该去抗争,不应当去反对,不应当去破口大骂,不应当和姓徐的拼命吗?

    有阴谋,一定有阴谋,是了……周昌开始自行脑补,一定是这姓徐的威逼,可怜的土豪啊,你们怎会如此悲剧,被人加了几倍的税,分明着就是抢你们的银子,还得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强颜欢笑,一起笑中带泪的大喊抚台的政策亚克西。

    是可忍,孰不可忍,无耻,太无耻了!

    周昌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正义感激发出来,他觉得自己身为巡按,不能这样坐视不理,这徐抚台是在玩火啊,他这是在作死,居然连本地土豪都敢威胁,太没有把纪检官员周老爷看在眼里了。

    周昌发了一阵脾气,然后就开始交朋友,想要捣蛋,必须得放低姿态。和土豪做好朋友,好了好朋友,才可以让他们放下包袱,让他们大倒苦水。倒了苦水,才能激励他们不要害怕,要勇于维护自己的权利,朝廷站在你的身后。巡按周老爷也坚定不移的站在你的身后嘛。

    周昌决定先从熟人入手,他曾在慈溪巡查的时候,就住在慈溪的刘家,刘家是慈溪土豪,良田万亩,偌大的家业,这也是此次税制受害最大的人之一,周昌到了刘家别院,让人递上了名刺。结果门子回道:“我家老爷不在。去见客了。”

    周昌坐在轿里皱眉。等轿夫来报,便道:“问了几时回来吗?”

    轿夫道:“那门子说,这个却是不知。”

    周昌大感郁闷。只得让人起轿,刚准备要走。谁晓得这时又有一个轿子停下,却是有人拜访,那门子直接将此人迎了进去,依稀还听见几个字:“我家老爷久候多时,很久没有和先生手谈了。”

    周昌愣了。

    拒之门外,还被人忽悠,明明家里有人,却是拒而不见,这算什么意思?平时那刘老爷,虽不是很熟络,可也是一直有巴结的,这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周昌不禁热泪盈眶,恨不得捶胸跌足,旋即渭然长叹:“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今日良善士绅畏恶官比之猛虎甚矣,竟是对巡按都避之如蛇蝎,可见恶官之恶形恶状,已至人神共愤,徐谦,本官与你势不两立。”

    他满脑子认为,这是士绅们畏惧徐谦,而不敢见他,心里悲愤交加,竟要差点晕死过去,此后,他收了两行浑浊老泪,毫不犹豫的道:“起轿。”

    “老爷,去哪儿?”

    周昌毫不犹豫的道:“去东庵桥。”

    东庵桥距离巡抚衙门不远,那儿是不少乡绅聚居之所,而这里,也住着青田刘家的刘瑜。

    周昌觉定拜访一下这位刘伯爷,因为他有一种预感,觉得这位刘土豪一定是受了徐谦的要挟,他要弄明白,策反了刘瑜,有他站出来振臂一呼,才能成事。

    于是周老爷赶到了刘府,这一次递上名刺,刘瑜倒是见了他,有人领他到了一处华亭,刘瑜笑吟吟的出来,笑道:“周大人,失敬,失敬。”

    进了花厅各自落座,周昌看了刘瑜一眼,道:“伯爷在杭州还住的惯吗?”

    刘瑜答道:“好,好,好,很好。”

    周昌笑了,道:“伯爷住的惯,我便放心了。是了,昨夜伯爷赴宴,听闻伯爷吃用的很好?”

    他不断旁敲侧击,刘瑜也只是顺着他的话道:“好的很,徐抚台盛情,倒是有劳他尽情款待。”

    “哦?是吗?抚台就没有说点别的?”

    “自然说了。”刘瑜道:“抚台和我们讲了税率的问题。”

    周昌眼珠子一转,故作摇头的道:“哎……本官也知道抚台新官上任,想要增加数倍的桑税,说实在的,这未免有些不通人情。”

    刘瑜却是道:“抚台这是爱民如子,浙江虽富庶,可是依旧有不少衣不蔽体之人,对这些人免税,这也是功德一件。”

    周昌怒道:“道理固然是这个道理,可是给他们免税,又为何要加重桑税,说到底还是厚此薄彼,大家都是大明子民,更应当一视同仁才是。”

    刘瑜摇头:“周大人此言差矣,人有贫富贵贱,贫者三餐不继,适当给予一些照顾,倒也无妨,如刘某这样的人,家境倒也殷实,加一些税赋,却也理所应当。”

    周昌已是不愿意再绕弯子了,耐性磨得一点都没有,索性道:“本官直说了吧,伯爷,这徐谦是不是对你步步紧逼,拿了其他的东西要挟于你,他刚刚到任,就搅得地方上如此不安生,却又是要闹那一般?伯爷不必有什么顾虑,本官已打算上书弹劾他,这件事也不需伯爷出头,只需伯爷表个态即可,他不过是一任巡抚,可是巡抚上头还有朝廷还有皇上,还怕了他不成?”

    刘瑜惊愕的道:“周大人特地跑来,原来为的就是这个!”

    既然已经开了口,开弓没有回头箭,周昌义愤填膺的道:“本官身为巡按,自该巡按不法事,现在这姓徐的到任,惹得鸡飞狗跳,浙江上下,百姓怨声载道,本官岂能无动于衷!”

    “是吗?周大人这番话,说的真好。”此时,有人鼓起掌来,却见耳房里,一个人慢慢踱步出来,微微带笑,此人很是年轻,斯文俊俏,此时一双清澈目光,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昌。

    周昌定睛一看,却是骇了一跳,来人竟是徐谦。

    他哪里晓得,今日徐谦登门拜访刘瑜,和刘瑜有要事相商,刘瑜递了名刺,刘瑜本不见客,却是徐谦说命他进来说说话也是无妨,徐谦坐在耳房里吃着茶,自然是将花厅里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周昌这一下子惊住了,面红耳赤的起来,道:“徐抚台原来也在。”

    刘瑜在一旁苦笑,故意将脸别过去,今日他刘瑜算是彻底表态了,想不跟徐谦狼狈为奸都不成,想必这周昌要恨透了他。

    徐谦大剌剌的坐下,慢悠悠的道:“本官自然在,只是想不到,周大人对本抚台竟有如此多的看法,我还记得,本官初上任的时候,周大人还说本官到任浙江,浙江上下文武官员,俱都欢欣鼓舞呢,敢情上下官员都欢欣鼓舞了,独独周大人很是不喜,是吗?”

    周昌目瞪口呆,想要摇头,却又不知从何处否认,想要点头,却又点不下去,只得愣在这里。

    “抚台大人,这个……这个……此事……”周昌开始解释,可惜他渐渐发现,徐谦的脸色冷了下去,很是难看。

    徐谦冷冷一笑:“好啦,不必费什么功夫解释啦,周大人是如此看法,倒也无妨,不过本官现在要和伯爷商量大事,周大人若是无事,就请回吧。”

    周昌想了想,只得咬了咬牙,飞快的走了,连告辞都没有。

    这周昌一走,刘瑜便是苦笑,道:“徐大人,你这是要将老夫置于何地,何苦要出来呢,有些事,藏在心底岂不是好?小人常有,暗中提防就是了。”

    徐谦却是认真的道:“伯爷,做大事,就要杀人立威,不过现在不时兴杀人这一套了,本官杀了太多的人,现如今要立地成佛,既然杀不了人,就得诛心,不找个人来收拾一下,这样的小人就会像苍蝇一样挥之不去,所以,不拿这么个人出来开开刀,新官上任放再多的火也烧不起来。今日算是给他见了面,明日捏死他就是。”

    捏死二字,说的很是轻巧,须知周昌乃是巡按,并不受徐谦统属,虽然徐谦这巡抚甚至掌握一省吏治,可是这个吏治,并不包括巡按在内。

    只是徐谦这举重若轻的潇洒口吻,却是让刘瑜心里暗暗点头,他倒是很想拭目以待,看看徐谦怎么捏死他,看看这抚台手段如何。

    刘瑜面带微笑,道:“大人好气魄。”

    徐谦已是端起了茶盏,却是发现这茶盏本是给周昌的,只得放下,随即笑笑,道:“气魄谈不上,其实都是讨口饭吃而已,伯爷种桑是为了利,本官忙前忙后,说到底也是为了利,你是为了黄白之物,我却是为了政绩,这天底下,政绩无非是治河、修学而已,可是本官不同,小打小闹没意思,太显小家子气,要做,就得做大,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空前绝后,伯爷不会见笑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