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天子心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次日一大清早,宫里就来了消息,果然如徐谦所料,天子昨夜接到奏报之后,卯时未到,在如此修仙的大好时辰之下,今日竟是没有去大高玄殿这继续修他的仙,而是命人立即召徐谦入宫,圣驾也已经移至暖阁。

    这阔别已久的暖阁,对嘉靖有些陌生,而且这里没有蒲团,只有椅子,坐着也让他有些不适。

    不过他终究还是耐住了性子。

    手里拿着一本道经,心不在焉的看了几眼,似乎又觉得无趣,修仙,必须需要心境,想来这和玄幻小说里的主角没什么区别,连心都静不下来,看再多道经也是白搭。

    说起来也是奇怪,徐谦滚去了浙江,嘉靖倒是能定神,现在徐谦一回京,嘉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使命,自己是该再做点劳民伤财的事了,不做一点,似乎难显文治武功。

    其实,这也和嘉靖和徐谦的关系有关。

    嘉靖这个人,虽然野心勃勃,可是目光,却往往都放在朝堂上,外头的事,他不关心,他要的是自己发出一个个指令,然后那些像狗一样温顺的官员不得不俯首帖耳,乖乖去办。这是嘉靖的理想。

    所以嘉靖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方面不断和百官们勾心斗角,另一方面就是修仙,和百官钩心斗角是为了更好的修仙,修仙活的更长,就能更好的钩心斗角,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可是徐谦不同,徐谦就像一副望远镜,让嘉靖看的更远,因此,嘉靖总有那么几分雄心。

    浙江新政的事,毕竟距离嘉靖过于遥远。可是徐谦回来之后就全然不同。

    于是嘉靖努了努嘴,朝黄锦道:“拿明报来,最新的。”

    最新的明报,也在几天之前,不过宫里头都有备存,毕竟影响力大,指不定什么时候陛下来了兴致,黄锦连忙取了最新的明报来,呈上御前。

    嘉靖摊开来看了几眼。随即抬头,道:“新政就非要王学吗?若是各省都行行政,岂不是将来,连科举都需王学?”

    这虽然是嘉靖的一个疑惑,不过嘉靖的脸色并不太显得很好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政治问题,从南宋伊始,再到大明朝这一百多年来,理学一直都是正宗,若是将理学改为王学,肯定会闹出大事来。

    其实是王学还是理学,对嘉靖这皇帝还有黄锦这太监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人的本性之中,不愿意为自己无关的事去做出天翻地覆的改变。

    而且王学对嘉靖来说,毕竟是属于未知。他不懂理学,但是理学已经有数百年的经验可循,自然晓得倡导理学不是坏事。可是他不懂王学,却不知道这王学。会将他的天下引导到什么方向去。

    这才是嘉靖最关心的问题。

    黄锦现在也不知如何回答,不过他的不少亲戚。都被徐谦引去了浙江,在浙江据说还办了工坊,大发横财,对他来说,王学和理学都没有意义,新政对他却有实打实的好处,现在天子如此口气问出这么一句话,显然是对王学有了疑虑,而王学和新政被徐谦绑在一起,今日对新政有疑虑,难保明天不会对新政怀有疑虑。

    黄锦迟疑一下,旋即回答道:“陛下问的是,二位杨阁老也是这样说的,说是王学不是什么好东西,上次奴婢去内阁里宣读陛下的口谕,两位阁老就说,这王学之害甚大,断不能让王学成事,一定要小心提防,尤其是一些王学大儒,很是让人不讨喜。奴婢就在想,连二位阁老都这样说,显然这王学,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嘉靖淡淡一笑,道:“是吗?”说罢居然不再追问下去,继续低头看报去了。

    而黄锦却是不由松了口气,方才实在是危险,若是当时自己回答的不好,以天子多疑的性子,怕是留上了心,没事儿都会看出有事儿来。

    他方才的回答,很是巧妙,作为一个太监,他显然并不懂王学和理学有什么分别,因此,他若是拿这王学和理学来对比,不但会错漏百出,而且还很容易说错话。既然如此,那就从另一个角度,把内阁的两位阁老搬出来,道出两位阁老对王学的憎恨,如此一来,以嘉靖和杨廷和他们的关系,怕是要激起逆反之心,你们不是恨不得除掉王学而后快吗?不是要看着王学不讨喜吗?那好,就让你们不舒服,就让你们如鲠在喉。当然,天子此时怕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拿这王学,掣肘内阁,毕竟天子对内阁,一向不甚放心,这当然也来源于天子多疑的性子,既然不放心,给内阁多搬几块绊脚石,岂不是正好。

    黄锦用的,是太监心术,太监者,奴颜婢膝,专以讨巧为能事,凡事都是峰回路转,旁敲侧击,用各种潜移默化的方法,无形中改变天子好恶。

    而嘉靖,用的则是帝王心术,帝王者,虽是九五之尊,却偏偏偏居于宫城,欲制衡臣下,往往借力打力,以臣治臣,以人制人,当然,这以学制学,也算嘉靖现在的想法。

    ………………………………………………………………………………………………………………………………………………

    与此同时,徐谦已经入宫了,过了午门,已有太监领着他,徐谦问这太监:“陛下近来都在哪个宫?”

    太监道:“大多时候都在大高玄殿。”

    徐谦听这殿名,就晓得和那扯淡的修仙有关,心里略有不喜,便问:“陛下现在在哪里?”

    “回大人的话,在暖阁。”

    听到这里,徐谦才舒服一些,他就怕被拉去所谓的玄殿陪着嘉靖装神弄鬼,虽然他不是什么有节操的大臣,可好歹现在也算是标志性的大员之一,不晓得多少人在自己树下乘凉呢,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了,要注意影响,注意和谐。

    顺着路随着太监一路到了暖阁,近一年没有回来,对这里的记忆倒还犹新,太监进去通报之后,便听到里头嘉靖的声音:“进来说话。”

    徐谦进阁,拜道:“微臣徐谦,见过陛下。”

    嘉靖比一年前显得更加成熟,不过他的气质有点儿奇怪,总是带着那么点儿与众不同,或许是宅男做久了,又玩修仙上了瘾,所以才一副如此模样。

    这是病,得治!徐谦心里得出结论。

    嘉靖的脸上明显露出笑容,道:“起来吧,赐坐。”

    徐谦坐下,道:“陛下,微臣此次告假回来,一来呢,是夫人待产,这其二,便是想回来见一见陛下。”

    “是吗?”嘉靖也显得很是精神,道:“回来一趟也好,自从你上次不告而别,已有一年了吧,这一年朕听说你在浙江做得很好,很涨朕的脸面,虽然也有人有非议,可是朕不是聋子瞎子,浙江的事,朕心里清楚。”

    一开口就提到了浙江,徐谦不得不小心应对了,道:“陛下,不知这些人都非议了什么?”

    徐谦当然知道他们非议了什么,不过人嘛,总要摆出一副受害者被人坑的形象出来,更要强化天子在这方面的认知,这样才能更好的把这些背后攻讦之人更好的坑了。

    嘉靖微微一笑:“无非是说你在浙江办新政误国误民之类,朕先前也有新政,你也有个新政,朕的新政他们抨击,你的新政他们也是抨击,朕早就厌烦了。”

    徐谦不由松了口气,其实他未必很聪明,可是他的对手,实在有点儿蠢,本来徐谦此趟回京,还有点忐忑不安,毕竟这么久没有回来,天知道有人会如此恶意中伤。可是当徐谦知道这些言官既不留余地的抨击嘉靖新政的同时,顺道儿再抨击一下浙江的新政,徐谦彻底放心了。

    浙江新政是徐谦自己搞起来的这没有错,若是言官专门攻这一点,难保天子不会改变新意,毕竟国家还没到非变不可的地步,谁都希望稳妥。可是这些人把嘉靖的帐一道算上,来了个天子、徐谦打包叫骂,这显然就是故意的拉嘲讽,故意要惹得嘉靖火冒三丈,天子不接受别人对他的新政批判,自然而然,也就不接受别人攻讦浙江新政了。

    这个道理,肯定会有人明白,可是言官十个就有六七个都是猪,跟这些猪做队友,你除非日夜盯着他,拿绳子绑着他,拿蜡去滴他,否则他一时兴起,冷不丁就上一道莫名其妙的奏书上去,将大家一起坑了。

    内阁大臣,不容易的地方也就在这里,单打独斗,他们在行,而且老谋深算、步步为营,绝对能将你玩弄于鼓掌,可是另一方面,他们永远不可能是单打独斗,总会有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凑到你身边来,为你摇旗呐喊,嗷嗷叫着要为你冲锋陷阵,显然,这种事不是武夫们上阵搏杀,这是技术活,而事情,往往也都坏在这群猪一样的队友身上。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