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佛挡杀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从宫中出来,徐谦没有直接去拜谒陆松人等,方才对嘉靖撒了个小小的谎,还是先乖乖回家为妙,难保不会有厂卫盯着自己。

    回到家中,陪着桂稚儿闲坐了一会儿,徐谦终究还是忍耐不住,叫人给老爷子捎了口信,让他回家,说是有大事相商,后面免不了加一句十万火急四字。

    小半时辰之后,徐昌才赶回来。

    显然他对徐谦的所谓十万火急并不太认同,想想看,生孩子都能告假的儿子,口里所谓的十万火急想必要大打折扣。

    不过对徐谦来说,人回来了就好。他神神秘秘的扯着徐昌到了书房,将今日入宫的事实言相告。

    徐昌托着下巴,满脸沉重的道:“佥事的事,确实有点眉目,朱宸如今对我越来越忌惮,所以这一次才抛出了这位吴佩吴千户出来,其实吴佩和朱宸平时关系并不算好,可为了阻止为父晋升佥事,因此他才推出了这个人选。”

    “也就是说,这个吴佩,并不是朱宸的人?”

    徐昌点头:“不错,吴佩和其他几个同知走的很近,比如骆安、王佐、陈寅这几个人,都和吴佩有不错的交情。所以这一次,为父才觉得为难,你也知道,锦衣卫亲军里头,几乎就是五个人说了算,除了朱宸,就是骆安,然后是王佐、陈寅、陆松,这五人不是指挥使,就是同知和佥事,而且他们都是兴王府的旧人,早在兴王府的时候,他们就是老相识了。其中朱宸自成体系,以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地位超然。至于骆安、王佐还有陈寅三人。交从很是过密,他们三人自成一派,和朱宸也很不对付,平时免不了勾心斗角。再有就是陆松,陆松呢,和朱宸一向关系不好,可是和王佐三人,关系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陆松的关系主要在亲军其他各卫。比如金吾卫的指挥使陆征就是他的族兄,还有旗手卫的佥事陆相、武骧右卫的指挥使同知陆健,羽林卫的同知陆昌等等。”

    徐谦从父亲口中大致了解了整个锦衣卫内部的构成,一下子就明白了,朱宸这一次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想必对他来说,这个所谓的吴佩,并不是什么最好的人选,而他之所以选择吴佩,并非是因为他希望吴佩进入锦衣卫中枢,而是阻止徐昌进入锦衣卫中枢。

    朱宸选择了这个人,等于是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想想看,这个吴佩也是兴王旧人,属于天子信重的人之一,现在有了空缺。朱宸既然保举了吴佩,天子会随意否决吗?

    而另一方面,吴佩和王佐、陈寅、骆安关系匪浅,现在有了他们的关系。相比徐昌,这三人显然更支持吴佩。

    也就是说。在整个锦衣卫中枢里头,支持老爷子也只有陆松,其余四人,都极力支持的是吴佩,众望所归,天子那边,显然又不得不表面上做出公允的决定,老爷子落选,几乎成了定局。

    徐昌不无感叹:“说到底,还是资历不够,脚跟不稳的缘故,若是多给老夫几年时间,怎么可能轮到吴佩踩在老夫头上,可惜,可惜了。”

    徐谦也颇为遗憾,只是看到老爷子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显是也觉得有些可惜,毕竟机不可失,好不容易死了个佥事,而现在锦衣卫中枢之中几个指挥使、同知和佥事现在都属壮年,年纪并不比徐昌要轻,等到他们死了,怕是没有十几二十年是不成的。

    徐谦想到这里,顿时觉得这样的机会断然不能放弃,对!绝不能放弃!

    徐谦不由道:“爹,事到如今,错过了机会实在可惜,爹当真是想高升一步?”

    徐昌瞪了眼睛,道:“什么叫想和不想,成了佥事,将来的余地可就大了,就如这锦衣卫里头,佥事只有两三个缺额,可是千户却是多如牛毛,跨过了这一步,将来无论是高升还是平调,都有很大的余地,资历摆在这里,谁也动不了。”

    徐谦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一定要争取,咱们徐家什么事没有遭遇过,再大的难关也都过来了,没有理由就这样放弃,吴佩算什么东西,若是让他做了佥事,爹还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头。”

    “争取?”徐昌也变得野心勃勃起来:“可是如何争取呢?”

    徐谦冷笑道:“这个时候,比的就是人脉,可是人脉靠什么来?这其一嘛,自然是靠关系,这其二,就是靠实力,最后一样,就是银子,只要有银子,什么事办不成?咱们徐家就是砸锅卖铁,也得将爹这佥事弄到手,要是弄不来,不但你这做爹的抬不起头,怕是儿子也要被人取笑。”

    徐昌豪情万丈:“说的也有道理,姓吴的连给我提鞋都不配,不就是个兴王府的旧人吗?他想踩着为父的肩膀上位,为父还想踩着他的肩膀上去,不过,这事儿不能从长计议,应当极快拿个主意出来,否则迟早夜长梦多。”

    一对父子商议之后,顿时有了当年在钱塘阴人的感觉,此时两个人都充满了斗志。

    这一对父子做事,要嘛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惊天动地,此时的他们,比起在钱塘时,本钱不知多了多少,自信心也足了许多。

    二人分头行动,徐昌先是去联络锦衣卫中一些交从过密的人了,而徐谦则是直接去了如意坊,寻了徐福来,让徐福去召集各大股东来商量。

    无论做什么事,靠的就是关系,这些如意坊的股东,就是徐谦在京师能够动用的关系之一。

    过不了多久,大家纷纷来了,十几个人济济一堂,寿宁侯和建昌伯还有王成此时也都回了京师,徐谦倒也不隐瞒,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如意坊能有今天,和路政局不无关系,家父现在掌着路政局,不过嘛,诸位可曾听说过锦衣卫指挥佥事一职有了空缺?”

    王成为了表现自己消息灵通,忙道:“早就晓得了,怎么,令尊对指挥佥事一职有意思?”

    徐谦道:“自然,如意坊到了今天这地步,锦衣卫里一定要有自己人,虽说其他人也都有些交情,可是交情归交情,交情有自己人可靠吗?我打算全力支持家父晋升指挥佥事,诸位可肯帮忙吗?”

    在座之人,如今和徐谦几乎是利益共同体,说到支持,自然无话可说,张鹤龄表态道:“你直说,要如何帮忙,闲话就少赘了。”

    “好!”徐谦道:“这一方面,我要调动大笔银子,数目在几十万上下。”

    “这么多?”众人面面相觑。

    徐谦微微一笑:“若只是几万的现银,徐家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了,正因为数目大,所以才来如意坊提调,说到底,是现银不足,大多数银子,都投资去了工坊和钱庄,而且事情紧急,真要抽调银子入京,恐怕事情早就黄了,徐家在如意坊还有明报以及其他的一些买卖和分红,一年岁入高达一百七十余万两纹银,诸位放心,只是借用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如数奉还。”

    王成道:“这个好说。大家关起门来都是自家人,银子的事,如意坊有多少存银,随你调用。”

    徐谦道:“除此之外,就是借用诸位的关系了,凡事在亲军有关系的,从现在起,大家开始走动,该送什么礼送什么礼,别人送银如意,咱们送金如意,总而言之,得让他们晓得,这是家父的意思。上到各卫指挥使,下到寻常的百户千户,该送的就送,不要怕花银子,尤其是锦衣卫里头,千户、百户、总旗,还有东厂那边,总而言之,但凡是和锦衣卫有一点关系的,人手一份,几个锦衣卫指挥使、同知、佥事那便,礼也要送到,这个事得交给永丰伯来办。”

    永丰伯,自然指的是王成,王成也是安陆的人,和那些兴往旧人也都是老相识,就算关系有亲疏之分,可是照了面至少还会客套一下,更何况他的身份特殊,乃是国舅,别人想不买账都不成。

    王成苦笑道:“回回都是我,罢了,我索性丢了这张老脸,至于朱宸、骆安、陈寅、王佐这些家伙,到时候若是不买我的帐,那也没办法。”

    徐谦微微一笑:“不必让他们买你的帐,只要让他们掂量掂量我们的份量就足够了。”

    “至于寿宁侯这边,那些个皇亲就交给你了。”

    所谓的皇亲,说的是弘治和正德朝的皇亲,也就是那时候太后和皇后的娘家人,寿宁侯乃是张太后的弟弟,这事儿倒也好办。

    “还有其他朋友,就专门负责其他世袭公侯吧,总而言之,徐某人今日做一回散财童子,让大家晓得,我徐某人对诸位公侯和指挥、同知、佥事大人是素来敬仰的,大家交个朋友,将来都好照应。”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