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06 西域之乱(新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这空间隧道中,方云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即便是当初与大虚空术对决,也未感到如此的压迫感。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人出手,可是实力绝对堪称无双,空间隧道在粉碎,这种由能量组成的隧道,原本就是以薄弱的平衡支撑着的,一旦这种平衡被破坏,那么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毁灭性的。

    恐怖的能量风暴,在狭小的隧道内,带来无与伦比的威能。

    这就好比是压缩的炸弹一般,空间越小,所带来的破坏力也就越是强大。

    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这种能量风暴,还不足以危及方云。

    真正恐怖之处在于,永恒的放逐,因为此刻的空间隧道,是不定向的传送,如果不能在空间隧道,完全崩溃之前逃离,那么方云将永恒的迷失在虚空之中。

    在多次元的重叠世界中,方云将永久的放逐在位面的夹层之中。

    只是,方云此刻支撑崩溃的空间通道,已经极为吃力,更别提再打开一个无法定向的空间。

    那股未知的力量,显然是想将方云置之死地,根本就不给方云一丝生机。

    “散华、辉煌贤者!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方云怒吼着,他这是阴沟里翻船,原以为以散华与辉煌贤者的实力,根本就不敢耍什么花样,而且就算耍花样,自己也不会害怕。

    却不曾想突然出现的帮手,将方云狠狠的算计了一把。

    在东土大陆的最西方,有一片不为外人所熟悉的国度,这片被巨大的沙漠阻隔国度国度,有着比这片大陆上最悠久的历史传承,也有着令人神往的神秘与传说。

    相传,在这片土地上有着诸神最后的时代中,留下的痕迹。

    即便干万年的时光流逝过去,关于神的话题,依然没有停止。

    而这片土地上,几乎是整个东土大陆最为混乱的地方,人类虽然统御着这片士地可是并不能真正的驾驭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古老而苍茫的城池,在西风的凛冽中屹立不倒,黄沙高筑的城墙记载了太多的血与泪,上面嶙崎的墙面有着刀兵留下的战乱,也有着被强横生物所戈开的一角。

    炽阳永远的悬挂在天的尽头,烤灼着这片荒凉的大地,在西方象征着光明的太阳,在此刻却成了折磨世人的源头。

    逆水城,传说在神的时代统御这个城池的,是一个掌控着雨水的水神,也因为这个水神的统御这片土地比起西域其他地方,更为富饶富足。

    只是,神的消失让这片土地变得干涸枯萎,虽然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依旧虔诚,可是这份虔诚不能召回他们曾经的信仰。

    城墙上的守城士兵昏昏欲睡,躲在阴暗处,试图躲避炽热的阳光。

    “哈桑该换值了,你可以走了。”一个士兵踹了踹躲在角落昏睡的士兵。

    那个叫哈桑的士兵睁开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天色:“亚科,现在是什么时候?”

    “午时刚过下午换我值勤。”亚科说道。

    哈桑伸了伸懒腰,手中的兵器都丢在地上这个城池里的士兵,可以说是整个西域,甚至是整个东土大陆上,最为懒散的士兵。

    没有一点身为战士该有的武勇与觉悟,对他们来说,混迹度日是长命百岁的唯一准则。

    哈桑睁开迷糊的眼神,正打算走下城池,可是他突然看到,在远处的沙漠之中,似是卷起一股沙尘暴。

    “我是不是睡糊涂了,那是什么?”哈桑指着远方的尘土飞扬,他似乎是以为自己睡过头了,还没回过神。

    亚科却是呆滞的看着远方的沙暴,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颗鸭蛋,他的脸色惊愕而恐惧。

    突然,亚科一把抓住哈桑:“鸣钟警报,鸣钟警报!快……”

    在西域中的季节只有旱季与雨季两种季节,而沙尘暴只有在雨季到来的前一个月会出现,而在其他时候出现这种特异的自然景象的话,只有一个可能。

    “又……又有人在召唤邪神?”

    “还不快去鸣钟警报?”亚科明显比哈桑称职的多,虽然平静的岁月已经磨平了他的菱角,可是他却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要做什么。

    很快,整个逆水城的钟声大响,这钟声带着令人不安的回响与震荡,就似是为谁鸣奏的丧钟一般。

    这已经不是人们第一次听到钟声,可是每一次都会令人感到心惊胆战,普通人早已躲回自己的家中。

    地面在颤栗,天空的炽日也被乌云遮蔽,这种令人心寒的阴暗,让所有人都不由得怀念起太阳的光辉。

    他们宁可被炽日烧灼皮肤,也不愿被这样的黑暗蒙蔽心神。

    而逆水城中的守护者以及普通的守城军,也开始了他们各自的行动。

    一万守城大军,从洞开的城门中鱼贯而出,风尘起扬的冲向沙漠的深处。

    这些守城士兵并没有精锐的武器与装备,可是他们对于应对这种局面,显得老道熟络,他们比那些新兵更懂得,如何压制心中的恐惧,即便明知道他们此行凶多吉少,可是他们依然没有迟疑停顿。

    因为背后就是他们的城池,背后就是他们的父母孩子,杀意冲天而起,策马扬鞭呼啸着冲入沙暴的中心。

    而另一方面,逆水城的守护者,也开始了自己的守护行动。

    在议事大厅中,十几个脸部被裹布遮住的守护者,分坐在圆桌前。

    他们是这片土地的管理者与守护者,他们的先辈从几万年前,就一直的守护着这片土地,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应对这种情况。

    虽然无数年的岁月中,总有那么几次近乎绝望的战斗,可是最终还是被他们顽强的击退了邪神。

    不过逆水城周围上百座的城池就没有那么幸运,虽然每个城池,都有着自己的守护者组织,可是不是每次的战斗,都可以侥幸的获胜。

    一次的失败,就等于灭族屠城,没有人能够承受哪怕一次的失败。

    时至今日,原本繁华的城池交通,如今已经只剩下寥寥两三座城池,苦苦支撑度日着。

    “是谁?”一个守护者开口问道,他的声音低沉而沧桑,目光也冷静的多,他的语气里更多的是质问:“到底又是谁在召唤邪神?我原以为拜火教的分教被摧毁后,就不会再有人再在这片土地上召唤邪神了,为什么十年前的景象再一次出现?”

    十年,逆水城已经安然的度过了十年的岁月,所有人都以为,逆水城将不再进遇蒙难,可是这种令人惊恐的厄难再次降临。

    “长老,是俄北!”另外一个守护者站起来:“原来他一直是拜火教分教的教徒,他在三十年前,便伪装成守护者,而在今日我们突然发现了他的身份,可是当时他已经不在家中,我们在他的家中搜出了这个。”

    守护者长老接过那个守护者递来的一卷竹简,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竹简上的图案的时候,心头却是猛的一沉。

    “他想干什么?”守护者长老的心在抽动,他的声音在咆哮:“他疯了吗?”

    “拜火教的教徒,本来就是一群疯子,十年前的那场歼灭行动,本就该扫尽一切余孽,只是长老您说这片土地上的血已经流的够多了,如今……”

    “够了萨特!”守护者长老怒喝一声:“我太清楚你的想法了,你想要流更多的血,因为你的守护神半神血煞者,还未给你提供足够的力量,你需要更多的鲜血献祭。”

    “长老,您的守护神半神骨骸者还不是也要无数的骸骨堆集献祭吗?”那个叫做萨特的守护者愤怒的反指责道。

    守护者长老听到这句话,一批过坐回椅子上,低落的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永远都不会再借用骨骸者的力量。”

    “各位,我们聚集在此地,不是为了相互的指责,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借用过堕落邪神的力量,可是各位既然能够看清自己的道路,为了守护自己的亲人而挺身而出,那就说明诸位与那些堕落者不同。”

    这个守护者的声音显示他是个女人,即便裹布将她的脸遮住,也遮不住那双如媚如娇的眼神。

    “萨瓦说的对,我们现在是来商量对策的,如果让俄北召唤出真正的邪神,那我们将无力抵抗。”

    就在这时候,门外匆匆的跑进来一个士兵:“报告各位大人,前线传来消息……”

    “说。”

    “亚都撒将军率领的一万铁骑全军覆没,在逆水城以南一百里处的厄兆中,散发出血色光辉,异象显示邪教徒召唤邪神成功。”

    嘭

    大厅中茶几破碎的声音,所有的守护者全都惊呼的站起来:“怎么可能……这才过了半个时起…,”怎么可能这么快?”

    “或许…川,或许不只半个时起…川,”萨瓦的身体在颤抖,她的目光混乱难明,语气里透着几分绝望。

    “萨瓦,你把话说清楚。”

    “舟北这几年,一直在研究幻象魔法,而我们从未在意过他这方面,或许我们先前看到的平静,都只是海市蜃楼而已,难道诸位没发现,从昨天开始,吹向逆水城的风沙就已经变得尤为急促吗,这明显就是不正常的异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