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欢欣鼓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徐谦将新知报放下,笑吟吟的道:“诸位不必担心,跳梁小丑而已,来,拿笔墨来。”

    立即有差人上了笔墨,徐谦提笔,沉吟片刻,下笔写道:“吾当张公年迈,必有高论,岂期出此鄙言?张公身居显要之职,负国家恩典,天子恩泽,满门皆贵,本该上报国家,下安黎民百姓,此官德是也。国有大贤,则百姓安居乐业,吾为巡抚,于是开新政,免赋税,使民终日饱食,可以谓之德政,张公何故诽谤新政,心中生怨!你我同朝为官,牧守一方,吾虽不才,敢以新政开万世之表……”

    徐谦所写的文章,压根连和这江西巡抚争辩新政的心思都没有,满篇都是骂他姓张的多管闲事,无事生非,他毕竟是状元之才,又是找准了人来骂,也没什么指桑骂槐,更无所谓谦让,既然姓张的找上门来挨骂,徐谦一点都不介意狠狠将这家伙奚落一顿。

    既然要骂人,得先从他的年纪说起,因此先留下伏笔,先说他老迈,之后直接说他口出鄙言,再之后便开始东拉西扯了,说什么国家恩典,什么天子恩泽,其实这些都是坑,事先先挖好,等到末尾上填补,最后徐谦奋笔而出:“张公即为牧守,尚不知百姓疾苦,江西百姓,苦不堪言,也敢奢言江浙,汝即敕为巡抚,巡视一省军政民政,天子托付江西,望你敬民爱民,使百姓衣食富足,而今但见张公辖下百姓衣食无着,流民四起。皆窜江浙,公为牧守,不为以忧,却每日在报中撰写文章。妄议新政,老而不死谓之贼也,尸位素餐,凶残更甚于贼。上负君恩,下愧黎民,且不知耻,此谓厚颜无耻之贼!”

    一篇文章写完,徐谦痛快了,其实众人都在伸长脖子看,倒是希望徐谦能与这江西巡抚论战,可是谁晓得,徐谦压根连论战的机会都不给别人。直接就洋洋千言把人骂了个底朝天。于是乎。所有人都傻了眼。

    这样固然很痛快,可是很不妥吧。

    可是仔细一琢磨,却又发现除了骂。还真没有别的办法,你若是不理。那便是唾面自干,说不定人家更加来劲。而你要是真正正儿八经和人家讨论新政利弊,须知任何新政都有利弊,辩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反而会引起争议,把新政的利弊无限扩大,所谓真理越辨越明,这是最愚蠢的话,因为真理来自于权威,来自于结果,而绝非是争辩扯淡。既然不能辩,索性就开骂了。

    徐谦拿起文章,直接交给王艮,道:“王先生立即送去明报,明日印在头版。”

    王艮倒也不含糊,身为一个老江湖,左右舆论的高手,自然晓得怎么做,收了文章,道:“大人这篇文章厉害,与其和他争辩,不如索性骂战,一旦争辩,各省必定纷纷跟进,甚至朝中官员亦要加入,到了那时,他们来一个先贤未知有如此新政也,就足够让我等处于被动,倒是惹起骂战,这就等于是大人和江西巡抚的私怨,别人想要加入战团,却也要掂量掂量,看看自己经不经骂。”

    众人一起哄笑,只是这哄笑之中,未免有一丁点隐忧。

    骂战固然痛快,可是如此下去也不是这么一回事,新政到了现在,已经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正如大家现在跟着徐谦,也没有吃回头草的可能,大家捆绑在了一起,利益攸关,已经被别人视作了新政的先锋走卒,这新政一旦饱受质疑,这浙江全省上下的官员,估计统统都要完蛋,固然不可能因为新政的缘故一撸到底,可是一旦朝野否认新政,那么最先倒霉的固然是抚台大人,可抚台大人毕竟和宫里的关系深厚,至多也就回去京师,继续打他的酱油罢了,而他们这些人,必定会慢慢剪除。

    攸关自己前途,不得不慎。

    第二日清早,明报已经放出了文章,抚台大人亲自撰文,迎战江西巡抚,这绝对是轰动的新闻,一时之间,明报销量暴增,许多人亦是议论纷纷,在浙江这边,自然是一面倒的支持徐谦,徐谦占着知百姓冷暖的大义,骂江西巡抚昏聩,骂他老而朽矣,骂他恬不知耻,让人拍案叫绝,最紧要的是,一般的官员,最擅的是官话,所谓官话,就是固然是骂人,也往往不显山露水,秉持着骂人不吐脏字的原则,可是徐抚台却是字字如刀,直接把江西巡抚骂做是贼,这就让人大开眼界了。

    其实人的性子之中,都有凑热闹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如此大的热闹,不好好的起哄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

    若是徐谦论战,那么势必会将大家的目光都放到新政上,坊间的思想也必定混乱,那么新政利弊之争,也必定成为所有人争论的焦点,新政初开,刚刚推行,一旦起了争议,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起了争论,做事的人心里存疑,谁敢尽力推进新政?

    而骂战不一样,这一骂,大家的重心就放在了徐谦和江西巡抚两个人身上,大家的焦点,自然是纠结于江西巡抚会如何反应,二人因何结怨;以前有什么情仇。于是各种版本的流言四起,硬生生把一个争论之争,闹成了花边新闻。

    只是外间的诸多言论,终究让浙江的上下官员心里有些放心不下,大家不免惴惴不安,心思不免有点儿不宁。

    而这时,圣旨终于到了。

    圣旨一到,杭州城大小官员纷纷到了巡抚衙门,众人衣冠整齐,听候旨意。

    这圣旨是好是坏,很多时候都得看传旨太监的态度,若是态度好,想必干系不大,若是冷着个脸,怕是要糟。

    前些时日,徐谦直接弄死了巡按周昌,这也算是建朝以为未有之事,现在突然来圣旨,许多人心里不免嘀咕,莫不是朝廷觉得不像话,所以特意下旨申饬?

    下旨申饬还是好的结果,怕就怕来治罪的才是糟糕,一旦治罪,肯定要将巡抚调离,换个新官上来,而大家,自然就成了孤魂野鬼,是未来整顿的对象。

    所有人心里透着不安,许多人此前就觉得事情要不妙,抚台大人做的事固然很痛快,可是做官,哪有痛快一说。

    唯一让人觉得宽慰的是,这传旨的太监对徐谦很是客气,甚至用恭谨二字来形容都不为过,就如下官见到了上官,满脸堆笑,心里琢磨着如何说话讨喜。

    徐谦倒是板着脸,待人来齐了,摆了香案,众人一起接旨,这太监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近因时事多艰,朝廷孜孜图治。朕继大统,以仁孝治天下,此臣民共知,何谓仁爱,即爱民勤政而已,兹有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浙江巡抚徐谦,锐意陈新,推广新政,重税于富,而轻税于民,江浙百姓,人人欢欣鼓舞,皆言善政。徐卿所为,深合朕意,新政之举,乃开历来未有之先河,创朕之不朽大业矣,朕常言,无谓新政旧政,若益于民,则应大加褒奖,如妨于民,则必废黜以安民心,于是朕继大统,黜正德弊政,时有今日,百姓皆颂,今徐卿勤于王事,为君分忧,为彰显其德,特旨褒奖,令刊发邸报,咸使闻之。”

    …………………………………………………………………………………………

    这一下子,所有人震惊了。

    居然是表彰的奏书。

    是表彰。

    就算是表彰,一般情况之下,朝廷下个文就是了,或者是录入邸报,也完全足够,可是特旨表彰,又称新政为开历史先河,创天子不朽大业,然后又称赞徐谦勤于王事,为君分忧。这等于就是告诉天下人,天子乃是新政最坚定的支持者,新政的推行,与天子息息攸关。

    至于那什么巡按周昌,圣旨里只字未提,可越是不提,意味就更加明显,和天子不朽大业比起来,一个小小巡按算个屁,连个屁都不是。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天子给新政完全定性,一旦定性,这就意味着,新政之举,不能再有争议了,连天子都发旨颂扬,现在唱反调,就是和天子对着干,再者这封奏书,显然是经过内阁发出的,至少内阁那边都做出了妥协,现在谁敢唱反调,这就是嫌自己命太长,乌纱帽戴的太久。

    赵明、汪知府、吴提学,这些人一个个激动起来,表彰新政,表彰徐谦,又何尝不是表彰他们?假如,只是说假如,假如将来新政成功,而且天子深为赞许,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来,新政必定推广,如何推广?当然是请能干的人来,而他们,将来就是新政的骨干,骨干份子必定前途无限。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