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9 风云渐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0129风云渐起

    虽然余世雄很不愿意与华无命扯上关系,可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他也只能委曲求全。

    华无命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余世雄的到来,脸上总是带着似是而非的笑容,这让余世雄的心头很不舒服。

    “华神医,我想请教一事,还请您直言相告。”余世雄很少对人这么客气,华无命这样无权无势的人,更是第一个。

    “你可是为令公子而来?”华无命笑的很阴险,他这张老脸上似乎就写着阴毒二字一样,每个人看到他,恐怕都会主动避让。

    “还请华神医指点迷津”

    “这火龙之血虽然珍贵,可是也不是全无着落。”华无命低沉一笑:“在南岳城的地底下,藏着一条千年火龙,被镇压在南岳城之下。”

    余世雄的眼皮微微一跳,预感到华无命似乎早有预谋,眼睛不由得眯起,警惕的看着华无命。

    “华神医是如何知晓此事的?”

    “因为在三十年前,我本是南岳城十大长老之一,只是一些事情,被剥夺了长老一职。”华无命的脸颊微微抽搐,似是对此事还耿耿于怀。

    余世雄自然猜得到,以华无命不正的心术,多半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会被剥夺长老一职。

    “在千年之前,**神迦南在此降服一条作恶的火龙,这条火龙由于过于强大,即便是**神迦南,也无法完全消灭,于是将这条火龙的灵魂与**剥离,灵魂被制成神器龙魂之杖,并且随着**神迦南的离世而下落不明,唯独剩下火龙**,镇压在地窟之中。”

    华无命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也是**神迦南,为什么会选择在此地创立迦南学院的缘故,事实上南岳城所有的学院,全部都是迦南学院的分支,每个学院院长几乎都是传承自**神迦南一脉。”

    余世雄心中暗惊,没想到华无命会说出如此惊人的秘密,默不作声,静静的听着华无命的叙述。

    “每个学院中只要有实力超过七阶的导师或者学员,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后,也会得到这个秘密,同时也会成为南岳城的长老议会中的一员,其中最为出色的十个人,将会被授予大长老之名,长老议会的存在,就是专门为了镇压火龙**而存在的组织,其中的十大长老则需要牺牲自己的修为,用以镇压火龙**,提供持续的能量。”

    余世雄一咬牙,低哼道:“华神医,我看我还是告辞了,此事我就不参合了,至于我儿就不劳烦你了,就此告辞”

    “余大领主,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退出,就可以退出的”华无命嘿嘿一笑。

    “难道华神医还想要强人所难吗?”余世雄冷哼道。

    “余大领主,你知道长老议会对于那些知晓这个秘密的人,会如何做吗?”华无命阴笑的看着余世雄。

    余世雄的脸色更加难看,咬牙切齿的看着华无命,华无命自然不惧,咧嘴笑起,露出满嘴烂牙:“但凡知晓这个秘密的外人,不论身份,都会被长老议会秘密的捉入火龙镇压的地窟内,强行剥夺自身修为,全部用做镇压火龙的能量,不论是普通人,还是强者。”

    “我是大领主,谁敢拿我如何?”余世雄怒喝道,身上狂乱的斗气更是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余世雄不只是身份尊崇,势力更是到达七阶二品。

    “余大领主,你对自己的身份未免太过自信了吧”华无命嘲笑般的目光,看着余世雄:“这千年来,多少自以为高人一等,强横一世的强者,全都被长老议会所俘,这些人之中,比你强者,比你位高权重者,不计其数。”

    “你这是什么意思?”余世雄已经起了杀意,身上杀气立刻压向华无命。

    华无命的脸色波澜不惊,依然轻笑不止:“嗤嗤……余大领主,你似乎忘记我说过的话,我原本也是大长老之一,三十年前我已经到达你的实力如果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的话,不妨一试”

    “哼……你到底想要什么?”余世雄冷哼一声,终究还是放弃出手,因为他看不透华无命的实力,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太低,一种就是强的让他看不透。

    华无命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余世雄早已后悔,为了自己儿子,居然与虎谋皮,自己早该想到,华无命不安好心。

    “桀桀……我的要求很简单,二十日之后,便是三年一次的封印仪式,到时候十大长老会去地窟中,为封印加强封印,你需要藏身在地窟中,趁机将三寸钉打入首席大长老,迦南学院院长的后背,剩下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华无命咧嘴笑起,露出一嘴烂的差不多的黑色牙齿,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恶鬼一般,令人心寒。

    “你在开玩笑么?让我当着十大长老的面,对迦南学院的院长出手。”

    “这你只管放心,十大长老在封印之时,是无法动弹的,即使你将他们都杀了,他们也无法做反抗。”华无命阴笑道。

    “既然如此,你随便找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我动手?”

    “因为我需要一个,能够牢牢抓在手里又有足够实力的棋子。”华无命毫不避讳的说道,当着余世雄的面,说他是一颗棋子:“事成之后,我会为你医好余少。”

    “你到底意欲何为?”余世雄铁青着脸,冷冷的看着华无命。

    “当然是复仇三十年前,他们将我驱逐出长老议会,现在就是我报仇的时候了”华无命的眼中闪烁着怨毒之色。

    余世雄的目光闪烁,不知道是否该相信华无命,他觉得华无命的目的,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华无命一定还有什么,没有告诉他。

    华无命突然阴笑的转过身:“对了,千万不要打算去通风报信,长老议会是不会留下任何的余患,如果我听到一丝风声,余少很可能连小命都不保”

    余世雄的脸色骤变:“你在我儿身上动了手脚?”

    “这只是为了让计划万无一失”华无命眯着眼,阴声说道。

    ……

    “晴儿的伤势怎么样了?”

    “不用伺候你,已经好很多了。”

    对于碧昂丝的针锋相对,方云已经可以很自然的无视,玉无双带着自己的哥哥,说是要请方云与碧昂丝。

    其实主要的原因是,来福在前些日子已经动身回空港复命,玉无双与玉丰年都觉得轻松许多,不用再拘谨。

    来福的身份虽说只是玉封城身边的随从,可是他是玉封城从小到大都追随左右的随从,玉家上下,除了玉家老爷子这等身份外,也只有玉丰年这种没大没小外,其他人都对来福敬畏有加,就连玉无双在来福面前都是恭恭敬敬。

    “云少,碧昂丝姐姐,我和哥哥已经在白鹤楼订了位置,我们这就过去吧。”

    每次玉无双来找方云与碧昂丝,总会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方云与碧昂丝,那双灵慧双眸中,似是永远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以方云和碧昂丝的智慧,如何能不知道玉无双的那个脑袋瓜里,想的是什么东西。

    这小妮子整天里尽想着,怎么撮合这对冤家,只是两人从始至终,都是如此不对眼,从来没有给对方好脸色,哪怕一次都没有。

    “白鹤楼?”碧昂丝突然惊呼起来,似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一样。

    “真是没见过市面,一个白鹤楼就能把你吓成这样,等下别说我们认识。”方云白了眼碧昂丝。

    不过他心中也有小小的惊讶,没想到玉无双居然能订到白鹤楼的位置。

    若说白鹤楼,那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白鹤楼在整个东土大陆,不过区区十二家分店,整个漠北,也只有雁城有一家白鹤楼分店。

    方云也只去过一次,那次是随着他父亲方豪去的,那次方豪本是为方云庆生,而且方豪也是费了极大的人脉,才在方云生日当天,包下整个白鹤楼。

    虽说已经是数年前的事情,可是时至今日,方云依然对白鹤楼的佳肴念念不忘。

    小二的厨艺算的上略有小成,同时也是方云近年来,所遇到的最好的厨艺,可是与白鹤楼的大厨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这也可以说是境界的差距,小二虽说在厨艺上下过苦功,可是始终没有将厨艺视作正行,反观白鹤楼的大厨,以厨为本,就如方云以道为本一样,力图精进,其层次之差自然不言而喻。

    可以说玉无双的身份,想要订一个当天的白鹤楼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小姐只是惊讶,无双妹妹居然能订到位置了,白鹤楼本小姐又不是没去过。”碧昂丝不屑的撇撇嘴,不过期待之情,完全写在脸上。

    “哼……”两人同时冷哼,对对方都嗤之以鼻。

    “其实也不是我订的,我自己都是莫名其妙,今天突然收到白鹤楼的邀请。”玉无双同样的满脸不解。

    “邀请?”

    “南岳城白鹤楼有一规矩,每个月都会向本城发放一个请帖,获得请帖的人,可以随意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一同前去。”玉无双解释道:“不过以白鹤楼历来的习惯,都是将请帖送交给风云人物才对,就像方月导师,十年来她已经接到六次白鹤楼的请帖。”

    “妹妹,你真迟钝,这还不明白吗。”玉丰年自信的说道:“如果你接到请帖,会请谁去?”

    “整个南岳城,最熟的自然是云少与碧昂丝姐姐,要请自然是他们两。”玉无双理所当然的说道:“难道说这请帖原本是送给云少的?”

    “肯定不是”碧昂丝立刻反驳道:“如果要给,直接给他就是了,以他的习惯,一定是死皮扒拉的跑去,干嘛还要婆婆妈**转交给无双妹妹。”

    “被你一说,本少爷还不去了。”方云最受不得碧昂丝气:“我就看看你是不是会屁颠屁颠的跟着无双姐姐去。”

    “云少,碧昂丝姐姐,你们就别吵了,就当看在我的面上,人家第一次请客,你们就拒绝人家。”玉无双嘟嘟着小嘴,抱怨道。

    “好吧,看在无双姐姐的面上,我就去白鹤楼,那个谁谁谁,你既然不想去,那就不要跟来咯。”方云一脸坏笑的说道。

    “哼……你说不让我去,我偏要去。”

    两人无休止的针锋相对,就连玉丰年都已经习以为常,一路上尽是两人的互相攻击。

    白鹤楼可以说是东土大陆最知名,最具影响力的食府胜地,虽说分店并不是最多的,可是却让无数饕餮食客趋之若鹜,各地富豪贵族名宿,都以在白鹤楼中尽谈风月为幸。

    众人来到白鹤楼前,立刻就被一装束整齐的侍从拦住,那名侍从彬彬有礼的看了看众人。

    “请问诸位公子、小姐,可在白鹤楼订了位置?”侍从话语不卑不亢,显得很有礼节。

    这就是白鹤楼的素养,每一个侍从都是经过精心培训,即便是面对乞丐,他们也不会以高姿态相对,即使是一国之君驾临,也不会露出谦卑之色。

    玉无双拿出请柬,递交给侍从,侍从认真看过之后,立刻鞠躬让礼,将众人请入白鹤楼中。

    刚踏入白鹤楼中,众人的心境徒然一轻,就如春风拂面般,让人说不出的愉悦。

    宽敞的内堂,摆着十几张圆桌,每一桌都有达官显贵谈笑风生,不时传来陪酒姑娘轻吟笑声。

    方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家白鹤楼的内堂布置,别具一格,并非那种金碧辉煌,却给人一种悠然而生的平易近人。

    这就像是一种阵法,不过又与阵法不同,阵法或许会因为修为的高低,而出现不同的作用,可是这种精妙的布置,却可以让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其中意境,虽然可以体会的到,却又无法言喻。

    白鹤楼与酒楼酒馆的喧闹完全不同,在这里即便是粗犷的心性,都会突然沉淀内敛,无法去破坏这里的宁静港湾。

    方云瞥了眼旁边的碧昂丝,就连她都收敛起飞扬的性格,脸上露出难得的温文淡然。

    “这间白鹤楼似乎有高人布置过。”方云心中猜测。

    “几位公子、小姐,请楼随我来,楼上已经准备了雅间。”

    “奇怪,为什么我以前去的那家白鹤楼,完全没有这种感觉?”碧昂丝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与以往去过的那家白鹤楼不同。

    侍从显得有些自得,微微笑道:“这是店主亲力亲为布置的,店主说要让所有来过本店的贵客,都忘不了白鹤楼。”

    方云将内堂布置尽收眼底,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虽然这布置高明,却依然未能尽善尽美,不过他未说出来,毕竟是来做客的,如果贸然出口,反而引来非议。

    “这里让我想起了家……虽然刚从家中出来……”玉无双的眼中,流出一丝淡然伤感。

    “我想起三年前,老爸将我关在祷告室三天的时候……”

    这就是白鹤楼店主的高明之处,将意境布局引动人的心境。

    不同的心境,就会有不同的感悟,就如玉丰年,此刻脸上露出一阵呆滞的笑容,显然也想起什么心思。

    侍从看了看几人,将目光流转在方云身上,开口问道:“这位公子,你又想起了什么?”

    方云一愣,凝望侍从:“是你想知道?”

    侍从连忙说道:“小人失礼了,小人只是见公子的眼神,与其他进入本店的客人不同,所以斗胆问询,还请公子海涵。”

    “相比起这里的布置,我更期待白鹤楼闻名于世的上品佳肴,那才是我来的目的。”方云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真是不懂情调,就知道吃吃吃,与你走在一起,真丢本小姐的脸。”

    “是小人怠慢了,诸位公子、小姐,里面请。”侍从将众人带入顶楼的雅间。

    只是刚踏入雅间,方云的眉头便是一挑:“请问店主高姓大名?”

    “店主姓毕名生。”侍从回答道。

    “喂喂,臭小子,你看起来乖乖的,到底怎么了?”碧昂丝叫嚷道。

    毕生?方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是否有一个叫做毕生的。

    难道只是巧合?方云心中低估,可是他又无法接受,这世界上会有如此巧合。

    雅间内的布置,与当初雁城红袖楼内,青霜的闺房外厅如出一辙,而那外厅是方云专门按照自己的喜好,为青霜布置。

    这个雅间,虽然布置与青霜的外厅一样,可是却少了一丝韵味,布置的人似乎是在刻意的模仿,可是怎么也抓不到其中的灵犀一点。

    “几位贵客请入座,小人这就去准备上菜,如有任何需要,可以拉摇铃召唤小人。”侍从说完,便转身离去。

    在雅间的另外一端,一个宽敞的房间内,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体轻轻靠在窗口,眼中不时的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似是在等待什么。

    这时候招呼方云等人的侍从从门外走了进来,谦卑的行了个礼:“店主,那几位客人已经来了。”

    店主眼中不由得一亮,立刻问道:“他可曾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