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2 姐弟之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0132姐弟之际

    方月的出现,显然不在方云的计划之内,不过却让他的计划更加完美。

    在老者动手的瞬间,方云就已经在脑海中计划还,装死偷袭老者。

    可是以老者的实力,以及自己的伤势,成功率不超过三成,而且如果失败,到时候他就要面对更坏的局面。

    可是方月的出现,让他的计划变得更加容易,如果老者之前还对装死的方云抱有一丝警惕的话,那么方月就能将他的警惕完全吸引。

    而且方月主动出手,也让老者不得不抵挡还击,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

    当方云站起来的瞬间,不论是老者还是方月,都被吓了一跳。

    特别是老者,因为方云就站在他的身边,如此近距离,而且他也抽不出手防备。

    方云的嘴角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虽然脸上还夹杂着血与泥土,落在老者的眼中,却如恶魔一般的笑容。

    老者的额头冷汗瞬间淌落,而方云手中金针已经毫不留情的落在老者的天承血与太阳穴,老者虽然斗气修为强横,一般刀剑难伤他分毫,可是不代表就能刀枪不入。

    方云的金针可是专破外家横炼功法,就算老者会金钟罩、铁布衫,也要被方云破去。

    金针插入天承血与太阳穴的瞬间,老者惨叫一声,体内的斗气如同泄洪般,倾泻而出,同时太阳穴则是让他的身体失去行动能力,免得他暴起伤人,在最后一瞬反伤方云。

    如果没有方月的帮忙,方云能够制住老者一个穴道,已经求神拜佛了,而有了方月的牵制,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同时制住老者两大要穴。

    老者的斗气不受控制的狂泻而出,这可让他慌了神,任凭他们如何止住,可是身体就像是失去控制权一样,四肢无力,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就像是抽风一样,四肢、五官,全都扭曲抽搐着。

    “你……你……”老者艰难的发出声音,只是他此刻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舌头就像是打结了一样。

    方月神色复杂,凝视方云片刻,一步步的走上前,只是方云的脸色却是一片苍白,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踉跄一步,朝着地上倾去。

    方月心头一悸,连忙上前抱住方云,方云眼前一暗,已经瘫倒在方月的怀中。

    “你……你怎么样了?”方月有些慌了。

    看到方云的胸口,插着密密麻麻的冰锥,满身是血,难以想象,他是如何熬过来的,居然还有力气,去偷袭这老者,如果自己不出现的话,他是否也会偷袭?

    方月看了看地上的老者,又看了眼怀中的方云,如果是以往,任何异性但凡敢随意接触她,哪怕只是不小心碰一下手,她都会毫不留情的动手。

    可是抱着怀中的方云,她却从心底升起一丝柔情,就像是天生的亲近般,让她始终无法释怀,静静的看着这张俊俏的小脸,让方月越加的亲近。

    “难道……难道真的是老五?”方月一直未回方家,虽然知道自己有个弟弟,却始终未能一见。

    只是她又不能肯定,如果真是自己的弟弟,又为什么不与自己相认,而且她也没接到家里的消息。

    即便老五要来,身边也不可能一个家人陪伴都没有,方月看了看怀中少年:“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名字相同,而产生的错觉?”

    方月并不清楚,方云与这老者有何恩怨,又为什么要与他生死相搏,如今方云已经不省人事,地上的老者同样抽搐神志不清。

    方月只能先将方云抱着离开树林,至于地上的老者,方月可没有多余的心思,自然是让他自生自灭。

    由于方云的伤势很重,胸口的伤口始终没有停止过流血,这让方月十分担心,而且根据她的观察,除了胸口的冰锥,方云还受了不轻的内伤。

    方月一刻都不敢耽搁,好在树林外有她的坐骑,一只银雪狼。

    银雪狼本身算是三阶魔兽,体形比起普通战马还要大一圈,不过比起普通的野兽,要温顺许多,在交易市场上有少许出售,当然了也可以通过一些魔导器,进行驯服。

    方月将方云抬上银雪狼的背上,策狼狂奔回南岳城。

    “那不是我们南岳城的骄阳么?”

    “咦,与她同骑的少年是谁?”

    “天哪,我们南岳城的骄阳怀里居然抱着一个少年……”

    “好像受伤了……”

    作为南岳城的公众人物,方月的一举一动都受到诸多关注,不过方月一如往常一样,对于任何的指点,都视若无睹。

    方月将方云带回迦南学院,在迦南学院内有专门的医馆,同时也有医师系与祭祀系的学员与导师,专门负责治疗受伤的学员。

    当然了,这种治疗并非免费的,不论是学员还是导师,都需要扣除一定的迦南积分,才能得到治疗。

    “倌儿,快出来。”方月轻呼一声。

    从医馆内走出一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这少女乃是迦南学院的天才少女上官倌,其医学上的天赋,几乎直追方月的魔法天赋,虽然年仅十七,却已经是导师级人物。

    也是方月在迦南学院中,少数几个可以谈得来的朋友。

    “月姐,你这是?”上官倌看到一身是血的方月,连忙关切上前,查看方月的身体。

    “不是我的血,是他的……你快将他扶进去。”方月急切的说道。

    “他?他是你的学员?”上官倌可没有方月的急切,疑惑的看着狼背上的方云。

    以她对方月的了解,她是很少会对旁人如此紧张,即便是半年前,她最得意的学生慕容如,在决斗台上重伤,方月都只是不冷不冷的让其他学员,将她带到医馆来。

    “不是……你别管那么多了,快点吧,不然他会死的。”方月紧张的说道。

    “那他是你打伤的?”上官倌一如既往的盘问着,只是看方云胸口的伤势,以及残留着的斗气波动,显然不是方月所为。

    “你到底救不救人?”方月急了,也不管上官倌是否同意,拉下方云,抱着就往医馆里走。

    上官倌轻笑着看着方月,看到方月如此紧张兮兮的模样,她就觉得好笑。

    以往任何男生或者导师追求方月,只要敢稍微冒犯,方月就会将之打的半死,如今却为了一个少年,不顾身份。

    方月将方云房在病床上,上官倌走到病床前,拉着方云的脸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嗯……”

    “他的伤势很严重吗?”方月急切问道。

    “长的蛮俊俏的。”上官倌笑意盎然的说道。

    “你这死丫头,我是要你给他治疗,不是给他看相。”方月瞪了眼上官倌。

    上官倌轻笑一声,提起方云的手腕,输入一股斗气,斗气顺着方云的身体,流经身体各脉,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眼方月:“好严重的内伤,这应该是一个六阶的武者全力一击造成的,可是奇怪,这么严重的伤势,按理说应该会当场毙命才对……”

    “六阶?不对,是一个七阶的高手出手造成的。”方月疑惑的说道。

    她并不怀疑上官倌的医术,只是她很确定,她刚才的对手,实力如何。

    “不,是六阶的武者。”上官倌摇了摇头道:“虽然我没亲眼见到他是如何受伤的,可是我的斗心能够凭着残留的斗气分析出,斗气的级别,不过他胸口的这些外伤应该是七阶的高手所为。”

    “难道说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受伤了?”方月嚷嚷自语道。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招惹了六阶和七阶的高手,对他下杀手,真亏他命大……这样都没死。”上官倌转头看向方月:“月姐,你实话说,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让你如此紧张。”

    “这……我也说不清楚……至少目前我还不能确定……”方月看了看床上的方云:“你还是先帮他治好再说,以他现在的伤势,随时都有危险。”

    上官倌撇撇嘴道:“虽然他的伤势很重,不过最危险的时期已经过了,即便我不治疗,他也能自己撑过去。”

    “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自己好?”

    “以他的身体强度来说,六阶武者全力一击都没能杀死他,反而不断的自我修复,显然是有特殊的斗气功法保护,而且刚才我将斗气探入他的体内,他的身体里,有一股很陌生的力量,主动排斥我的斗气,显然是他的斗气自我保护的缘故,所以我只能治疗他的外伤,至于内伤,就……”

    “导师,你在里面吗?”这时候,门外传来慕容如的声音,方月微微一愣。

    慕容如已经自主的走进来:“导师,刚才听人说,你带着一个受伤的学员回来,是这样吗?”

    慕容如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方月居然肯为之屈身,亲自送到医馆,要知道就连她自己都没这种待遇,说是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方月并未回答慕容如的问题,而是握着方云的手心,关切着看着他。

    慕容如走上前,看着病床上的少年,这少年满脸是血,只是让她看着眼熟,似乎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