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坑死你的节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张巡抚不是个有仇报仇的人,作为一个老愤青,他显然在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跑过的时候还得假装一下自己是个大度容人的好人。

    不过徐谦这个仇,非报不可。

    这已经完全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好不容易混到省部级,钱有了,官也做够了,结果成为了笑柄,将来莫说青史留名,单单一篇这样的文章,就够他背一辈子黑锅。

    所以……张巡抚几日下来,满肚子都在琢磨着怎么骂回去,经过他不断揣摩,深入业务,终于,他灵光一闪,当即挥毫,随即写下一篇锦绣文章,吹干墨迹,自己细读一遍,顿时心花怒放,这一篇文章,可谓超水平发挥,实在难得。

    做官的,对付草民,固然是棍棒齐下,可是对付同僚,却多是诛心,所谓诛心,就是骂的你体无完肤,骂的你抬不起头,骂的你死去活来,骂你祖宗十八代。

    而这一篇,可谓典范,是典型的诛心文章,不但好好的反击了徐谦的责难,而且还推陈出新,变了花样。

    文章写完,张巡抚心情大好,感觉自己一口恶气,尽皆吐了出来。于是连忙命人送去知新报报馆,命人明日当即刊发,广而告之。

    张巡抚舒服了,惬意了,骨头都酥了,心里乐呵呵的忙了一些公务,身体疲倦,便会后衙小憩。

    只是这小憩的功夫,那幕友刘文龙却又是急匆匆的拜谒。

    张琦显得有几分怫然不悦,耐着性子见他,冷着脸道:“刘先生何故如此毛躁?”

    毛躁二字,本是教训毛头小伙子的,用来教训张琦,这就是训斥了。按理说,此时的刘文龙定然要满心羞愧,而后作揖回一句,学生惭愧。可是刘文龙没有惭愧,却是急切的道:“大人,最新的邸报,刚刚送来的,还请大人过目。”

    对刘文龙的表现,张琦是越来越不满意。却还是耐着性子,接过邸报随手翻看。

    这一看不打紧,只翻看第一页,张琦的眼珠子都掉下来。

    这……怎么可能。

    不是京师里的人修书来说,这新政在朝廷的反响极坏吗?

    不是说徐谦是秋后的蚂蚱吗?

    可是现在。当这第一页,朝廷的表彰却是明确的诏告天下,新政是伟业,天子甚至下旨表彰,并且待诏翰林草拟了圣旨,这……

    张琦呆住了。

    他眼睛一动不动的瞪着刘文龙哭笑不得。

    敢情这些人私下里骂着徐谦,骂着新政。忽悠的自己做了冤大头,结果他娘的圣旨居然下了表彰,你这是逗老夫玩吗?拿老夫当傻子吗?

    问题显然很严重,因为之前他撰写文章批评新政。抨击徐谦,可是过不了多久,圣旨和邸报就**裸的打了他的脸,到现在。张琦都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显然,身为巡抚。如此表态,而且又被朝廷的旨意和邸报推翻,这是个很严重的政治问题,和天子、朝廷唱反调,你活腻歪了吗?

    这属于严重的政治不正确,若是有人追究,有人揪住了这个鞭子大做文章,甚至可能会让张琦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毕竟……身为一省巡抚,政敌还是有的。

    张琦眯起了眼,不由道:“这是什么时候传来的消息?”

    刘文龙忙道:“就在方才,学生也是看这邸报有些不同寻常,这才立即送来请东翁观看,这事儿太古怪,你看上头的用词,许多都是前所未有,可见天子或者是朝中某些大人物,对新政极为看好,甚至关乎到了社稷的程度,东翁且细看鸟一句创朕之伟业,这句话,更是蹊跷,分明……”

    张琦有气无力的压了压手,苦笑道:“本官知道,本官知道……哎……为何此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怎么突然就表彰了。哎……”

    “东翁,现在该怎么办?”刘文龙小心翼翼的问。

    张琦好歹是见过一些大风大浪的人,道:“快,立即命人入京,让人在京中大叹,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支持新政的,又是哪一些人,这事儿太大,不可小视,不可小视。是了……立即命人去知新报,去把老夫刚送去的一个文章拿回来,告诉他们,不许再刊发了,知新报,往后也不要再妄议新政,还有……还有……是了,还有就是,立即命人想尽办法,把老夫在报中刊载文章的那一期报纸,能收回来多少是多少,虽然是于事无补,亡羊补牢,可是……可是能尽一些人事,就尽一些人事吧。”

    说完这些,张琦长呼一口气,心里感觉郁闷到了极点,被这姓徐的骂的狗血淋头,偏偏不能反击,门牙打落了还得往肚子里咽,憋屈。

    可是现在不装孙子不成,他张琦又不是言官,又不是阁臣,只是一个封疆大吏,封疆大吏在外头看上去光鲜,可是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在天子刚刚表彰了徐谦之后,还跳起来痛骂徐谦,更不敢在天子刚刚大大褒奖了新政之后,和天子唱起反调,抨击新政,张琦现在的选择只有一个,把自己的头埋起来,埋到沙子里,越深越好,然后心里默念:“你们看不到我,你们看不到我,哈哈……你们看不到我的。”

    说罢,很不甘心的张琦一屁股重重的坐在椅上,整个人显得老了几分,挥挥手:“快去办吧,要快!”

    刘文龙犹豫一下,飞快去了。

    张琦坐在椅上,揉着太阳穴,心里既是愤愤难平,又是郁闷无比,都是巡抚,人家乱搞骂街,都能得到表彰,自家辛辛苦苦,熬了这么久的资历,被人骂了还得忍气吞声,如此一想,对徐谦更是怨恨无比,可是怨恨又有什么法子,他得忍。

    半个时辰之后,刘文龙又飞快跑了回来,这一次,刘文龙的脸色真比哭还难看,他气喘吁吁的进来,张琦问他:“怎么,事办妥了吗?”

    “东翁……”刘文龙要哭了,道:“已经交代下去,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莫非有人想借着邸报,来嘲弄老夫,又是哪个生员胆大妄为,简直没有王法了!”这一下子,张琦动了真怒,动不了几个姓徐的小子,收拾你几个生员还是足够的,他心里估摸,定是邸报已是传抄开去,一些生员借此来讥讽他。

    刘文龙却是摇头:“东翁,这一次也不是生员滋事,而是……而是……而是明报……明报又有文章了。”

    他小心翼翼的从袖里抽出一份明报来,交给张琦。

    张琦满是狐疑的打开报纸,随即腾地一下霍然而起,卧槽!

    现在张琦的心里,定有百万头草泥马疾奔而过,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你撰文骂了也就骂了,现在居然还来?

    没有错,这一期的明报,又是徐谦的文章,依旧还是言辞犀利,依旧还是一副很欠揍的嬉笑怒骂,上次骂他厚颜无耻的老贼,这一次骂他愚不可及的昏官。

    张琦的身躯在颤抖,他怒了,他满腔的怒火,感觉无处发泄,随即,他将将这只看了一半的报纸撕成了碎片,然后洒向天空,大骂道:“这……这个小贼!”

    刘文龙却是吓了一跳,道:“东翁慎言!”

    慎言二字,如一盆冰水,一下子把张琦的怒火浇熄了。

    是啊,得慎言,要是听了去,天子表彰的大臣,你竟骂他是小贼,这不是等于拐着弯骂天子有眼无珠吗?

    于是……张琦只得无言的锤着自己的胸脯,他不能骂,又不能反击,只能捶胸跌足,发泄心中的郁闷。

    刘文龙只是傻傻的看着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东翁,想要劝慰,却发现自己学问实在浅薄,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劝慰之词来,其实换做是别人,纵然是满腹经纶,此时也蹦不出一个屁来。

    几日之后,消息传出,张巡抚病了,暂时不能视事,这位老抚台,显然已经有了急流勇退之心,不过要下定决心,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乌纱帽实在不容易,正如后世歌词中所说:我好像再活五百年。张巡抚是个俗人,他估摸着要写歌,也非要写一个我还想再做官三百年。

    可是不请辞,这官做的也实在味同嚼蜡,明报的文章,早就在士林中传开,大家在江西,固然不敢明着来笑话这位老大人,可是这拐弯抹角,含沙射影的却是不少,这种话别人听不出,张抚台却是听得出。

    莫说士林,便是那些个下属官吏,怕对他的敬畏也开始有限了,堂堂抚台,消息如此不灵通,居然不能和朝廷步调一致,闹出这个笑话,还被浙江的巡抚如此羞辱,以至于连出来见人都不能从容,这样的抚台,有什么可敬畏的?(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