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杀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暖阁里的气氛陡然紧张,徐谦突然找茬,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今日讨论的,毕竟是军机大事,在场的人,也是一言一行,都能影响到大明朝的人物。

    其实李士翱也有不对的地方,你要骂就骂,偏偏要举浙江的例子,举浙江的例子倒也罢了,这眼睛却老是往徐谦那头去看,是人都能看得出,这位户部尚书大人是找徐谦的茬儿。

    只是徐谦这个家伙,人家说说倒也罢了,偏偏你还来了劲,理直气壮,生怕别人不晓得李士翱是指桑骂槐,生怕别人不晓得你吃了亏。

    二人斗嘴斗的厉害,若不是顾忌着这里场合不同,怕是直接撕破脸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无论是嘉靖还是杨廷和,两个人都没有做声,似乎在纵容李士翱和徐谦去争去闹,一起保持着缄默。

    嘉靖的心意,无非是徐谦既然开了口,那就由着他,反正就是瞧热闹,看看徐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杨廷和呢?自然是巴不得徐谦和户部尚书卯上去,一个是催粮的,一个是缴粮的,两个人打起来才好。

    至于其他人呢,嘉靖和杨廷和都没有表态,自然也不敢随意发言,索性做起泥菩萨。

    李士翱早就看徐谦不惯,浙江这几年上缴的官粮年年递减,让他这户部尚书很是恼火,现在浙江又免了粮税,甚至还曾放言,说是要改缴粮为银,意思就是说,以前是缴粮,现在缴纳银子,按市价把银子缴上去。

    户部虽然缺银子。可是税制却是户部定制的,你一个浙江说改就改,把户部当成了什么?若是人人都效仿你浙江,那这户部有什么用?户部尚书,岂不是成了泥菩萨。

    此时徐谦发难,李士翱也是冷笑,他的资历可是不低,虽然年纪不过五旬,却也是榜眼出身。做过翰林侍讲学士,外放过四川为布政使,此后又辗转刑部、吏部、户部,资历摆在这里,徐谦和他叫板。他自然凛然无惧:“本来,有些话老夫是不好说的,可是现在徐抚台既然开了口,那么老夫索性把这帐好好算一算。”

    徐谦反唇相讥:“李大人果然是户部出身的,满口都是帐啊。”

    这自是讥讽李士翱斤斤计较,须知大明的士人讲究的是不爱名利,这虽然只是口号。可是一般人,是不会满口算账或是财物的,毕竟不雅。

    李士翱面沉如水,慢悠悠的道:“你们浙江擅自改了税制。老夫问你,既然不征粮了,那这官粮还缴不缴,若是不缴。朝廷拿什么用兵,拿什么赈灾?浙江乃是粮赋重省。许多大事都指着浙江的粮赋办呢,你若是不缴,还枉称什么朝廷命官,朝廷命官不为朝廷分忧,要你何用?”

    徐谦叹口气:“太祖曾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我是朝廷命官,也是百姓父母,俸禄也是民脂民膏,免粮税就是利民,有何不可?”

    李士翱冷笑:“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浙江的百姓重要,那么其他各省遇到灾情的灾民就不重要?鞑靼侵扰的边关百姓难道就不重要?朝廷的职责就是以富足而补不足,浙江粮多,其他各省粮少,自该由户部调度,如此,才能国泰民安。老夫只问你,今年的官粮,你缴还是不缴?”

    若是这个时候说一句不缴,怕是今日在场的人都要活剥了徐谦,徐谦倒是实在,道:“谁说不缴,自然是要缴的。”

    李士翱笑的更冷:“缴纳多少?”

    徐谦淡淡的道:“自然是尽力而为。”

    李士翱怒道:“一百四十万担是缴,十万担也是缴,现在朝廷用兵,国库空虚,什么叫做尽力而为?”

    他觉得已经没有和徐谦斗嘴的必要了,旋即转过身,对嘉靖道:“陛下,微臣以为,想要充实国库,支持用兵,就必须有个奖惩的法子出来,有了奖励,大家才肯用命,有了惩罚,各省各府各县才知晓厉害,微臣以为,各省都必须订立今年缴纳粮赋的数额,若是能完成数额,自然要给予奖励,若是完不成数额,少不得要惩罚,尤其是那些实征数目垫底的地方,更要严惩不贷,应予罢官,永不叙用,如此,方能以儆效尤。”

    这话儿,明面上是个建议,实则却是拆新政的台,新政都已经免了粮税,就算没有免去粮税,今年能缴纳的粮食,怕也不会超过去年,到时候户部若是订个一百四十万担的目标,这浙江上下官员,怕都要吐血三升不可,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嘉靖默不作声,显然,一方面,他颇为支持徐谦的新政,可是现在,用兵所需确实不少,李士翱的办法,也很合他的心意,当务之急,确实是凑足不足的粮秣,否则这用兵,只怕要中途而废了。

    只是本心上,他有些袒护徐谦,又觉得这样的惩戒过重,正在他迟疑的时候。杨廷和慢悠悠的道:“李尚书的话,倒是颇有道理,现如今最紧要的,是筹措粮草,粮草都不足,还谈什么彰显国威?老夫看,这个法子好,缴粮多的,要进行赏赐,至于那些缺额太大的省份,一应官员都该严惩,轻者申饬,重则罢官,有赏有罚,才能把事办好。现在民夫都已征用,边镇各部兵马也都已经集结,许多的粮草都在往辽东、宣府输送,这个时候,可是一点儿错漏都不能有,稍有差错,前功尽弃,陛下,中途而废倒也罢了,怕就怕这朝廷被人取笑啊。”

    杨廷和最后一句话端的是厉害,怕就怕朝廷被人取笑,换句话说,诏书是你嘉靖下的,到时候,连天子都不免要被人取笑。

    嘉靖脸色也凝重起来,目光落向徐谦,道:“徐卿以为呢?”

    这不是在等徐谦出什么主意,而是在试探徐谦能不能完成这个额度。

    徐谦道:“微臣倒也附议,只不过,既然是户部来订额度,浙江的额度又该是多少,总不能全凭着一张嘴巴,说是多少就多少吧。若是有人故意针对浙江,到时定出个两百万担来,那浙江上下官员,岂不是都要受无妄之灾?”

    李士翱怒道:“本官尽忠职守,只有公心,与人并无私怨,这额度,自然是以三年内的最高纳粮数目为限,比如浙江,三年前曾缴纳官粮一百四十万担,那么今年,就以这一百四十万担为额度,若是不能完成,缺额太多,这就是误国误民,贻误军机,浙江上下官员,统统都要拿办。若是超过了这个额度……”

    徐谦笑道:“是啊,超过了这个额度又当如何?方才大人也说了,有惩就该有罚,超过了额度,又该如何奖赏?”

    “这个……”李士翱倒是愕然了,他毕竟只是户部尚书,奖惩之事,还轮不到他说了算。

    徐谦冷笑:“怎么,大人方才不是长篇大论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又不吭声了?好吧,今日我索性在这里把话放出去,浙江缴不出粮来,上下两百多号官员,尽皆受朝廷惩处,可要是缴出来了呢?浙江上下官员,是不是要重赏?”

    “重赏……是自然的。”李士翱只得道:“只是如何重赏,还要斟酌。”

    徐谦冷笑:“想来是大人只想着怎么来收拾下官,根本就没有想过如何赏赐下官吧,方才说什么赏罚分明,现在只有罚却无赏,说的振振有词,说到底,无非是对浙江有成见。”

    李士翱怒了,道:“非是对浙江有成见,而是对新政有成见。”

    徐谦微微一笑,看了嘉靖一眼:“大人这就不对了,陛下对新政都曾下旨夸奖过,大人是朝廷命官,居然和陛下唱起了反调,下官想问问,大人到底还是不是朝廷命官,朝廷命官难道不是该尽忠职守的吗?”

    李士翱哑然,他感觉到自己说漏嘴了,小心翼翼的看了嘉靖一眼,见嘉靖果然露出愠怒之色,心里不由有些不安。

    杨廷和倒是微微一笑,道:“算了,这可是宫里,要斗嘴,到其他地方去斗,二位不过是政见不同嘛,都是为了公务,何必伤了和气,徐谦,奖励的事,老夫自会想办法,拟出个章程,如何?”

    他突然做起和事佬,倒是让徐谦对杨廷和没有办法,只得道:“有劳杨公。”

    说是这样说,可是双方心里的芥蒂,却更加深了。

    对杨廷和和李士翱来说,下头这么个巡抚,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必须杀鸡吓猴,至于一百四十万担的粮食,他们也确信浙江绝对缴不出,能完成这个数额的一半,就算是侥幸了。

    而至于徐谦,看着李士翱的目光有点发冷,这个李士翱有的放矢,和杨廷和串通起来要将自己陷于死地,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政见不合这么简单了。

    收拾不了杨廷和,可是若有机会,一定收拾了你李士翱。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