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3~0214 南宫联盟、雷厉手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蛮子不解的看着这些佣乓,脸卜青肿的就跟猪头一样“超栖群子,还能买什么啥东西,而且他们这明显是营地,哪里来的东西买?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会看病,所以是来借药的。”方云是满口胡扯,说话不找边际。

    蛮子茫然的点点头,蛮荒佣兵团的佣兵,大多都淳朴刚直,心里哪里有方云这么多心思,蛮子也没多想,而且就算他再怎么想,也绝不会猜到,这些佣兵,是被方云打成这样的。

    蛮荒佣兵团的佣兵,陆陆续续的回到营地,燕子一脸兴冲冲的跑到方云面前来。

    燕子将早已准备好的糖葫芦递给方云:“方云哥哥,这是糖葫芦。,,燕子虽然已经有了几年的佣兵资历,可是说到底,还只是个九岁的女孩,对于糖葫芦这种零食更是无法抗拒。

    “方云,刚才营地里没发生什么事吧?”燕楚问道。

    “没什么事,几个陌生佣兵,想买一些草药,我告诉他们没有,他们就走了。”方云随口问道。

    “那就好,这附近驻扎着几十个佣兵团,龙蛇混杂,时常有一些无良佣兵,到处搅事。”

    只是,燕楚话还没说完,营地外就传来一阵喧闹,一个高头佣兵,怒气冲冲的要冲入营地内。

    “给我把打人的小子叫出来,老子今天要活剥了他!”高头佣兵背后,还跟着那几个被打成猪头的佣兵。

    方云摸了摸鼻子,脸色阴沉的迎向那个佣兵,燕子疑惑的走上前。

    “你们找谁?”

    几个猪头佣兵在高头佣兵背后指点了一下,高头佣兵指向方云:“找他!,,方云一手持着糖葫芦,一脸轻松的走上前:“燕子,你先进去,我和他们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燕子警惕的看着这几个佣兵:“你们是不是要欺负方云哥哥?”

    那阶佣兵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们倒是有这贼心,就是没这贼胆。

    “燕子,他们是我的几个旧识,你先进去吧,他们不会欺负我的。”方云笑着说道。

    这时候,老马走上前,对方云轻轻点点头,挽过燕子的头:“燕子,方云与他们有些事情谈,我们先进去等他,等下方云就回来了。,方云走在前头,高头佣兵与其他几个猪头佣兵,跟在后头,高头佣兵脸上,不断思索,该如何开。,他实在是无法将这个手持糖葫芦的少年,与自己兄弟口中那个穷凶极恶的狂徒联系在一起。

    走到隐秘处,方云突然停下脚步,脸色阴沉的转过头。

    高头佣兵大声喝到:“就是你将我的兄弟打伤的?”

    几个猪头佣兵咽了。口水,战战兢兢的躲在自己团长背后,紧张的看着方云。

    “我刚才似乎是忘记警告你们了。”方云冷冷的看着几个佣兵:“如果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便将你们屠尽!”

    深然杀气伴随着寒冷的声音,如透骨锋寒般,直射几个佣兵心头。

    那几个猪头佣兵脸色剧变,双脚一软,全部都坐在地上。

    那个高头佣兵倒是心智坚定,没有被方云的杀气震摄住,可是心中却是震撼,刚才还年少无知的少年,怎么转眼间,即亦化作杀意沸腾的杀神。

    这种杀意,是他生平仅见,在佣兵界中纵横数十年,他也不曾见过,如此凌然的杀意。

    ……哼……”高头佣兵冷哼一声,一把抽出背后巨剑,划过一道寒锋,朝着方云劈去。

    叮——

    方云只去区区双指,即已夹住刚猛的剑势,所有的佣兵,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两拇指头,就将团长全力的一击,轻轻松松的接下来,这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啊?

    不论是高头佣兵,还是那些早已变成猪头的佣兵,全部都是头皮发麻,这个少年的实力,恐怖的令人发指。

    方云怒目圆睁,双指用力一夹,剑锋徒然截断,一股无边杀意涌上心头,如威严的君王,下达着不可违逆的命令:“滚!”

    高头佣兵浑身一颤,情不自禁的丢下半截巨剑,脚下一步步的退后,恐惧、骇然……

    他这可是四品利器,可是这少年,居然只是用两拇指头,就将之夹断,这也太令人惊悚了吧?

    方云一脸轻松的回到营地,燕子第一个扑上前:“方云哥哥,你没事吧?刚才那些人呢?,,“我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路,他们突然发现认错人了,然后就自己走了。”

    “认错人?方云哥哥,刚才你不是说,和他们是朋友么?”

    “我也认错人了。”方云笑着说道。

    “哦,原来都是认错了。”燕子恍恍惚惚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没有。

    老马与燕楚对视一眼,很聪明的选择沉默,既然方云不想说,他们自然不会去多问,有些事情,藏在心里,比说出来,对所有人都好。

    “什么?铁翼佣兵团他说要退出?”南宫皓月站起来,脸上出奇的愤怒:“他以为这走过家家吗?说退就退。”

    南宫皓月座下的几个佣兵团团长,脸色全都有些不自然。

    不过,所有人都不明白,原本应该是南宫皓月鼎力支持者的铁翼佣兵团团长高铁雄,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突然声称,要退出南宫联盟,“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南宫皓月怒问道。

    “我是听说,今天铁翼佣兵团,貌似与一个小佣兵团发生冲突,然后回来的时候,高铁雄突然宣布,退出联盟,然后带着手下,急匆匆的离开古道镇。”

    “难不成他在那小佣兵团手上,吃了什么暗亏?”

    “去把高铁雄追回来,今天话没说清楚,绝对不容许他踏出古道镇一步,我联盟虽然不强求诸位加入,可是同样不容许任何人儿戏,随意退出。”南宫皓月怒气冲天的说道。

    很快,高铁雄就被带回营地内,南宫皓月一脸阴沉的看着高铁雄。

    “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南宫皓月怒指高铁雄。

    高铁雄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终才下定决心道:“我招惹了个仇家,他说再见到我,就将我铁翼佣兵团屠戮殆尽。,,口,刀四3冖,刀m3斜姐队,能让你如此忌,PS,直接就离开古道镇?”南宫皓月映翘眉头:“难道你认为,我们联盟保护不了你和铁翼佣兵团的安全么?”

    “也许可以,不过如果联盟与他发生冲突,绝对会让你得不偿失,我退出是最好的选择。

    ”高铁雄说道。

    “混账话,既然你加入我的南宫联盟,我自然不能舍弃于你!”南宫皓月虽然心中惊讶,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高铁雄如此忌惮,可是当着这十几个佣兵团团长的面,他还是要将话说直。

    不然的话,寒了其他入盟的佣兵团团长的心,那损失可就不只是一两个佣兵团了,很可能整个联盟都将分崩离析。

    “你只管告诉我,你到底与仟么人结仇?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南宫皓月问道。

    “那个佣兵团应该是蛮荒佣兵团。”高铁雄想了想说道。

    “蛮荒佣兵团?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佣兵团的名字。”南宫皓月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时候,南宫皓月身边的佣兵提醒道:“团长,你忘了那天晚上,我们追踪那个屠尽黑狼寨的绝顶强者的脚步时候,中途遇到的那个佣兵团了么,后来你还特意嘱咐我,查一下那个佣兵团的来历。”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不过二十人出头的佣兵团,我记得你给我情报里,那个蛮荒佣兵团里最强的一个,也才五阶出头。”南宫皓月不由得转过头,怀疑的看着高铁雄:“你不会是为了脱离联盟,随意找的借口吧?”

    “南宫团长,我们也认识了十年了,我会随意拿这种事与你开玩笑么。,,高铁雄气愤的说道:“我不知道那个蛮荒佣兵团的来路,可是他们之中有一个少年,实力实在恐怖,我自问就算倾尽铁翼佣兵团,也无法与他一较长短。”

    “实力恐怖?南宫皓月眯起眼睛,他自然清楚高铁雄的实力,六阶五品,在永斌接里,已经算的上一等一的高手。

    能从他嘴里说出实力恐怖,那还真无法小瞧,南宫皓月不由得问道:“比起我来如何?,,高铁雄犹豫了一下:“如果我们两对决,你能在多少时间内打败我?”

    “三分钟。”南宫皓月自信的笑道,在他看来,高铁雄这么问,纯粹是自找没趣,而这三分钟还是给他留下一丝面子,如果真正认真出手的话,高铁雄在他手上,撑不过一分钟。

    “如果是他的话,只要一招!”高铁雄有些不屑的看了眼南宫皓月。

    南宫皓月立刻站起来:“不可能!一招就能打败你?难不成你说的那个少年,能有八阶的实力不成?”

    “事实如此,我在他的手中,毫无反抗之力,而且我也知道,联盟之中,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离开是我唯一的选条”高铁雄说道。

    “我就不信,那个少年,真有你说的那么强。”南宫皓月坚定的说道。

    要么高铁雄就是报错了对方的年纪,要么就是报错了他的实力,以掩盖自己的失败,只有这两种解释。

    。引4

    方云突然发现,他做了一个很愚蠢的事情,那就是下手不够狠。

    原本以为风波就此过去,可是事情总是与他所愿相违背,南宫皓月很快就带着浩浩荡荡的佣兵,来到蛮荒佣兵团的营地外。

    “那不是南宫联盟么,那就是总长南宫皓月!,,“他们怎么朝着小小的佣兵营地去了?”

    “难道他们又要邀请佣兵团入伙?”

    “不可能吧,那个营地,最多二十个人,这种程度的佣兵团,南宫联盟怎么看的上?,,“我看他们多半是去找事的,你看他们的脸色,可不像是去拉拢入伙的。”

    沿途的佣兵,全都在议论纷纷,毕竟古道镇外,本就驻扎着不计其数的佣兵团,南宫联盟虽然没有放出风声,可是南宫皓月如此声势浩大的行动,还是引来不少好事者打听。

    老马与燕楚看到,如此浩浩荡荡的人马开来,也吓了一跳,连忙来到营地外,将南宫皓月拦住。

    “请问诸位来我蛮荒佣兵团的营地,有何事?”

    南宫皓月的嘴角挂着一道自信:“两位兄弟可还认得我?”

    “你是……你是那天晚上的那人?”燕楚疑惑的看着南宫皓月:“我们也算旧识,阁下如此又是何意?”

    “没别的意思,只想与你们佣兵团里的那位少年谈一谈。”

    方云本是与燕子坐在车厢顶上,聊东聊西,看到来了这么一大群人的时候,就知道要坏事了。

    “方云哥哥,他们是不是又是认错人的?,,燕子好奇的问道。

    方云阴沉着脸,跳下车厢,看着南宫皓月背后的高铁雄:“这么快就忘记我说过的话了么?”

    “我……”

    “你!你很好,完全不将我说过的话放在心上,更是给我找来这么一大群麻烦。”方云眼中杀意毫不保留,完全展露出来。

    “方云哥哥。”突然,燕子来到方云的背后,小手拉住方云的手掌,看着南宫皓月等人:“你们是不是来欺负方云哥哥的!”

    方云眼中杀意斤散:“燕子,你先进去,我和他们谈一些事情。,,“方云哥哥又在打发我了。”燕子狡猾的说道。

    “燕子,不要妨碍你方云哥哥。”老马拉住燕子的手。

    “不要,我就要在这里帮方云哥哥。,,方云叹了口气,也不再驱赶燕子,毕竟有些事情,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

    方云目光落向南宫皓月等人:“要动手趁早,迟了我可不奉陪!”

    “那少年是谁,对南宫总长,都是如此嚣张。”

    “南宫皓月可是七阶强者,那少年有什么资格,让南宫皓月主动出手?”

    “无知小儿,居然敢让总长先出手。,燕楚目光闪烁的看着方云,他心知此事差不了手,只能静观其变。

    “方云小兄弟,我想我们只是一些误会,只要你对高团长道歉,此事我们便就此揭过。”南宫皓月微笑的说道。

    “你就这么自信,能让我道歉么?”方云笑看着南宫皓月。

    这少年的确是气宇不凡,可是并未有太过出众的地方,南宫口,刀四3冖,刀m3,辖*q实在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地方,会有惊世骇俗的实力苔刀m3

    “小兄弟,有些时候,适当的低头,会让你活的更轻松一些。”南宫皓月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威胁。

    “有些时候,愚者总以为自己掌控着全局,可是事实上,事情正向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发生着偏移。”方云傲然直视南宫皓月力南宫皓月脸色一僵,他听出方云这是对他的蔑视,方云的话语中,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他在暗指自己,无法掌控全局么?

    “总长,杀了他!”

    “总长,干掉这目中无人的小子。”

    南宫皓月的手下,全都叫嚣着,要将方云干掉。

    唯独高铁雄在退缩,唯有他才能感觉到,沉默的方云,就如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看似忠厚老实的外表,实际上却暗藏着,噬人的凶机。

    “我不知道你的自信源自何处,不过你也看到了,你的话让我的手下很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如果你拒绝认错的话,我只能强迫你,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南宫皓月虽然急于动手,不过他还是在给自己寻找一个,正当的理由。

    “这不是学院里的教育课,我不需要认识自己的错误,你也不需要道貌岸然的装出一副义正严词的模样,如果你非常需要的话,那我就给你们一个理由,如果你们无法打倒我,那么我就会打倒你们!”

    方云微笑的看着南宫皓月,那眼神里充满了嚣张本性,充满了肆无忌惮,充满了目中无人。

    “我会让你们站不起来!我会让你们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热的起的。”

    “小芋找死!”

    “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总长面前嚣张?”

    方云霸道的甩出两巴掌,毫不留情,直接将那两个出声的人甩飞出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方云居然敢主动动手。

    当着这将近两百个佣兵,鼻众打了他们两巴掌,这不只是打在那两个佣兵的脸上,这是打在所有南宫联盟佣兵的脸上。

    “你!找鬼……”南宫皓月脸色立变,手中长枪,直刺方云而去。

    方云手掌幻化出一道虚影,如鬼影幻灭般,双手已经扣住南宫皓月的长枪。

    “好快!,,南宫皓月倒吸一口凉气,他居然没看清楚,方云是怎么出手的,太快了……快的完全就超越了他的肉眼所能捕捉的极限。

    方云举起右掌,狠狠的拍在枪杆上,南宫皓月双手一震,没抓住长枪,枪杆轰在南宫皓月自身身上,狂喷出一口鲜血,脚下连退数步。

    “区区七阶的实力,居然就敢如此肆无忌惮!,,方云不屑的站在南宫皓月面前。

    区区七阶?这句话在所有人听来,都是如此刺耳。

    七阶的实力,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他们追寻一辈子,都未必能到达的层次,可是在方云空中,却成了区区如此。

    不过,方云就是有这资格说这句话,成名许久的七阶高手。南宫皓月在方云的手中,居然连三秒钟,都没有撑过。

    高铁雄的脸色发青,方云的实力,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的多。

    就连强如南宫皓月这等实力,在他的面前,亦不过是一招。

    燕楚与老马却是一脸震撼,他们早就已经凭着些许线索,猜到那夜的杀神就是方云,可是他们也没想到过,方云的实力,恐怖到如此程度,难怪他能在半个小时内,屠尽那数百匪徒。

    南宫皓月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还没恢复过来,一脸错愕的看着方云。

    方云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宫皓月:“你的自信呢?你的强势呢?让我看看你所掌控的局势,让我看看你覆雨翻云的手段。”

    南宫皓月愣愣的看着方云,他败了,没有理由,没有结果,他就是败给了方云。

    也许会有人觉得,那或许是方云出其不意,可是只有他知道,即便再给他一百次机会,结果还是一样。

    方云的强大,可不仅仅只走出其不意,他那无法抗衡的力量,他那诡异的武技,还有深不见底的实力,都让南宫皓月,无法升起抗衡之心。

    “方云哥哥,你的武技好厉害啊。”燕子一脸惊喜的叫道。

    可是在其他人听来,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是厉害二字,可以形容的么?

    南宫皓月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惊异的想法:“你……你就是那天晚上,屠尽黑狼寨的那个神秘高手?,,哗啦南宫皓月的话,立刻如巨石激起千层浪般,立刻引来轩然大波。

    “什么,他就是那个将黑狼寨屠戮殆尽的恐怖高手?”

    “这怎么可能?我还以为是哪个绝顶强者,路过此地呢,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少年……,,“据说就算是七阶高手,去了黑狼寨,都是有来无回,这少年怎么可能办到?”

    “难道他已经八阶了不成?”

    燕子和所有的蛮荒佣兵团的佣兵,全都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方云。

    燕子看了看方云,又看了看燕楚:“团长哥哥,他们说舟是不是真的?”

    燕楚淡淡的说道:“就算是他杀的那些匪徒,难道他就不是你的方云哥哥了么?,,方云听到燕楚如此说,心中也就放了下来,他可以不在乎陌生人的眼神,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谈论,可是他还是会在乎自己朋友对自己的看法。

    “是啊,方云哥哥还是方云哥哥,把那些坏蛋杀光了,燕子更喜欢方云哥哥了。”燕子咧嘴笑起,露出一对小虎牙,可爱至极。

    方云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狼狈至极的南宫皓月:“给我个杀你,或者不杀你的理由。”

    南宫皓月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原本他还信誓旦旦的来找方云,给自己的手下出气。

    可是突然之间,他才发现,他似乎是找错了场子,现在不但没找回场子,更是丢了面子。

    “我……我知道一个秘密……”

    因为操作失误,导致几十位看官蒙受损失,汉宝心中愧疚,所以后面这两章免费,以补偿那几十位看官的损失,汉宝在此说声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