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3 南宫联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蛮子不解的看着这此佣兵,脸上青肿的就跟猪头一样,这个样子,还能买什么啥东西,而且他们这明显是营地,哪里来的东西买?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会看病,所以是来借药的。”方云是满口胡扯,说话不找边际。

    蛮子茫然的点点头,蛮荒佣兵团的佣兵,大多都淳朴刚直,心里哪里有方云这么多心思,蛮子也没多想,而且就算他再怎么想,也绝不会猜到,这些佣兵,是被方云打成这样的。

    蛮荒佣兵团的佣兵,陆陆续续的回到营地,燕子一脸兴冲冲的跑到方云面前来。

    燕子将早已准备好的糖葫芦递给方云:“方云哥哥,这是糖葫芦。”

    燕子虽然已经有了几年的佣兵资历,可是说到底,还只是个九岁的女孩,对于糖葫芦这种零食更是无法抗拒。

    “方云,刚才营地里没发生什么事吧?”燕楚问道。

    “没什么事,几个陌生佣兵,想买一些草药,我告诉他们没有,他们就走了。”方云随口问道。

    “那就好,这附近驻扎着几十个佣兵团,龙蛇混杂,时常有一些无良佣兵,到处搅事。”

    只是,燕楚话还没说完,营地外就传来一阵喧闹,一个高头佣兵,怒气冲冲的要冲入营地内。

    “给我把打人舟卜子叫出来,老子今天要活录了他!”高头佣兵背后,还跟着那几个被打成猪头的佣兵。

    方云摸了摸鼻子,脸色阴沉的迎向那个佣兵,燕子疑惑的走上前。

    “你们找谁?”

    几个猪头佣兵在高头佣兵背后指点了一下,高头佣兵指向方云:“找他!”

    方云一手持着糖葫芦,一脸轻松的走上前:“燕子,你先进去,我和他们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燕子警惕的看着这几个佣兵:“你们是不是要欺负方云哥哥?”

    那阶佣兵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们倒是有这贼心,就是没这贼胆。

    “燕子,他们是我的几个旧识,你先进去吧,他们不会欺负我的。”方云笑着说道。

    这时候,老马走上前,对方云轻轻点点头,挽过燕子的头:“燕子,方云与他们有些事情谈,我们先进去等他,等下方云就回来了。”

    方云走在前头,高头佣兵与其他几个猪头佣兵,跟在后头,高头佣兵脸上,不断思索,该如何开口,他实在是无法将这个手持糖葫芦的少年,与自己兄弟口中那个穷凶极恶的狂徒联系在一起。

    走到隐秘处,方云突然停下脚步,脸色阴沉的转过头。

    高头佣兵大声喝到:“就是你将我的兄弟打伤的?”

    几个猪头佣兵咽了。口水,战战兢兢的躲在自己团长背后,紧张的看着方云。

    “我刚才似乎是忘记警告你们了。”方云冷冷的看着几个佣兵:“如果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便将你们屠尽!”

    深然杀气伴随着寒冷的声音,如透骨锋寒般,直射几个佣兵心头。

    那几个猪头佣兵脸色剧变,双脚一软,全部都坐在地上。

    那个高头佣兵倒是心智坚定,没有被方云的杀气震摄住,可是心中却是震撼,刚才还年少无知的少年,怎么转眼间,即亦化作杀意沸腾的杀神。

    这种杀意,是他生平仅见,在佣兵界中纵横数十年,他也不曾见过,如此凌然的杀意。

    “哼……”高头佣兵冷哼一声,一把抽出背后巨剑,划过一道寒锋,朝着方云劈去。

    叮——

    方云只去区区双指,即已夹住刚猛的剑势,所有的佣兵,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两拇指头,就将团长全力的一击,轻轻松松的接下来,这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啊?

    不论是高头佣兵,还是那些早已变成猪头的佣兵,全部都是头皮发麻,这个少年的实力,恐怖的令人发指。

    方云怒目圆睁,双指用力一夹,剑锋徒然截断,一股无边杀意涌上心头,如威严的君王,下达着不可违逆的命令:“滚!”

    高头佣兵浑身一颤,情不自禁的丢下半截巨剑,脚下一步步的退后,恐惧、骇然……

    他这可是四品利器,可是这少年,居然只是用两拇指头,就将之夹断,这也太令人惊悚了吧?

    方云一脸轻松的回到营地,燕子第一个扑上前:“方云哥哥,你没事吧?刚才那些人呢?”

    “我跟着他冉走了一段路,他们突然发现认错人了,然后就自己走了。”

    “认错人?方云哥哥,刚才你不是说,和他们是朋友么?”

    “我也认错人了。”方云笑着说道。

    “哦,原来都是认错了。”燕子恍恍惚惚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没有。

    老马与燕楚对视一眼,很聪明的选择沉默,既然方云不想说,他们自然不会去多问,有些事情,藏在心里,比说出来,对所有人都好。

    “什么?铁翼佣兵团他说要退出?”南宫皓月站起来,脸上出奇的愤怒:“他以为这走过家家吗?说退就退。”

    南宫皓月座下的几个佣兵团团长,脸色全都有些不自然。

    不过,所有人都不明白,原本应该是南宫皓月鼎力支持者的铁翼佣兵团团长高铁雄,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突然声称,要退出南宫联盟,“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南宫皓月怒问道。

    “我是听说,今天铁翼佣兵团,貌似与一个小佣兵团发生冲突,然后回来的时候,高铁雄突然宣布,退出联盟,然后带着手下,急匆匆的离开古道镇。”

    “难不成他在那小佣兵团手上,吃了什么暗亏?”

    “去把高铁雄追回来,今天话没说清楚,绝对不容许他踏出古道镇一步,我联盟虽然不强求诸位加入,可是同样不容许任何人儿戏,随意退出。”南宫皓月怒气冲天的说道。

    很快,高铁雄就被带回营地内,南宫皓月一脸阴沉的看着高铁雄。

    “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南宫皓月怒指高铁雄。

    高铁雄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终才下定决心道:“我招惹了个仇家,他说再见到我,就将我铁翼佣兵团屠戮殆尽。”什么人,能让你如此忌惮,直接就离开古道镇?”南宫皓丹皱起眉头:“难道你认为,我们联盟保护不了你和铁翼佣兵团的安全么?”

    “也许可以,不过如果联盟与他发生冲突,绝对会让你得不偿失,我退出是最好的选择。”高铁雄说道。

    “混账话,既然你加入我的南宫联盟,我自然不能舍弃于你!”南宫皓月虽然心中惊讶,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高铁雄如此忌惮,可是当着这十几个佣兵团团长的面,他还是要将话说直。

    不然的话,寒了其他入盟的佣兵团团长的心,那损失可就不只是一两个佣兵团了,很可能整个联盟都将分崩离析。

    “你只管告诉我,你到底与什么人结仇?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南宫皓月问道。

    “那个佣兵团应该是蛮荒佣兵团。”高铁雄想了想说道。

    “蛮荒佣兵团?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佣兵团的名字。”南宫皓月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时候,南宫皓月身边的佣兵提醒道:“团长,你忘了那天晚上,我们追踪那个屠尽黑狼寨的绝顶强者的脚步时候,中途遇到的那个佣兵团了么,后来你还特意嘱咐我,查一下那个佣兵团的来历。”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不过二十人出头的佣兵团,我记得你给我情报里,那个蛮荒佣兵团里最强的一个,也才五阶出头。”南宫皓月不由得转过头,怀疑的看着高铁雄:“你不会是为了脱离联盟,随意找的借口吧?”

    “南宫团长,我们也认识了十荐子,我会随意拿这种事与你开玩笑么。”高铁雄气愤的说道:“我不知道那个蛮荒佣兵团的来路,可是他们之中有一个少年,实力实在恐怖,我自问就算倾尽铁翼佣兵团,也无法与他一较长短。”

    “实力恐怖?南宫皓月眯起眼睛,他自然清楚高铁雄的实力,六阶五品,在永斌接里,已经算的上一等一的高手。

    能从他嘴里说出实力恐怖,那还真无法小瞧,南宫皓月不由得问道:“比起我来如何?”

    高铁雄犹豫了一下:“如果我们两对决,你能在多少时间内打败我?”

    “三分钟。”南宫皓月自信的笑道,在他看来,高铁雄这么问,纯粹是自找没趣,而这三分钟还是给他留下一丝面子,如果真正认真出手的话,高铁雄在他手上,撑不过一分钟。

    “如果是他的话,只要一招!”高铁雄有些不屑的看了眼南宫皓月。

    南宫皓月立刻站起来:“不可能!一招就能打败你?难不成你说的那个少年,能有八阶的实力不成?”

    “事实如此,我在他的手中,毫无反抗之力,而且我也知道,联盟之中,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离开是我唯一的选择。”高铁雄说道。

    “我就不信,那个少年,真有你说的那么强。

    ,南宫皓月坚定的说道。

    要么高铁雄就是报错了对方的年纪,要么就是报错了他的实力,以掩盖自己的失败,只有这两种解释。

    蛮子不解的看着这些佣兵,脸上青肿的就跟猪头一样,这个样子,还能买什么啥东西,而且他们这明显是营地,哪里来的东西买?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会看病,所以是来借药的。”方云是满口胡扯,说话不找边际。

    蛮子茫然的点点头,蛮荒佣兵团的佣兵,大多都淳朴刚直,心里哪里有方云这么多心思,蛮子也没多想,而且就算他再怎么想,也绝不会猜到,这些佣兵,是被方云打成这样的。

    蛮荒佣兵团的佣兵,陆陆续续的回到营地,燕子一脸兴冲冲的跑到方云面前来。

    燕子将早已准备好的糖葫芦递给方云:“方云哥哥,这是糖葫芦。”

    燕子虽然已经有了几年的佣兵资历,可是说到底,还只是个九岁的女孩,对于糖葫芦这种零食更是无法抗拒。

    “方云,刚才营地里没发生什么事吧?”燕楚问道。

    “没什么事,几个陌生佣兵,想买一些草药,我告诉他们没有,他们就走了。”方云随口问道。

    “那就好,这附近驻扎着几十个佣兵团,龙蛇混杂,时常有一些无良佣兵,到处搅事。”

    只是,燕楚话还没说完,营地外就传来一阵喧闹,一个高头佣兵,怒气冲冲的要冲入营地内。

    “给我把打人的小子叫出来,老芋今天要活录了他!”高头佣兵背后,还跟着那几个被打成猪头的佣兵。

    方云摸了摸鼻子,脸色阴沉的迎向那个佣兵,燕子疑惑的走上前。

    “你们找谁?”

    几个猪头佣兵在高头佣兵背后指点了一下,高头佣兵指向方云:“找他!”

    方云一手持着糖葫芦,一脸轻松的走上前:“燕子,你先进去,我和他们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燕子警慢的看着这几个佣兵:“你们是不是要欺负方云哥哥?”

    那阶佣兵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们倒是有这贼心,就是没这贼胆。

    “燕子,他们是我的几个旧识,你先进去吧,他们不会欺负我的。”方云笑着说道。

    这时候,老马走上前,对方云轻轻点点头,挽过燕子的头:“燕子,方云与他们有些事情谈,我们先进去等他,等下方云就回来了。”

    方云走在前头,高头佣兵与其他几个猪头佣兵,跟在后头,高头佣兵脸上,不断思索,该如何开口,他实在是无法将这个手持糖葫芦的少年,与自己兄弟口中那个穷凶极恶的狂徒联系在一起。

    走到隐秘处,方云突然停下脚步,脸色阴沉的转过头。

    高头佣兵大声喝到:“就是你将我的兄弟打伤的?”

    几个猪头佣兵咽了。口水,战战兢兢的躲在自己团长背后,紧张的看着方云。

    “我刚才似乎是忘记警告你们了。”方云冷冷的看着几个佣兵:“如果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便将你们屠尽!”

    深然杀气伴随着寒冷的声音,如透骨锋寒般,直射几个佣兵心头。

    那几个猪头佣兵脸色剧变,双脚一软,全部都坐在地上。

    那个高头佣兵倒是心智坚定,没有被方云的杀气震摄住,耳是心中却是震憾,刚才还年少九知的少年,怎么转眼间,即亦化作杀意沸腾的杀神。

    这种杀意,是他生平仅见,在佣兵界中纵横数十年,他也不曾见过,如此凌然的杀意。

    ……哼……”高头佣兵冷哼一声,一把抽出背后巨剑,划过一道寒锋,朝着方云劈去。

    叮——

    方云只去区区双指,即已夹住刚猛的剑势,所有的佣兵,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两拇指头,就将团长全力的一击,轻轻松松的接下来,这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啊?

    不论是高头佣兵,还是那些早已变成猪头的佣兵,全部都是头皮发麻,这个少年的实力,恐怖的令人发指。

    方云怒目圆睁,双指用力一夹,剑锋徒然截断,一股无边杀意涌上心头,如威严的君王,下达着不可违逆的命令:“滚!”,高头倔兵浑身一颤,情不自禁的丢下半截巨剑,脚下一步步的退后,恐惧、骇然……

    他这可是四品利器,可是这少年,居然只是用两拇指头,就将之夹断,这也太令人惊悚了吧?

    方云一脸轻松的回到营地,燕子第一个扑上前:“方云哥哥,你没事吧?刚才那些人呢?”

    “我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路,他们突然发现认错人了,然后就自己走了。”

    “认错人?方云哥哥,刚才你不是说,和他们是朋友么?”

    “我也认错人了。”方云笑着说道。

    “哦,原来都是认错了。”燕子恍恍惚惚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没有。

    老马与燕楚对视一眼,很聪明的选择沉默,既然方云不想说,他们自然不会去多问,有些事情,藏在心里,比说出来,对所有人都好。

    “什么?铁翼佣兵团他说要退出?”南宫皓月站起来,脸上出奇的愤怒:“他以为这走过家家吗?说退就退。”

    南宫皓月座下的几个佣兵团团长,脸色全都有些不自然。

    不过,所有人都不明白,原本应该是南宫皓月鼎力支持者的铁翼佣兵团团长高铁雄,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突然声称,要退出南宫联盟,“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南宫皓月怒问道。

    “我是听说,今天铁翼佣兵团,貌似与一个小佣兵团发生冲突,然后回来的时候,高铁雄突然宣布,退出联盟,然后带着手下,急匆匆的离开古道镇。”

    “难不成他在那小佣兵团手上,吃了什么暗亏?”

    “去把高铁雄追回来,今天话没说清楚,绝对不容许他踏出古道镇一步,我联盟虽然不强求诸位加入,可是同样不容许任何人儿戏,随意退出。”南宫皓月怒气冲天的说道。

    很快,高铁雄就被带回营地内,南宫皓月一脸阴沉的看着高铁雄。

    “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南宫皓月怒指高铁雄。

    高铁雄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终才下定决心道:“我招惹了个仇家,他说再见到我,就将我铁翼佣兵团屠戮殆尽。”

    “什么人,能让你如此忌惮,直接就离开古道镇?”南宫皓月皱起眉头:“难道你认为,我们联盟保护不了你和铁翼佣兵团的安全么?”

    “也许可以,不过如果联盟与他发生冲突,绝对会让你得不偿失,我退出是最好的选择。”高铁雄说道。

    “混账话,既然你加入我的南宫联盟,我自然不能舍弃于你!”,南宫皓月虽然心中惊讶,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高铁雄如此忌惮,可是当着这十几个佣兵团团长的面,他还是要将话说直。

    不然的话,寒了其他入盟的佣兵团团长的心,那损失可就不只是一两个佣兵团了,很可能整个联盟都将分崩离析。

    “你只管告诉我,你到底与什么人结仇?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南宫皓月问道。

    “那个佣兵团应该是蛮荒佣兵团。”高铁雄想了想说道。

    “蛮荒佣兵团?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佣兵团的名字。”南宫皓月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时候,南宫皓月身边的佣兵提醒道:“团长,你忘了那天晚上,我们追踪那个屠尽黑狼寨的绝顶强者的脚步时候,中途遇到的那个佣兵团了么,后来你还特意嘱咐我,查一下那个佣兵团的来历。”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不过二十人出头的佣兵团,我记得你给我情报里,那个蛮荒佣兵团里最强的一个,也才五阶出头。”南宫皓月不由得转过头,怀疑的看着高铁雄:“你不会是为了脱离联盟,随意找的借口吧?”

    “南宫团长,我们也认识了十年了,我会随意拿这种事与你开玩笑么。”高铁雄气愤的说道:“我不知道那个蛮荒佣兵团的来路,可是他们之中有一个少年,实力实在恐怖,我自问就算倾尽铁翼佣兵团,也无法与他一较长短。”

    “实力恐怖?南宫皓月眯起眼睛,他自然清楚高铁雄的实力,六阶五品,在永斌接里,已经算的上一等一的高手。

    能从他嘴里说出实力恐怖,那还真无法小瞧,南宫皓月不由得问道:“比起我来如何?”

    高铁雄犹豫了一下:“如果我们两对决,你能在多少时间内打败我?”

    “三分钟。”南宫皓月自信的笑道,在他看来,高铁雄这么问,纯粹是自找没趣,而这三分钟还是给他留下一丝面子,如果真正认真出手的话,高铁雄在他手上,撑不过一分钟。

    “如果是他的话,只要一招!”,高铁雄有些不屑的看了眼南宫皓月。

    南宫皓月立刻站起来:“不可能!一招就能打败你?难不成你说的那个少年,能有八阶的实力不成?”

    “事实如此,我在他的手中,毫无反抗之力,而且我也知道,联盟之中,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离开是我唯一的选择。”高铁雄说道。

    “我就不信,那个少年,真有你说的那么强。”南宫皓月坚定的说道。

    要么高铁雄就是报错了对方的年纪,要么就是报错了他的实力,以掩盖自己的失败,只有这两种解释。(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